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季宏伟(1/2)

加入书签

  我并不是一个用功的学生,更谈不上聪明。

  考进这所国内排名还比较不错的学校,费了我好大的力气。

  我已经不太记得,当初是为了什么,处心积虑一定要考进这所大学的医学院的。

  说起来很奇怪,学医科的,女孩子好象占多数。但是,很少有哪个女生,是自发自愿,喜欢这个专业的。

  至少我们班上,有一多半的女生,是被爸爸妈妈硬迫来学医的。

  看到白色的工作服,看到注器针头还有那些刀刀剪剪瓶瓶罐罐,闻到那种医院特有的消毒水混合酒碘酒的味道,好象每一个小孩子,尤其是女孩子,都会小脸发白,两条腿发抖,随时准备哭出来。

  可是我就不会。

  我会东,西看看,好似贪新鲜的猫。

  其实男生也是怕的。但是他们会拼命把那种害怕的样子藏起来。

  可是小伟就不会。

  他会放开嗓子,大声地哭。

  小伟,就是季宏伟。

  如果你硬要说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也不反对。

  因为我自打记事起,就认识他了。

  他这个名字,难听得要命。

  除了个子长得宏伟一点之外那也是现在。想当初,就连他的个子,也一点都不宏伟,我将季宏伟从小看到大,无论是脾气格还是襟胆量,他本哪里都不宏伟。

  季宏伟是一个胆小鬼。季宏伟是一个鼻涕虫。

  我还记得那一年,幼稚园里打预防针的时候。

  小朋友们乖乖排成一条队,阿姨在旁边不厌其烦地夸赞每一个小朋友都是最勇敢。

  其实大人的这种小把戏,我们每一个小朋友都清楚得很。

  他们以为轻轻两句甜言蜜语,一顶高帽子扣过来,这样子就算有人想哭,也会不好意思哭出来。

  但是我们之所以不哭,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其他小朋友看扁。

  我跟大二班的小强,是老仇人。

  我这辈子打过的架里面,有小一半是跟他打的。

  我看到医生阿姨手中的针头在他的胳膊上扎进去的时候,小强的脸上一抽一抽地在动,眼睛里面好象有泪花。

  我不由得心中大喜。

  轮到我的时候,我只顾得高兴,那一点点疼痛,本不算什么。

  小伟排在后面,突然放声大哭。

  我觉得丢死人了。

  这个胆小鬼!烦人!爱哭包!跟屁虫!

  本还没有轮到他,他哭个屁呀。

  因为季宏伟的爸爸跟我爸爸在一起工作,我们两家又住在同一幢楼里,有时候只来一个爸爸,就可以接走我们两个小孩子。

  这样大家不免都以为,我跟小伟是好朋友。

  其实我本不喜欢他。

  我跟我的朋友们打打闹闹的时候,从来不带他玩。

  嗯,其实,他好象也不怎么愿意跟我们玩。

  他总是要做功课。

  那天我爸爸来接我的时候,我正在挥个小拳头,试图将长在我后面的小尾巴赶跑。

  “不许跟着我!”我说,“从今以后不许跟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他泪眼汪汪地看着我,不说话。

  “爱哭包!”我说。

  他抹抹眼泪,不声不响。

  “跟屁虫!”我说。

  他背起小包包,连我的一起。

  “胆小鬼!”我说。

  他把总是往下掉的小包包的带子再一次套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