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九零章冷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程志超说完这句之后,很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彭嘉露。但是从彭嘉露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扶着方向盘,怔怔的看着前面:“为什么是一箭双雕?”

          “也可以说是一石二鸟。”既然看不出彭嘉露心里所想,程志超索性横下心来,继续说道:“一方面,他可以利用这个,向我传递出对我这些天的拖沓的不满之情。估计他现在恨不得我马上就将那几个威胁他地位的人给干掉,但是又不能明着催我。现在老孟挂了,我和他是生死之交,这个仇不可能不报。”

          “另一方面呢?”彭嘉露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我坐大。国哥可能是在这上面吃的亏太多了,所以这一次就格外提防一些。如果我的野心很大的话,将来一旦成了事,势必会培植自己的势力,机动部队调过来的人手都是忠于他的,这些人在我帮他打天下的时候,尚可一用。若是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这些人肯定是不行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就必须要在其他人身上做文章。”

          彭嘉露点头道:“孟庆龙虽然差了一些,但是和你是生死之交,如果你一旦站出来摇旗吹哨子的话,他肯定会全力的支持你。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所以孟庆龙必须得死。”

          程志超道:“极有可能,你也会死。”

          彭嘉露默然,过了好一会,才转头看着程志超,嫣然一笑:“是啊,我是你的女人。将来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肯定会义无所顾的站在你这边。其实国哥最应该防范的,是我才对。”

          “但是他暂时还拿你没有办法,而且,也不知道你究竟心里是怎么想的。”

          彭嘉露微微一笑:“你是不是也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只是拿不准而已。”

          “既然你话已经说得如此坦诚了,如果我再不说出心里话的话。你恐怕晚上连觉都睡不好啦。”彭嘉露收起笑容,正色道:“国哥这几年的确给了我许多,权势、金钱、地位,但是有一样东西他给不了我。而这样东西,恰恰是我最需要的。”

          “什么?”

          “一个男人。”彭嘉露握住了程志超的手,缓缓的说:“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不管是谁,只要和你为敌,那就是我最大的敌人。”

          程志超的心头一阵狂跳:“国哥也不例外?”

          “他也不例外。”彭嘉露脸上的表情很坚定。“他不动你,我会是他的好帮手,如果他敢动你一下,我就是他最好的对手。总之,有我在,我是不会看着你去死的。”

          程志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在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已经多余。他能做的,只是将彭嘉露深深的搂在怀里。在她脸上不住的轻吻着。

          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彭嘉露在说出这番话之时,内心是经过多么大的挣扎。而这番话,也向程志超证明了一点,那就是现在的彭嘉露,已经将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交给了程志超。

          程志超的内心也很挣扎。他同样知道,自己和彭嘉露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结果。彼此的身份注定了迟早有一天,两个人会兵戎相见,到那个时候,是彭嘉露杀他。还是他杀彭嘉露呢?

          内心激动不已的程志超,差点没脱口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彭嘉露,幸好话到嘴边又及时的收住了。

          彭嘉露的内心也是激荡无比,从她入伙以来,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为了一个男人和王依婷翻脸。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这个选择,才是她真正想要的。

          其实她想要的东西很简单,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家里面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仅此而已。她以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只不过努力得过了头,以至于将身边的男人都吓住了。幸好老天爷保佑,将程志超送到了她身边,所以彭大姑娘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要将自己的幸福牢牢的抓在手里。哪怕这个幸福是用无数条人命堆砌起来的,她也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只要刘思辰能好好的活着就行。

          怀里搂着彭嘉露,程志超的眼珠子却在不停的转动,彭嘉露对他已经好到了这种程度,程大少爷必须想一个办法,尽量在将来不和她兵戎相见,但是这个办法又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得出来的,只好叹了一口气,先将这件事放到一边,对彭嘉露柔声道:“如果那样的话,咱们可能会失去很多。”

          “我知道。”依偎在他怀里的彭嘉露像是在呓语一般喃喃的说:“如果国哥心里面对你起了杀机的话,我们为了活下去,肯定会和他有一战,那个时候,我们可能会赢,也可能会输。赢了的话,你就坐了国哥的位子,咱们失去的,是理想中的宁静生活。如果你输了,咱们失去的,就是咱们一家子的命。你是个男人,到时候一定会为我遮风挡雨的,对不对?”

          程志超呵呵一笑:“你这棵大树已经够大的啦,起码现在我还得靠你来替我遮风挡雨呢,我哪有那个本事。”

          “迟早有一天,你会有的。”

          “但愿吧。”程志超将彭嘉露搂得更紧了一些:“你是不是早就看出这件事有不对的地方了?”

