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37(1/2)

加入书签

  正文135:发现

  方子谦知道她现在怀孕了,可是她这次‘怀孕’的事,不是这样的呀?

  “子谦,你怎么知道我……”苏齐洛突然问不出来了。

  方子谦轻拍着她的肩膀:“我都知道了,远航都告诉我了,齐洛,真的,我真的可以的,你相信我呀……”方子谦说这话时,眼晴都是红红红的,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一样的。

  苏齐洛一听到是顾远航说的,当下就火了,站起身来,握紧了拳头,顾远航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她要去找他算账。

  “齐洛,不要,不要我不要你去找他,不要你去找他……”方子谦如一个孩童那般,紧紧的抱着苏齐洛,紧紧的抱着,他懂苏齐洛那表情代表着什么,他不要,不要这个女人去见那个男人……

  苏齐洛让这样的方子谦给弄的心疼极了,这男人,本也是那么骄傲,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可是现在,却让她给折腾成这样了?这让她怎么办?怎么办呀?

  在这一刻可似乎只有泪水以无声的落下,其它的言语都像是多余的那般,房间里静的只有男人的呼吸声,和女人的抽泣声……

  齐扬起先听到里面的动静,凑着玻璃门看了一眼,就看到这一幕,这是齐扬第一次见方子谦。

  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弱,这是齐扬的第一感觉,这时候的方子谦正在病中,当然很弱了,脸色是蜡黄的,身子瘦成了干柴一般,完全没有以前的风采。

  不过,齐扬却觉得,这男人肯定是爱姐姐的,因为齐扬看到了这男人的眼泪,这是为他姐而流的泪……

  齐扬想,他姐也是爱这个方子谦的吧,不然也不会哭的这样伤心,齐扬纠结了,那他现任姐夫,顾远航怎么办?

  “子谦你听我说,你好好的把自己养好,不要想太多好不好?”苏齐洛抽泣着出声,这个男人,让她心疼,可是另一个男人,也让她心疼,人的心可以分成两份吗?要是能分成两份该有多好哇!

  “齐洛,我们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好不好?”方子谦紧紧的抓住苏齐洛的纤手,如大海中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

  离开……

  苏齐洛的眼神有些茫然,而后抺了一把眼泪,这才开口道:“事情到了今天,子谦,你冷静点,听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你说完好吗?”

  方子谦点头,他也想知道齐洛会不会选择他?

  苏齐洛苦涩的笑了一下,而后开始说,从她和顾远航上错床的那次开始说起,一直说到现在……

  方子谦睁大了双眸:“你是说,你的孩子没有了,那远航……”

  方子谦听完后首先就问出了这个问题,那神情之中有着怒意,好像在说着,顾远航怎么能卑鄙的骗他,但随后一想就释然了,兵不厌诈,而顾远航一向是用兵高手呢。

  苏齐洛怔了一下,她没有怀孕的,可是这会儿,她不得不开口替顾远航圆了那个谎言:“刚查出来,又怀上了。”

  方子谦原本还有些喜色,有点期待的眼神,这次全然黯淡了,心都碎掉了……

  又怀上了?那代表着什么?方子谦也是个男人,他懂的……

  那么上次,在电话里,他听到的顾远航和小女朋友的暧昧声……顾远航脖子上那让咬伤的牙齿痕迹……

  方子谦真想大骂自己一句傻B,他就是这世上最大的傻瓜,让最好的朋友这么欺骗着……

  你说他这心里能不气能不恨苏齐洛吗?肯定会气会恨的,可是他舍不得说这女人一句,特别是知道他们的第一次,是让人设计的上错了床,方子谦就没出息的恨不起来了……

  “现在呢,宝贝儿,你还想和他在一起吗?你只要说你爱他,你想跟他一起生活,我绝对不缠着你。”方子谦问这话时,自己都鄙视起自己了,不缠着吗?他做的到吗?放手,他能做到吗?

  嘴上说的再大方,可是他在乎的,真的在乎的……

  苏齐洛喃喃的说不出话来,但心底早已有了答案,如果之前还不太确定的话,那么这一刻,她却坚定的说了出来:“不想。”她从来都没想过她和顾远航的这段婚姻能长久了,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而现在,她这么说出来,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方子谦笑了,紧握了苏齐洛的手:“好,那把事情交给我,我来办。”

  苏齐洛却是摇摇头:“子谦,你听我说,你把自己养好了,然后,等你好了,我就跟你离开,好不好?”

