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180(2/2)

加入书签

的模样,轻笑出声,爬上床,拉开被子,还湿着的身子就滑进了被子里面,伸手一,气得不能行,这丫头傻了呀,也不怕把自己给闷坏了的。

  伸手把小丫头给拎出来,让她得以呼吸到新鲜空气,这才开口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外人。”

  苏齐洛深吸一口气,心想,就你脸大,这种事,让她怎么说呢……

  顾远航却是抱了她在怀里开始抱怨:“你不知道,方子谦那么问时,我都想废了他……”

  苏齐洛听着心里也是怯怯然的,心想,以后可是什么事都不给大嘴巴的顾清萍说了的。

  “洛洛,这事,你其实可以直接问我的。”顾远航抱着她低语着,爱么?不一定非得做了才叫爱,像现在这样,只是抱她在怀里,那种心灵上的满足,更让他心旷神怡的。

  苏齐洛静静的聆听着男人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听着顾远航说着今天出去的事,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祁新澜时,苏齐洛的身子僵直住了,她有预感,顾远航会说些什么……

  果然,顾远航说了,说了自己心中的担忧,苏齐洛听了很动容,这个傻子,怎么不早说,她那就是一时想不开乱想的,就让他记到心里去了……

  “顾远航,你个傻瓜,傻瓜……”

  “苏齐洛,你个傻瓜,笨蛋……”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顾远航就把今天在会所里,见到祁新澜时,发生事事情说给了苏齐洛听。

  苏齐洛听完后,半响的没有出声,心里面也是恼秦沙漠的,不过却也知道秦沙漠这是心疼她,给她出气的,但是把人整成这样,是不是太过了点。

  顾远航可能是看出苏齐洛的心思了,于是开口安慰道:“放心,不一定会感染,就是感染了,也有几年的潜伏期,没有那么容易死掉的。”

  顾远航是极度的不认同秦沙漠这样的做法的,倒宁愿秦沙漠直接把祁新澜给了结了,也不想让祁新澜染上这毛病,不是他有多心疼祁新澜,而是怕祁新澜做出什么报复社会,报复他人的行为来……

  而这一点,夫妻两人想的都是一样的,苏齐洛也只能在心底里祈祷祁新澜别染上这毛病,不然的话,那女人要真发起疯来,又得给自己找麻烦。

  再说祁新澜这边,圈子里传开来了,李春香那死女人也是忘恩负义的主,祁新澜出了事,自然不会记得祁新澜给她买过多少次单,早就逃避的远远的不说,还把这事告诉了祈忠义夫妇。

  祁新澜让祈忠义排的人给绑回了祈家老宅,祈家老宅也是一处郊区的别墅,不过跟顾家不在一个方法,一东一西的在这B市的两端起。

  祁新澜刚进大厅的门,一个茶杯就朝自己飞了过来,祁新澜利落的一抬脚,就把茶杯给踢到了另一边。

  “祁新澜,看看你做的好事!”祈忠义把一份检查报告甩到了祁新澜的脸上。

  祁新澜蹲下身子,拿起地上的纸张,那是阿良这几个月来交往的客人名单,那上面用红笔重重的圈起了祁新澜的名字,还有时间,而后是阿良的体检报告,呈现阳。

  “大伯,这是有人故意陷害我,想整死我的。”祁新澜嘴硬的说着。

  祈忠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自己要玩的有分寸又怎么会着了别人的道,新澜呀,大伯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心里憋气,但你总不能糟蹋自己不是么?”

  祁新澜不说话,汤月华扶着老太太从外面走了进来,老爷子跟在后面,看到屋子里这乱八八的样子,也是气不打一出来的,直接扔了一句:“那儿也不许去了,明个就住院检查去。

  ”

  就这样,第二天,祁新澜让丢进了一专门比较权威的私家医院里,去的那天是汤月华陪她去的……

  “伯母,我怕……”

