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绿帽家丁(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林晚荣做为廿一世纪的新新好男人,却因为一次意外,来到另一个世界。

          在玄武湖为神秘的魏大叔所救之後,在魏大叔的嘱托下,准备进金陵萧家当一名小小的家丁。

          报名当日巧遇金陵当地的商贩老董,并和老董合计下先发了一笔萧家的小财。

          却不曾想因此被萧家二小姐盯上。

          同时,林晚荣发挥他廿一世纪学来的本事,教唆老董的儿子搞社团,并和老董合夥开酒楼。

          混得是风生水起,更是和老董的女儿一起打的热火朝天。

          就在去萧家面试的第一天,林晚荣还在和老董的儿子董青山一起去砍人。

          终於回来後在萧二小姐的关照下进了萧家,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家丁。

          可是当晚,便发生了改变他在这个世界的一件事。

          从此,林晚荣的家丁生活走上了另外一条精彩的路……当晚和董青山他们一起庆祝今天砍人旗开得胜的事,大家高兴一起喝了好多酒,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林晚荣才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痛,下午打架时的那道伤痕到现在还肿得老高,一直都没有处理过。

          林晚荣进了院门,却看见一个身影坐在他家门前一动不动。

          谁?林晚荣大声喝道。

          在这金陵城中,他认识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林大哥,你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带着点点的惊喜。

          巧巧,你怎麽会在这?林晚荣急忙上前道。

          董巧巧已经站起身,身下还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是已经冰冷的饭菜,显然在这里等待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林大哥,你,你没事吧?董巧巧拉住林晚荣的衣衫,焦急的望着他,亮若晨星的双眸里那丝紧张和心痛一览无余。

          我,我能有什麽事啊?林晚荣不知道她在说什麽,笑着将她迎进了屋:你是怎麽找到我这里的?你那日跟我大概说了一下方位,我今天就寻来了,见门口挂着你的衣服,我就知道这里是你住的地方了。灯光下,巧巧的脸庞有些发红,越发的娇俏起来。

          林晚荣暗自吞了口口水,他可不是什麽好鸟,如此美丽的一个姑娘站在自己面前,他要不动心就不是男人了。

          董巧巧将竹篮提了过来道:饭菜都冷了,林大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热一下,很快就好的。林晚荣急忙拉住她的手道:不用了,巧巧,我吃过了。董巧巧被他拿住了小手,感觉他手心里传来的阵阵热气似乎是钻进了自己心里,她脸颊飞红,心里扑通扑通乱挑,轻声道:林大哥,我——她下意识的轻轻挣扎了一下,林晚荣这才意识到自己抓住了人家姑娘的小手。

          但这家伙脸皮极厚,不仅不松开,反而抓住她小手,在她掌心轻轻捏了两下。

          董巧巧只觉得心里有如猫抓,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里涌了出来,她身上发热,修长的双腿也忍不住并拢了,身子轻轻扭动起来。

          林晚荣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小手,脸皮都没红一下的道:巧巧,你是专门来为我送饭的麽?他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向来高超,董巧巧这妮子哪里是他的对手。

          见他放开了自己的小手,董巧巧脸上的红色退了一点,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听到他的话,顿时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急忙叫道:林大哥,你的伤口呢,让我看看。什麽伤口?他还没意会过来,董巧巧已经看到了他背後的污痕和肿得老高的背脊。

          林大哥,谁把你打成这样,怎麽能这麽下毒手?董巧巧带着哭音颤抖道,那种关切和疼痛,让林晚荣心里一阵温暖。

          不用说了,一定是董青山那小子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了董巧巧,所以董巧巧才找上门来了。

          林大哥,你快把上衣脱掉,我为你上药。董巧巧轻轻在他背上摸了两下,她的手指柔软,还带着点点的清凉,让林晚荣浑身舒坦,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

