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2)

加入书签

  他的皮适用于制作最坚固的防弹衣,幸之雾敢发誓。

  卓远之正在夸夸其谈,久违不见的宇文寺人就这么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张棺材脸结着冰,他似乎憋了很久。  "卓远之,今天是最后一天期限,你决定不再回罗兰德学院了吗?"

  这几天他忙着将全世界一流的保镖训练成三流的侍应生,卓远之差点儿就将这茬给忘了。他都已经决定休学了,自然不会再回到罗兰德学院。

  只是,已然作出的决定在说出口的瞬间为什么会那样艰难?

  将他的犹豫看在眼底,宇文寺人揪住他的衣领,学生会主席该有的风度被丢在一边,他更像个黑道大哥。  "卓远之,你以为罗兰德学院是你们家吗?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不是啊!卓冠堂绝对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绝对比罗兰德学院更加鄙夷自由的概念。

  他吊儿郎当的样子让宇文寺人怒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收紧,他大有掐死卓远之的意思。

  原本还能在之雾小姐的安抚下保持镇定的保镖们,纷纷行动起来,使枪的欲拔枪,用拳头的全身作好准备,跟见宇文寺人的脖子将比卓远之的头发丝更脆弱————只需一个眼神,宇文寺人的脖子就会呈现出一百八十度打折,只需卓远之的一个眼神!

  可他没有,卓远之尽可能保持微笑的表情,不希望自己的神情对手下产生影响。伤了宇文寺人不要紧,如果让车神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事情就大条了。

  宇文寺人不知道危机正在向他们两个人逼近,他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说出心里的话:  "你这算什么?当初我打算离开罗兰德学院的时候,你说我做逃兵,你现在这算什么?光荣的战士吗?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以休学做挡箭牌,你就是懦夫。"

  没有人可以骂卓冠堂少堂主是懦夫,尤其是在下属面前,一帮热血青年眼看就要沸腾了。幸之雾最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平日的卓远之或许还能开开玩笑,当当平凡人。可是在卓冠堂他必须树立他的威信,他必须以王者的气势压倒众人。

  他活得很高傲,他活得很累。

  所以,他做了一回逃兵,逃到了罗兰德学院。他向卓爸要了四年的时间做个平凡人,他能当平凡人的时间只有这四年。

  如果不是龙铠的事情,他还会在罗兰德学院,在303寝室,在天涯和战野的面前继续装成平凡男生,过着简单的学生生活。可是这一切随着龙铠的出现彻底地打破了,梅菲斯特被推回到阳光下,这才看见自己周身都流淌着"黑色"。

  他重新回到了地狱里,那是他的原产地。

  这不是他第一次逃回地狱,之前那次是因为幸之雾选择去英国。她逃了,抛弃他独自离开,被丢在阳光里的梅菲斯特无所适从,他惟有重回地狱,那里有他习惯的气息。

  不是他想逃,是阳光中没有他留下来的理由。

  这个道理幸之雾也是最近才领悟,宇文寺人自然不会了解。他只是用着自己的方式诉说着连他自己都摸不透的心思————他不想让卓远之离开罗兰德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