  祁新澜拽住汤月华的手,紧张的说着,她先前早几天就知道了,就是不敢去检查,怕呀,怎么能不怕,这比拿枪指着她的感觉还可怕。

  安慰的话,说再多也是没用,汤月华也是很生气的,毕竟祁新澜找小公关的事情可是传开了,他们这些当家长的脸上也是没面子呀。

  检查结果要三天才能出来,所以这几天祁新澜是在这私家医院里住着的……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祁新澜来说,那是要命般的煎熬,这三天,她想了很多,自己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在离开死亡海岛的时候,干嘛起了私心,如果就把顾远航给带回来的话,没准事情会不一样呢……

  正文180:一百八十正文完

  祁新澜的检查结果是在三天后出来的,不过结果有点出乎人意料,她的检查呈强阳,不是初期感染的症状,也就是说她感染这脏病不是因为阿良那个烂人。

  医生给出的答案是:这种病可以通过和血传播,听毒的人也会感染这种病。

  如此这样的答案,对于祁新澜来说,那是致命的打击,吸毒呀,她怎么不记得在死亡海岛之上,阿郎就是个瘾君子呀,而且据医生所言,她的感染潜伏期较长,而且据时间推算应该是三年前感染上的。

  三年前,那可不就是她慢慢的在食物中给阿郎下毒品的时候么?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祁新澜这种……如果当初她没有给阿郎下毒品,让阿郎上瘾的话,那么她自己也不会感染这种病的。

  “新澜,镇作一点,医生也说了,你体内的病毒潜伏期较长,及时治疗会没事的。”汤月华也是叹气,这样的结果,也许算是好的了吧,最起码不是因为乱交感染,那个时候祁新澜在岛上肯定不是自愿的,染了这毛病,这孩子也是命苦呀,希望她能想通呀。

  “婶婶,你能帮我个忙吗?”祁新澜脸色蜡黄的睡在病床上,估计自己这后半生是要跟医院为伍了。

  如果说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那么就是等死吧。

  先前她还怨恨过苏齐洛配不上顾远航,其实是她自己配不上吧,这样的她如何能醒得上,老天呀,就是这么不公平,到此,祁新澜的心算是死了,彻底的死了,得了这样的病,早晚都是一死,爱呀情呀,那些东西还重要么?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了吧。

  但这一刻,她却是想到她的孩子,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让她愧疚过,那就是阿木和阿林,阿林死在她的枪下,阿木跟着顾远航回来后,她一次也没有见过。

  但当医生说她的感染在早期的时候,她就想到了阿木,其实隐隐的明白,阿林可能是在出生的时候就通过母体感染了hiv,如若不然,阿林怎么会从小就瘦黄又爱生病呢。

  但阿木呢?希望他没有事吧……

  当祁新澜把这事给汤月华说了后,汤月华就给祈忠义去了个电话,这事自然很快就到顾家人耳里了。

  当时一家人正在客厅里,打算吃午饭的,顾父接了电话后,顾母看他神色不太好,于是拉进房间问了下,得知这一情况,顾母再出来时,正好看到顾惜把喝过一口的饮料给阿木喝,顾母当下就黑着一张脸把顾惜给拉了过来:“顾惜,以后不许跟他喝同一个杯子的水。”

  顾母那看阿木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可怕的恶魔一般的,这让阿木很受伤,阿木年纪虽然小,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他的家,他的阿妈不要他跟阿林了,是苏阿姨和顾叔叔收留了他,可是这个家的人都不喜欢他,除了顾叔叔跟苏阿姨之外,就只有顾惜会跟他玩一下,顾天和顾宇都不喜欢他。

  可是他好喜欢跟顾叔叔在一起,他在心底里一直把顾叔叔当成他阿爸的,所以私心上,阿木是不愿意跟顾远航分开的,所以在那个号称是他外公的祈忠义要接他回祈家时,他拒绝了的。

  顾母这一举动让顾远航皱起了眉头,脸下写着不悦这情,阿木是有点土,那也是因为在岛上条件有限,可是母亲这样说话,太伤人了。

  苏齐洛看顾远航有点不高兴了,忙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妈妈没事了,小孩子家家的,一块儿玩的好时,就爱这样的。”

  本是劝人的话,可是顾母这会儿满脑子就是hiv那种恐怖的病毒可能会感染到自家人身上,出口的话没过大脑一样,有点疯狂:“把他送走,把他送去祈家,不要再来祸害我们家人了,一个祁新澜还不够,现在她的儿子还要祸害我们家么?”

