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78(1/2)

加入书签

  正文177:一百七十七万更

  男人的身子僵直住了,倒吸一口冷气,胳膊抬了一下,又颓废的放下,低吟一声:“洛洛……”

  那低吟像是让困的困兽那般的低沉,又带着一股子磁,苏齐洛只觉得小手更紧一点的握住了,小脸蛋儿满是可疑的红云,心底里嗷嗷的乱叫着,顾远航叫她洛洛,他以前都是媳妇儿媳妇儿的叫,要么就叫小洛,这会儿这一声洛洛,倒有一股子说不出的亲昵劲来着。

  扬起头来,一脸无辜的神情看向男人,看到男人那饱含着情欲的双眸,小女人的眼中有化不开的柔情:“老公,你怎么不……”后面那两个字,苏齐洛实在是说不出来,太煞风景了的。

  顾远航蹙眉,心底里哀号,这女人能不能不要这样的神情看着他,而且还是在手里拿着他的东西的时候呀,眼底里闪过嗜血般疯狂的欲望来,但却只能这么干巴巴的看着,手不能动是一件多么不方便的事情呀……

  特别是身边还有一个娇美的可人儿,害羞异常的喃喃着:“要不我帮你打那个飞机吧……”

  “嗤……”

  卫生间的门外传来一偷笑声来,顾远航跟苏齐洛同时一愣,男人黑了一张脸,女人那估计是从头到脚再到头发丝都红了的……

  “顾清萍,你个偷窥狂,滚出去!”苏齐洛大囧的冲外面吼了一声。

  “嫂子,貌似你比我还小一岁呢,没到如狼似乎的年纪吧,啧啧,怎么这般饥渴呀……”门外飘来顾清萍调侃的笑声来。

  囧了个囧,该死的顾清萍,嗷嗷嗷嗷……

  苏齐洛有一种咬死这女人的冲动,她马上就要跟她家小老公有一点点的亲密接触呀,眼看就要到手了,怎么杀出顾清萍这种程咬金来呢……

  男人的欲望在听到门外的笑声时,当下也就疲弱了,苏齐洛更是张大了嘴巴,感觉到在她手中的那瞬间的变化,而且怯生生的问了句:“会不会废掉呀……”

  顾远航没好气的白她一眼:“闭嘴!”

  苏齐洛齐洛怔了一下,心底里柔成一滩水来,嗷嗷,顾远航以前就有这样的口气给她说过话,太好了,太开心了,太感动了……

  小女人顿时有傲娇了:“我就不,我偏不闭嘴,就要讲话,老公,老公,老公……”女人调皮的连叫数声,门外还能听到顾清萍边往外走边笑的声音。

  这可把男人给囧的呀,又看小女人那红艳艳的小嘴儿一直吐着舌头讲话,当下没经大脑的就来了一句:“再叫塞你嘴里。”

  苏齐洛刚想问你拿什么塞呀,你塞呀,塞呀……但蓦然间看到男人那不自在的脸孔,当下且自己的脸蛋也是爆炸般的红烧烧的……

  “顾远航,你流氓。”天呀,好羞人,这男人怎么失忆下,连情也变了,他以前可没有说过来这样的话的,嗷嗷,好羞涩哟……

  男人不解的看着女人那满面烧红的神情,就知道她想歪了,不知道为何?只要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他就能猜出她的心底里在想些什么。

  “我怎么流氓了,要说流氓也是你流氓吧。”是谁说要帮他打那个飞机的,嗷嗷,憋着真难受,这女人帮她再上几次厕所,估计自己要得膀胱炎了。

  “你,你,你……”苏齐洛把手中的小老公一丢,黑着一张脸,心想,老娘不管你了,不伺候你了,看你得瑟去。

  顾远航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后顺利的听到水流声,这种情况还真是让顾远航这个男人都羞涩的呢,一个含苞待放的小女人,就这么杏目圆睁的目睹了他整个放水的过程……

  苏齐洛那也是眼晴都不带眨巴一下的,心里在比较着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的区别,真难想像,小时候,像她儿子们那么大点的东西,长大后会是那样,而且还会变大变小的,嗷嗷,就像是一个小孩儿发现一件新奇的事情那般,水声刚住,小女人那葱白一般的玉指捻了张纸巾就伸了过去。

  “你干嘛?”顾远航吓了一大跳。

  苏齐洛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擦一下呀。”

  顾远航又是倒抽一口气,天呀,擦一下,小祖宗呀,你也不看看你擦的是什么地方。

  苏齐洛可是没有这点察觉的,擦的那叫一个异常的认真,也成功的唤醒了小老公的机能,当下又是脸红红心跳跳的……

  “你刚是不是想歪了……”顾远航面无表情的这么问着。

  苏刘洛还一边研究一边擦,顾远航疼的丝丝抽气,该死的,又不是大号,需要那么用力的擦吗?不知道男人的这里,也是很脆弱的吗?

