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00(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道是无情却有情二

  连着几天,妖都想方设法地在讨我喜欢。每天晚上,他都会在我面前撩人地宽衣解带,暧昧地勾着凤眸,半裸着酥,露出两个小粉点,向我发出一浪又一浪的挑逗电波。

  兰墨天虽然对着我的时候如温柔驯服的情人,但我知道,男人一旦让他偷腥成功,如洪水般的情欲,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妖,就处于这种迷乱而不能自拔的状态,每天都食髓知味地用邪魅的凤眸凌迟我脆弱的神经。

  被人爱是种幸福,但妖渗着欲望的灼热目光,每天都会把我炙烤得虚汗直流,手心发痒。

  赤裸裸的妖虽然华丽美艳,销魂诱人,但其邪恶的手段,强风暴雨式的进攻,实在让我吃不消,如果放任他这样无节制地做下去,受苦的人,只会是我。

  无良师父常说,完美的爱情必须和完美的爱相结合,一个女人要想从心理上俘获一个男人,必须先从生理上征服他。

  现在的我,对着随时都会发浪的妖,本用不着我勾勾小手指,他就已经自动自觉地紧紧粘上来,就算我不给好脸色他看,他也会一天到晚地死缠着我不放。

  为了把我再一次压在他的身下,幼稚的他几次试图在我的午膳里下春药,被我发现后又想借喝醉酒的名义赖在我的床上不肯走。更可恶的是,他竟然在我睡着觉的时候把我搬到他的龙床上,脱光我的衣服意图不轨。

  堂堂的一国之君,做着比采花贼还卑鄙数倍的无耻行为,竟然还能厚脸皮地笑得一脸灿烂,看来,不给他吃些苦头,他只会变本加厉,不知悔改。

  除了提防妖,温雅如玉的神仙,也是禽兽一名。

  优雅淡薄的兰墨轩虽然很多时候只是静静地守着我,但眼里半是哀怨,半是期待的温柔目光,却是另一种的神折磨。

  表面上他虽然没有什么暧昧的动作,但很多时候,手指都会似有若无地拂过我身体的敏感处,淡薄的墨眸,总会不时闪过挑逗的火光。

  一只妖,再加一个神仙,每天每夜被他们用泛着莹莹绿火的黑眸盯着,我的耐,也终于被他们磨光。

  与其被动挨打,倒不如主动出击。

  在又一次被两狼残酷地剥夺我睡觉的权利后,我一狠心给他们下来媚门的特质不举药。

  虽然心里怨我恨我,兰墨天和兰墨轩却是敢怒不敢言。

  在我的威胁下,玉面神医也不敢为自己调制解药。

  现在的我,是万分羡慕百花谷里的无良师父,她的几个小情人,就从来不会烦她,也从来不会在她面前争宠。

  如果这两个男人能够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那有多好!

  ……

  垂眸懒洋洋地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南蒙国已经主动投降,算算日子,兰墨傲应该也要回来了。

  把脚放入刺骨的水中,虽然寒冷,但却舒服。

  “小小……天气凉了,不要顽皮好不好……”

  好听的嗓音响起,清澈的水面上倒映出神仙如玉的面容,一袭飘逸紫衣,星目玉唇,黑发飘摇。

  致无双的眉眼温柔地看着我,慢慢坐到我身边,把我被风吹乱的头发弄好。

  指尖抚上我嫣红的樱唇,感的薄唇,勾着迷人的弧度。

  “傲要回来了……你很开心……是吗……”

  阳光下如玉的皮肤隐隐地反着丝缎般的光泽,兰墨轩完美的容颜,纯净得令人不敢亵渎。

  不是没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黯然目光,也不是没有感受到他微颤的指尖,我知道他在害怕,害怕我对他的爱,会因为兰墨傲的归来而动摇。

  陷入爱情中的男人,即使淡薄如高高在上的神仙,也会变得脆弱不堪。

  深深地看着他,我淡淡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再过三天就能见到兰墨傲,无可否认……心……是满满的愉悦……

  玉眸缓缓一暗,兰墨轩从水中拿起我冰冷的双脚,然后放入他温暖的掌心里,拿出紫帕细心地一点一点地擦拭干净,然后帮我穿上袜子、绣鞋。

  浓密的眼睫轻垂,白皙晶莹的脸庞,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苍白。

  纯净如清水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安与颤抖。

  “小小,傲回来了,我和天,你打算怎么办?”

  抬起眼,看着兰墨轩沉不明的俊脸。

  “兰墨轩,你在担心什么?”