  她还有要做的事情,她要证实心中的猜测,不管是齐悦也好,顾清妍也罢,她想为她的孩子讨一份公道来,顾家那个深坑,她是不会再跳的了,怀孕时喝的那些汤,到底让没让加了料,她一点也不知道,但顾母肯定知道些什么的,苏齐洛记得,那次见红,在医院里,顾清妍拿来的汤,本来顾远航要给她喝的,可是顾母却是打翻了那碗汤,随后还让她们搬回公寓去住,而后呢……

  如此一细想,苏齐洛觉得,顾母肯定是知道的,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真相了……

  方子谦不解,苏齐洛却是坚定的说着:“我会离开的,真的,你相信我,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如此情景,方子谦还能再说什么,两人聊了很长时间,从现在,聊天过去,又聊天小时候,似乎有许多说不完的话一般,如果不是那催命上一般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的打来的话,苏齐洛会感觉很幸福。

  电话是顾远航打来的,话说顾远航拿着那张B超单子,直接就去了母亲病房,二话不说就把那B超单子给了母亲看。

  顾母一开始还没看明白,随后一细看,明白后,那叫一个喜笑颜开:“这丫头还真是急气呢。”

  顾清萍也是拿过来一看:“哇塞,还是真的呢。”还很夸张的把那B超单子,塞到了顾清妍的手中。

  顾清妍捏着那单子的手,都是在颤抖的,这得是一种怎么样的折磨呀,她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不爱她不说,还娶了妻,还拿着怀孕了的单子放到她面前,可她却不能表现她的怒意,她还得笑着说:“恭喜哥哥,哥又要当爸爸了,真好。”

  顾清妍这话说的有点落寞的神色,顾母和顾清萍两人都看出来了,所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来了一句:“你也又要当姑姑了,不高兴吗?”

  这样的场景,其实是有点尴尬的,特别是对顾清妍来说,她知道妈妈和姐姐知道她喜欢哥的事情了,所以这会儿,他们这么一说,顾清妍咬着唇,差点没哭出来的。

  顾母叹口气,顾远航却还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现在的他,对周边的一切都无感,全部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心底盘算着小妻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正想着呢,顾母却问了一句:“这医院里病菌多,齐洛呢,没检查完吗?”

  顾远航不好说方子谦的事,只是这么点了下头,顾母却是一叹气:“远航呀,你疼媳妇妈妈也不反对,可是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心里也得有个数,齐洛那丫头年纪小,不懂事也就罢了,你这么大个人了,可不能不懂事。”

  此懂事,非彼懂事,顾远航当然是明白的。

  顾家两姐妹听了这话也都各有所思,顾远航陪了顾母一会儿,就到了门外,然后开始打苏齐洛的电话,打了很多次,苏齐洛才接的。

  苏齐洛走到门外接了电话:“顾远航,你够了,我就说一会儿话。”

  顾远航本来就是想给她说,让她讲完的时候下楼一趟来看看母亲的,真没有催的意思,但心底里也是借着这个电话来提醒下这个女人的。

  但没成想,这么一个电话,这女人能直接给他来这么一句,那当时也是火气蹭的一下就上去了,可是他又发不得,最后还是忍了忍:“你快点。”

  这还真有违了最开始想打这个电话的初衷,挂了电话之后,却是无奈的一叹息。

  那边苏齐洛挂了电话后,看一眼病房里的方子谦,而后推门进屋,勉强的笑了笑,方子谦却是冲她招了招手,苏齐洛走了过去,方子谦伸手手来,摩挲着她那白嫩的脸蛋,声音里有丝担忧:“傻瓜,不想笑,就不要笑,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

  苏齐洛的心里狠狠的抽了一下,而后速度的转身,她不能再呆在这儿,她怕她会忍不住再哭出来,她怕她会忍不住告诉方子谦,她没有怀孕,她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跑到门外,给齐扬说了一下,让齐扬先留下来照顾下方子谦,但这她的事,不要给方子谦说,齐扬答应后,苏齐洛才往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正遇上顾远航靠站在走廊里,苏齐洛吸了吸鼻子,这才走上前去。

  顾远航看着远远走来的小妻子,她的眼晴红红的,鼻子也是红红的,那样子,很惹人怜,刚刚一定哭的很惨吧,大步上前,一把把她揽在怀里:“对不起,该我去说的。”

  苏齐洛狠狠的推开了男人,站离他一点距离后,才生气的说:“你去说呀,是该你去说的,你怎么只给人家说怀孕了,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怎么不要脸的强奸了我呢!”

