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薰修(1/2)

加入书签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薰aa修

  我是一名来自异世的穿越sha手。现在活在一部叫做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的文章之中。在这个世界,我依旧是在做我的老本行,杀人。在组织里,我的代号是icee。用的名字是明雅薰。我本以为作者那个变态会让我这个主角在这里过上一段只属于我的故事,但是我错了,就在这个夜晚,一道流星划过了我的视线,莫名的波动让我感到了一次从没体验过的穿梭之旅。世界还是那个世界,然而主角,却不再是我一个人。按照作者的话讲,这是一次特殊的旅行。而旅行的名字就叫做。。

  联合特典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薰与修的联合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夏天的夜晚,宁静而且安详。这样的一个令人舒适的晚上。大家本应该在家里美美的睡上一觉的。但是,今晚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注定是个喧嚣之夜。

  嘭

  一个巨大的会议桌前,一名中年男子狠狠地一拳锤在了桌面上。“可恶没想到这帮混蛋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中年男子所在的这个会议室是日本国会大厦中最高特权的会议室。而这个中年男子就是日本内阁府的一名重要官员。不止是他,现在整个会议室中都坐满了各参议院及内阁的人士。当然,这里的人都是属于同一派系的执政官员。然而,几乎坐满的会议室中,却有个极其明显的空位,那就是整个会议桌前的正坐。空空荡荡,甚至连政员的名牌都没有放在上面,而在其它的议员手里,每个人都握有一份资料。都是同一个人的。。死亡证明。

  “北条,你冷静一点。”在中年人的对面座位,一个戴眼镜的议员压低了嗓音沉声道。“可是,伊藤议员”被叫做北条的中年男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刚刚的伊藤所打断了。

  “别说了,大家都知道情况了。”伊藤扶了扶眼镜。目光也变得愤怒起来。“为了争取自己的政权而设计圈套,害死了我派的下任内阁大臣候选。这是不可饶恕的”不过很快地,伊藤恢复了冷静。“但是,那群混蛋的计划十分周详,我们根本没有证据去揭穿他们。”

  “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他们这样为所欲为吗”北条愤怒地吼道。“说什么意外车祸那么大的事故怎么可能是意外明明是故意而为的他们”

  “够了”伊藤喝止了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北条。“北条,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话后,北条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现在,他们每个人都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据,我们根本拿他们没办法,但是这件事情确实不能就这么算了。”说着,伊藤站起了身子。打开了手边的电脑。很快地,一个巨大的画面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那是一个人物的详细资料。同时,也是害死自己派系中下任内阁大臣候选人的罪魁祸首。

  “坂上臣,右翼派系下任内阁大臣的候选者。据我的线人报告,这次浅草议员的死亡就是由他一手策划的。”伊藤推了推眼镜,冷冷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手法。但是我想,他们应该是雇佣了黑道的一些杀手,或者雇佣兵来完成这次暗杀的。”

  哗

  伊藤的话语一出,所有的人都是一阵议论。

  “咳咳。”伊藤蹙眉地咳嗽了几声。很快周围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知道,右翼派系做事一项激进,尤其是这个坂上臣。他的为人性格本来就暴躁不堪,而且据传闻他还有涉黑的嫌疑。如果让他成为了内阁大臣。整个日本都会被他搅的天翻地覆的。”话音刚落,周围的议员们再次议论纷纷了起来。

  “所以,我这次叫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各位都帮忙想一想,如何解决这次的事件。”

  “首先,我们必须马上再选出一名内阁候选。”一个中年议员提议。

  “这是肯定的。但是现在右翼那么强势,我想现在临时选出的候选人占上风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在我们的派系中,又有谁能够胜任呢”伊藤有些无奈。确实,浅草原本就是自己派系中最适合下任内阁大臣的人选。可这一次的事故,让自己的派系瞬间就失去了主心骨。虽然自己勉强地压制了派系中的混乱,可是作为这次的新一轮评选,自己实在是

  “各位,不如听我一言”就在大家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一道十分干练的女声打破了众人的深思,闻言望去,只见在人群间,一位身穿深红o的女议员正双手环胸,一副无畏自信的笑着。

  “川香议员”伊藤议员的眉头一皱,是的,这个川香议员虽然属于自己的派系,但是他也有耳闻,这个叫做川香和美的议员为人是出了名的狠辣,不过论功绩,川香对于自己派系的贡献确实不小。以致于她的话在派系中还是有着些许权威可言。“川香议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想了想,伊藤议员还是想听听她的意见。

  见到这个临时领导者发话。川香笑了笑站起了身。“诸位,在这里我有一些想法和大家说一下。”说着,川香对着自己的秘书点了点头。而后自己的小秘书便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下发了给在座的所有议员,里面是一份人物资料。

  “各位,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是我推荐的一个人选。”川香停顿了一下,将自己的资料投影到了屏幕上。

  “远坂正时,年龄41岁,26岁加入政坛,现在已经是我系议员的中流砥柱,因为反腐事件而立下丰功伟绩。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反应,不过事后便隐居到我派后方,为的就是躲避那些贪污分子的报复,如今,浅草议员殉职,我想,我们是时候推举远坂议员上台了。”

  现场一片沉默,在座的不少议员都知道,那个叫做远坂的人,虽说对自己的派系贡献很大,但是当时反腐的时候,他所用的激进手法堪比那些右翼派系的人员,尤其是他的直属,川香和美,这个跟黑色势力有交集的可怕女人。但是此时此刻