          没事的,巧巧,我皮糙肉厚,一点小伤,不打紧的。林晚荣笑着道。

          不行,大哥,你都伤成这样了——董巧巧说不下去了,泪珠就要落下来。

          好,好,我脱,你别哭啊,傻丫头。林晚荣心里弥漫着温馨和感动,急忙将怀里的东西一股脑的掏出来,然後脱掉上衣,露出光滑的健壮的身体。

          他从小就身体不错,皮肤也是健康的小麦色,又喜欢锻炼,身体相当健壮的,对女孩子很有冲击力。

          董巧巧看着他强有力的臂膀,脸色发红,心脏狂跳,只是再一瞅见他背上的那道肿痕,所有的旖旎心思便都消失了。

          她目中蕴泪,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肿痕,柔声道:大哥,疼吗?林晚荣咧嘴笑道:不疼。他趴在床上,紧紧抓着被单。

          不疼?废话,你被打成这样试试?只是巧巧这丫头温柔善良,林晚荣不忍让这小妮子担心罢了。

          几滴滚烫的水珠滴落在林晚荣背上,他转过身去,却见董巧巧匆忙的扭过头去擦拭着眼中的泪痕。

          傻丫头,大哥没事的。林晚荣心中被柔情占据,望着董巧巧柔声道。

          董巧巧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来望着他道:大哥,你以後一定要爱护自己,我——我们都不想看到你受到一点的伤害。林晚荣哈哈大笑道:放心吧,巧巧,能伤害我的人,还没出生呢。董巧巧红着脸羞了他一下道:吹牛皮。美目含泪犹如梨花带雨,说不出的俏丽模样,林晚荣呆呆望着她道:巧巧,你真漂亮。董巧巧咬着红唇羞涩的低下头去,脸上的惊喜,连瞎子都能看见。

          林晚荣心里有一种冲动,想要抱住这娇俏的女子狠狠啃上一口,刚想动作,背上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林晚荣将胯下挺立的龙头狠狠往床板上戳了两下,都是你这东西不懂事,害老子又受疼了。

          董巧巧小心翼翼的将跌打油涂抹在他伤口上,动作轻柔的像清风拂过。

          这种亲密的肌肤接触,让董巧巧心跳加速脸色通红。

          林晚荣却不一样,他早已经享受过无数次的异性按摩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虽然这次是温柔美丽的巧巧,他倒也没有太失态——除了胯下龙王将床板砸的??

          乱响。

          上完药,林晚荣去拿床头的衣服,董巧巧倾过身子,将药膏放回床头的盒子里,被他一绊,她脚下一滑,哎哟一声惊叫,整个人都倾到了床上。

          林晚荣刚转过身,便被她压倒了床上,背上传来的疼痛,让林晚荣使劲的龇牙咧嘴。

          这家伙愣是坚持住了一声不吭,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与投怀送抱的香艳比起来,这点小小的疼痛算得了什麽?董巧巧促不及防之下,整个人一下子压在了林晚荣身上,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尤其是林晚荣还光着上身。

          一阵浓重的男子气息自他身上传来,董巧巧心如小鹿般乱跳,想要挣扎着起来,身上却没有一丝力气。

          一双有力的臂膀却紧紧的环住了她的细腰。

          她动弹不得,只得软软的瘫倒在他怀里,滚烫的脸庞与他火热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

          林晚荣搂着怀中这柔若无骨的女子,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将她搂得越发的紧了,彷佛要让她彻底溶入自己的身体里。

          董巧巧紧贴在他身上,大气都不敢出,丰满双乳挤压着林晚荣的胸膛,给他带来异样的快感。

          林晚荣舒服的暗哼了一声,双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着,缓缓向下,拂过她的腰际,继续移动,终於抚摸上那浑圆的双臀。

          大哥——董巧巧一声轻呓,眼中染上朦朦水雾,脸上嫣红一片,双股被他大手拿在掌中的感觉,火热而又刺激。

          他轻轻的捏着臀上的嫩肉,然後缓缓向下移动,同时胯下龙王向前松动,顶进她双腿之间,正触在她芳草地上。

          虽是隔着衣衫,但董巧巧一个冰雪般纯洁的女子哪曾有过这般遭遇,只觉得一个火热的东西与自己神秘处仅仅是隔衣微一接触,她瞬间轻啊一声,脸上无比的娇羞,双腿下意识的夹紧,浑身有如抽筋剥骨般乏力,瘫倒在他怀里。

          林晚荣早已箭在弦上,正要跨骑而上,却是哎哟一声,背上的伤口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

