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对不起,我爱你

  顾墨涵走出家门,抬头看了眼天空,被阳光晃的有些头晕,然后便看到五个人站在那里。他笑着走上前去。

  “涵子……”

  顾墨涵自嘲的笑:“我真是白活了那么多年了,竟然栽在一个女人手里。石头,骋野,连累你们了。”

  石磊拍拍他的肩膀。

  “你们还记得徐志摩的那首诗吗?我将在茫茫人海寻找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当时觉得特别矫情,现在看来说的还真是对,这就是我的命,我的命啊……”

  顾墨涵仰头直视太阳,眼睛有些发疼,他抬起右手覆在眼睛上,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消失在头发里。

  李清远眼眶有些红,“赵汐羽那个贱人,我这就找人做了她,大不了我给她偿命!”

  何文轩拦着他:“没用的,赵汐羽说过,一旦她死了,青田帮的人会让秦舞阳给她陪葬,我们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辈子。青田帮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起码目前为止是这样。现在,只能忍。”

  回c市的车上,顾墨涵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安静的可怕。

  一个一向叛逆的人突然向现实妥协的时候,往往是最可怕的。

  顾墨涵的手机响起,他接起来,赵汐羽的声音传来。

  “墨涵,你想好了吗?再这么拖延下去,我怕秦舞阳不能完璧归赵的回来了。”

  顾墨涵握紧拳头,“你的条件我答应了,马上放她们回来。”

  那边赵汐羽突然声音哽咽,“墨涵,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你的。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不会再真对秦舞阳。”

  顾墨涵不为所动,“马上放她们回来。”然后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

  **

  柳韵歌已经看了三天的雪了,她看着飞机上又昏迷过去的两个人,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秦舞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里,满眼的白色,头疼欲裂。

  一只微凉的手覆在额上,微微舒服了些。她看着那双手的主人笑出来,“墨涵。”

  顾墨涵对着她温柔的笑,扶她坐起来,递过一杯水,“喝点水吧。医生说你受了惊吓,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

  秦舞阳喝了几口热水后舒服多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顾墨涵缓缓吐出早已打好的草稿,“那些是日本人,他们本来就抓错了人,再加上爷爷联系了驻日大使给他们施加压力,就放你们回来了。”

  秦舞阳没有丝毫的怀疑,“清秋和韵歌没事吧?”

  顾墨涵捧着她的脸,唇印在眉心,轻轻地说,“没事儿,她们也很好。”

  他的唇顺着眉心往下,不断落在秦舞阳脸上,嘴里喃喃低语,“舞阳,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

  秦舞阳以为他是在为自己被绑架而道歉自责,伸手搂住他的腰,笑着说,“墨涵,没关系,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

  顾墨涵眼里带着眷恋,唇印上她的,温柔的辗转,最后把她紧紧拥在怀里,用力,再用力,像是要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第二天,所有人都聚在秦舞阳的病房里聊天的时候,门被推开。

  秦舞阳抬头看到顾墨涵,笑着叫她,突然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她看到了顾墨涵身后的赵汐羽,还有,他们牵在一起的手。

  病房里一时间寂静无声。

  她盯着顾墨涵等他开口。

  顾墨涵深吸一口气,开口,“舞阳,我和汐羽要回北京了,来向你道别。我们,分手吧。”

  就在那一瞬,秦舞阳仿佛听到了全世界崩溃的声音。

  她声音发颤 ,“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

  秦舞阳突然想起,谁说过的,当男人对女人说“对不起”的时候,那么,这个女人将彻底的输了,顾墨涵的意思显而易见。

  秦舞阳红着眼睛冷静的问,“墨涵,我了解你,你不是这种人,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我不爱你了。”顾墨涵麻木的开口。

  “不可能,我不相信。”

  “你相不相信都与我无关,随便你。”

  没有苦衷,只是我不爱你了。因为不爱你,你相不相信都与我无关。

  忍了许久饱满滚烫的泪珠不断从眼眶里滚落 ,秦舞阳握紧拳头,指甲深深的入手心,不眨眼的盯着他,眼神冰冷,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顾墨涵,算你狠!你要记住,我是爱你的,你要记住 ,是你欠我的,你要记住,你是仗着我爱你然后负了我 。现在 ,你带着赵汐羽滚出我的世界,有多远滚多远,滚!”

  赵汐羽忍不住开口,“秦舞阳,你这是干什么,这就是游戏规则,输不起就别玩儿!”

  “闭上你的嘴!滚!”