  苏齐洛的话犹如一把利剑一般,直接的刺入顾远航的膛之中,那得是有多恨呀,顾远航这会儿觉得对让他心疼的不是这女人说的话,而是这女人那带恨的眼神。

  顾远航大吼一声:“够了,你就非得这么闹么?在温泉会所,我们不是好好的么?我们说的好好的,怎么就一天,你就变了样呢。”任那个男人能像他这般的忍着呢,这女人还真是善变的生物呢,怎么就能说变卦就变卦呢。

  苏齐洛抺泪,是呀,不都说好的了么?怎么就变了呢?她也想不明白了……

  顾远航看她哭,这心里也跟揪着一样的难受着,到底是自己稀罕极了的女人,所以还是不忍心看她难过的,带着茧子的大手,十分轻柔又小心的给她抺着眼泪。

  “好了,别哭了,一会让妈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苏齐洛没有说话,可却真的没有再哭了,这要在以前,眼泪并不能帮她把问题解决了,要见顾母,要面对顾家人,这才是正事。

  擦干了眼泪,这才说了句:“走吧。”

  顾远航爱怜的把她落下的发丝拢到耳后,这才揽了她往病房里走去,推了门进去,屋子里原本在说着话的母女三人都停住不讲了。

  苏齐洛勉强的勾起一抺笑来,问了下顾母的身体。

  顾母看她那一双兔子一眼的红眼,心里也有些不是味的,不过还是客气的说着关心的话,不看别的,也看在儿子的面上,看在这丫头肚子里怀了他们顾家的种的份上呀。

  倒是顾清萍抱着苏齐洛的胳膊亲热的说着:“嫂子,是不是我哥欺负你了呢,你别怕,他要敢欺负你的,我替你收拾他的。”

  顾母笑了笑,气氛稍稍的好一点时,顾清萍看一眼在那儿黯然失神的妹妹,对苏齐洛说着:“嫂子,你们也搬回来住吧,你看看妈妈现在这样,清妍也说要搬出去住,你们也都不在家,我一个人怎么办呀?”

  苏齐洛心惊,顾清妍竟然要搬出去住:“怎么会呢?清妍这样,怎么能搬出去住呢?”

  顾清萍一撇嘴:“还是那个齐悦了,我不喜欢她,嫂子你说是不是,我们家又不是没钱,请不起佣人,非得请齐悦做什么呀?”

  顾清妍苦笑了一下:“姐,你不要这样说了,齐悦再怎么着也是嫂子的妹妹,相当于我们的妹妹呢。”

  顾清萍冷哼了一声,苏齐洛也算是明白这其中原因在哪儿呢,于是就开口了:“妈妈,不需要这样的,咱家是不缺那请佣人的钱,可是齐悦的意义不一样,妈妈你一向不喜欢家里请阿姨的,来个陌生人,大家也都不习惯,况且齐悦把清妍照顾的很好,所以还是让清妍住家里,让齐悦也住家里吧。”

  顾清萍刚想说话呢,就让苏齐洛一个冷眼瞪了过去,这个大姑子,就知道坏事,现在要是把齐悦和顾清妍赶出去了,她这出戏唱给谁看呀。

  顾母没有想到苏齐洛会这般大方,一点也不计较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真这么想的?”

  苏齐洛点了点头,手抚上肚子,叹息了一声说:“嗯,我也是当妈的人了,自然知道妈妈您心里想的是什么,家和才能万事兴,兄弟姐妹之间更应该相亲相爱才是呀。”

  这话说的特别得顾母的心,顾母给感动的眼泪丝丝的,心里想着,这丫头还不错的,当了妈的人,就是不一样,知道将心比心的想事情了。

  这给顾母高兴的,自然看着苏齐洛就像亲闺女一样的了,话语间也热情了不少:“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回吧,清妍的事,你们小夫妻俩就不用心了,远航把齐洛给照顾好了就成了。”

  顾母心里舒服了,那笑容也就多了起来,神头好像也好了许多一样,苏齐洛知道这事也不能一下太急了,顾母可是多明的人呀,要是让顾母发现她是装的,那别想有什么发现了,所以就乖巧的应了话后,跟着顾远航离开了医院。

  坐到车上时,顾远航开口问她怎么样时,苏齐洛还有点纳闷呢,后来看顾远航看着她的肚子,她才想起怀孕这事,状似慵懒的打了个哈欠,而后说有点困,顾远航笑了笑,开了车子,往小公寓行去。

  走到一半时,顾远航问她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苏齐洛说没有,吃什么都行,顾远航说了句,这次好像反应不大一样的。