          董巧巧一下子惊醒过来,双颊血红,眼中却满是泪珠:林大哥,你,你——没事吧。林晚荣见到巧巧如此关心自己,小脸却又红噗噗的煞是羞涩的样子,心中不由的食指大动,刚刚被触动的伤口倒也不疼了,不管胯下的龙头却是变得更加挺拔。

          嘴上却道:傻丫头,大哥不碍事,只是有一处地方如今疼的要命,还要乖巧巧也帮我上些药。董巧巧哪里知道他的心思,这时候早已经羞不可耐,眼睛都不敢睁大了看,心中直如揣了只小鹿一般,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听了林晚荣这话,心里倒也一阵焦燥。

          大哥你哪处还疼痛?那声音听上去很是焦急,却又细如蚊呐,微不可闻。

          林晚荣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却是有了底,想上就上,要上的漂亮,送到嘴边的肉要是不吃就对不起自己了。於是也不再多想,便拉过巧巧的头,给了她一个轻轻的吻:巧巧,你真美。然後指了指自己胯下的龙头,便是这处了,却要劳烦巧巧用心。董巧巧哪里还不知道他的意思,只是羞涩的偏过头去。

          再不说话。

          巧巧。林晚荣眼见有戏,只是眼前的美人却放不下最後一分矜持。

          语气也略微变得有些强硬。

          你不愿看到大哥好起来麽?说这些话的时候,右手却拉住了董巧巧细嫩优雅的柔荑,缓缓的按在自己胯下的龙头上。

          左手却不安分的在美人的股见婆娑,享受着翘臀所独有的弹性。

          董巧巧愈发的脸红,一只巧手触及男人的那地方,心思不禁有些奇怪,却也不再抵触,只是轻轻的随着林晚荣的手握住龙头,慢慢的体会龙头上所带来的热度。

          只是还是偏过头去,不愿看那丑陋的地方。

          林晚荣见到她的表现,知道眼前的美人已经默许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於是一边欣赏着眼前俏佳人如梦似幻的羞赧表情、一边腾出手来,双手爱抚着她充满弹性的双臀,而董巧巧已经被他释放的那只手,则开始缓缓的套弄起来,也许是巧巧感觉到了手中的龙头变得愈来愈胀也愈来愈粗,甚至到达了她无法一手圈握的粗硕程度,所以她好像大吃一惊似的,忽然转头羞涩地盯着林晚荣硕大的龙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下了什麽决心一般,幽幽的道:大哥要巧巧怎麽服侍这丑家伙——?林晚荣惊讶地看着她,知道董巧巧既然已经敢正眼打量他的龙头,就表示她已经放下矜持,却又对她把龙头叫做丑家伙感到好笑,即使是自己在现代曾经玩过那麽多女人,可是到了这个世界,对於这个世界的女人的认识却又多了一层。

          不过看到巧巧现在这个模样,在现代的时候,除了自己的初恋女友,哪里还有过这样的经历。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的一阵烦躁,心绪也开始变得有些暴躁,不知不觉中抚摸巧巧双臀的手开始加重了力道。

          董巧巧这边哪里知道林晚荣的心思,只是臀部传来的痛楚却渐渐提醒了自己眼前的男人心中的想法。

          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恍惚,握住龙头的手也渐渐加重了力道。

          只是这麽一来,却提醒了林晚荣眼前还有这麽一个百媚千娇的美人,及时行乐这种乐天的思想林晚荣多少还是有的,於是不再多想,好好打量起眼前的美人来。

          董巧巧这时却兀自心头恍惚,不由的抬起头来,目光却不期然的落在了林晚荣的眼睛上面,两人这麽一番对视,却是不由的都互相看得痴了。

          过了好半响,董巧巧才反应过来,双颊却是羞红到了极致,煞是好看。

          只是葱葱玉指还死命的握着林晚荣的龙头,等到想起来的时候,上面已然沾满了淫液,又是湿滑,又是温热,好不难耐。

          想到这里,她匆忙收回柔荑,用一种期待却又难耐的目光盯着林晚荣看了许久,还是有些犹豫。

          林晚荣此时看着巧巧的眼神里已然没有了半丝慾望,而更多的是不解,过了良久,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却提醒了巧巧此时的窘境,她害羞的起身就跑,却不小心触落了床头的一本画册,董巧巧低头一看,从脖子到脸,红的如同朝霞般,她将那小册拾起直接朝林晚荣扔去,羞道:林大哥,你真是坏死了。话完,便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林晚荣背上疼痛,正在暗骂这李二狗这王八下手太重,坏了自己的好事,却没想想,没有李二狗帮忙,他哪有这般飞来艳福。

