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31(1/2)

加入书签

  正文129:无标题

  病房里,方子谦的神色还算平静,顾远航的唇角却是不经意的扬起一的抺笑容来:“方子,你先呆着,我跟去看一下。”

  方子谦点了点点头,顾远航看一眼王凤仙,而后快步的走出了病房,朝着秦沙漠和苏齐洛的方向追了去。

  到安全梯的时候,顾远航可算是追上了:“等一下。”

  秦沙漠和苏齐洛同时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苏齐洛看到追来的顾远航就想到方才这男人那无声的威胁,也不知是气他的威胁,还是气自己的胆怯,反正那气是不打一出来的,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你要干嘛?”

  顾远航看着小妻子那嘟着小嘴儿不高兴的样了,心里美滋滋的,这丫头,还是顾着他的吧,是吧,是顾着他的,不然也不会看他那一眼,宠溺的捏了下她那圆润柔滑的小脸蛋:“别噘嘴,跟小娃儿一样,顾惜都比你成熟。”

  苏齐洛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这顾远航把她跟一小娃儿比,还说她不如一个小娃儿成熟,这也太侮辱人了吧,狠狠的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了句:“别动手动脚的,我跟你没关系。”

  顾远航怜爱的笑着,搂了一下他才转身给秦沙漠说话:“萌萌怎么受伤的?”

  秦沙漠面上带轻微的笑,可那笑容不达眼底的,简单的说了下,有几个人挑事,萌萌和人干上,一时大意受了点伤,顾远航问严重不时,秦沙漠说就一点小伤,不严重,这会儿在楼下处理呢。

  顾远航点了点头,说让他们先去看,随后他再过去。

  秦沙漠淡淡的点了下头,没有说什么,临到最后时,顾远航才语重心长的说了句:“沙漠,刚才的事有劳了,哥哥记心里了,以后有需要哥的地方,尽管开口。”

  “不用,我那不是帮你。”秦沙漠淡淡的说完这句后,看向苏齐洛又说了句:“我是认真的,不是作戏或给谁解围。”

  “沙漠你……她是我妻子。”顾远航一听这话,火气蹭的就往上飙了,苏齐洛也傻眼了,她就想着沙漠指定是来解围的,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

  秦沙漠多年黑道生涯练就出了一身的冷冽,这会儿发挥的淋漓尽致:“怎么,我没说错吧,三年前就是我先追的她,没有道理,方子谦能掺一脚,我不能吧。”

  秦沙漠此话,堵的顾远航死活挤不出一个字来,这会儿,在秦沙漠那鄙夷的目光下,顾远航无所遁形,他懂沙漠的意思:是你的妻子怎么了,方子谦都能掺一脚的,也不在乎多我秦沙漠一脚吧……

  苏齐洛吓坏了,这可是一个黑道大哥呀,不知道方才自己怎么那么有胆儿,跟他就走出来了,这会儿,那周边酝酿出来的冷空气,似乎在侵蚀着她的四肢五骸一般,冷的彻骨……

  “哥,给你一句忠告,如果是我,我的妻子,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肖想都不许,染指者死。”秦沙漠好像嫌苏齐洛不够害怕,顾远航不够尴尬一般,直接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而后轻松的一笑:“不介意借了你的小妻子,陪萌萌一天吧。”

  顾远航苦笑一下,没有说话,秦沙漠直接伸手揽了苏齐洛往就楼下行去,高大的身影把娇小的女子全纳入怀中,在顾远航的注视之下,消失于安全梯的门前。

  顾远航靠在安全门时,从口袋里出一烟来,打火机‘啪’的一声响,火苗‘滋’的一下烧起来……放进口中抽一口,心里反复的念叨着秦沙漠的话:‘染指着死!’肖想者打破他的脑袋,他苦笑了一下,吐出一串的烟圈儿,心说,那是强抢豪夺,那不是爱,如果爱一个,你就会顾及她想法和感受。

  方子谦的事情,不是他乐意这样,可是他总是心软的要顾忌到苏齐洛那丫头的想法呀,那丫头心疼方子谦,而且方子谦又是他的兄弟,还是他做错事在先,这一团团的乱,就像是乱麻一样,如何解的开……

  再说苏齐洛这边,真被秦沙漠那句话给吓到了,心肝儿都颤抖呀,所以乖乖的跟了人家就下了楼,秦沙漠感觉到她的胆怯,笑了笑:“就这点胆儿,还敢脚踩两只船呢。”

  苏齐洛虽然是怕,可是一听这话,不乐意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呀,你放开我。”

  秦沙漠放开了她,抱臂而立,邪冷的笑道:“怎么,你少让男人抱了吗?”