  顾墨涵始终低着头,心如刀割,抬头看了秦舞阳最后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门砰的一声关上,把秦舞阳的心夹得粉碎。

  “啊!”秦舞阳边叫边挥手把旁边桌子上的东西推到地上,手上的针头被扯出,血不断涌出来。

  冷清秋上前抱住秦舞阳 ,“舞阳,你别这样。”

  秦舞阳泪如雨下,“他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爱了他这么多年,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冷清秋的脸上满是泪水,紧紧抱着秦舞阳。

  顾墨涵做到病房外的椅子上,静静地听着病房里不断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和秦舞阳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声音中带着翻江倒海的绝望。

  那一刻他仿佛听到她心碎的声音,直到转身才发现,原来那声心碎,也是自己的。

  不能了 ,他知道,他和秦舞阳,再也不能了。

  赵汐羽看着他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开口,“墨涵,咱们走吧!”

  顾墨涵看也不看她,“你先走吧,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墨涵……”

  顾墨涵自嘲着开口,“放心吧,我顾墨涵说话还是算数的。”

  赵汐羽最后还是走了。

  病房里的其他人退了出来,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顾墨涵。

  顾墨涵扯了扯嘴角,“别告诉她。”然后站起来,一步一步的离开,身影孤单绝望。

  秦舞阳终于安静下来,冷清秋哄着她睡着才出来。

  出了病房便冲石磊发火,一拳一拳的砸在他身上,“顾墨涵是疯了吗?他想干什么!”

  石磊握住她的手腕,很是无奈,“别怪他,他也是没有办法。赵汐羽那个女人这次太狠了。”

  冷清秋看着他,“什么意思?”

  石磊把事情告诉了她后,冷清秋问,“那他和舞阳怎么办?”

  一群人都垂着眼默不作声。

  秦舞阳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在黑暗中坐起来,换好衣服离开医院。

  耳边充斥着海浪的声音,远处的海面上点缀着亮着昏黄灯光的渔船。

  秦舞阳把两手放在嘴边,用尽全力对着大海喊:“啊~”

  “顾墨涵,你这个坏人!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海风扑面而来,呛得秦舞阳流出眼泪。

  “我生命中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却选择了离开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风不断从领口灌进衣服里,秦舞阳一步一步的往海里走,冰冷的海水打湿了她的鞋子,裤子,彻骨的寒冷,她忍不住的颤抖,看着远处的温暖的灯光,丝毫没有停下脚步。

  **

  顾墨涵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秦舞阳的影子,有他和秦舞阳的美好回忆。

  玄关处的情侣拖鞋,一粉一蓝,正紧紧的偎依在一起。

  田园风格的碎花窗帘,顾墨涵一直嫌弃,最后还是秦舞阳□他,他才妥协的。

  沙发上的抱枕,秦舞阳每次看电视的时候就会抱着,顾墨涵每次都会把抱枕拿开,让秦舞阳抱着他,还美名其曰,比抱枕更暖和,更舒服。

  脚下软软的纯羊毛地毯,每次秦舞阳都会痛心疾首的训斥他有多么奢侈,非洲有多少孩子吃不上饭,训斥过后又会开心的在上面打滚,一脸享受。

  桌上的花,秦舞阳不在的这几天花有些枯萎。

  餐桌的桌布,是他和秦舞阳一起挑的。

  卧室的贵妃榻,有时候他晚归,秦舞阳就躺在上面边听着音乐看书边等他,她总是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很多次他从上面抱起秦舞阳放到床上。上面还放着一本摊开的时尚杂志,应该是秦舞阳上次没看完的。

  那张大床上有他和秦舞阳最美好的回忆,在床上,秦舞阳有时候娇羞,有时候妖娆,总是给他不一样的感觉。秦舞阳的睡相极差,几乎每晚都踢被子。还喜欢赖床,周末的时候总是睡到中午才起来。

  拉开更衣室的门,里面挂满了他和秦舞阳的衣服。秦舞阳每次换衣服出门都会把里面翻得乱七八糟的,总是他收拾。

  还有浴室里的情侣牙刷,随处可见的零食……

  往事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他以为可以这样一辈子。

  顾墨涵一刀一刀的从自己的心里把和秦舞阳有关的部分割舍掉,最后发现整颗心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舞阳,对不起,我爱你。

  番外之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不知道,对于顾墨涵来说,我是什么。但是他对我来说,是唯一。

  遇到顾墨涵的那一年,我18岁,还是个青涩的小丫头,带着初入大学的新奇与兴奋,单纯的有点儿傻。

  迎新晚会上,他是主持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吸引了我,让我的目光再也移不开。

  后来的钢琴独奏彻底征服了我。他坐在那里像个王子,当时的我还做着王子与公主的梦。

  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就沦陷了。

  气定神闲,优雅从容,这是我印象中的顾墨涵。

  大学生活慢慢开始,我发现想知道顾墨涵的消息一点儿也不难。

  周围的人不时的会说起那个英俊的学生会主席,教授在上课的时候偶尔会提到他,展示柜里摆放着他的获奖作品,足球场上女生最多尖叫声最响的时候一定是他在场的时候,大型晚会的主持一定会是他……