  苏齐洛点了点头,她倒不觉得顾远航这个大老能发现什么的,所以安心的窝在车上睡觉。

  顾远航先带她去了超市,让她在车上呆着的,顾远航自己进去的,到了超市先去食材区,先了一些食材,而后才想起,家里似乎也需要增添一些日用品的。

  走到日用品区,看到女用品时,顾远航身子僵直了下,脑海里似乎有什么闪过,推车里放了一堆的东西,超市里人也有点多,也容不得他站这儿挡道的,想到小妻子还在车里等着,立马推了车就去结账。

  回到家里,顾远航把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而后又把买来的卫生纸给放在卫生间的厨柜里,打开柜门时,他的脸黑了一些……

  这一天过的特别快,苏齐洛又回到了上次怀孕时的米虫生活,吃了睡,睡了吃的,转眼就到了晚上。

  这个夜里,顾远航没有睡着觉,苏齐洛吃完晚饭,睡着了之后,顾远航就从床上起来了,而后就坐在客厅里,一坐就到了半夜……

  夜冷如水,可是更冷的却是他的那颗心……

  在超市里,他还没有细想,可是回到家里,当他看到那柜子里,上次跟苏齐洛一块去超市买的两包女姓用品没了之后,顾远航的心里就有刺一般的疼着。

  那两包东西是半个月前买的,小丫头说她快来事了……后来那几天闹别扭,也没有亲热,所以来没来,他是不知道的,可是如果没来,那两包东西,该是原封不动的放在那儿才对的,为什么会没有了呢?

  而且,那张B超单上写的是孕四周,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如果真的怀孕了,那么那两包东西呢?不能怪他心眼细,这都能注意到,实在是苏齐洛的表现太过诡异。

  以从温泉会所回来那天,把她扔在高速路上的事,这丫头没跟他哭闹,没跟他吵架,就那么平静的原谅他了……

  紧接着就怀孕了,还有在医院里,她跟母亲说的那番话,实在不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这不能让顾远航不多想呀。

  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呢?顾远航想不明白,可是当下……他只能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既然她说怀孕了,那就怀了吧,也许肚子里真有一个也说不准呢,这种事,完全靠缘分。

  天色蒙蒙亮时,顾远航才冲了个澡,而后去床上睡觉,伸手把靠墙边的小丫头给拉回怀里,紧紧的抱住,心说,不管你想做什么,都随你,但有一点,别想我会放手。

  苏齐洛这一觉睡的极其不安稳,总感觉热的难受,还有什么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就看到顾远航这男人,把她紧紧的给箍在怀里,怪不得她会嫌热呢。

  苏齐洛气呼呼的推他,推不动,就动手去掐,掐不动就咬,反正是怎么狠着怎么来吧。

  顾远航那能睡那么死,就是想看看这女人是不是真的下得去手,这么一试,他可没疼死得了。

  “属小狗的呀你,怎么总咬人。”抚着发疼的肩膀,顾远航了抱怨了一句。

  苏齐洛有丝歉意的看着顾远航,方才她真是恨他的,就一念头,咬死他算了的:“你才属小狗的呢。”

  顾远航看她那副恨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住打趣的说着:“怎么,想咬死我了呀?”

  苏齐洛一副,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的样,推了推他,示意他放开自己,顾远航一个利落的翻身,而后以两只手撑起,悬在苏齐洛的上方,就跟压着她一样的,身子贴着身子的。

  苏齐洛能明显的感觉到男人那起了反应的身体,心里暗骂这男人色胚子投胎,顾远航却是俯下身来,轻亲她粉嫩的耳垂,低语了一句:“你咬我的还少么?紧的要死,咬死个人了,记得不,温泉里做的时候……”

  苏齐洛听罢后,全身都颤栗了起来,恨得更是牙痒痒了,尼玛,顾远航你丫的还能再不要脸点吗?

  在顾远航放了她之后,齐洛几乎是脸红心跳的逃离了床上,连衣服都是躲进卫生间里换的。

  一直到顾远航起床,出了卧室,她才敢走出来。

  像平时一样的吃早餐,不过早餐的内容却丰富了许多,全是孕妇餐,顾远航还开口解释着,蛋要吃多少,牛要喝多少之类的……

  吃到一半时,苏齐洛跟顾远航的话,就说起顾家的事了,本来也就是闲聊的,那曾想,苏齐洛会主动的开口说了句:“要不我们也搬回去住吧。”

  苏齐洛这话一说完,顾远航那犀利的眼神犹如雷达一般的扫而来!

  ------题外话------

  元宵节快乐……团团圆圆,大吉大利……

  正文135:发现了

  顾远航这样犀利的眼神让苏齐洛那小心脏加速的开工了,心想,不会是让这男人看出点什么了么?要淡点要淡点呀……

  苏齐洛这么自我安慰着,顾远航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一直看得苏齐洛几乎都人破功,真差一点就要招认了的,才轻飘飘的说了句:“你真愿意回家里去跟他们一块儿住?”