  苏齐洛快气死了,所以这会儿也不管这是不是黑道大哥了,反正是气疯了,冲到秦沙漠跟前,花拳秀腿的就招呼上了:“你混蛋,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我。”话说话,眼泪马上蜂拥而出……

  秦沙漠的眼神变了变,他真心稀罕这姑娘的,喜欢她什么?喜欢她开心时那纯真的笑容,喜欢她生气时,这么肆无忌惮的发泄着泪水……就是那份真,让他打心眼里稀罕着,可惜,这女人不喜欢他……

  伸手摁住苏齐洛那乱舞的小手,有丝心疼的把她紧紧摁在怀里,这傻丫头呀,那两个男人,这会儿是稀罕她,所以任她这么胡作非为着,要是那天醒过神来,发起狠来,随便那一个人,勾勾小手指,都能让这丫头死无葬身之地的,她到底懂不懂呀!

  苏齐洛嘤呜的哭了起来,那种心酸难耐是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没有人知道她的压力有多大,一方面她知道自己是顾远航的妻子,可另一方面,她又不忍伤害方子谦。

  特别是知道方子谦竟然从小到大都默默关注她,并不把她当成仇人的女儿,反倒对她呵护有加,没有人知道方子谦对她来说有多重要,那是承载了她对于家的渴望,对于爱情的所有幻想……

  有时候,她常常在想,如果没有顾远航的存在,她会和方子谦过的很好,可是为什么事情会这样,走到如今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所想要的。

  苏心蓝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就把她送上了顾远航的床;生母王凤仙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就把她的证件给了苏心蓝替她办好了结婚证;顾金朝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就弄了一张假的离婚证骗了她;就连那个失去的孩子也没有问过她的意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从来没有人问过她想要什么,就是顾远航也没有问过她想要什么,只是一味的给予她,那些顾远航认为好的事物,只有方子谦问她愿不愿意……

  苏齐洛的悲伤是从心底发出的,那一声声的呜咽好似积了千年的幽怨一般,无处宣泄时,只得借着这一声声抽泣散发出来。

  秦沙漠觉得这丫头可真能哭的,简直就是水做的人儿,这会儿都半个小时了,她还在哭的,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搂着她进了一间空着的病房。

  终于,苏齐洛哭过瘾了,才停了下来,抽泣着说了句:“不是去看萌萌姐的吗?”

  秦沙漠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都水漫金山了,去了得把萌萌吓着了,以为哭丧呢。”

  苏齐洛让他这话给逗的‘扑哧’一声就乐了:“大哥,你这样一点也不像黑道中人呢。”

  “你叫我什么?”

  秦沙漠一双锐眸眯了起来,带着点危险的气息,声音也变成了冷冰冰的,把苏齐洛吓的一抖,心想完蛋了,这可是黑道大哥了,自己怎么说话没点谱儿。

  不过这会儿,也不是怕就成事的,其实一想,这秦沙漠,不管是三年前追她时,还是三年后,对她都没有多坏的,还可以说很好,于是眨巴了下大眼,娇滴滴的说了句:“大哥呀,我没有哥哥,要是有你这么一个黑道大哥的话,估计他们都不敢欺负我了,你不知道我小时候,多想有个哥哥疼我呢……”苏齐洛巴拉巴拉的说小时候怎么让人欺负了,怎么渴望有个哥哥疼了……秦沙漠失笑,他怎么会主为这女人笨呢,她可明着呢,这会儿立马就把他归类于哥哥那类人物了,这么明白又不尴尬的拒绝,得是多伤人,可又顾忌到了他的面子……

  “我没有妹妹。”又是冷冷的一句话。

  苏齐洛‘嘎’的停止住讲话,而后看向秦沙漠,心底泪了,要不要这样了,这么不给面子,还嫌她不够乱呀,这也要掺上一脚,她真没那心力应会那么多男人的。

  秦沙漠大喘气的又接了一句:“不过……有你这么这个妹妹,估计会很痛苦。”

  苏齐洛听他前半句还紧张来着,可听到后半句就齿牙咧嘴的嚷嚷了:“什么叫很痛苦,我很差劲吗?你上那找我这么聪明可爱又温柔的妹妹去。”