  他们说我是系花,不断有男生向我献殷勤,但是他们和顾墨涵相比,总是稚嫩的让我厌恶。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想要他认识我。

  其实,我不擅长主持,站在台上我会紧张,会害怕,但是只要能和他站在一起,我就会努力克服。

  第一次和他搭档的时候,我在后台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人,心里很紧张,他走过来安慰我,看着他的笑脸,我渐渐放松。那天的晚会很成功。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

  我记得那天,天空很清澈,很蓝,很纯粹,还有暖暖的微风。

  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他正在给我们开会。

  这时,传来敲门声,然后一个清秀高挑的女孩出现。

  那是我第一次见秦舞阳。

  其他人起哄,“嫂子,又带什么好吃的来啦?”

  我的心跳突然停止,原来,他有女朋友。他是有女朋友的。

  是啊,像他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

  秦舞阳微笑着和他们说话,然后顾墨涵牵过她的手走过来。

  他们看上去很般配,感情很好。

  其实,秦舞阳在平时有些冷漠,但是对着顾墨涵的时候却总笑得很开心。

  后来顾墨涵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清楚了,浑浑噩噩的回到寝室躲在被子里哭了一下午,两只眼睛肿的像核桃。

  那时的我知道入别人的感情中是不道德的,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就像是上了瘾,身不由己。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秦舞阳没有我漂亮,没有我年轻,她只不过比我早认识顾墨涵而已,我不是输给秦舞阳,我是输给了时间。

  后来我才知道,我也不是输给了时间,我是输给了顾墨涵。

  渐渐地我发现,有时候顾墨涵会看着我出神,眼神中带着痛苦和迷茫,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总是小鹿乱撞。

  也许正是因为我误解了这个眼神,才让我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渊,再也无法抽身而退。

  我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只是怕伤害秦舞阳才压抑自己的感情,而这个眼神则是最好的证明。

  我决定为了自己的幸福放手一搏。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当时的想法要多可笑又多可笑,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那天,下着很大的雪,下了整整一天,傍晚的时候,我在雪地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就在我快要冻僵了的时候,她才出现。

  不知道是因为太冷,还是太紧张,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当我把练了很久的台词说出来的时候,她竟然一脸平静,甚至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直在等待什么,而它终于来临。

  后来顾墨涵来了,但是他对我很凶,还让我离开。

  我突然害怕了,很快就走了。

  我不知道他和秦舞阳后来说了什么,那晚之后,他们就分手了。谣言沸沸扬扬,各种难听的话向我袭来,走在校园里,总是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室友也开始疏远我,但是我不怕,只要能和顾墨涵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

  但是,事情并没有朝我想象中的方向发展。

  顾墨涵对我的态度好像也变了,他不再见我,即使见到也总是淡淡的。

  我知道这是失恋的正常表现。无论怎样,他和秦舞阳总是有感情的,这都是正常的。

  这件事之后没多久,他就毕业了。

  我一直以为,他会接受保研留在h大。谁知道,他竟然去了美了。

  我一心一意的盼望着快点毕业,毕业以后也去美了。

  终于到了毕业的时候,我没有周围人离别的伤感,反而带着兴奋。

  我兴高采烈的去了美了,见到了顾墨涵。

  他一点都没变,除了眉宇间隐约可见的忧郁。

  相对我的兴高采烈,顾墨涵一脸平静,甚至带着失望。

  后来我回想的时候才明白,或许,那个时候他以为来找他的会是秦舞阳吧。

  在那个街角的咖啡厅里,我听到了所有的一切。

  关于那个陌生的女子何苗,关于秦舞阳,关于我自己,原来我一直都是别人的替身。

  他向我道歉,还告诉我,他现在爱的是秦舞阳。

  他走了以后,我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下午。王子和公主的梦醒了,我的心也碎了。

  失魂落魄的回来,在家里整整躺了一个月。后来,哥哥送我去日本留学,其实去哪里都无所谓,没有顾墨涵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

  我再也没有了顾墨涵的消息。

  认识盛冈道夫是我去日本的第二年,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青田帮的领导者。

  抛开他的黑道背景,其实他还是个很不错的男人,没有电影里黑道老大的俗,身上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那天晚上,我打完工回学校的路上,碰到几个醉酒男人的骚扰,是他救了我。