  顾母知道阿木有可能是hiv携带者,那还得了,当下就急着要把阿木给送走……

  顾母这样的反应让苏齐洛吃惊,她知道顾母不喜欢阿木,可是顾母先前就是不喜欢,也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清萍,你带孩子们先去大伯家玩会儿,呆会儿叫你们再回来,阿木留下来。”顾父从书房走出来发话了。

  顾清萍虽然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听话的把方静小娃儿放入小推车里,带着顾惜三姐弟出了家门。

  “阿木,你去楼上房间玩会儿好吗,爷爷跟叔叔和阿姨有话讲。”顾父支走了家里的小孩儿,也支开了阿木,这种事,当着孩子的面讲,还是不太好的。

  顾母已经不淡定了,满脑子都是如果儿子或是孙子们也染上的话,那他们家就完蛋了……

  顾母安慰着顾母:“你别大惊小怪的,先乱了阵脚,兴许没事呢。”

  “没事,没事,你就知道说没事,那要有事的话,该怎么办?”顾母急的眼泪都飙出来了,这样的顾母倒真把苏齐洛给吓了一大跳。

  有点胆怯的问出了口:“爸,妈,到底出了什么事?”

  顾父叹了口气,才开口道:“祁新澜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证实感染了hiv病毒。”

  hiv是什么,苏齐洛拜那次顾远航所说的祁新澜跟一个带hiv的男公关上床的事所赐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当下就傻眼了,真的感染了,秦沙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那女人就是犯了法也该受到法律的制裁,秦沙漠把他自己当成法律的制裁者了么?

  “刚才老祈打来电话说了这事,然后,阿木也要去检查一下。”顾父简单明了的把这事说了一下。

  苏齐洛诧异的蹙眉头:“这关阿木什么事?”祁新澜睡公关染上了这病,跟阿木有关么?

  顾父叹气:“她不是最近感染的,起初是因跟那男公关的事曝光后老祈安排了她去做检查的,没想到,这检查出来,她的hiv已经发展到中期阶段,初步断定是两三年前或是更早的时候感染所致,所以老祈说要带阿木也做一个这样的检查。”

  楼下的客厅里一片的静寂,而楼上的走廊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听到这里后,皱着小眉头进了屋子,爬到自己的小床上,从床头拿起阿姨新给他买的ipAd,想了想,什么是hiv,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于是小家伙点开百度,输入hiv三个字母,而后打开一个网页,细细的读者……

  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immunodeficiencyvirus,hiv人体感染后导致免疫缺陷,并发一系列机会感染及肿瘤,严重者可导致死亡,称为获得免疫缺陷综合症,即艾滋病。虽然目前艾滋病是一种可控的慢传染病,但仍有较高的死亡率和致残率……

  阿木识的字不是太多,但是这一段话,也揣磨出意思来了,知道了hiv就是一种很可怕的病,而且会死人,还会传染,怪不得刚才不让顾惜跟他用一个杯子喝水呢……

  阿妈得了这种病么?所以他也会是这种病么?也就是说他也会跟阿林一样死掉么?

  死亡是什么,对于一般的孩子来说,可能五六岁的年纪不太懂,但对于阿木来说,他懂的,他出生在死亡海岛上,经历过的生死考验堪比任何成年人都要多,他怎么能不懂。

  只是,心中微微有些舍不得罢了……

  再说楼下客厅里,顾父的话说完后,没有人说话,安静的只能听得到几个人的呼吸声,顾远航是死抿着嘴唇,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阿木之于顾远航来说,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苏齐洛的嘴巴张了又张,只觉得喉咙中有股苦涩的感觉,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顾远航开口了:“就算是感染了,也没有必要送走,平时多注意些就可以了……”

  顾母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远航,你搞搞清楚了,现在咱们这一屋子的孩子,咱们大人倒不怕,小娃儿们,有点点擦伤都是容易感染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顾远航脸红脖子的站起来,有点暴躁:“你怎么能这么自私,阿木救过我们,齐洛,你来说,要把阿木送走么?”

