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再见柳韵歌

  轰隆的爆炸声不断响起,火光点亮了漆黑的夜空……

  那晚之后,在日本乃至整个东南亚名噪一时的青龙帮已经成为了历史。这也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了,丰华的六位掌门人是不能招惹的。如果得罪了他们,重者会死的很难看,轻者会活的很难看。

  当所有人战战兢兢的猜测着谁是他们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丰华却偃旗息鼓了,没有欣喜,反而带着淡淡的哀伤。

  第二天,各大网站上出现了一则新闻,日企高管不堪工作压力,从事产业解压,还附带了几张清晰的照片,有些网站还有视频。

  赵汐羽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正坐在办公室里。

  她突然后悔了,早就知道日本人会出尔反尔,她怎么会和这种畜生做交易呢?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外面本来闹哄哄的场面突然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不屑和嘲笑,就像当初出现在她梦中的情景一样,她突然间有些释然。

  她只是后悔,如果早知道最后终究是这个结果,她当初一定会义无反顾的选择顾墨涵,但是有钱难买早知道。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她没有那么爱顾墨涵,否则怎么会在那个时候选择了自己的名声而舍弃了他呢?

  不管怎样,她现在是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什么都没留下。

  赵汐羽走出公司,随意进了一家酒吧。一位服务生拦住她。

  “对不起,小姐,我们还没开始营业。”

  赵汐羽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钱递给他,“没关系,你们不用招呼我,给我瓶酒,我自己坐会儿就行了。”

  那个服务生接过钱走开了。

  赵汐羽走到角落的桌子坐下,看着整个酒吧从冷清到人声鼎沸。

  最后她走出酒吧,一身酒气的走在路上。

  走到一个黑暗的胡同时,撞上了从里面窜出来几个小混混,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一脸□的看着她。

  “哟,这位妹妹喝多了啊?”

  赵汐羽白了他们一眼,“滚开!”

  一个又矮又胖的满脸横的男人走过来,“吆喝,够泼辣的呀,我就喜欢你这股劲儿!”

  其中一个看着她,突然叫起来,“大哥,她不就是那个新闻里说的高管!”

  一群人立刻看过来,热烈的目光让赵汐羽清醒了些,同时感到了害怕,她低下头,有些慌张的开口。

  “我不是,你们认错人了。”

  “真的是她呀!咱们今儿运气真好呀!美女,陪咱们玩玩儿吧!”

  赵汐羽转身撒腿就跑,但是很快就被从后面扯住。

  “想跑?没那么容易!”

  赵汐羽慌忙大叫,“救……”

  刚开始呼救就被一直脏手从后面猛地捂住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压抑声。

  几个人把她拖进了胡同里,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人说,“你只要不叫,我就松手,怎么样?”

  赵汐羽马上点头。

  那个男人刚放手,她就开始喊。很快,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嗡嗡”的,听不到任何声音。

  “贱人!你的陪日本人就行,让你陪陪我们就一脸不乐意,看老子不打死你!”

  几个人一哄而上,巴掌,拳头不断落在她的身上,脸上。

  刚开始赵汐羽还嘴硬,“你们如果敢动我,我一定不会放了你们!”

  几个小混混笑得不可抑制,脸上却是惊恐,“我们好害怕呀!”

  说完换上了一副凶狠的面孔,“我倒要看看是谁不会放过谁!”

  说着,伸手撕开了她的上衣,蕾丝内衣和洁白的肌肤露了出来。能明显听到了吞口水的声音。

  赵汐羽捂住上半身连滚带爬的退到角落,惊恐地看着他们,声音中带着颤抖,“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放过我好不好?”

  几个人不再和她啰嗦,慢慢逼近,赵汐羽被堵在墙角,浑身发抖。然后不断传来布料的撕裂声,大笑声,还有赵汐羽的求饶声。

  当她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压在身下的时候,她终于绝望,不再求饶,不再反抗。

  当一切都结束了,赵汐羽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上是破不遮体的布料,头发凌乱,双眼无神,形容枯槁

  不知躺了多久,她慢慢坐起来,拿起旁边的大衣穿上,赤着脚走出去,偶尔路过的行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回到家,她站在花洒下,不断用刷子刷着身体,很快全身上下都留下了红色的血痕,而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发疯般的不断使劲,想要洗干净肮脏的身体……

  又到了深秋季节,天气一天天变冷,秦舞阳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路两边落满了枯黄的树叶,枝干上光秃秃的,有些荒凉。

  秘书敲门进来,“秦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下班了。”

  秦舞阳坐回座位上,“嗯,走吧。”

  秦舞阳下了班刚走出电梯就听到有人叫她,“舞阳!”