  秦沙漠打趣道:“也是,那本少爷就勉强的收了你,改明个去把名改了,冠上哥哥的姓来着,秦齐洛,擦,不好听,秦洛洛吧,这个好听……要不秦齐齐,秦苏苏……秦狗狗……秦猫猫……”秦沙漠喋喋不休的巴拉了一堆的名字,连小狗小猫的都用上了。

  苏齐洛忍不住满脸黑线外加翻白眼的,这个黑道大道太‘小’白了点吧,还猫猫狗狗呢……她感谢他帮她改名,真的很‘感谢’了……

  ------题外话------

  其实不起标题挺好的,省事,还能杜绝那些断章取义的人们,先写好这点,先更上……么么哒,感谢各位支持我的亲们,谢谢你们的鼓励,我会按既定的情节,加快进度,其实你们不用急,坏人自有坏报,也不会到最后报,诚如有些亲说的,小姑子和齐悦都没看头了,只是缺少了一个让揭穿的契机而已……耐心的等待吧,以后的更新,我尽量早,能多更就多更……我不承诺什么一天几更,更多少,只保证不断更,别嫌少,我也日更过两万的哇,相信偶,能多更时,写好我就传上了,没有多更,肯定有原因的。

  前些日子,去医院了,我不还得写,请了三天假,编辑说不让休,我也只休了一天,真的,我比你们更爱我的文……很爱很爱……再次感谢……

  正文130:无标九千

  不知不觉间地,苏齐洛被秦沙漠那难得一见的冷幽默给感染了,倒也不觉得怕了。

  秦沙漠看着苏齐洛那甜甜的笑容,她的皮肤可真白,方才触上她腰身时,那触感也真带劲的,秦沙漠一点也不否认自己心底的渴望,突然之间有点后悔,三年前没有用强了,可惜呀,喜欢一个人时,就见不得她的眼泪。

  秦沙漠还记得三年前,他追苏齐洛时,每日里,都要去见她,可是这没良心的小丫头见他就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

  有一次好不容易把她给堵学校门口了,这丫头就像方才那样,一个劲儿的流着泪,说她就想好好的读书,说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一刻沙漠觉得自己怎么就这样了呢,不就一个女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再加上那会儿,唐萌萌从部队里回来了,他也就收敛了一些,忙来忙去的,也就把这事淡了一下来,如果不是三年后,苏齐洛又以为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秦沙漠觉得他也不会惦记在心里的。

  小白说过,女人都会记得第一个占有她的男人,那怕是强占的,不是心甘情愿的,女人都会生出一股情愫来。

  这话三年前小白说过,就是说给他听的,可是他那会儿觉得自己还不有到非这女人不可的地步,没有必有用那些手段,再说了他秦沙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吊死在一颗小邹菊身上呀。

  可是三年后的今天,他真的有点后悔了,特别目睹了苏齐洛和顾远航之间的事情,就更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可是说,如果苏齐洛跟的人,不是顾远航,换别的男人,那怕是方子谦,那怕是别的谁,他秦沙漠都能毫不犹豫的去抢去夺,可那是顾远航的女人,所以他动不得,这是为人的底线和本。

  “喂,不是是看萌萌姐吗?你这带我去哪儿呀?”苏齐洛看秦沙漠带她往医院外面走去就着急的问了。

  秦沙漠回了头:“带你去玩一天,看你最近那样,就跟那缺水的花儿一样,马上就要败掉了,去玩一天吧,什么也别想,就好好的玩。”

  苏齐洛愣了愣:“那萌萌姐,你是来看萌萌姐的吧,这样……”不合适吧,她知道唐萌萌很喜欢秦沙漠的,就这么走了,带是带着她走,萌萌姐得多伤心呀。

  秦沙漠脸色一沉,唇角紧紧的抿着,如果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生气的标志,他的确生气,生这女人,有必要吗?就是想带她玩一天,她不用这么时刻的提醒着他还有唐萌萌的存在吧……

  怪不得顾远航说这女人就没心,真的没心,别人对她这么好时,她还在这儿叽歪着……

  秦沙漠那是直的接的扯了她,到了车前,直接拉开车门,把她给塞了进去,当苏齐洛还想说什么时,秦沙漠却是冷冷的一喝:“闭嘴。”

  苏齐洛只得乖乖的闭了嘴,好一会儿,秦沙漠却说了句:“你相信方子谦是开玩笑的吗?”