  把我搂入怀中,神仙执起我冰冷的手,然后放到嘴边轻吻。

  眸底闪过从未有过的紧张、慌乱和疼痛,情急之下,他抓住我的双肩,眼神炙热,嘴唇颤抖。

  “小小,傲回来了,你还会在意我和天吗?”

  淡淡地看着他,我不说话,亦不动。

  细细地看着他强装的笑脸,怪不得这几天他和兰墨天一有空就粘着我不放,看来这两个男人都在怕,怕我不再理他们。

  想不到淡薄如神仙,也会因此而患得患失。

  他对我真挚的爱,对我无声付出,我都知道。

  温暖而让我感动的男人,我很喜欢。

  所以,就算傲回来了,我也不会抛弃他。

  狡猾地勾起小嘴,我向他挑了挑眉。

  “轩王爷,如果我说我要抛弃你了,你会怎么样?”

  听着我的话,兰墨轩只是久久地看着我,眸底霾的冷光一闪而逝,越来越重的压抑气氛中,悲愤不已的双眸缓慢地合起来,然后叹息着将我搂入怀中。

  黯然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空气。

  “如果你真的要始乱终弃,我就回山上去好了,不然看着你和傲的恩爱生活,我一定会妒忌而死的。”

  半真半假的话,似是带着戏谑,但严重的伤感,却是一点点在加深。

  我抬了头,媚眸定定地看着他。

  “是吗?你真的要走?”

  神仙幽怨一笑,突然紧紧地把我抱在怀里,用尽全身的力量,仿佛要把我揉进他的骨头里去。

  低下头凑到我面前,咬了一下我的耳垂,然后又顺着我的脖子,滑到我的嘴角,有些发狠地吮吸着我的唇瓣。

  猛地推开我站起来,修长的身体再紫衣的衬托下更显优雅高贵,俊脸在树影斑驳中看不清神情,周身发出的强大气势震落了一地的树叶。

  神仙一脸沉的表情让我觉得心惊跳,这个腹黑的男人,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一个用力把我拦腰抱起,薄唇微颤,隐隐带着狠意。

  “扬小小,如果你敢抛弃我,你会知道什么叫自讨苦吃……”

  第九十七章狂情炙焰惩罚夜一

  踢开紫竹轩的房门,兰墨轩一个用力,把我抛在柔软的床榻上,我刚想坐起来,已经被他紧紧地压住了身体。

  微微松开的衣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白嫩如霜的感膛。

  渗着浓墨的玉眸,邪魅吓人,美玉无暇的俊脸,乌黑铁青。

  嘴唇摩挲到我的耳边,叹息般地说着狠话。

  “扬小小,我不准你不要我,不准!”

  沉的声音,慢慢变大。

  “你听到了没有,你不可以不要我!”

  一边愤怒地悲吼,一手用大手暴地撕碎我身上的衣服,此刻的神仙,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可言。

  知道他在生气,也知道他生气的原因,看来我刚才的玩笑,真的让神仙也变得疯狂了。

  紧紧抓着他的手,我试图跟心灵受伤的神仙交涉。

  “兰墨轩,你听我说……我没有……”

  想解释,想安抚他,但炽热的薄唇,已经狠狠地吻住了我想要说的话。

  伸手替我拂开鬓边一缕乱发,捧住我的脸,兰墨轩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扬小小,我不要听你拒绝我的话……我不要……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你说过的……”

  每说一个字,落在我唇上的吻就深一份,炽热的气息,烤得我全身发烫。

  缠绵悱恻的吻,兰墨轩霸道地侵占着我嘴里的每一寸柔嫩,纠缠住我的舌头不让我有半点退缩,仿佛要把我吸进他的身体里,深情而不顾一切。

  我从未见过这样疯狂的神仙,即使在山洞的那三天,他都是最温柔的情人。

  听着我窒息前的呻吟声,修长的指尖,紧接着点上我的哑。

  明知道我无法回答,神智渐失的男人依旧在我耳边呓语。

  “小小,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的,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的,好不好……”

  狂野的吻,力道越来越猛烈,我的唇被咬破了,但我知道,这疼痛的感觉,却不如神仙眸底的悲伤。

  看来他对我的爱,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还要狂热。

  师父常说,每个女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男人,有些只是过客,匆匆一面,从此两不相干。有些人因为机缘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终生难忘。相爱而不能一起,是因为爱得不够深。如果放弃一个肯为你付出生命的男人,那么你将会后悔一生。

  心底深处一软,想推开他的手,慢慢搂上他的腰。

  这个男人,我不想再放手。

  我无声地驯从,让身上的男人更加失控,扯掉我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让两个人的身体更贴合。