  “什么?”

  顾远航深吸一口气,为了自己的小兄弟,拼了:“我说塞你嘴里,是想用抹布塞你嘴里的,你是不是想歪了,才说我流氓的。”

  轰……

  苏齐洛脑海里如那爆米花开锅了似的,轰的一声炸开了,天呀,天呀,地上快点裂个缝儿,让她钻进去吧……

  “放心,这是五层,地上是不会有缝的。”男人的话又在他头顶响起。

  苏齐洛那叫一个又羞又怒的,手上动作麻利的啪一下把男人的裤子给提上去,还使了点力气推了他一把:“你混蛋……”

  而后满面羞红的跑出卫生间了,而门外的方子谦正扶着顾清萍往屋里进呢,害的苏齐洛想冲出去,也怕碰着了顾清萍,故而只能尴尬的站在那儿……

  面上是可疑的红云,方子谦刚从外面回来,自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事,当下以为苏齐洛是着急吃kfc呢,于是就开口道:“想吃了呀……”

  囧死……苏齐洛又气又急:“你才想吃,你全家才想吃……”怎么能说他想吃呢,不过她吼完后,看到顾清萍揶揄的笑容跟方子谦手举kfc的动作,当下知道自己这是迁怒于别人了……

  正巧这时,顾远航也从卫生间走出来了,狐疑的看一眼苏齐洛道:“你刚才不是你想吃腿的吗?”

  苏齐洛气呀,怒呀,恼呀,她什么时候说过了……呃,好吧,好像是说过,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嘛了……

  低头走回卫生间,顾远航人高马大的还堵在那儿,苏齐洛抬头:“起开。”

  顾远航纳闷的低语了句:“你还想……”

  苏齐洛二话不说的推开他,人就跟着往卫生间里跑云,顾清萍任方子谦扶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实在是太好笑了,小嫂子好可爱,哥哥可真能整小嫂子的……

  “你笑什呢?有事情不给老公说……”方子谦无奈的低叹,扶着妻子小心翼翼的往沙发上去坐下……

  “我给你说呀,刚才呀……”

  顾清萍刚说了个开头,就感到有一道凌厉的视线,像小飞刀一般咻咻咻的朝她这边来,故而清清嗓子,愣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改口道:“你给你说,刚才呀,我快饿死了……”

  方子谦虎疑的看了眼妻子,又看看眸中沉静却看向他们的顾远航,纳闷的想着,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他的,好吧,老婆最大,老婆不想说不就说吧……

  苏齐洛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羞红的双颊,嗷嗷嗷嗷的在心底里把顾远航给骂了个狗血淋头的……

  方子谦招呼着孩子们进来一起吃东西,阿木第一次吃这种东西,小娃儿毕竟还是很好相处的,而且阿木会讲很多海岛上的故事,海贼呀,水手呀……这么一来,顾惜小公主现在是一脸的看着阿木这个黑弟弟,顾家双胞胎虽然不喜欢阿木吧,但却是喜欢听他讲故事的……

  所以当阿木露出一脸没有吃过这种东西的神情时,顾惜小公主一拍脯道:“放心吧,等到了我家,姐姐带你去kfc坐滑梯去……还有……”

  “你们现在带阿木去吧,这附近应该有吧。”顾远航却是开口了。

  方子谦惊的张大了嘴巴,心里泪呀,老大,要这样你不早说呀,我不还得跑一次吗?

