第三十九章 释怀(1/2)

加入书签

  最后是怎样回的宿舍,我记不太清楚了。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季宏伟铁青的脸。

  范冰原本来很好心地扶着我。

  季宏伟一拳挥出,从我的耳边唿地带着风声打过去,可怜的范冰原就倒在地上了。

  要不是方墨扶住我,我差点也倒在范冰原的身上。

  我回头,看见方墨苍白的脸,和那双美丽的眼睛中盈盈欲滴的泪水。

  “不要哭。”我哄她,“你不要伤心好不好?”

  我口堵得好难受,眼前方墨的脸一直在晃个不停。

  “你站稳一点。”我皱紧眉头,“这样子晃来晃去的,我好难受。”

  我被人一把扯开。撞到一面墙上。

  我的头,痛得快要晕过去了。耳边的这面墙里,好象打雷一样,轰隆隆地响成一片。

  “段青青,”季宏伟把我的头从他前推开,“你给我清醒一点。”

  “不要叫!”我紧闭着眼睛,忍受那种令人恶心的眩晕感,“别看我好象是醉了,其实我心里明白得很。”

  我被扯着,不知要去哪里。

  “范冰原!”我叫,“方墨你看着他。他喝得比我还多。刚才他吐了两回。他是醒着还是醉了?”

  我的嘴巴给人捂住。

  “段青青,”季宏伟说,“你给我安静一点。”

  我恶心得要命。

  季宏伟刚刚把我的头按在水笼头下面,我就吐了。

  这一吐,搜肠刮肚,好不痛快。

  冰凉的水,迎头激下来。

  我尖叫一声,跳起老高。

  一条大毛巾,就把我当头罩住了。

  我给罩在毛巾下面,又揉又搓,折腾得七荤八素。

  “季宏伟,”我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嘟哝,“你轻一点行不行?”

  手劲轻了下来。

  我全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伸出手去,七手八脚攀住他。

  “借我抱一下。”我口肯不清地说,“我困死了。让我睡一会儿。”

  然后季宏伟说了句什么。

  我不记得了。

  我又说了什么。

  我也不记得了。

  我脑子里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攀着季宏伟的脖子,窝在他前,睡去。

  至于我是怎么回的宿舍,就一点概念也没有了。

  “青青你昨天晚上好厉害哦!深更半夜,满走道里都只听见你在那里大呼小叫。”小依很钦佩地扒在床边看着我,“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喝醉了原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啊。青青你现在是不是头很痛?他们说喝醉酒其实一点儿也不好玩。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宋建平把小依给扯走了。

  宿舍里很安静。

  我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对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

  “方墨,你在不在?”我试探着唤了一声。

  下面没有动静。

  我慢慢翻个身,从床边探个头出去。

  方墨咬着嘴唇,慢慢坐起来。

  她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一双眸子黑黑的,深不见底。

  她的脸色,却是苍白的。

  “我口渴。”我说,“我想喝水。”

  方墨去倒了一杯水,晾在桌子上。

  “烫。”她说,“等一下再喝。”

  她整个人看上去,疲惫不堪。

  连声音,也是哑的。

  “方墨你怎么了?”我小声地问,“不舒服啊?”

  我只能小声说话,我也只能慢慢地移动。

  不然就会头痛头晕恶心,想要吐出来。

  “我没事。”方墨说。

  她脸色苍白地看着我,连嘴唇都在轻轻地抖。

  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范冰原呢?”我说,“他喝得比我还多。应该比我还惨吧?”

  方墨的脸,雪一样的白。

  “青青。。。。。。”她急促地唤我的名字。

  “你听我说。。。。。。”她咬住嘴唇,却本什么也说不出来。

  “方墨你这个笨蛋。”我大声一点想吼出来,结果搞到头痛得好象要裂开一样。

  方墨全身都颤抖起来。

  “你别哭啊。”我说。

  我换了小一点的声音,慢慢地说:“我以为我已经够傻的了,结果范冰原那小子比我还要傻。我还以为那小子已经傻到家了。然后呢,方墨你这个笨蛋,居然比范冰原还要傻。”

  我说了出来,心里痛快多了。

  方墨坐回去,哭了。

  不是吧?

  我明明有叫她不要哭的。

  “我都渴死了,”我说,“方墨你给我倒的水呢?帮我拿一下。”

  方墨只顾抹眼泪,咬着嘴唇,不动。

  “方墨你这个大笨蛋。”我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