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客栈(1/2)

加入书签

  全部章节

  寒战运起十层的功力,轻松的跃过城墙,飞掠到城西,找了家干净的客栈要了间上房,就抱著寒雪进了房,轻轻的将怀中人儿放在床榻上,盖上锦被。才来到窗前,打开窗,甩手往空中扔了个信号弹,才轻轻将窗合上。

  约一刻锺後,房门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寒战打开门,来人正是落後他们一天的十二卫之一,侍卫长王正义。寒雪出门时,除他与寒雪同行外,另有十二卫落後他们一天跟随,这是寒雪一贯的规定,为的就是防止意外发生时被人一窝端。

  “寒大人”王正义冲寒战抱拳行礼,轻声问“属下在城中守了一天了,没见离城暗号不敢稍离,小姐可安好?”

  “安好。”寒战走出房间,转身轻轻带上房门,两人就站在房门外轻轻的交谈起来“前日城中有人对小姐下药,我带她出城避了一日,现下睡著了。”

  王正义吃了一惊“小姐可有怎麽样?”要是这小祖宗出了什麽事儿,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药已解,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取些药。”寒战瞄了一眼房间。“其他人呢?”

  “在楼下。”

  “大厅守两个,楼梯口守两个,房门前与窗台下各守两个,余下的人,去打探一下,前日晚是何人带人闯的福贵客栈後院的包间,查一查那人的底。”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看王正义下了楼,寒战才转身回房,同样轻轻的关上房门,不让一丝异响惊扰到安睡的可人儿。

  来到床前,看到床上人儿正睁著大眼滴溜溜转著,宠溺的一笑,“怎麽醒了?”

  “饿醒的。”侧身看他,笑著冲他招招手。

  “已吩咐小二备热水和吃食了。”握上她的小手举到嘴边轻吻一下,“我一会儿要出去一会儿,正义在外边守著。”

  “他们到了?”

  “早到了,在城中侯我们一天了。”一支大掌抚上有憔悴的小脸,满眼的心疼。

  舒服的蹭蹭他的大掌,“让他们抓到对我下药的人,扔到含春楼去让豔娘整治去。”

  “好!”

  “不准去拿乱七八糟的药。”两人如影随行十余年,相知甚深,她名下有全国最大的妓院,而院中有寒棋制的最好的治私处的药。现在她不舒服,他还要离开,定是要去取药的,只是若她去取药,定会让豔娘知晓,想到豔娘的明难缠,她就头疼。寒雪睁著大眼死盯著寒战,若他敢摇头,定要他好看。

  寒战冷酷的嘴角扯起一个弧度,照亮了整张脸“好!”

  “豔娘若问起怎麽办?”知他定还是会去取药的,寒雪烦忧的皱起了眉。

  “她不敢。”伸手抚开那高耸的眉头,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可她定会跟著来烦我。”气恼的拿起相握的大掌磨牙。

  “她有事要烦,”拍拍她啃的起劲的小脑袋,“安心些,我不会让她烦你的。”

  “你有办法?”她瞄眼看他。

  “前晚,下药之人。”她是关心则乱了,不然不会想不到,还有个最好的玩具可供豔娘玩上几天。

  “对哦。”寒雪笑开了脸,揽过寒战的脖颈在他唇上印下奖励的一吻,寒战却不打算这麽轻松让她过关,大手按上她的後颈,压向自己,密密实实的舌伸入她口中,滑动著,追逐著与他推拒的小舌,两人你来我往的躲闪追逐,过多的透明晶从两人的嘴角滑落,延著下巴滑落衣襟。推拒的动作加上寒雪侧躺的关系,衣袍滑开,露出洁白滑嫩的香肩,形状完美的锁骨。

  湿热的吻跟著晶的痕迹游走,啃舔上完美的锁骨,一手探进衣襟抚上一方柔软,带力度的揉弄起来。两人的气息慢慢加重,相握的手被寒战压在寒雪的头,他一把扯开已凌乱的衣襟,吻上一边受冷落的玉,轻啃著软,来到峰,舌一卷,将羞答答的小果吸入口中用力吸吮。

  “呀……恩……”寒雪情不自禁的仰头挺,将玉更多的送进寒战口中,可过重的吸力让她的头微微的刺痛著,让她娇吟著求饶,“战……恩呀……别……”

  吐出被受怜过的小果,红豔的果子闪著妖豔的色彩,让他的跨下雄起,“哦……”寒战挫败的呻吟,他对她真的一抵抗力都没有。头无力的埋入塞雪柔嫩的肩颈,对著那小巧的耳垂喷气,寒战带著咬牙切齿的闷吼道“你这小妖,在小没好前不准再引诱我。”

  热烫的铁紧著她的大腿“会很难受吗?”

  “再这样,我早晚会死在你手里。”使了力,啃著细嫩的肩出气。

  “啊……”寒雪惊喊了声,肩头的麻麻的疼,“你是小狗,咬人家!

  “你再这麽喊,我怕是不只咬你了。”寒战无奈的摇头,这大小姐,名下开著碧落最大的妓寨,可本身却纯的可以。她不知道女人的叫床声对男人的刺激有多大,特别是在男人已经化为狼的时候。

  “真的很难受呀?”双手捧起埋在她肩上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