  顾清萍却是会意的一笑:“好,那我们一会就休息一下,晚上才来换嫂子。”

  顾远航点头,很瞒意妹妹的识趣,倒是方子谦小气扒拉的把打包回来的kfc也要带走,顾远航却是一皱眉头:“那个留下来。”

  那个女人刚才说着好吃的呀,所以,这打包的不能带走……

  顾清萍拍开自家老公的手,讨好的把kfc打包袋子拿到顾远航跟前的桌上,小声的说着:“哥,你慢慢享受哟……”

  一群孩子欢呼着要去kfc了,阿木临走前,还给顾远航说了一下,跟他们一块去玩了,顾惜也是吧唧一声印了个吻在顾远航的脸上,倒是双胞胎兄弟一脸不高兴的模样,看了看卫生间那关上的门,小顾天巴巴的跑到门前,扣了一下门道:“妈妈,我们跟姑姑和姑父去玩了,你早出来吃kfc,一会凉了不好吃了。”

  “哦……”苏齐洛红着脸应了一声,拿水洗脸,脸好红,跟发烧了一样,她不想出去见人了……

  小顾宇则是瞪着一双圆眼,扬了扬小拳头,冲顾远航那边比了个手势:“你,不许欺负我妈妈!”

  方子谦汗颜的拉了小顾宇往外走,示意顾清萍赶紧的跟上……

  苏齐洛在卫生间里也听到儿子说话的声音,当下感动的有点想哭,又想到顾远航的捉弄,感觉有丝委屈的样子。

  顾清萍等人离开后,顾远航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苏齐洛出来的,于是就走到门边,轻咳了一嗓子:“你要不要吃了,不吃一会凉了……”

  苏齐洛现在是多么不想听到这个吃字呀,会让人浮想联翩的呀,但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咕咕叫出了声,好吧,好吧,就出去吧……

  拿毛巾擦了把脸,而后打开门走了出去,就看到顾远航靠在卫生间外的墙边,一脸戏谑的笑容看着苏齐洛,这把小女人给气的嗷嗷叫着又冲男人扑了过去,扑到她怀里,上窜下跳的,惦高了脚,两只手一齐上去掐着男人的脖子:“我告诉你,不许笑,不许笑知道吗?”

  那舍得真掐呀,这可是自己千辛万苦才盼回来的男人,所以最后自然成了苏齐洛的双手环着男人的脖子,那一幕,让路过的小护士看到,都会脸红的,男人强忍着笑意,带着石膏的手摁紧了女人的后背,俯身压下,咬住女人的唇,辗转缠绵……

  一吻终罢,顾远航看向小女人微微张着的嘴,眼眸中含着水雾,心底里再次哀嚎,为毛手不能动呀,这样很不方便,很不方便的……不过说实话,小女人此时的神情,可真是能瞒足任何一个男人虚荣心呢……

  “还想要呀?”又是这样的话,顾远航一说出来,苏齐洛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急急的推开他,顾远航失笑,看着她慌神,很可爱的样子,说不出一瞒足之感,也许自己真的很爱她吧……

  最起码这女人是这样说的,而他也感觉应该是这样的,要不然身体不会对这个女人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苏齐洛心情甚好的拎了一袋子吃食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招招手,像是招小狗那样的动作,特别可爱,顾远航想到此,又瞒头黑线,招小狗,那自己不成了那只小狗吗?

  走过去,坐下来,看着小女人把她自己爱吃的据为己有,再分给自己一点点吃的,顾远航眼神中带着宠溺的看着眼前的苏齐洛,时光静好,如果能一直这样拥有一个人,看着她的笑,你会笑,看着她难过你会跟着伤心,那是不是就是爱……

  以前的记忆虽然没有了,但他有信心,如果相爱,他们会有更美好的记忆,关于过去,也许有幸福,也许有心伤,但总归来说,眼前的一切,劫后新生,有家,有妻,有孩子,再好不过……

  再说顾母一行人,跟着顾亦北回了酒店后,顾母就拉着顾父说了:“你让大哥打个电话给老祈,看看他是怎么回事?怎么把那个女人也带回去了……”

  方才他们已经听顾亦北说了事情的经过,可是就算是这样,把祁新澜带回B市,也不是什么好事,最起码他们顾家人是不希望有这么一个想破坏儿子婚姻的女人出现的。

  而且如果不是这女人私心的话,他们一家人早在半年前就该团聚了的……

  这么一想,顾母对祈忠义和祈家也有了意见,本来就跟祈家关系没多好的,要不是因着苏齐洛的关系,认识你祈家是谁呀……

  顾父点头,去了隔壁的房间,跟顾金朝商量此事,顾金朝也是头疼,可以说祁新澜也是他带出来的兵,跟顾远航他们一比的那群娃儿中,祁新澜真的是少见的帼国不让须眉,只是没有想到会成这样……

