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寒雪的恶整(1/2)

加入书签

  寒雪在马车的微晃中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寒战宽阔的膛。眨了眨眼,顺著视线看到的是寒战拿著书的手,而他的另一支大手正紧紧揽在她的腰间。想起入睡前的情景,寒雪不甘心的一手扭上他的腰,咬牙切齿的使力,虽然明知自己的这力气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挠痒的力道,可她咽不下那口气。

  “雪儿?”腰间的麻痛告诉他,怀中的小人儿对他之前的行为有多生气,在心中叹口气,寒战将手中的书放在一边的矮几上,双手抱紧了寒雪。“我错了,对不起雪儿,不生气好不好?”

  “你做梦!”寒雪冷哼一声,虽然她也有享受到快感,可是被他做到快晕倒时,又给他咬醒,那种滋味真真是无法用词汇形容,而最让她生气的是,这男人这麽做纯粹只是要惩罚她,这就是最不能被原谅的行为。

  寒战无奈的叹口气“那雪儿要怎麽才肯原谅我?”他自己做错事,只能任打任骂,不敢有丝毫怨言。

  要怎麽样?寒雪大眼微眯了眯,脑中想著怎麽惩治这男人才能消气。打他?不好,打痛他,自己看著也心疼。骂他?不好,她长这麽大没骂过人,况且,单只是骂他几句也太便宜他了,她才不甘心这麽轻易放过他呢。耳边传来隐隐的喧闹声,寒雪想起他们是在入京的路上,顿时计上心来,嘴角忍不住勾起弧度,嘿笑了几声。

  寒雪奸诈的恐怖笑声,让寒战打了个寒颤,背上的汗毛全都排排站起,手上**皮疙瘩颗颗浮立。他不禁看著寒雪的头苦笑,知道这丫头这次不会那麽容易放过自己了。

  “到哪儿?”寒雪微扬起声问道。

  守在车边的王正义忙回禀道“回小姐,已见到城门了,好像是礼部的秋信大人已在那儿候著了。”现如今的朝堂上,有四份之一的大人都是从寒家庄出来的寒姓之人,为了避免混淆,只要遇到寒姓的大人,他们都直接以名字称呼其人。

  寒秋信,是七年前入的寒家庄,一年前因考核成绩优秀,被她举荐给皇帝哥哥,这人细心又稳重,处事有条理,就是有古板,是徐夫子(皇帝送给寒雪的太傅,後被寒雪招来教导寒家庄收养的孩子们的学识。)的得意门生。入礼部後,不到一年就踢掉了他的前任,占了礼部尚书位。虽说皇帝哥哥想来个大换血是一个原因,但其本身也确实有真材实学。

  “王大哥。”寒雪不怀好意的坐直身子,看著寒战微笑著。

  “是。”

  “一会儿,你去应付秋信,不管车里发出什麽声音,速度不变,直奔皇。”看著寒战无声哀号的样子,寒雪开心的拉大嘴角。

  “是,属下遵命。”虽然不知道寒雪想干嘛,不过王正义还是很忠心的应喏,脑中忆起在客栈偷听到的迤俪事件,心下暗想,公主与战大人不会是想在马车上做那事儿吧?这可是要进城了呢,哎呀呀──好大胆呀!

  “雪儿……”寒战一脸讨饶的表情在寒雪的摇头下,变的奇苦无比。两人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