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出使庆国之4(H)(1/2)

加入书签

  包清在众人的掩护下运气飞上朝议殿高高的房梁後悄悄躲好,目送著自家公主一行人离去。朝议殿建於高山上,为保持殿地基的平稳扎实,殿的房梁交错盘结,让他有了足够的隐藏之地。他将一身气息全部隐藏,小心的查看四周的动静,待隐在暗处的暗卫全部离去後,才小心的将自己一身盔甲脱下藏好,仅著一身黑色劲装的身子如猎豹般了出去,直奔朝议殿後殿──庆王休息的暖房而去。

  如蛇般灵巧的身影隐在暗影中慢慢靠近,包清小心的查看四周,心中惊疑不定,方才在大殿上,他明明查觉四周布满了暗卫,为何近了皇帝的暖房会没有一个暗卫在?莫非庆王不在这後殿的暖房之内?可方才他明明查觉到那庆王对著那个年幼的公主说话时,气息微乱,应是男子情动时的表现,难道他还会忍得住跑到别处去?

  闪身进了偏角的暗影里,包清细细的查看梁上的动静,再次确认没有暗卫隐藏在附近,才探头查看梁下暖房中的动静。竖耳细听,有“啧啧”的舔吮声与衣料磨擦声,只是他的位置看不到人,脚下无声的轻轻一,身体无骨般弯了个弧度飘到另一侧,终於让他看到了今天要探查的目标,梁下殿中的情景也让他吃惊的瞪大了眼。

  只见绣著金龙的绵榻上,年幼的华仙瑶正跪在庆王脚边,捧著庆王胯下巨大的细细的舔吮著,一只小手还一直轻揉著阳具下垂挂著的两个暗红色的大蛋。许是庆王平日重房事,那具又又长,颜色暗红带紫,此时怒胀著,看起来比华仙瑶的手腕还要。

  难怪这附近没有人守卫,皇上要自己女儿,当然得将人都调远了干,不然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啧啧,这庆王怕是要被全天下人唾弃了。

  华仙瑶一手握著缓慢的套弄著,小小的红色舌头亦紧跟著,延著大的来回细细的滑动舔吮,不时用小舌舔舔头部那个孔洞,再含上一含,只是那嘴太小,只能勉强含住的头部。

  庆王慢条丝理的脱著身上的衣服,再随意的扔下绵榻。

  包清瞪著眼看了看庆王那条暗紫色怒胀著的大,无声的低头看了眼自已胯下,咋舌的在心中腹腓,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他常年练武强身,自十五岁破身後也常与女人干那事儿,咋就跟人家差那麽多呢?那麽一大条儿,那得干多少女人才能养这般长啊?再看那庆王头上的孔,这大了孔也大啊?有筷子盖那样大小的圆孔,这要喷出浆,那得喷多少啊?还不得让女人爽死?

  包清搓著下巴看著华仙瑶那熟练的舔技巧,暗暗心惊,这公主今年才九年吧,看庆国那爽歪歪的样儿,这女孩几岁开始舔这玩艺儿的啊?“啧啧”舔得这般有技巧,可不是一次两次能练得出来的,看样子,可比窑子里的窑姐们技术都要好啊,害他的小兄弟都有些雀雀欲试了。

  华乾军将身上的衣物脱的仅剩下一件长裤与襦裤,华仙瑶则动作熟练的将搭拉在华乾军大腿上的裤子拉下。

  “瑶儿也脱脱,让为父看看你这小身子今天可是长大了些?”说著便将人拉了起来。

  “父皇,瑶儿好饿,让瑶儿先吃父皇的玉,父皇再瑶儿吧。”华仙瑶一脸不舍的望著华乾军胯下挂著的,一手揉著小腹。

  “都怪那碧落公主让朕枯等了两个时辰,也饿著了朕的小瑶儿,”华乾军眼露寒光,沈声道“待我军与龙跃,金沙同日出军破了碧落皇城之时,定将此女扔入军中,让千万军士干,为我儿报这饿腹之仇可好?”