          见董巧巧将那小册扔来,林晚荣急忙接过,一看,却是那魏老头留给自己的春宫画册。

          上帝啊,你今天是不是出红葵,竟要这样折磨我?林晚荣心中哀叹。

          这下糗大了,泡妞最关键时刻,却让她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现在董巧巧一定以为他是个纯种色狼了。

          可是上天佐证,到了这个世界之後,林晚荣唯一的情人就只有他的左手了。

          当然,今晚还多了董巧巧的一双巧手。

          林晚荣又瞥了一眼那画册,春心荡漾之下,那些奇怪的线路此时彷佛活了般映入他脑海,一丝气息缓慢的咝衅馈恚上В瑳]过一会儿,便又安静下去了。

          有戏,林晚荣心中一喜,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但总比以前当作纯粹的春宫画册欣赏好的多了。

          只是依然昂首挺立的龙头却要自己处理了。

          费了好半响的功夫才让自己的龙头乖乖的安静了下去。

          林晚荣将那画册收好,忽然想起这麽晚了,巧巧一个人冲出去,又是心情不稳定之极,会不会有什麽危险呢?林晚荣急忙将衣服套上冲了出去。

          一路之上都没有看到董巧巧的身影,林晚荣心中焦急,对巧巧这麽乖巧可爱的妮子,他是打心眼里心疼的,哪怕不是用来做老婆,就是做妹妹,也是很养眼的。

          当然,能做老婆,最好就做老婆了。

          林晚荣这麽一耽搁,却不知出了大事了。

          …………却说董巧巧跑出了林晚荣的院子,心神一直没来由的恍惚。

          浑不知自己走到了何处,也不曾见到,林晚荣院墙的角落里,站着个人影。

          原来下午林晚荣带董青山他们去和李二狗火拚的时候,虽然把李二狗打成了重伤,却不知李二狗这帮人里有个精明厉害的人物,原是程德安排在城南的混混中的,而那李二狗却只是台面上的配角罢了。

          此人叫杜威,端的是一肚子坏水,下午火拚的时候眼见势头不对却是早早的倒向了董青山这一边。

          晚上大家伙都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却悄悄的留上了心,对於林三和董青山一帮人的怨恨却是不提了,倒原是老早就看上了董青山的姐姐。

          林三回来之後他也是悄悄的跟在了後面,却看到巧巧进了林晚荣的院子,过了一会却又匆匆的跑了出去。

          杜威也是明白人,多少知道林三和董巧巧之间发生了什麽事情。

          眼见现在的情况,也没多想,就悄悄的跟住了巧巧的後面。

          董巧巧此时却是心思不宁,恍惚间走到了一处阴暗的小巷,脑海里全是刚才在林三房里发生的事情。

          等到略微定了定神,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杜威这时也是色迷了心窍,见董巧巧停下了脚步,神情极度的迷茫。

          竟然缓缓的走到巧巧的身後,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美人。

          董巧巧这才惊觉身後有人,脑海中却是依然不辨事务,只是以为林晚荣又跟在了後面。

          身子直到被人抱住,才多少有了些知觉。

          却还是浑身软软的使不上力气。

          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因娇羞而涨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衣衫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杜威这时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怀抱中的可人那触手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纤纤细腰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手上的动作也慢慢的放肆了起来。

          只见他双手渐渐的触及董巧巧上衣的下摆,下身的裙裾和束腰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董巧巧羞愤不堪,杜威见周围没人就开始动手动脚,巧巧被他逼到墙边,双手倚在墙上,试图撑住身子不让自己因为娇躯酸软无力而倒下来。

          杜威藉着月色,从层面依稀看到董巧巧柳眉星目,肤如白雪,唇若樱桃,瑶鼻娇俏,微微翘起的桃红小嘴在轻声低语着不要。

          双目却是闭的紧紧的,生怕看到她所面对的人。

          杜威知道她是把自己当作了林三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