  她一回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短款夹克的短发女人,脸上罩着一副大大的茶色眼镜,没有认出她是谁。

  那个女人摘下眼镜,秦舞阳笑着走过来,“韵歌!”

  她抱了抱柳韵歌,“和莫骋野一起来的?”

  柳韵歌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我自己来的。”

  秦舞阳小心的问,“他人呢?”

  柳韵歌重新戴上墨镜,“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两人走进公司对面的咖啡厅,柳韵歌看着秦舞阳,“舞阳,有件事我想你有必要知道。”

  秦舞阳喝了口红茶,笑着问她,“什么事呀,这么严肃?你和莫骋野要结婚了?”

  柳韵歌丝毫不理她的调笑,“是关于顾墨涵的。”

  秦舞阳把头转向窗外,有些抵触,“我和这个人没什么关系,他的事我不想知道。”

  柳韵歌接着说,“你知道顾墨涵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吗?

  秦舞阳依旧看着窗外,身体有些僵硬。

  “顾墨涵交代不要告诉你,可是我想你有权利知道。当时你被绑架,是赵汐羽干的。她和日本一个很有名的帮派青田帮做了交易,她拿这个威胁顾墨涵,顾墨涵想尽了一切办法,最后只能妥协。”

  秦舞阳听到这里竟然出奇的平静,转过脸看着她。

  柳韵歌继续,“你和顾墨涵分手之后,他们六个就开始进入黑道,势力不断扩张,所有的人都知道,顾墨涵为了你已经疯了,连命都不打算要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参加了几十场。”

  秦舞阳有些动容,“你是说他们六个……”

  柳韵歌点点头接着说,“青田帮的势力是不容小觑的,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积聚力量,直到前段时间,他们去了日本,直捣青田帮的老巢。”

  说到这里柳韵歌看着秦舞阳。

  秦舞阳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惊跳,“然后呢?”

  柳韵歌缓缓吐出三个冰冷的字,“他死了。”

  秦舞阳突然感到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从别人的口中得到这个消息。

  “不可能,顾墨涵在部队待过,而且他们是六个人呢,怎么会……”

  “赵汐羽在顾墨涵的枪上动了手脚,他被盛冈道夫击中要害,后来发生了爆炸,场面太混乱了。等事后再去找的时候,就找不到了。不知道是被炸飞了还是……”

  “别说了!”秦舞阳的大脑不受控制的想象着当时的画面,她忍不住出声打断她。

  “既然没有找到,你们凭什么认定他死了?说不定,说不定他……”

  秦舞阳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言辞没有一点可能。一个要害中弹的人怎么可能躲得过爆炸。

  柳韵歌递给她一个信封,‘最后只找到这个。”

  秦舞阳接过来打开信封,看到了一个四叶草的吊坠,上面还沾着斑斑血迹。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上来。她颤抖着打开手机后盖,从里面拿出一个薄薄的锁状的四叶草吊坠,然后把两个吊坠放在了一起,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上面。

  过了一会她慢慢开口,“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回来了,都是皮外伤,没什么问题。”

  “那个人呢?”

  “死了。”

  “怎么死的?”

  柳韵歌的眼中闪现出仇恨,“我杀的。”

  秦舞阳有些吃惊的看着她,“柳韵歌,我一直都觉得你很神秘。在这一系列事件中,你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柳韵歌顿了一下,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秦舞阳。

  秦舞阳听完后就不忍不住的冷笑。

  “这么说,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从你进入腾达到你家门前的讨债,再到我被绑架,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中?”

  柳韵歌的眼眶有些红,“不是的,有很多事我也是迫不得已。”

  “我想知道,这么长时间,我,冷清秋,莫骋野,还有所有的人,在你眼里我们到底算什么?”