  不过他倒也理解祈忠义的为难,这一面是亲生女儿,一面是当亲生女儿一样的侄妇女,这种两难的选择,倒真是为难了的……

  顾父一来,顾金朝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还是先给祈忠义去了一个电话的。

  祈忠义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B市的医院里,下了飞机就先送了祁新澜来医院的。

  电话响的时候,祈忠义拿着手机走到外面去接电话,而病房里祁新澜的手刚刚让包扎好,祈忠义的妻子汤月华正在病房里陪着祁新澜,两个人像母女一样的聊着天。

  “伯母,苏齐洛真的是伯父的孩子吗?”祁新澜也不知出于什么用心就这么问了出来。

  汤月华点头:“是呀,是个很可爱的丫头。”

  祁新澜心底里不服气,却是没有说出来:“伯母,你就这样接受她了吗?”

  汤月华苦笑,不接受又能如何?她早知道丈夫娶了她仅仅是因为责任,是她救了他,而且因此不育,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为了报恩和责任才娶她的。

  而后呢,两人顺理成章的结了婚,没有孩子这件事,一直是汤月华的痛处,好在祈家弟弟出了事,留下祁新澜给他们当女儿,这也弥补了汤月华这方面的遗憾,不曾想,几年前祁新澜也出了事,看到丈夫不眠不休的为了找祁新澜而想各种方案,汤月华有时候会心酸的想着,如果他们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那该有多好呀……

  一直到苏齐洛的出现,汤月华的心里那能真的那么伟大到一点也不嫉妒,还能那么心甘情愿的接受,但是不接受又如何?

  而祁新澜这会儿的话,却是让汤月华的心里起了一个响钟……

  “新澜呀,别说伯母了,说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留队里,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温汤月华换了个话题,不愿意多说祈忠义跟苏齐洛的事情。

  祁新澜何其明一人,当然也明白汤月华的为难之处,所以就跟着换了话题:“不了,不想呆在部队了,这几年也是一身的血腥,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其实祁新澜心里明白,在吉利岛的时候,祈忠义是不愿意他回来的,可能是担心自己回来会影响了苏齐洛吧,而且她有预感,即便是她要回部队,祈忠义也会把她调的离顾远航远远的……

  回部队吗?她早就对那样的生意厌倦了,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本以为为了一个自己爱的男人再苦再累都值得,可是那个男,即便是失忆了,对她也是无爱,有时候祁新澜都特想让顾远航恢复记忆,而后问一问那男人,从开始到现在,到底有没有一会儿喜欢过她……

  但她又不敢问,还好那男人失忆了,也没有给她再问的机会……

  祈忠义从外面接了电话回来后,面色有点不好看,揉了揉发疼的太阳,而后说自己还有公事,让妻子汤月华先在这儿陪下祁新澜。

  其实他那儿有什么公事呀,只是赶紧的坐飞机去看自己的亲生女儿罢了……

  接到顾金朝的电话,说顾远航跟苏齐洛都没事的时候,祈忠义是愧疚的,愧疚于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女儿跟女婿,愧疚自己把祁新澜带了回来……有时想祈忠义想,女儿不认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这是活该。

  病房里祈忠义走了之后,祁新澜就开口道:“大伯肯定去看苏齐洛了。”

  汤月华倒水的手抖了一下,而后不动声色的坐下,没有接这话,倒是祁新澜十分好奇的样子,开口问了:“苏齐洛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伯母你见过吗?”

  就在这时候,门口一阵躁动,倒是给了汤月华一个不用回话的机会,是祈家爷爷跟来了……

  “澜澜,小乖乖呀,可是把你给盼回来了……”

  “孩子回来是好事,你哭什么,你这个老太婆呀……”

  祈家爷爷和到来,倒真的让祁新澜红了双眼的,这两个可是自己的亲爷爷和呀,祁新澜怎么能不动容,从小到大他们都疼自己爱自己的……

  一家人聊着天,说着说着,不免又说到苏齐洛的身上了,祈家两位老人家,本来就不喜欢苏齐洛的生母王凤仙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拆散王凤仙跟祈忠义的。

  这会儿说起苏齐洛,之前以为祁新澜死了的时候,那是只有苏齐洛这一个孙女了,那叫一个喜爱呀,但是那丫头却是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们二老,为此,老俩口越发的想自己的亲孙女祁新澜,得知祁新澜还活着的消息,老两口更是激动不行,而如今,倒是再说起苏齐洛那就诸多的挑剔了……