          “嘿嘿。”彭嘉露狡猾的笑了一声:“其实比你也快不了多少啦,本来我还以为你看不出来,想要提醒你一下呢,没想到你也这么狡猾,竟然也能看得出来,我总算是放了心啦。”

          “那是。”程志超心中暗想:你男人是个金牌卧底,一连串的谎话骗过了所有的人。如果我想要动脑子思考的话,那些人玩的那点小阴谋怎么可能会瞒得过我的眼睛?

          但是这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的,所以只好说了前面的那两个字。

          彭嘉露撇了撇嘴:“现在我已经知道你有本事啦,用不着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考验你能力的。现在国哥已经亮了剑了,你该如何接招呢?”

          “很简单。他既然没有明面上说要对付我,那么就说明,他也并不是真想把我怎么样,杀孟庆龙,只不过是为了防范于未然而已。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既然他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么我也就顺着他的意思,准备动手开片。”

          “然后呢?”

          “然后事情搞定之后,我就告诉他。事情已经办完了,不打算再干了,拿着他给咱俩的那笔钱,退隐江湖。”

          “如果他不放呢?”

          程志超愣了一下:“怎么可能?”

          彭嘉露摇头叹息道:“你还是经验不足,有些事情看不透。就像咱们刚开始时候说的那样,你带着人东拼西杀,就算那些人忠于国哥,可是在和你长时间的并肩作战过程中。不可能一点感情培养不出来。如果你带着他们干了几件漂亮活之后,说不定那些人之中。真就有人会死心踏地的服你。你觉得国哥心里面会一点不忌讳么?”

          “但那个时候,我都走了。”

          “恐怕到那个时候,你想走也走不了。只要你这个人还活着,对他就是个威胁。”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程志超有点迷茫了。

          “很简单,以不变应万变。既然躲不掉,那就干脆不躲。事情办完之后,你就像没和他谈过拿钱走人的事情一样,该干嘛就干嘛。时间一长,国哥心里面肯定就吃不住劲,到那个时候。你再提出退隐江湖的事,他肯定就会答应了。只不过这样一来,会出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孟庆龙的仇,咱们应该怎么报?”

          在程志超的本来计划之中,根本就没有替孟庆龙报仇的事,虽然他和孟庆龙交情不错,但是说穿了,根本就是利用关系而已,如果不是因为他过来执行卧底任务,孟庆龙就算是死一万次,也和他一点关系没有。程志超之所以会在孟庆龙死后表现得如此激动,很大程度上还是做给别人看的,只有不到一半的真感情。因此,彭嘉露提出这个问题之后,程志超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程大少爷总不能告诉彭嘉露,他的终极打算是等到那一天的时候,恐怕沈棠和王瑞国都已经完蛋了,然后他就拍拍屁股回家去也,走之前,尽量会躲着她,不和她朝面,从此之后,天涯永隔,后会无期。

          彭嘉露看着他张口结舌的样子,心中柔情顿起,伸手他脸上抚摸了一下,柔声道:“如果你坚持要报仇的话,那么就不要放弃你打拼回来的东西。只要自己的拳头够硬,才能有报仇的资本。如果你不想报仇的话,那么,就用这些东西向国哥换一些钱,起码能保证未亡人生活无忧。怎么选,你自己决定吧。”

          彭嘉露已经给出了选择,但是程志超却知道,自己到时候一条也不会选,只好苦笑了一下:“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我也很乱,如果不是国哥搞出这件事的话,替他干完活,我可能真的会和你找个地方安居乐业。但是他搞出了这件事,一下子就将我的全盘计划都给打乱了。”

          …………………………………………………………………………………………………………

          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程志超让彭嘉露在车内等着,说是要买点药,然后自己一个人进了药店。彭嘉露吓了一跳,还以为程志超病了,追问了几句,想要跟着他一起进药店,但是程志超却神秘的一笑,对她说,这药是给她买的。

          彭大姑娘马上就明白他要买什么药了,顿时羞红了脸,白了他一眼,乖乖的坐回了车里。

          过了好一会,程志超才从药店里走了出来,上车之后。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递给了她,苦恼不已的说:“语言不通真是一个大问题,比划了半天,卖药的才明白我要买什么药。”

          彭嘉露拿过那个药瓶,发现果然和自己想像中的一样,程大少爷是去替自己买避孕药了。心里不禁一甜,抿嘴笑道:“早就让你去学说话,你偏偏不肯,现在知道语言不通很难办了吧?”

          “说话还用得着学么?”

          “不学怎么能会说呢?”