  “小小……小小……小小……”

  沙哑的声音,一遍遍地叫着我的名字,深邃的黑眸看着我,脸上有着失望还有落寞的悲伤。

  “你还是不肯爱我,还是不肯接受我,是吗……”

  深情地拥着我,缓缓开口。

  “我以为,你已经爱上我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把头埋在我的颈窝,然后恨恨地咬着我细嫩的肌肤,墨色的双眸紧紧地望着我,充满欲望的焰火。

  “可是,就算你不打算珍惜我,我也不想放开你。就算你恨我,我也不会再放手。”

  看着他痛苦的眼神,我的心一阵揪痛。

  伸手抚上他的脸,勾勒着他俊美的脸庞,看来神仙的腹黑手段,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不把我诱惑到亲口说爱他,他就绝不善罢甘休。

  嘴里无法说话,但眼中的深情,聪明如他,不会看不到。

  看着我眼中流转的温柔,墨眸闪过刺痛,兰墨轩执着我的手,舍不得离开。

  搂紧了我的腰,悲伤的气息,流淌在空中。

  烈火般燃烧的眸子,像要穿透我的灵魂深处。

  “扬小小,你是在可怜我吗……因为可怜我,所以才所喜欢我吗……”

  看着他眼中的悲伤,这个男人的爱,永远是如此的直接,如此的毫无保留,我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缓缓地崩溃……

  我用力地摇着头,想告诉他,我不是在可怜他……

  我的心,也有着他……

  而且……

  我已经爱上了他……

  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这个温柔的男人,我欠了他太多的债,我知道他的心……在痛……

  心……通过一次就够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他为我伤心……

  我拉下他的头,吻上他的唇瓣。

  沉默地任由我吻着他,兰墨轩搂上我的腰,温柔的气息包围着我,润滑舌头舔着我的嘴角,弄得我一阵阵地颤栗。

  暗哑的黑眸,渗着浓浓的欲望,像是砍头我的灵魂般紧紧地锁着我的视线。

  “小小,你知不知道,你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对我来说都是极致的挑逗和诱惑。为了不让你讨厌我,我一直都在忍着自己的欲望。就算你给我下药,我也任由你顽皮任。我为了你牺牲那么多,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的好?”

  撩人的气息笼罩着我,听着他的话,感受着他滚热的身子,虽然不能说话,但我的身体,已经在微微颤抖。

  “小小,你也想要我的,是吗?”指尖顺着我的脸颊滑到我的酥,温柔地抚,“你永远也忘记不了在山洞里我带给你的无尽快乐的,是吗?”

  眼里波涛汹涌,黑沉沉的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大海,俊脸闪着寒光,让我瑟缩。

  神仙极度痛楚与邪恶的眼神,把我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融化在他的目光里,我全身软软得像一缕烟。

  女人的痛苦是男人造成的,但男人的疯狂,也是因女人而起。在爱情前面,先爱上的那一方,永远都是弱者。

  正因为爱上了我,就算一向清心寡欲的兰墨轩,面对着爱情的时候,都没法做到从容不迫与洒脱。

  已经被我气得快疯掉的这个男人,看来并不打算放过我。

  看出我眼中的迷乱,舌尖暧昧地舔过我粉色的顶点,声音邪恶诱人。

  “现在,就让我们重温那三天的美好快乐时光,你说好不好……”

  第九十八章狂情炙焰惩罚夜二

  听着他越来越高亢愤怒的声音,我的心,跳得更快更促,我现在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眼睛瞅着他,让他明白我的想法。

  但很可惜,盛怒中的男人依旧沉醉在自残中,不断地借着我变心的名义来折磨我,也折磨着他自己。

  搂着他的脖子,努力把眼神放轻放柔,我试图让他冷静下来,示意他帮我解开道。

  似乎看出我的用意,薄唇眷恋地吻着我的唇瓣,兰墨轩挑眉看了看我,不紧不慢地诱惑。

  “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想对我说话……要不要我解开你的道……我是可以帮你,不过,你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牢牢锁住我恳求的视线,手猛地扯住头发抬起我的头。

  声音透着黯哑的沉。

  “扬小小……等我满足了,我自然就会让你说话……”

  深邃的黑眸,燃烧着欲望的火焰,几乎快把我灼伤,喷着紊乱气息的薄唇急切地掠夺我的唇瓣,晕眩的感觉,我本作不出任何的反应。

  因为心痛,所以不想反抗,如果发泄能让他冷静下来,那我会让他放纵一次。

  不过我深信,发泄过后,后悔的人,不会是我。

  感受到我放柔的身体,沙哑重的声音,透着魅惑的力量。

  “扬小小,你给我听着……在傲回来之前,我会再要你一次……”

  微微哽咽的声音,透着莫名的忧伤。

  我心中的痛,如无底的洞,填也填不满……

  这个爱钻牛角尖的男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向来自信的他,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彷徨?