  然后他会偶尔请我吃饭,我带着对他的感激没有拒绝。

  半年之后,他告诉我他是青田帮的领导者,告诉我他有家庭,并向我示爱。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我,我拒绝了他,他并没有闹恼,只是笑着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汐羽,我看得出来,我们是一种人,你迟早回来找我的,我等着你。

  从此,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毕业时候我进了一家颇具盛名的企业工作,每天过着平凡的日子,偶尔回想起顾墨涵,心还是会疼。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那个c市市场的拓展计划时,鬼使神差的要求去c市。

  难道我还不死心?我不知道顾墨涵有没有回了,即使回了会不会选择来c市,带着这些不确定,我离开了东京。

  再次见到顾墨涵是在校友会上,他还是那么气宇轩昂,封存已久的思念破茧而出。

  但是对我的态度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总是冷冰冰的。

  在校友会上见到的,还有秦舞阳。

  她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顾墨涵的眼睛不时的停留在秦舞阳的身上,我嫉妒得发狂。

  第一个竞标方案失败之后,身边的同事给我提了一个建议,连我自己都鄙视日本人的卑鄙。

  我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手段赢秦舞阳,但是,我还是那么做了。人总是在伤害中成长,在伤害中学会算计。

  谁说钱不是万能的?有的时候钱没有效果,只是因为没花够钱,数量到了,钱可以买到一切,包括人心。

  我接触了秦舞阳的助理小梁,通过他我知道了腾达的竞标方案。

  看着秦舞阳惊讶的表情,我的心里很高兴,很痛快。

  我是不会输的,无论是合作案,还是顾墨涵,都是我的。

  哥哥要给我介绍男朋友,我没答应。

  我告诉哥哥,我喜欢的人是顾墨涵。哥哥答应帮我。

  晚宴那天,我通知了记者,在停车场里,他们拍到了我想要的一幕。我知道现在顾墨涵和秦舞阳的关系还不稳定,是离间他们的最好时机。

  他竟然威胁我,为了那个女人威胁我。

  不要去动秦舞阳,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我很想问问他,我到底算什么,在他心里,我已经那么可怕了吗?

  我不死心,不让我动秦舞阳,我偏要动。

  我花钱雇了几个人,跟踪秦舞阳,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后来便把目标转向了秦舞阳的家人。

  她们竟然打我!

  我狼狈的回到家,打电话给顾墨涵。

  顾墨涵竟然告诉我,秦舞阳不会随便打人,打你自然有打你的道理。

  我的心被嫉妒和愤怒占领了。

  有一次,我在超市看到他和秦舞阳高兴地买食物,手牵着手,温馨又浪漫。

  这是我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现在就在眼前,可惜,女主角不是我。

  我心里最后的理智也被嫉妒挤走了。

  我去了日本,找到了盛冈道夫。

  我和他做了一笔交易,我陪他一晚,他帮我做一件事。

  日本男人在床上的变态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我满身青紫的躺在床上,泪水慢慢流了下来。

  我拿我的清白赌顾墨涵对秦舞阳的不舍,对兄弟的不舍。

  我成功了。

  顾墨涵终于和秦舞阳分手了。

  我们要去北京开始新的生活了。

  我只是想和顾墨涵在一起,我并不想伤害任何人,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我不比秦舞阳差,我相信,顾墨涵会慢慢发现我的好,然后忘了秦舞阳,爱上我,我们会幸福的在一起。

  幸福没有那么容易

  “涵子,舞阳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不见了?”

  “晚上清秋去叫她起来吃东西的时候就发现她没在病房里,医院附近都找过了,没找到。”

  不知道为什么顾墨涵突然想起上次腾达的方案泄露秦舞阳心情不好好像是去了h大。

  “去h大看看。”说完冲出门去。

  他不断踩着油门,连闯了几个红灯。

  秦舞阳,你一定给我好好活着,你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如果你出了意外,我一定不会独活。

  顾墨涵到了海边的时候,冷清秋他们也到了,远远地就看到海水里站着一个人。一群人立刻冲了过去,顾墨涵在踏出第一步之后猛然停下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出现在她面前了,他现在只能远远地看着,什么都不能做。

  一群人把秦舞阳拉回到沙滩上的时候,秦舞阳全身湿透,头发上结了冰,浑身发抖,只是不停地流泪。冷清秋用大衣紧紧裹着秦舞阳,泣不成声,“舞阳,你别这样,没有了顾墨涵,你还有我们,还有你父母,他们看到你这个样子得多伤心啊!”

  秦舞阳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流泪,一双眼睛空洞无神。

  “清秋,你说,我怎么就这么

  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