  “哼,那个不识好歹的丫头,我们祈家就当没有这样的子孙……”

  ……

  汤月华坐在病房里,听着祈家这祖孙三人说的话,心底里也有了注意,这事,可得给忠义说一说的,要防着点的好呀……

  汤月华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她待祁新澜如亲女儿一般,但是现在的祁新澜到底是变了,在来医院之前,祈忠义就把岛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汤月华,她的心里自己然是留一个心眼的……

  这么点点的时间,祁新澜就挑起了祈家二老对苏齐洛的厌恶,由此可见祁新澜是安的什么心,汤月华此时只感觉到寒心,冲祁新澜方才问她的那话,就是想把汤月华当枪使的,相比之下,汤月华倒是觉得苏齐洛那丫头更好一些……

  纵然心里会有不舒服,但那也是丈夫的女儿,就是她的女儿,汤月华想到前不久收到的一封信,那个叫王凤仙的女人,在信中把女儿托付给汤月华,恳求汤月华替她照顾好女儿……

  ……

  祈忠义到了市的时候,已经是晚间了,这个年近半百的老人,就这么在医院门口呆了一个晚上,早的时候才进了医院的,因为来得有点早,所以到了病房的时候,只看到顾远航醒来,自己的女儿苏齐洛还在另一张陪护床上睡的香甜。

  顾远航看到祈忠义愣了一下,祈忠义倒是走了进来笑容满面问了一句:“好些了吗?”

  “你是?”顾远航对于这个大清早就跑到自己病房里问好的男人很陌生,苏齐洛也没有给他说过有这号人物呀……

  祈忠义好像看出他的疑惑来了,眼底一片的黯淡:“是我祈忠义,你的上司。”终究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是他岳父的身份,女儿都没有认他,他自己说了也没有意思,反正除去翁婿的身份,倒还有一层上下级的关系。

  顾远航立马坐直了身子:“你好。”那神情带点严肃。

  “恩,不用紧张,身体怎么样?还没有起起以前的事情吗?”祈忠义问的温和,顾远航倒也配合,两人一问一答,聊了得有小半个时……

  顾远航本以为苏齐洛那女人能早醒呢,可不曾想,大半小时过去,那女人还在睡觉,倒是祈忠义,一直用那样,应该说带点宠溺的眼神看着另一张床上的苏齐洛,这倒让顾远航很不舒服了,心想,他这上司,干嘛一直看苏齐洛呀……糟糕,那女人把被子给踢开了,露出光着的小腿来,白生生的刺人眼球呢。

  顾远航正在想要不要把这女人喊醒呢,祈忠义却是像他一步,走过去,把被子给苏齐洛给盖上了……

  祈忠义站在苏齐洛的床前,好一会儿,沉睡中的苏齐洛,乖巧的像个小天使,完全想像不到她牙尖嘴利说着犀利的能把他的心扎疼的话时,那种小刺猬样儿……

  都是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父亲对女儿总是有着无尽的宠爱,之于祈忠义来说,他的心中却全是遗憾,他错过了女儿的初生,错过了女儿的丫丫学语跟蹒跚走路,他甚至都没有教女儿喊第一声爸爸……

  也许女儿说的没错,她有两个爸爸,一个是养父齐民,给了她一个父亲该给的一切,另一个则是苏家的苏富,因为苏富给了她一份无忧的生活,而自己这个亲生父亲给了她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有给过吧,反倒是在这种时候,还把祁新澜给带了回去……

  想到此,祈忠义觉得自己是没有脸见苏齐洛的,所以,转身,轻声的给顾远航道别,叮嘱他好好的养病,再留恋看一眼床上熟睡的苏齐洛,这才转身离开……

  顾远航虎疑的看着祈忠义离开的背影,而后再看那张陪护床上,睁开双眼的苏齐洛,诧异的低语了一句:“你没睡着呀……”

  苏齐洛的确没有睡着,装睡也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罢了……

  “唔,刚醒。”苏齐洛愣了好一会儿,才回了话,之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掀开被子,就往外冲去,只是到了门外时,只看到关上的电梯门,故而跑到走廊阳台处,看到那楼下……

  祈忠义上了车,上车前,还抬头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吓的苏齐洛往边上缩了一点,心想,不会是看到她了吧,没有那么好的视力吧。

  祈忠义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就去了酒店找顾金朝……

  而苏齐洛则是讪讪的低着脑袋往回走,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又一次让抛弃了吗?