  顾远航的话,把雪球推向了苏齐洛,顾母也朝着苏齐洛看了过去:“小洛,妈妈知道你心软,可怜阿木,而且阿木还救过你的命,可是你想想,如果小天和小宇他们任何一个不小心……”顾母捂着嘴,说不出后面的话来了。

  苏齐洛抬起头来,她的心里也是天人交战,阿木是她的救命恩人,如果这时候把阿木送走,不管他,那么自己不就成了忘恩负义之人么?

  但如果不把阿木送走,诚如顾母所说的那般,小娃儿难免有磕了碰了的时候,那可是自己的孩子,都说当了妈的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事可一点也不假,但是顾远航也是孩子的父亲呀,难道真的因为失忆的原因,对他们的孩子感情不若对阿木的深。

  这么想时,苏齐洛的心里异常的难过,这种认知,让她微微的有点讨厌阿木抢走了她的孩子们的父爱。

  如果真让苏齐洛作一个选择的话,她宁愿以自己的生命去换孩子们的安康,如果这事也要让她二选一的话,她会选……

  “远航,妈妈说的也有道理……”可以把阿木送去医院,如果没有感染再接回来。

  “闭嘴,苏齐洛,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难道忘了你这命是谁救的,没有阿木和阿林,你现在还能站在这说话么?你怎么那么自私呢?”顾远航像一只暴怒的狮子那般,直接的发飙了,这样的顾远航别说是苏齐洛了,就是顾父顾母也是头一次见的。

  “你……”苏齐洛气红了双眼,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顾母恼怒的瞪眼儿子,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叔叔,你们别吵了,我走。”不知何时,阿木已经站在那楼梯口处,那黝黑的皮肤,一双因瘦而显得格外大的眼晴忽闪着,看着屋子里的众人。

  苏齐洛不敢看阿木那一双无辜的大眼,顾母也有点不好意思,顾父却是点点头,冲阿木招招手。

  阿木安静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在顾父的跟前,顾父揉揉他的短发,夸了一句:“阿木是个勇敢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阿木点头,走过去,想要拉下苏齐洛的手,可是想到了什么,又缩了回去:“阿姨,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阿木会永远记住阿姨的好。”像妈妈一样的阿姨,阿木会永远记住的。

  走到顾远航身边时,顾远航却是把他抱在了怀里:“阿木不要说,叔叔跟你一起走,叔叔陪着阿木做检查好不好?”

  阿木哭了,眼中的湿意越发的浓起来……

  “远航,你……”

  顾母那是气得不能行,如同苏齐洛一样的心思,都是当母亲的,如果在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之间做一个选择题,那答案是多么的明显,当然是选自己的孩子了。

  “妈,让他走吧。”苏齐洛却是带泪的说完这句话,就哭着往楼上跑去……

  顾母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却让老伴给制止住了,顾父理解儿子的心情,阿木毕竟不是一般的孩子,如此这般懂事的阿木却真是让人心疼的,他想如果是自己,也会这么做的,所以顾父是支持儿子的,况且只是一个检查而已,最多一周的时间不到,就能有结果,到时候没事了,还可以把阿木接回来。

  顾远航带着阿木出了顾家,却不曾想,院子里,顾清萍和四个孩子都在,三个大点的孩子神情都不太好,特别是顾惜,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显然方才客厅里的吵闹声,他们都听到了。

  顾远航想说些什么时,小顾宇却是冷冷的看着他:“你走,永远不要回来,我们只要妈妈,不许你那样说我妈妈。”

  小顾宇这样的反应太正常了,小家伙从小就会维护苏齐洛,妈妈在他心中,那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存在,可是爸爸却为了一个小黑孩说妈妈自私。

  双胞胎是有心电感应的,小顾天的心里跟弟弟想的差不多,别看小顾天平时跟个小姑良好一样爱撒娇卖萌,有点娘们唧唧的,但这会儿,却是真的如一个懂事的兄长一样,把弟弟往自己怀里一摁,看着顾远航说了句:“小宇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第一次,小顾天给人说话没有笑着说,没有故意用可爱的童音撒娇卖萌的说话。

  顾惜一脸的泪水,走过去,把弟弟们往自己的怀中一揽,认真的说了句:“爸爸,我们对你太失望了,我们不要你了。”