  苏齐洛愣了下,没有回答,但是心中有她的答案,方子说那是给她一个台阶下,看出她不能马上答应,所以给彼此一个台阶下的。

  “那你呢,你怎么会正好有个戒指,不会是给萌萌姐求婚用的吧。”苏齐洛打趣的说着,心里觉得有点以不起唐萌萌了。

  秦沙漠从口袋里出那红色锦盒了,扔到了她怀里:“送给你。”

  苏齐洛心想,大哥,不用这样吓人吧,她刚说这是求婚戒指呀……

  秦沙漠看她像接烫手山芋一样的捧在手里,一副不敢动的模样,心里笑骂着,就这点的胆儿,还敢招惹那么多的男人,这女人,到底是胆大还是胆小呢?

  “放心,空盒子,玩儿的,才送你的。”秦沙漠吐出这么一句话来,苏齐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埋怨的说着:“大哥,你这冷笑话,可真够冷的。”

  掂了掂那红色锦盒,不相信的开口问了句:“真是空的呀?”

  秦沙漠状似不经意的回句:“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苏齐洛两人只纤纤玉手,都放在锦盒上,做打开的姿势了,临到关头,却是停了手,把那盒子放回车上:“算了,空盒也没有什么,我有戒指的,也有盒子。”

  秦沙漠没有说话,喜怒没有表现在脸上,不过握住方向盘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心底卑鄙的想让她看到那戒指的,那就是为她准备的,三年前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可惜那时候,她看一眼就退回来了,上次在抽屉里不经意间看到,就一直揣在身上的,今天正好用上了,可惜……

  车子拐了个弯儿,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当看到那门口写着的,B市蹦极者乐园几个大字时,苏齐洛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万万没有想到,这秦沙漠口中的玩,会是去蹦极,这么高危险在她看来那是神经病才会玩的游戏,秦沙漠竟然要她去玩……

  苏齐洛吓的脸色白白的:“那个,你要玩这个吗?那我在下面等着你。”

  秦沙漠鄙视的看她一眼:“是咱俩人一起玩,没蹦过吧,那就试试,保管你试后全身轻松。”

  苏齐洛心想,蹦完吓死了,当然全身轻松了,她可不想死呀……

  苏齐洛看着那标明了55米的高度,心里怯生生的。

  刚才在下面看着时,好多人都在为蹦极者欢呼时,苏齐洛还想着说会说:太刺激了,没问题,自己也一样能蹦.

  可是当坐上缆车,上山时,想到要从55米高的山上蹦下去,就一阵的心慌,就开始惴惴不安了,真到了工作人员作准备工作时,就更是害怕了。

  可是秦沙漠却是不放过她的,直接的拉着她,指着下面说:“你不跳,那就自己走下山吧,上山容易下山难你听说过吧。”

  苏齐洛气的快哭出来了,她发誓,下次再也不随便跟人出来玩了。

  工作人员先用普通的最大号透明袋子,把赠送的纪念体恤,勇敢者证书给她绑在身上,把衣服都绑紧,鞋子绑紧,然后只在她的脚上栓上保险的绳时……

  苏齐洛心里想着,绳子要断了怎么办,恐惧感越来越强,命就栓在那一绳上,终于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工作人员鼓励着说,你是最的,你可以的……

  苏齐洛怯生生的都吓哭了,可怜兮兮的对秦沙漠说:“我走下山,真的,我走下山。”

  秦沙漠笑了笑,笑的很温柔,就在苏齐洛松了一口气,以为秦沙漠终于不逼她跳的时候,人却被推了下去,刹那间,‘啊’的一声尖叫,而后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等意识恢复时,已经落到半空了,落到最低处绳子往上弹回几个来回,不知道过了多久河流中船上的工作人员用木竿把她拽发下来,而这时,苏齐洛早就吓傻了,眼泪全都在眼眶中,可是却像是不会哭了一般……

  远远的,有几个人在岸边焦急的等着,苏齐洛双眼放空,一副吓掉魂的模样,工作人员扶着她上了岸,还提醒着:“姑娘,慢点哈,没事,你已经安全着陆了。”