  小时候生母王凤仙在面对她跟自由生活时,选择了自由的生活;六年前顾远航在面对她跟苏心蓝的时候,选择了苏心蓝为妻;三年前方子谦在面对她跟仇恨时,选对了仇恨;而如今她的亲生父亲,她盼了那么久的亲生父亲,在面对自己跟祁新澜时候,选择了祁新澜……

  恨吗?

  苏齐洛在心底里问自己,恨吗?其实不恨,恨的一面是爱,恨了那就代表着爱,所以她告诉自己不恨,不要恨,恨一个最好的方法不是记着住,而是遗忘他……

  可是那不争气眼泪,却是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颗颗滴落……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病房门口,就看到黑着一张脸的顾远航,苏齐洛诧异的惊呼一声,却是让顾远航一把给推到在墙壁上,而后唇压下……

  火热的吻直把苏齐洛灼的眼中发酸,心底里却是暧暧的,火热的一片,放空自己的脑袋,双手也是无意识的抱着男人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男人身上,任这吻蔓延开来……

  可惜,这两人的亲昵总是没有选对时间,你瞧瞧这会儿又有程咬金给破坏了……

  顾亦北俏皮的吹了一声口哨,顾远航跟苏齐洛如石化般的停了下来,一起转头就看到那走廊里,站着的两大两小,顾亦北和顾竞然还有小顾天这对双胞胎兄弟。

  小顾天一脸暧昧的笑容,人小鬼大的埋怨道:“小北叔叔,你真是讨厌,打扰爸爸和妈妈生小妹妹……”

  小顾宇白了自家哥哥一眼,心想,你还真相信亲一下就能生出小妹妹来了呀……由此可见,顾宇小朋友实在是太早熟了……

  苏齐洛急急的推开顾远航,不曾想,却推到了顾远航的胳膊,这惹得顾远航一声低叫,磁又低沉的嗓音带着丝暗哑的感来,听得苏齐洛那小脸又红成一片。

  小顾天和小顾宇走了过来,然后冲顾亦北挥挥手:“小北叔叔,kfc的早餐……”

  顾亦北比了个ok的手势,而后拽了想跟过去的顾竞然的手,就一起离开了……

  刚进电梯,顾亦北就不管不顾的把顾竞然给压在电梯上强吻了,美其名曰,让刺激的了……

  再说这边的顾远航跟苏齐洛二人带着双胞胎去了病房,小顾天比较随和一点,爱跟顾远航说话,这只一天的时间,好像就跟顾远航熟的从小就认识一样的。

  小顾宇则是黑着一张脸,把苏齐洛往卫生间里拉,苏齐洛了然的一笑:“小宇是想让妈妈帮你洗脸,还是上c呀?”

  小顾宇那是满头黑线,他都两岁了,什么时候需要妈妈帮着小厕所了,又不是某个幼稚的男人,故而小大人般的指了指水池子,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让妈妈赶紧的洗漱呢……

  苏齐洛那叫一个囧呀,不料这时候,另一个儿子顾天更是雷人的开口了:“妈咪,小宇是让你去刷牙了,他嫉妒爸爸亲你了,所以他要亲回去,又不喜欢亲你让别人亲过的嘴,所以让才让你刷牙的……”

  苏齐洛那一张小脸儿这次是彻底的没地儿放了,这是她的儿子吗?是么?是么,才两岁不是吗?有这样说自己亲妈的吗?

  小顾宇那一张包子般的小脸拉长着,冲着小顾天那儿嗷嗷的吼了一声:“不多嘴会死吗?会吗?”

  小顾天很酷的比了个ok和闭嘴的手势,又腻歪在床上,跟爸爸说话了,顾远航是强忍着笑意,看苏齐洛的囧样,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苏齐洛窘迫的冲进卫生间,放开洗漱,刷牙的时候不免又是红了一张俏脸,以手捂住脸,她怎么觉得自己最近红脸的次数堪比这二十多年之最呢……

  苏齐洛洗完脸出来时,小顾宇冲她招招手,苏齐洛很听话的走了过去,小顾宇像个大人一样拉苏齐洛坐了下来,而后爬上妈妈的腿,一双小胖手紧紧的圈着妈妈的脖子,这可把苏齐洛给吓坏了,了小顾宇的头问道:“你是小天……”

  只有顾小天才会做这样的在小孩气的动作,让妈妈抱抱的,小顾宇自从会走路后,就不喜欢别人抱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