  顾惜的话最简单直接也最狠,像把锋利无比的小刀一样直戳向顾远航的心脏。

  疼么?顾远航扪心自问,答案是疼,很疼,这样让这家人,特别是儿女们仇视的感觉,很疼很疼……

  “哥……”顾清萍也只喊了这么声,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来。

  顾远航走了,带着阿木离开了顾家的别墅,发动车子出车库时,却又让人给拦了下来。

  是苏齐洛给拦住的。

  顾远航眼中起了些湿意,脸上却是波澜不惊的,滑下车窗,问苏齐洛有什么事,苏齐洛示意他把后座打开,把给二人收拾的行礼给放进去,而后走到前面,一把钥匙扔到顾远航的身上。

  “公寓的钥匙,离军总就几分钟,你带阿木过去住。”苏齐洛把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扔进车里。

  这才走向另一边,伸手阿木黝黑的脸蛋,笑着说了句:“阿木,阿姨等你回来……”

  阿木怯怯然的看向苏齐洛,喃喃了句:“阿姨,我可以叫你一声妈妈么?”他好像叫阿姨妈妈,比他阿妈对他都好,给他买好多好多东西,重要的是那种感觉,而不是那些物质能所取代的。

  “傻瓜,当然可以。”苏齐洛笑着揉揉他的短发。

  阿木也跟着开心的笑了,伸手去握上苏齐洛的手轻轻的喊了声:“妈妈……”

  苏齐洛笑着应了一声,阿木又转过头去,握上顾远航的手,小声的喊了声:“爸爸……”

  顾远航点头,没有说话,阿木却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现在就是再想起那可怕的死亡,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了,最起码,他临死前,还有爸爸妈妈爱他,他也爱爸爸妈妈,他还有一屋子的家人,可爱的小方静,大姐姐顾惜,两个小弟弟顾天和顾宇,还有爷爷,姑姑……好多好多……

  阿木觉得自己拥有的已经很多了,所以他很满足,没有怨恨,没有不开心,反倒是异常的轻松自在。

  苏齐洛站在原地,看着车子开离车库,一直到看不出踪影时,才叹了口气,回身时,顾清萍正站在她的身后。

  “嫂子,我哥他……”

  苏齐洛拍拍小姑子的肩膀:“走吧,他还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就这样,顾远航带着阿木住进了军总附近那间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跟祈忠义碰了个面,约好了给阿木检查的时间。

  没有去祁新澜在的那家医院,顾远航要求直接在军总做检查。

  方子谦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别人也许不懂,可是方子谦知道顾远航绝对不是那样的人,特别是听顾清萍说了顾远航临走前还说苏齐洛的那些话。

  方子谦听后就觉得肯定有什么事,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找到顾远航的时候,顾远航刚带了阿木回公寓,在楼下看到方子谦就让他也上去了,回到家里,指使了方子谦给他们爷俩做了一顿午饭吃完后,让阿木回屋睡午觉这才问方子谦有什么事找他。

  方子谦也算是很了解顾远航的人之一,而且顾远航的神状况似乎很不好,眼中时不时的流露出一种焦躁来,也许……

  “远航,你也做检查了。”方子谦有些明白顾远航的,顾远航失忆了,一直不肯和苏齐洛上床,也许是有影,但也许是一个负责的态度。

  而现在,又得知祁新澜早就感染上hiv,那么,是不是说顾远航担心他失忆前的两年里,跟祁新澜有过什么,所以才会……

  顾远航点头,一点也没有避讳方子谦:“恩。”

  他的这一声恩把方子谦可给噎的够呛的,特别的难受。

  顾远航的确不自信,失去的记忆无法找回,他失踪的前两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本就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让他如何对妻子,对婚姻负责,而在得知祁新澜的感染是早期就感染后,他更是恐慌了,怕呀,怎么能不怕,在他刚刚尝到一点幸福的滋味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如何不怕……

  所以,他借故发了火,借故带着阿木离开了家,只不过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罢了……

