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临幸女新月(1/2)

加入书签

  皇甫昊天一掌重重的拍在桌上,“个个都盯著我碧落,当真以为我这皇帝是好欺侮的不成?”

  寒雪眨了眨眼,心头上来一计,她贼贼的对皇甫昊天道“皇帝哥哥也不必生气,小妹倒有一计,或许能为皇帝哥哥出一口恶气。”

  望著寒雪像猫抓住老鼠似的表情,皇甫昊天小心翼翼的道“说来听听。”雪儿鬼主意多,一个不小心,连他也会被她算计了去,不得不防啊。

  “那龙跃美人不是挺浪的嘛,要是不小心与哪个庭侍卫勾搭上,也不会太稀奇,对吧?”冲皇甫昊天眨了眨眼,寒雪脸上在笑,眼中却有寒芒闪烁,让人见著惊心不已。

  寒战一把将寒雪揽入怀中,轻笑道“你这计倒是毒的很,慢说这颜面失尽之事,可直接追究龙跃国的责任,单说後女子与人私通就是死罪,此计好虽好,却会要了那龙跃美人的小命,可怜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了。”忆起昨夜那女子的浪,便想起寒雪昨夜床上的媚态,胯下欲蠢蠢欲动,借著抱寒雪在怀的姿势,上她的娇臀。

  “那倒是,若是皇帝哥哥舍不得,那当然另当别论了,”臀上热烫硬物的一下戳,让寒雪一下红了脸,若是在房中也到罢了,可当著皇帝哥哥的面,这人怎可这般肆无忌惮。小爪向後扭住寒战腰间的软,用力转上两转,感觉揽在腰间的铁臂紧了一紧,她才满意的松开。

  “区区一个敌国女子,怎可与祖宗基业相提并论,”皇甫昊天严肃的道,皱眉想了想,“此计虽好,却只能对付龙跃一国,现在四国都有美人在中,若是引得他们自已狗咬狗,我们不正好可坐享渔翁之利?”

  哇──,好毒啊,寒雪与寒战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满满的不可思意之色。当皇帝的人到底是不一样啊,本以为寒雪的计已经比较毒辣了,哪知道跟皇甫昊天一比,本就是小屋见大屋啊。

  寒雪轻咳了下,清了清喉咙道“不过此事倒也不急,目前四国都在观望,正所谓弹打出头鸟,无论哪国都不会做这赔本的买卖,皇帝哥哥尽可趁此机会好好享用那美人。”

  皇甫昊天若有所思的头道“不错,独宠不易享,若是我独享这一人,势必会引起其他妃嫔们的忌恨,到时遣人在其他美人面前火,她们自己就会打起来,我们只用坐看鹬蚌相争就行。”

  好……好利害!寒雪眼冒星光的看著皇甫昊天,不愧是当皇帝的啊,她人都是论个的,皇帝哥哥人都是论串儿的啊,让人无比崇拜啊。

  看著寒雪拿崇拜的盯著皇甫昊天,寒战醋意狂发,一支大手捂上寒雪的眼,转头对皇甫昊天道“此计既然只能你自己办,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你再遣人来唤。”说完也不待皇甫昊天回话,便飓风一般抱著寒雪飘了出去。

  皇甫昊天看著两人的背影暧昧的笑笑,身为男人,怎会不知道寒战此时想干什麽,想起龙跃美人那丰满的女体,销魂的媚,让男人欲死欲仙的床上功夫,他的胯下之物骤的一阵热烫,神的抬起头来。

  就在这时,侍茶的女端著茶盏娉婷行来,皇甫昊天眯眼看著那女清秀的脸蛋,视线扫过她高挺的丰,纤细的柳腰,续而停在她的下腹。中女子未得临幸皆是处子,一想到处子紧窄的嫩,他胯下的欲不禁跳了跳。

  那女见皇甫昊天直盯著她看,早已面红耳赤,将茶盏放在桌上後,往後退了一步,转身便想逃出门去。

  皇甫昊天坐在书桌前,借著书桌的遮掩,一手揉著胯下欲,一边沈声道“你要什麽名字?”什麽事都能等,这胯下之物等不得,欲在自己的搓揉下越发的壮,让他直想狠狠的冲入女体,大战上三百回合,此时再招妃嫔不知要等上多久,反正这後三千佳丽,那一个都是他名正言顺的女人,眼前这一个看著也还顺眼,不用反倒对不起自己了。

  “启禀皇上,奴婢名叫新月。”新月忙跪倒在地,脆声回道。那因跪姿而高高翘起的丰臀,看在皇甫昊天眼中无异於火上浇油,胯下男隐隐涨痛了起来。

  他一边起身自身後书柜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瓷瓶,一边对新月道“你过来。”

  新月不知所以,从地上爬起身,向皇甫昊天走去,在离他一步之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