  苏齐洛也只是傻傻的点下头,其实压就没听懂别人说的什么话。

  刚站稳脚步,一股大力的拉扯,在苏齐洛没有回神的时候,人就被拉入了一具温暧的膛。

  茫然的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男人,英挺的鼻梁,好看的眉毛正蹙的紧紧的,一双黑眸中写满了心疼和担忧之情,苏齐洛那压在心底里的委屈,伴随着‘哇’的一声,一下就爆发了出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顾远航,先前顾远航回到了病房,跟方子谦聊了一会儿后,就借口有事,下楼去看唐萌萌的。

  唐萌萌也只是轻伤,并不严重的,可是却没有见秦沙漠和苏齐洛,一问之下,才知两人本就没有到唐萌萌这儿,这可把顾远航给急坏了。

  当下就用了些手段,跟踪到他们的方位,这才寻了过来。

  秦沙漠是晚了苏齐洛一会儿才从上面跳下来的,所以这会儿,半吊在空中时,就看到那对相拥的男女,眼底涩涩的,心里也酸酸的……

  “乖,不哭了,不怕了,这就着陆了,没事了……”天知道顾远航赶来时,借了路人的望远镜,从下面看到苏齐洛已在在上面做准备工作时,那心都提到嗓子眼儿,恨不能飞上去,把那女人给拽下来,这是多危险的运动呀。

  所以苏齐洛先前经历过的那种恐惧在顾远航这儿,也经历了一遭的。

  “呜呜……顾远航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呀,我都怕死了,他非得让我跳,我不跳他还推我下去,呜呜,我以为要死了呢……”苏齐洛闷闷的哭着,小手不依的捶打着男人膛,恣意的宣泄着她的惧意。

  苏刘洛的话中的埋怨里含着的信任和依赖之情,毫无疑问的取悦了顾中校,顾远航的神情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幸福和心疼,软语轻语着:“好,都怪我,怪我,好了,不哭了,再哭成小花猫了,眼晴哭肿了,难看了你又得叫着不出门了。”

  顾远航尽心尽力的安慰着,哄着,亲着,如哄一个小娃儿一样的,这女人呀,是他疼到心坎里的,就想这么疼着她,宠着她……

  顾远航的身后还站着头上用纱布包着的唐萌萌,还有白晓和唐楠楠两人,三人的眼中都有着不同的情愫,但没有人上前去打扰前面的顾远航和苏齐洛。

  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的,还有那让工作人员捞上船的秦沙漠,他眼前,那相拥的男女,男的一脸歉意满足又心疼的神情安慰着怀中的女人,女人背对着他,可是不用看,秦沙漠也能想像得到,那得是多让人怜爱的神情。

  顾远航抬起头来,看向秦沙漠,那是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也许就是面对方子谦时,他也该有这种的姿态吧!

  面对这样的顾远航,秦沙漠认输,不得不说,顾远航是一只老狐狸,他虽然以那样强势没品,让人不耻的开端把这女人纳入怀中,虽然无耻之极,混蛋之极……但却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把这女人给圈在了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秦沙漠上了岸时,顾远航紧抿了唇,没等他说话,秦沙漠就开口了:“你就是打我,我也不认错。”他本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顾远航冷哼一声:“萌萌很伤心。”自己的女人不管,跑来招惹他的有夫之妇,秦沙漠你还真是出息了呢。

  秦沙漠愣了一下,而后笑了笑:“关我什么事?”入眼之处,唐萌萌那急步行走的倩影,带有白晓和唐楠楠那急步去追的身影,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顾远航也笑了:“沙漠,听哥一句劝,这话可不能说过了,不然后悔莫及呀。”就如他一样,三年前,他信誓坦坦有觉得太漂亮的女孩不适合当妻子,可是三年后,怀中抱却还是三年前他认为不合适的女子……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让你措不及手,沙漠今天能说出这样冷酷的话来,难保将来不会有后悔的一天……

  顾远航搂了苏齐洛出了这儿,而后带她上了车,一直到车上,小丫头还是抽泣着呢,说话也是嗡声嗡气的,别提有多招人疼了。

  苏齐洛觉得自己哭的头都晕晕的,这会儿,车子停下来后,才看清这是蹦极乐园附近的一处山脚下。

  “来这儿干嘛呢。”

  顾远航把车锁好,指了指山腰那一处青瓦绿墙的地方:“温泉会所,都来了,就去玩一天吧。”

  苏齐洛瞪大双眼,怯生生的说了句:“确定不是什么危险的,吓人的,真是温泉?”

  顾远航失笑,这丫头可真是让那蹦极给吓坏了呢,点了点头:“放心,你老公能这么坏,光吓你吗?”

