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浴室抵御战(1/2)

加入书签

  寒雪娇嗔的瞪了捂嘴偷笑的女一眼,端起一盘玫瑰糕,边吃边往寝室後面的浴室走去, “踢嗒声”响了一路。寒雪寝的浴室是她自己设计的,有像日本老式的浴室,外间烧了热水通过引水口流到浴池,与同样引自外间的冷水中和。寒雪进到浴室时,四周烟雾缭绕,显然热水已备好多时了。扬手挥退正在侍弄洗浴用品的女,她将心盘搁池边时还不忘拿起一块,边吃边开始慢吞吞的脱衣服。

  寒战拿著寒雪换洗的衣物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养眼的美女脱衣秀,看著她曼妙的胴体慢慢自衣物下显露,他的欲望再次抬头。将寒雪的衣物往边上一放,他不动声色的悄声脱掉自己的衣物,在寒雪脱的只剩肚兜还不忘贪吃的去抓心时,一把从後面将她抱入怀里,一手准的隔著肚兜罩住她的玉揉捏,一手捂住她惊呼的檀口。

  “啊──呜……”寒雪被惊的刚想叫就被捂住了嘴,感受到背後相贴的熟悉男体,她向上翻了个白眼,气愤的拍了一下在她上肆虐的大手。

  寒战轻笑著松开捂著她嘴的手,改而轻抚著她的红唇,嘴贴上她的小巧的耳垂,低沈的笑道“我说了我对你没有抵抗力,你不该在我面前脱衣的。”

  “哪个──嗯……”寒雪张口刚想抗议,就被抚在唇上的指侵入口中,她气的牙齿一闭,在那追著她舌不放的指上狠咬了一口。

  “!~~”寒战痛的倒吸了口气,忙将手指抽了出来。“啧,我的小猫长牙了啊。”真狠,都青紫破皮了。

  “谁让你不让人家说话的?”寒雪暗地里吐了吐舌头,看著那被自己咬出深深牙印的手指,有心疼,可嘴上却不肯服输,她转身指著寒战的膛教训道“看你还敢不敢偷袭人家。”

  寒战双眼晶亮的看著在眼前晃荡的玉,轻叹道“若是天天这般春光,被咬死倒也甘愿了。”伸手敏捷的握住两团浑圆,赞叹的揉捏著。

  “色鬼!”看著寒战急色的样子,寒雪心里虽羞赧却也甜蜜,抬手就往他口锤去,嗔怒道“这一路走一路做,还不够麽?”

  寒战松开那让他爱不释手的玉,一手搂上寒雪的纤腰,一手准抓住锤向他的玉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最後的字,淹没在两人相合的口中,寒战柔情蜜意的纠缠著那香软的舌,吸吮追逐著,直到寒雪发出抗议的哼声,他才不舍的松口。

  寒雪埋在寒战的颈窝直喘著气,小手掐住寒战腰间的软用力扭了扭。这男人体力过人,娇弱的她本就不是对手,每次做过之後,她都累的半死,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神焕发。

  寒战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抱起寒雪步入浴池,他靠著浴池坐下,将寒雪放在腿上,双手在她身上不老实的东搓西揉。

  “把你那东西拿开,别老著我。”臀下热烫的硬挺,让寒雪不适的移了移臀,可袭向身体的大掌让寒雪惊跳了起来,一边躲著寒战作乱的大手,一边怒瞪他。

  “哈哈哈,宝贝,这我可办不到。”寒战乐呵呵的一把抓住寒雪的玉手,巧妙的一拉,寒雪打著旋的滚进了他的怀抱,被他牢牢圈在怀里。结实的膛紧贴著寒雪的玉背蹭了蹭,他的左手绕过她的左,罩住寒雪右边的玉揉弄,手臂略用了力将她压向自己,寒雪就被紧紧锁在了他怀里。右手向下探入她的双腿间,轻轻的抚弄,“它想念你了,你安慰安慰它吧。”

  寒雪一口气险些喘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