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净身(1/2)

加入书签

  与大厅里留守的几人个头,快步跃上楼递,到房门口正好看到侍卫拦著小二说话,两个侍卫见他来,对他抱拳行礼“大人!”

  “恩。”瞄了眼小二脚边冒著热气的水桶和手里端的清粥小菜,他轻推开房门,示意小二将东西拿进去,还不忘叮咛“轻声些,手脚麻利。”

  “是。”小二哈著腰唱诺。

  寒战径直进到里间,将隔间的门合上,放下包袱,走到床边将床帐掀起挂好。床上的人儿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连睡姿都没有变过。听外室传来关门声,寒战这才连人带被将人抱起,用脚开了隔间的门,将人带到用屏风隔好的大浴桶前,先单手试了试水温,才细心的除下寒雪身上的被子与衣袍扔在一边,小心的将人放到热水中。入水的寒雪轻呻了声,却没有醒,确实是累坏了。

  寒战小心的单手揽著她,一支衣袖完全被水浸湿也不管,一手从怀中拿出先前放入怀中的药,将药倒了几颗入水中,看著药丸以极快的速度在水中化开,这才轻拍著红扑扑的小脸轻唤醒她。

  看她爱困的眯著眼,睫毛颤动的样子,不禁失笑,“先吃东西再睡,先前不是一直喊饿吗?”

  寒雪往他怀中靠了靠,“人家没力气啦,你喂我。”声音带著睡後的低哑。

  寒战宠溺的摇摇头,运起内力,将桌上的粥碗隔空吸过来。他一身功夫高深莫测,从不曾想过要称霸江湖,却只想站在她身後,宠爱她一生一世。此刻他倒是很庆幸以前苦练武功,至使自己现在的功力深厚,不然,这一手抱著她隔著老远的距离,可怎麽拿到那碗粥哟。

  用揽著她的手端著碗,勺起粥用唇试了试温度,“张嘴。”看她闭著眼含下粥才勺起第二勺,不一会儿,碗底已见空。

  “自已坐好,我帮你净身。”寒雪听话的调整姿势半靠著浴桶,只听耳边细细的衣料摩擦声,不一会儿,浴桶震动,水波荡漾,她睁开眼,正好看到男人胯下的昂扬被浸入水中,在心中翻个白眼,她安心的依著男人的力量靠入他怀中,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闭眼休息,心里很清楚以她现在的样子,这男人就是忍到爆炸,也不会动她。

  “很累?”怀中的莹白玉肤与甜美的女儿香诱的他胯下再次胀痛起来,手细密的抚著她的每一寸肌肤细心的清洗,入手的软滑让他喉节滚动,口干舌燥。将她背靠著他扶坐好,两支大掌如愿的覆上娇嫩莹白的玉。揉握把玩的力度带著浓浓的情欲,颈间传来的热气与啃咬让寒雪不得不睁开眼,好吧,她承认自己这次看走眼了,这男人一旦动情,就会一直发情,她不该高估他的。

  带茧的手指抓握著玉不停揉弄,不时用食指与麽指拉扯著粉红小果,提拉捻揉。“你不累吗?”低哑的女声带著轻喘。

  “不累!”将自己的下体往前一,抵著她的翘臀,证明自己很神。

  “我伤还没好。”轻叹一声。

  “先前用的是雪花露,这水里的是──春满楼。”春满楼,寒棋的得意之做,专用於外伤,不管多深的刀伤,只要抹上一,伤口会迅速愈合,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让皮肤复原,而她在水中已泡了有半个时辰了,而且,他还特意多放了几颗。

  “你早算计好了,”她拿眼瞪她。

  寒战此时嘴色的笑意看著异常的邪恶,眼中却满是柔情“我想要你。”急急吻上她的唇,舌卷著香软的小舌翻绞,大手放开两颗玉将她转过身面对自己,以便更好的亲吻。一手抚上她的背,一手探入她两腿间,用两手指分开两片嫩,探入一指细细按压内壁。“还疼吗?”唇移向如玉的耳垂舔吻,戏弄,顺著啃上耳後的肌肤,引来寒雪的轻颤,他无声的笑开。

  她能明显感觉到他在她体内作乱的手指,却没有感到疼痛。“回家後,记得提醒我让寒棋闭关制药。”寒雪有气闷的说。

  “呵呵~~~”寒雪一直得到很好的保护,连个小伤都不曾有,从不曾知道寒棋的药有何奇效,现在见到了,自是不会放过那个大闲人,可想见寒棋将来的日子定是水深火热。

  湿热的吻沿著优美的脖颈舔吮著,在锁骨处流连了下,吮住洁白的用牙轻咬著扯动。

  “呀~~~,小狗,嗯……,轻些……”一手担上塞战的肩,一手抚著埋在口的头颅,寒雪挺起将柔软更加送入男人口中。

  舌卷住一边的红果吸吮,探到寒雪小的手指变成了两,明显的撑胀感让寒雪哎呀了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