  “川香议员,你推荐的这个人选确实可以胜任此职,但是你要清楚,如果推荐了他,那后面的事情可就”

  “呵呵,伊藤议员。”似乎早已准备好了与伊藤的对话,川香开口直接打断了他说道。“你的顾虑我明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在这样沉默下去,下一个浅草,又会是谁”

  “你”伊藤被狠狠的噎了一句。

  “我认为,既然右翼的那些混蛋胆敢用这样的手段来抹杀我派重要人物,那么我们又何必继续沉默下去首相已经快成为他们的傀儡,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保持沉默。相信再过不了多久,我们在座的各位都会遭到同样的命运。”川香断言道。

  “我同意川香议员的说法。”话落,一名男性议员举手致意。紧接着,在他身边的两名男性议员同样举起手来。

  “”伊藤盯着眼前举手的几个人眉头紧皱,因为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川香一系的。支持她也是很正常的。但是眼下,说实话,伊藤也没有任何办法。

  “。。干了”正在他苦苦思索的时候,他身边的北条突然拍桌子断然道。“我忍那帮混蛋们也很久了,这次我决定不再沉默伊藤议员,我同意川香议员的决定”

  “北条,你。。”伊藤微微惊讶。

  “我也同意。”

  “我也附议。”

  一人赞同,很快地多米诺骨牌就被推倒开来。在座的数十位议员中超过了一半赞同此次的决定。

  “好吧。那么,川香议员,这次的决定,由你全权负责,可以吗”见到在座的举手决定,伊藤推了推眼镜。肯定了下来。

  “当然”川香自信道。“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

  会后,很快的,在场的议员们都纷纷离场了,留下的只有伊藤议员,川香议员以及北条三个人。

  “和美,对手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私下,伊藤喊了川香和美的名字,看来他们私下的关系还不错。

  “哼,当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川香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也要雇佣杀”话至一半,北条突然闭嘴不在说下去。

  “呵呵,终于要动用最后的手段了吗”伊藤似乎早就知道一般。“你的黑色势力”

  “哦伊藤,你对我的手段理解的蛮透彻的嘛”川香嘴角上扬。

  “虽然大家明面上不说,但是你涉黑的事情确实存在。只是多少年了,这件事情都被浅草一语压下。我们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你也是为了我派在争取,虽然行为不当。不过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伊藤略带无奈的笑笑。“一直以来,浅草都在帮你,这次他的死,相信也对你有着不小的影响,所以你才急着将自己的人推上去吗”

  “只能说答对了一半吧。”川香丝毫不介意伊藤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算了,反正总比让右翼的那帮混蛋坐上来好。放手去做吧。”终于,伊藤妥协了川香的决定。“但是,右翼那边也有不少难对付的人。那成群结队的雇佣兵,相信你也有所耳闻了,你的那些势力你有把握吗”

  “呵呵,这几年来,你认为我会固地自封吗”

  “哦”伊藤的眼睛一亮。“难道说,你又”

  “你知道瘦狼吗”川香问道。

  “瘦狼上次做掉大泉一郎的那个”伊藤回忆道。“你是说你和他们搭上线了”

  “前段日子那个海岛你还记得吧”

  “那个落入你手里的海岛当然记得。”伊藤点头道。“我记得你把它卖给了一个黑色势力吧难道就是瘦狼”

  “那一次眼镜王蛇与瘦狼的争斗。整个拍卖场都被打成了废墟,但是瘦狼赢了,魂殇都因此而殒命了。”川香和美不愠不火的说道。

  “那个在杀手榜排在第十的魂殇死了”伊藤惊讶,对于日本关西存在的黑色势力,伊藤还是知道一二的,尤其是眼镜王蛇的势力,的确是他的一块心病。当然,关东的瘦狼这边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也知道川香跟瘦狼有过联系,更是知道大泉一郎的死完全是由她这边做的,所以对于瘦狼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的意思是,瘦狼已经开始为你办事了吗”

  “不,他现在正在为一个自己的卿客做事。我们这边都属于是顺手的。只是利益互补而已。”川香摇摇头。

  “卿客”伊藤眉头略皱。“传说中排名第五,却很少露面的那位”

  “没错,流风那个堪比恶魔的可怕怪物”川香和美露出了些许兴奋。“并不是传闻,流风真的在和瘦狼合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你想利用流风”伊藤似乎明白了什么。“你能请得动他”

  “很巧合的是,瘦狼还欠我一份人情,再加上一些利益的辅助,不愁他不会出山”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时间匆匆流过,距离上一次变大已经过了很久了。志保的研究也得到了新的突破。虽然还是临时解药,但是这个药力已经能从一天的维持,增加到三天左右了,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但是在副作用和抗药力这些方面却还没有考究,毕竟只是阶段性的试验药而已,我也只是试验了一次。而且这方面需要很多的参考以及成分的研究配比试验,甚至是大量的试验。怎么说atx4869也不是志保一个人的作为,想要靠一人完成出最完美的解药,可以说是极为困难的了。以至于我也不是那么着急,毕竟组织方面一直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这对我们来说是个不错的消息。日子还如往常一样,每天和柯南志保他们一起上学,每天放学回家和孩子们在公园踢球,之后回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