  手搂上他的腰,主动吻上他的唇,我想让他知道,我不会抛弃他。

  感受到我的主动,黑眸里露出了几丝欣喜、几丝怀疑,慢慢抬起身子,温柔的指尖如羽毛一般轻轻拂过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嘴角,流溢着邪恶的冷笑。

  “小小,你又想让我心软了是吗?你总是这样,表面上装温柔,装可爱,但你的心,却比最顽固的石头还要硬,还要狠!”

  猛地抓紧我的酥,然后毫不怜惜地用力揉捏。

  “你还记得吗,当初你就是用这个迷人的样子来诱惑我的,让我想恨又舍不得,想骂又开不了口,想逼你又怕你讨厌。最可笑的是,我原本在想,这一辈子就算真的被你抛弃了,我也会放你去和傲一起。不过,现在我后悔了,我不会再让你这只小狐狸得意,你欠我的东西,我要一点一点地夺回来。”

  被捏的地方,很痛很痛,特别是敏感的花蕾,更是一片乌青。

  看着我脸上冒出的冷汗,墨眸闪过一丝心痛,但狠心的男人依旧禁锢着我的腰,硕大的昂扬紧紧地贴在我柔软的腹部,恶意地微蹭。

  “小小,你说,我们三兄弟,谁的能力最好……嗯……”

  咬着忍着酥麻的快感,这兰氏三兄弟,看来是一个比一个邪恶。

  妖艳的兰墨天,给我的是灭顶的欢愉和至死方休的缠绵。

  狂野的战神,虽然不如妖身经百战,但因为爱他,所以每一次,虽然被他强索,但身心都会很满足。

  在床上,兰墨轩无疑是最温柔的,但现在看来,妒忌中的疯狂男人,比妖和战神也强不到哪里去。

  见我眼中流露着的委屈媚光,硕大的灼热滑向最柔软的地方,捏着浑圆的手掌,更加用力。

  “小小,你一定是想说,我不如天和傲是吗?你一定在想,我兰墨轩,本满足不了你,对不对?”凶狠的嗓音慢慢变得不甘,“你知不知道,那三天三夜,为了不伤到你,我到底用了多大的耐,才不让自己变得疯狂。”

  癫狂的神仙一边说一边在我身上撒野,发热的身子受不住那磨人的快感,我只能嘤嘤地低吟。这个斤斤计较的男人,到底还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小小,是不是很舒服,我就知道,你喜欢我这样对你。”

  故意不去看我眼中的控诉,修长的指尖顺着我的小腹滑下,缓缓打开我软麻的双腿,中指在那闭合的华蕊处轻轻划动着,然后猛地了进去。

  墨眸带着压抑般的痛楚与心疼。

  “本来我也想温柔地对你,但是你不应该想着不要我的。如果再放纵你任下去,你一辈子也不会体验到我的痛,我的苦。”

  “啊……”

  双眸迷蒙地瞥着兰墨轩隐忍着欲望的愤怒俊颜,嘴里虽然无法说话,但被异物侵入的瞬间我还是发出了呻吟。

  破碎的娇吟,却换来兰墨轩更大的凌虐。

  想不到一向斯文有礼的神仙,发起怒来会是这样的骇人。

  男人爱到极致,就会变成恨。在这一刻,我是无比的后悔,看来刚才我是不应该跟这个男人说笑的。我应该一早就告诉他,我爱他,我不会不要他。

  但现在,愤怒疯狂的男人,本不可能会停下来听我说话。

  “小小,你的呻吟声,真的很诱人,而我,想听得更多。”

  看着我迷离的眼神,在花道中肆意勾划的一指变成两指,连续的抽,狠狠地恶意扩充。毫不温柔的动作却在我的体内产生一种电流般的快感。

  我的神仙不应该是这样暴的人,他应该是淡薄如水,温柔如丝的体贴男人。而另他变成野兽的人,是我。

  什么叫自食其果,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怕挣扎会惹来他更大的愤怒,也为了不更加难受,我只能缓缓挺起腰,有节奏地迎合他的手指。

  “小小,很难受是吗?是不是很痛?”

  手指增加到第三,抽送的力度和速度更为猛烈。我猛地抽口气,细致的花壁,已经开始在灼热地生痛。

  从来没有过的屈辱感和快感,让我害怕。

  我想求他不要再这样,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