  华乾军说著,手下飞快的解著华仙瑶身上的衣物,三下五除二便将这幼女剥光了。

  咦?那是何物?包清感兴趣的歪头看著华仙瑶胯下腰间的一条布带,这女孩才九岁,应该不会有月事吧?那这是干什麽的呢……

  “我儿可有记著为父的话,那玉柱可还在洞中?”说著华乾军便让华仙瑶头向著他仰躺下来,拉开华仙瑶的两条细腿,查看那勒了布条的腿间。

  “瑶儿不敢有违,那玉柱,瑶儿一直带著呢。”华仙瑶迫不急待的将华乾军胯下半挺著的大捧在手里,双手交握著搓揉起来。

  包清这才看清,那布条原是勒著腿缝臀间的,华仙瑶大敞著的腿间,布条颜色深深,已被湿透了,布条下有微微的凸起,看得他咋舌不已,这庆王不会变态到在这般小的幼女洞里一直塞著东西,让她到处跑吧?

  他忘了庆王跟华仙瑶父女相交,本就有违伦常,是被世人所不齿的。

  华乾军将布条解下,只见整个细白的部光洁溜溜,无一丝毛发,那腿心此时竟是水淋淋的,两片原该粉嫩的瓣竟成了暗红颜色,且异常的肿厚,似常年被人干才形成的。那片下的洞中赫然著一玉制的东西,华乾军将那东西抽出,竟是一玉制的阳具,虽没华乾军那长,却也相差无几了。

  “後庭中怎的也上了?”华乾军皱了皱眉,将华仙瑶菊花中的玉柱抽出,虽比他放入洞中的细了一半,却是一般的长度。

  “世统哥哥说,过了年,父皇也会像两位姐姐的後一般,给瑶儿的後庭破身的,现在要先放著,待菊习惯了,将来父皇用大起来瑶儿才不会痛。”华仙瑶乖巧的一边拼命舔吮著,

  一边回话。

  包清觉得自己快要休克了,这一家子都什麽人啊?父女相奸?还兄妹相奸?这还不算,还在幼女的两个洞里著东西,让她到处跑?不带这麽变态的吧?!

  华乾军闻言冷下了脸,将抽出的两玉制阳具随手扔在榻上,“哼,莫不是那群兔崽子们都心心念念著上你了吧,羽儿和飞儿那两丫头他们著还不知足,竟然还想著要你的洞麽?”华乾军两指并拢抽入那被玉制阳具撑出的小洞中,深深浅浅的抠挖了起来。

  啥?这一大家子,还男女老少皆亦啊?包清无声的合起吓掉的下巴,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华仙瑶被华乾军抠挖的直哼哼,并拢两腿想躲却被华乾军的大手压住。

  华仙瑶心急的嚷著“父,父皇,瑶儿还……还饿著呢。”最近各国使节到贺,父皇常不在身边,她就常常不能吃饱,今日下午更是饿了足足两个时辰,此时已是两眼冒金星,若是此时被父皇干,只怕没多久便会晕过去。

  “为父就是怕你饿著,在洞里上一,快出了喂饱你,咱们方好好好干。”华乾军将华仙瑶那小小的身子一提,便将她两腿叉开按在自己的腿上,手扶著巨大的具便上了那湿露露的洞口。

  “父……父皇,擦些药再吧。”华仙瑶有此害怕的轻颤著,虽然自她懂事起,她便带著玉阳具生活,早已被扩的很开,可华乾军的具对她来说还是太大太长了,每次的久了,她的小便是热热的疼。

  “你当我不知道?既然世统能在你後庭上东西,你这洞只怕也让他探过了吧?”说著便是虎腰用力往前一挺,双手捧著华仙瑶稚嫩的臀狠狠的往下一压,巨大的便整进幼小湿润的嫩。

  “啊……太,太深了,”随著巨的入,华仙瑶身体猛的一颤,上身不自主的向後仰去,双手抓在华乾军的臂上不住的叫著“涨,好涨,要涨死了,身体要裂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