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出使庆国之19(1/2)

加入书签

  柳眉细月高挂中天,一道黑影如箭般自官驿激而出,速度之快,连人的眼也难以识别,也正是这般鬼魅般的速度,才成功的瞒过官驿外天罗地网般暗藏的各国密探。

  寒雪靠在寒战的肩上,看著围在她官驿外的那些自以为藏的很好的各国探子们,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轻轻的自语道:“你们就好好的守在这里吧,本公主先出去玩了。”

  寒战闻言,薄而感的嘴角微微的翘起,脚下却是丝毫不停,往那群山中的殿急掠而去。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有了上次的探索经验,这回找起华乾军的寝殿对寒战来说就像进自家後花园一样简单,躲过n队巡逻的御林军,绕过n个守卫,寒战终於在一座灯火通明的殿梁柱边停了下来。

  “到了。”

  寒雪小心的探出脑袋四下张望,不解的皱起眉来:“怎麽连个侍卫也没有?是不是走错了。”

  寒战侧头瞄了眼灯火通明的殿,敛眉一想,便笑著搂了寒雪,脚下轻点,飞身上了殿外栏上的梁柱,他看著寒雪指了指门窗紧闭的殿,笑而不语。

  寒雪也不是笨人,寒战这麽一提示,她便明白了,“那现在怎麽办?闯进去?”一想,这也不行啊,他们是来谈判的,人家在干事儿时你闯进去,搞不好人家一时不爽,就喊来侍卫了。“要不等等?”

  寒战也不回话,只侧耳倾听了下,抱起寒雪在梁柱上无声的一阵左捌右捌,绕到正殿前时,选了最偏僻的一扇天窗挑开,带著寒雪便翻身溜了进去。

  金雕的九龙椅,青白寒玉的书案,靠墙立著珍宝格柜,那上面的东西在烛光下流光异彩,一看就知不是凡品,书案前四排红梨木椅子整齐有序的排放著,间有名贵的盘景点缀其中。

  两人看著这间正殿的布置,心里齐齐暗叫一声:“好!”奢而不俗,霸气暗藏,这华乾军倒确实是个人物。

  正殿与後殿的隔帘正密密的合著,寒雪指了指那隔帘用嘴型问寒战:“是在哪里吗?现在怎麽办?”

  寒战点了点头,拉著寒雪到一边椅上坐下,轻声道:“等,快出来了。”寒雪没有功力,所以听不到,但以他的功力,方圆一里之内风吹早草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更不用说这几百米之隔的地方了,听那急切的体相撞声,里面的战状只怕已近尾声了。

  寒雪闻言也安下心来,静静的靠著寒战闭目养神起来。

  寝的内殿里,华乾军正手捧著华仙瑶的俏臀极力的冲撞著,身下的小女儿早已在他一次次的蹂躏下失去了意识,如今正如面条般软在床上任他为所欲为,看著自己大的深深的刺进女儿的小洞,他就兴奋的难以自控,只想狠狠的刺穿那温软之地,然後将一身的种子全灌进女儿幼小的子里,身体抖动著将白秽的种子进最深处,直到那已微有此凸起的不腹鼓起的更加明显,半响,他才满足的将软掉的自那温暖湿滑的里拔出来。看著双目紧闭的小女儿,大手再在那沾满两人体的窄小阜上揉了揉,拿起一边与自己勃起的一样的玉柱,将之塞进刚经过他数次洗礼的小洞里,将那已流致洞口的白又全部堵了回去,他才满足的一笑,拿起一旁备好的锦帕草草的将自己擦了一遍,一边穿戴衣物一边往前殿慢步而去。

  “陛下可算出来了,真是让本好等啊。”寒雪清脆的声音在後殿隔帘掀起之时流泻在大殿之中,让一手提著裤子,一手掀著隔帘的庆王僵在了那儿。

  “陛下可先行整装,我夫妻二人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寒战似笑非笑的瞄了眼华乾军提著裤子的手,抬眼对上他惊惧,愤怒的眼,见他眼中满是狠戾之色,寒战哼笑一声:“陛下大可不毕惊惧,我夫妻二人并无恶意,只是有笔好买卖想与陛下合作而已。”

  华乾军也不愧在王座上混迹了这麽多年,心理素质确实是高,只一瞬间便将一切情绪收敛了个干净,放下隔帘,边整理自己的衣装,边沈声道:“不知护国公主与驸马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这老狐狸不好对付啊!寒雪与寒战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同样的感慨。

  “也不是什麽大事儿,只不过我家皇帝哥哥耳闻了些事儿,想让本亲自来问陛下一问,免得万一是个误会,伤了两国之间的情意就不太好了。”寒雪甜腻清脆的声音,让闻者心中舒畅不已,那明显带了笑的声音,却让庆王蹙起了眉头。

  将眼中的深沈收敛干净,华乾军也微扯起唇角掀帘而出,看著不请自来的两人道:“哦,不知是何事,需劳动公主以这般特殊的方式深夜造访本王的寝呢?”

  寒雪低著头,边理著自己的裙角,边漫不经心的微笑著回道:“也没什麽大事儿,只听说庆王与龙跃,金沙联盟,欲在庆王大寿当日起兵攻打我碧落……”在说到攻打碧落之时,寒雪微笑著抬头对上华乾军的眼,清楚的看著他眼中的惊怒与噬血。

  “我国一向与各国交好,这是各国皆知之事,怎麽会轻易挑起战事,不知公主这事儿是打哪儿听来的,可别中了别有居心之人的特意挑拨,若国此事引起你我两国不合,那就不好了。”华乾军此时表面上虽仍不动

  声色,心中却已掀起惊天巨浪,惊怒交加,三国联盟之事本就隐密,除了两国的帝王与金沙的三位主掌兵权的王爷,也就他们的几个心腹知晓,三国联手攻打碧落本就是打的出其不意的主意,哪知本以为秘密的事早已被泻漏,这到底是哪国泻的秘?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本虽非皇家血脉,得皇上恩宠,手里也算掌了不少的银钱,若说碧落半数的钱财尽在我手也不为过,一句有钱能使鬼推磨,相信以陛下之能再无需本多言了吧?!”老狐狸,就是要让你心生间隙,再难相信那两国之人。

  华乾军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脸色变换之快,快可与变色龙一比高下了,沈默的跨步到九龙椅上坐下,他沈的看了眼默不做声坐在寒雪边上的寒战,再看了眼微笑以对的寒雪,却仍是黑著脸死扛道:“本王实在不明白公主何意,莫不是想给我大庆冠个莫须有的罪名吧?”

  寒雪听了不禁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没想到陛下是这般幽默之人,本算是见识到了。”这种时候还想死扛,真不愧是只老狐狸。“陛下可要知道,龙跃与金沙可与你庆国不同,权势,兵力可都是分在好几个人手里的,这再秘密的事儿,知道的人多了,那也就不个是秘密了。”

  这般明显的暗示,若华乾军再听不进去,也就妄为一国君王了,大殿中一时寂静无声,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只不过这压抑是针对庆王的,反观寒雪与寒战两人,可是轻松自在的很。

  寒雪也不催促,任庆王自己想个明白,尽自拉著寒战的大手,在寒战满眼温柔溺爱的眼光下,掰著他的手指玩儿。

  确实,正如寒雪所说,再秘密的事儿,知道的人多了也就不是秘密了。在寒雪说出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时,其实华乾军心里就已信了她七分,只是一时还拿不定主意,深怕是两人

  极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