  “我……”

  秦舞阳握着手里的吊坠站起来,冷冷的开口,“柳韵歌,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说完便离开了,留下柳韵歌愣愣的坐在那里。

  出了门,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秦舞阳的眼泪又掉了来。

  顾墨涵,我不相信。你不会死的,你还没跟我说一声,怎么就能死呢?

  她擦了擦眼泪,拿出手机。

  “清秋,是真的吗?”

  冷清秋的声音带着颤抖,“舞阳……”

  “你让石磊听电话。”

  冷清秋把电话递给石磊。

  “舞阳,我是石磊。”

  “刚才柳韵歌来找我,告诉我顾墨涵……是真的吗?”

  石磊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去,“那个吊坠,涵子一直贴身放着,我们找了很多遍都没找到,恐怕涵子是真的……”

  秦舞阳猛然挂了电话。

  故地重游

  城市的霓虹灯慢慢亮起来,映衬着整座城市。秦舞阳开始打顾墨涵的电话,那几个数字好像已经印在了她的脑中,下意识的就按了下去。

  她希望能像上次在乌镇一样能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哪怕一个字也好。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一遍又一遍,机械而冰冷的女声不断重复着,她的心也跟着冰冷起来,冷得发疼,疼到无法呼吸。

  电话响起,秦舞阳马上接起来,声音中带着惊喜,“墨涵!”

  石磊的声音传过来,“舞阳,是我。你千万别想不开,否则涵子所做的这一切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秦舞阳对着电话吼,“我不相信!他不会死的!他是顾墨涵啊,那个无所不能的顾墨涵,他怎么会……”她说到一半已经泣不成声,“石磊,我想,那个地方你带我行吗?”

  秦舞阳直直的看着前方,真的是一片废墟。房子已经面目全非,地上到处是砖头,玻璃,子弹壳,到处都是血迹,地上,墙上,墙上还留有子弹穿过的痕迹,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是多么惊心动魄。

  “舞阳,这个地方我们已经找了很多遍了。”寒风中石磊的声音有些听不清。

  秦舞阳看着他问,“他是在哪儿出的事?”

  石磊指向不远处。

  秦舞阳一步步走过去,最后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她愣愣的看了一会儿便开始用手挖,尖锐的砖头和玻璃很快把她的手划破,不断往外冒血。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还在不断扒着碎石。

  冷清秋过来阻止她,“舞阳你别这样,石头他们都不知道把这个地方掘地三尺多少遍了,顾墨涵他是真的不在了。”

  她喃喃自语,“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顾墨涵他还会好好的。”

  秦舞阳的眼泪不可抑制的往下流,原来是真的,顾墨涵真的不在了。这里都变成这样了,受了伤的顾墨涵怎么逃得过呢?这次他不是去美了,不是回北京,是真的离开她了。

  她和顾墨涵分分离离,但是从来没想过会有阳相隔的一天。她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变成漆黑一片,看不到前方的路。

  回到秦舞阳家楼下,冷清秋送她上楼,打开门,秦舞阳站在门口对她说,“回去吧,我想自己待会儿。”

  冷清秋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舞阳……”

  秦舞阳苦笑着对她摇了摇头,然后关上门。她靠在门板上一动不动。

  顾墨涵,你一次比一次狠,一而再再而三的抛下我,这次更狠,竟然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你怎么能这样,我们可以不在一起,我只想让你好好的活着。

  她走进卧室从衣柜最下方搬出一个箱子,最上面是她被绑架那天给顾墨涵买的格子围巾,软软的。还有一把钥匙。她拿起围巾和钥匙塞进包里便出了门。

  天已经黑透了,夜风已起,呜呜地叫着,好像在哭泣。秦舞阳紧了紧衣服,开车来到顾墨涵在c市的家。秦舞阳踏出车门抬头看着那扇窗户,是暗的。

  他们曾经在那里有过最快乐的日子,早上顾墨涵会叫她起床,她赖床的时候会亲到她呼吸困难不得不醒来。顾墨涵会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着做饭。晚上会抱着她入眠。

  他的笑脸浮现在脑中,那么清晰,好像他真的就在眼前,眼前的人渐渐模糊,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风一吹,脸上刀割似的疼。

  秦舞阳上了楼,打开门进去。里面的摆设没有丝毫的变动,好像她们只是出去上了一天班。她慢慢走进去,坐在沙发上,静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