  苏齐洛这才松了一口气,拍拍口说:“你不知道,秦沙漠也说要带我玩呢,可那想到会带我来蹦极呀,吓死我了。”

  顾远航的眼中有着宠溺和怜爱,轻捏她的小鼻头:“谁让你贪玩来着,上了贼船吧,看你以来还随便跟陌生人走不?”

  苏齐洛心想,那不是陌生人呀,好吧,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可恶的,竟然把她推下去,那绳子要是断了的话,她那还有小命活着呀。

  当顾远航把苏齐洛拉上到了上山的缆车那一处时,苏齐洛又矫情上了,死活也不坐缆车了,工作人员解释着说,坐缆车很快的,要是走山路的话,全是台阶,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到的。

  可是苏齐洛真是有心理影了,死活也不要坐缆车的:“那要不你坐,我自己走上去,要不咱们不去了,回家吧,我想睡觉呢。”

  顾远航知道小丫头这是吓的心理有影了,本来泡温泉就是想让她放松一点的,所以只能是认命的拉着她走山路去了。

  可是那个前一分钟还嚷嚷着走山路的小丫头,刚走没五分钟,就嚷嚷着不走了,太累了……

  顾远航嘴角抽了抽,真是个磨人呢,于是蹲下身子:“来吧,背你上去。”

  苏齐洛不好意思的绞着手指:“那个,爬山呢,你确定你背我上去,而不是把我背掉下山去。”

  顾远航一听这话,气得心矸儿疼,这什么人呀,还能再气人点吗?

  “不背自己走。”话音刚落,刚想起身来着,背上一股重力袭击而来,随后是女人那柔软的娇躯贴了上来。

  顾远航认命的背起小丫头往山上走着,苏齐洛爬在男人宽厚的背上,十分安心的闭上眼晴,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这个男人,其实对她真的不错,如果她爱他该有多好呀……

  想到这儿时,苏齐洛觉得自己有点可耻,一方面贪恋着男人的温暧,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不爱他……

  行走间,山林里,风息是温驯的,正值夏初,风是从繁花的山林里吹过来,带来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摩挲着颜面,轻绕着肩腰,还有女人身上那特有的气味,就这样单纯的呼吸已是无穷的愉悦……

  顾远航的心里没有那么复杂的纠结,只是满当当的幸福和满足,仿若只要有这女人在身边,他就得到了全世界一般。

  起初二人还说着话,可是说着说着,小丫头就没了声响,顾远航回头一看,小丫头早闭着眼晴睡着了,于是又抱的更稳一点,慢悠悠的往山腰处行去……

  苏齐洛醒来时,只觉得周身都在一股软绵绵的暧意中,那种感觉让人很舒服,舒服到不想睁开双眼的感觉,软如棉花般的触感,空气中还有着隐隐的花香,磨蹭了一会儿,才睁开双眼,入眼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屋内散发出晕黄的柔光来,坐起身时,还有一刻的迷惑不知这是在何地那般。

  想了一会儿,才想起顾远航背她到山上的温泉会所的,这儿应该就是吧,好舒服的地方,米绿色的墙壁,日式的装潢,苏齐洛欢呼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而后赤脚走到阳台处,这里是一个推拉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外面该是一个室内温泉的……

  雾气氤氲、热气腾腾的,三步一小汤,五步一大汤,苏齐洛啧啧砸舌,这儿可真是奢侈呢……

  苏齐洛看了看,这种室内的,像一座小别墅一样的,应该没有人看到的吧,于是脱了身上的衣物,欢呼一升高就跳进了一座小池里,刹那间,池水中滚腾的白色雾气下,女人那娇嫩的如雪肌肤,如被泼上了一层牛那般的滑腻。

  倒真有点长恨歌里:‘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感觉。

  苏齐洛这边洗的舒服着呢,完全没有想到顾远航去哪儿来,顾远航背着苏齐洛到这儿时,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唐萌萌等人了,这没什么奇怪的,那一处蹦极的还有这温泉会所,都是他们几个人弄出来玩的。

  所以,自然是最好的房间给他们备着的,唐萌萌头上还有伤,神情还有点落寞,不过却还是笑着说:“把小丫头往屋里睡觉,咱们打牌吧,好久没打了。”

  顾远航自然是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以往秦沙漠要跟那个女人好上了,这女人准保没好下场,唐萌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