          一边和程志超斗着嘴,一边开动了汽车,这一次的速度很快,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家中。到家之后,程志超第一时间就跑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水。神秘兮兮的对彭嘉露说:“水先给你晾着,你快点洗澡,洗完澡之后吃药睡觉。”

          彭嘉露大羞,狠狠的瞪了程志超一眼,骂了一句坏蛋,但还是乖乖的依言拿着替换的衣服进了浴室。这边浴室的门刚刚关上,程志超就从兜里掏出了另一个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两粒药片扔到了水杯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两片安眠药应该够了吧?”

          电影上演的是药片遇水即溶,但是程志超投进去的这两片药。过了将近一分钟还没有融化。程志超只好打开窗户,将水倒掉,又接了一杯新的,从瓶中取出最后两片药,碾碎了之后将药粉倒入水中。这一次化得很快,没过多久。药片就化掉了,仅仅是在杯底留下了一点点细细的沉淀物。

          程志超连忙取过另一个杯子,将杯子里的水倒入空杯子之中,随手将小药瓶扔到了窗外,郁闷之极的暗想:“他母亲的。安眠药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还要限量,一次就卖四片。你用个纸包包着就行了呗,还像模像样的弄个瓶子,外国人果然想的和咱们不一样。”

          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彭嘉露终于光脚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用一条毛巾裹着自己无限美好的**,刚刚浴过的肌肤白里透红,平添了许多美感。程志超一看到她光洁圆润的小腿,顿时身子一热,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彭嘉露惊呼一声,使劲的在他身上拍了两下:“快去洗澡,脏死了。”

          “不急不急,明天早上再洗也不迟。”程志超说完之后,放下彭嘉露,将水杯递了过去,一脸猴急的说道:“快吃药,快吃药。”

          彭嘉露又喜又嗔的白了他一眼:“坏蛋,今天怎么这么急?”

          “一想到老孟的遭遇,我这心里就憋得难受,必须要珍惜眼前人。”程志超看着她毫无怀疑的就着放了安眠药的水将药吃下,哈哈一笑,将她抱了起来。等他将彭嘉露从客厅抱到卧室的时候,彭大姑娘已经娇喘细细,身上的毛巾早已不翼而飞了。

          安眠药的效果很不错,当程志超第二次喘着粗气从彭嘉露的身上爬下来之后,彭大姑娘的两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缠着程志超,非要再聊一会天才肯睡觉,而是没过多久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进入了梦乡。

          程志超试着推了她几下,发现并没有得到回应,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爬下了床,将一个枕头塞到了彭嘉露的怀里,然后迅捷无比的穿上衣服,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开着车出了小区。

          他的目的地是许承均和曲蕴婷的诊所。夜色已深,王瑞国应该不会派人监视他。但就是这样,程志超还是动用了自己在部队时所学的反跟踪措施,直到确认的确没有人跟踪之后,这才来到了诊所外面。

          诊所还没有关门,隔着门口的玻璃门可以看到许承均和曲蕴婷都在里面,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脸色都不好看,嘴唇动得也很急,看样子好像是在吵架。

          “这两口子大半夜的还不休息,在搞什么飞机?”程大少爷摸了摸鼻子,下车推门而入。

          那两个人看到程志超进屋之后,先是一愣,然后不约而同的收住了嘴,换上了一副笑容,迎了上来:“这么晚了还过来,有急事么?”

          程志超坐在椅子上,曲蕴婷马上将大部分的灯关掉,只留下小小的一盏:“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们?”

          “你不是这种人。”

          程志超笑了,他的确不是这种人。

          “孟庆龙死了,是咱们计划中的第一个牺牲品。”

          曲蕴婷张大了小嘴,吃了一惊:“孟庆龙死了?怎么死的?”

          许承均的反应却很平淡:“他帮助王瑞国运毒,时间也不是一年半年,现在才死,已经是够便宜的了。如果不是为了这次卧底任务,在国内他早就被判了死刑了。”

          程志超和曲蕴婷对视一眼,眼神都很复杂,但是谁也没说什么。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件事?”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们,明天我就正式的开始动手,到时候可能会死很多人。”

          “都是恶贯满盈的犯罪份子,死的越多越好。”

          “但是有些受伤的,必须要送到你这里来救治。”

          “为什么要送到我这里来?”

          程志超没有回答,只是站了起来,向曲蕴婷笑了一下,转身出了门。

          他今天晚上做了这么多的事,不但买药药倒了彭嘉露,甚至还不惜出卖自己的**,迫使药性尽快发作,本来是想打算找许承均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工作计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了许承均之后,心里面却对这个人的冷漠感到相当的反感,本能的觉得,和这种人,实在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

          他又不想和许承均谈了。(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