  “别给家里人说,结果三天后就出来。”顾远航这么交待着方子谦。

  两人小聊了一会儿了,方子谦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顾远航却是一个呆在客厅里发呆,心里忐忑不安着,苏齐洛那个笨女人,大概会很伤心吧。

  苏齐洛这儿呢,要是没有发现不对劲,就不会偷偷的给方子谦去个电话,让他顾远航,作为顾远航的妻子,苏齐洛敏感的发现夫妻之间房事无法进行时,就猜到了一些顾远航的心理,原本顾远航那样说,她真的很生气,气得哭着跑上楼。

  但只是十分钟左右,就冷静了下来,再然后呢,平静的给他们收拾了衣服,不管发生什么事,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她甚至都想好了,如果他们都感染了,那她要怎么办?

  那是一种特别绝望的感觉,呆坐在卧室的大床上,手机滴滴的响起,拿起来接听。

  是顾竞然打来的:“齐洛,跟你猜想的一样,顾远航他做了检查,跟阿木一起做的,结果三天后出来。”

  苏齐洛点头,跟顾竞然说这事不要告诉其它人。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顾远航利用这三天的时间,带着阿木玩遍了这B市的儿童游乐场,那是阿木没有体会过的另一个世界,阿木在心里偷偷的想着,如果跟一家人一起来,该有多好。

  阿木的惆怅,顾远航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检查结果没事的话,一定要带家人一起来玩。

  第三天时候,顾远航没有带阿木出去,两个人都有点紧张,阿木知道顾远航也做了检查,此时,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的。

  “爸爸,你紧张么?”

  顾远航点头又摇头,最后回了两字:“紧张。”

  阿木呵呵的笑了起来:“原来爸爸也会紧张。”想到了从前的顾远航,跟回到B市的顾远航。

  阿木突然想到一件事:“爸爸,带我外公一家人好么?”他只见过外公和外婆,没有见过其它家人。

  顾远航皱了下眉头,阿木说的是祈家。

  最张,顾远航还是同意了阿木的这个请求,那天上午了阿木去了祈家,可是阿木的到来,并没有让祈家二老有多高兴,反倒是很嫌弃这个长得黑黑瘦瘦的异族孩子。

  汤月华也很是尴尬,这次会面,并不愉快,祈家二老现在对祁新澜都是恨不能赶出家门脱离关系的,更别说是阿木了。

  阿木却是没有不开心,这一切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的,不过他还是很喜欢祈忠义这个外公跟汤月华这个外婆的。

  从祈家走出来后,顾远航黑着一张脸,祈家老头跟老太太简直是太过份了,怎么能对一个孩子说出那样的话来,得多亏苏齐洛那女人没有回祈家,不然肯定也得让这祈家老头老太太给数落了……

  “爸爸,我……”从祈家出来后,阿木就有点怯生生的样子,顾远航以为这孩子是让祈家二老给说的吓着了,开口安慰着他。

  但阿木却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道:“爸爸,我想阿妈。”

  阿木回来后,一直没有提过祁新澜这个阿妈,可是在他心中,这个女人还是存在的,他不能忘记的一个人。

  顾远航愣了一下,没有料到阿木会提出这个要求来,但是……他不能拒绝,他知道亲生母亲对一个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好,我带你去。”顾远航点头答应,开了车往祁新澜所在的医院去了。

  祁新澜这边,沙漠一直派的有人监视着的,就是怕祁新澜一个发疯做出什么不利用苏齐洛的事情。

  所以顾远航去看祁新澜一事,自然也传到了秦沙漠的耳中,秦沙漠知道后是很生气的,想也没想的就把车开到了顾家的别墅外,才给苏齐洛去了一个电话。

  苏齐洛出来后,看着一脸菜色的秦沙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也有事给沙漠说说的,就是关于他上次整祁新澜的事情,多亏不是因为沙漠弄的事祁新澜才染上hiv的,不然的话,苏齐洛这心里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这跟间接杀人没有什么区别呀,苏齐洛打算就这事给秦沙漠说说的,可是她才刚说了个开头,沙漠就打断了。

  “苏齐洛你的能清醒一点不,你以为两三年的时间,谁都跟你一样傻的一点也没有变么?”沙漠是生气的,他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苏齐洛出口恶气,也想试一试顾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