  苏齐洛愣了一下,而后想着,方才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那什么了,这男人起了疑,所以这次一定不能搞砸了的,于是清了清喉咙,这才开了口:“其实吧,说实话,我真不喜欢一家人还要勾心斗角的,也说不上多喜欢你家人,但那是你的家人,以后也是我的家人,如今你妹这样,你妈妈这样,我要还一个劲的要住在外面,不回去,那不等于把你妹往外赶,让你当个不孝子吗?”

  苏齐洛这话,可是斟酌了之后才说出来的,顾远航相当动容苏齐洛能这样想,但却还有丝丝的疑惑,叹了口气:“齐洛,我希望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值得你信赖的那一个。”

  苏齐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那墨黑色的瞳孔散发着吸个人的光泽,像是黑宝石一样的闪亮着,他的眼神坚定又执着,这个男人……也许是喜欢她的,但爱呢?有么?

  苏齐洛有一丝丝的疑惑,不管如何,这事必须有个结果,有可能那个结果不尽如人意,而现在的她,无路可退,只能按着既定的路线走下去……

  苏齐洛没有说话,默默的吃着眼前的粥,顾远航则是给她夹了一个小包子,而后也开始吃自己的东西。

  那包子有点油腻,苏齐洛咬到嘴里时,心里其实是纠结的,但最终还是吃了一口后,脸色大变,捂嘴就往卫生间里跑去了……

  顾远航也跟着脸色一变,先前的疑惑,这会儿又让他蹙起了眉头,如若说没怀上,那这丫头的反应又作何解释,如若说怀上了,那柜子里那两包女用品又作何解释?

  可是那B超单子,上面可清清楚楚的写着苏齐洛的名字了,而且检查的人,还是顾竞然,这点做不了假的吧……

  卫生间里,传来女人的呕吐声来,而后是水流声。

  苏齐洛走出卫生间时,那是眼泪汪汪的,这让顾远航心里有点自责,你说这女人为了你怀孕受累的,你还在这儿怀疑人家是不是在骗你……

  想到此,顾远航觉得自己有点太大题小作了,这样骗他,对于苏齐洛来说,没有一点好处不是么?

  这么一想,心里面就心疼起苏齐洛来了……

  苏齐洛重新坐回饭桌上,一副没有味口再继续吃的样子……心里思索着方才说那话,顾远航也没个反应,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

  一个饭桌上,就这夫妻二人,却是各怀心思的吃了一餐冷清的早点。

  吃完了饭后,顾远航也没有提回顾家的事情,他不提,苏齐洛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顾远航问苏齐洛要不要去买些婴儿用品之类的,苏齐洛嫌累不愿意去,就这么在家里呆了一天。

  这一天中,苏齐洛是闷头就睡,说实话,吃饭要装作没味口的样了,不能多吃了,所以只能是睡觉,好在睡醒了之后,的确没什么味口,再时不时的吐上那么几下,就真的没味口了。

  顾远航白天里,有去医院看顾母,也去看了方子谦,虽然这事坦白了之后吧,这朋友是没法当了,但方子谦还在还在病中,所以顾远航还是去看一下的。

  却不曾想,到了方子谦那里,竟然发现齐悦在那儿照顾方子谦,把司机小杨都给赶走了,这倒让顾远航心里微微的有一些不舒服。

  “齐扬你不用在这儿守着了,会有部队里派人过来的。”顾远航这么给齐扬说的时候。

  没曾想齐扬会笑着说了句:“哦,没事,我姐说了,还是自己在这儿伺候着比较放心一点。”

  这话说的饶弯呀,也成功的让顾远航那心里酸不滴溜的了……

  方子谦见到顾远航倒是没有说什么,一副还是以前老朋友的样了,笑的却有一丝丝疏离和客气。

  两个人现在这样的情境,真的也没什么好说的,面对着一张笑脸的方子谦,顾远航心里更是不好受了。

  “方子,这事是哥们对不住你,等你伤好了,随你罚的。”

  方子谦听到顾远航这么说时,脸上的笑更是重了几分:“远航,你要真觉得对不住我,就好好的对齐洛吧,齐洛是个好姑娘,你要对她不好的话,我会抢过来的。”

  顾远航实在没料到方子谦会这样说的,当不相信的看着方子谦:“方子,你……”

  方子谦苦笑了一下:“事到如今,我能怎么办,我爱她,所以就默默的祝福她,只要她过的好,我就在边上看着,她要过得不好,我就抢过来,给她幸福。”

  方子谦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