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四双手紧紧缠绕,谁也离不开谁,谁也逃不出谁。

  又被幸之雾那坏丫头算个正着,他们果然待在这里,不准备赴宴。朵猫猫翻了一个白眼,冷眼扫过303寝室内的几个人,紧绷的气氛有让人窒息的力量。

  "我来接你们,快走吧!已经晚了。"又是那个幸之雾惹出来的麻烦,要不然这时候她可以在卓冠堂习武,才不用来这里跟这些家伙胡搅蛮缠呢!

  连问了两声,屋里的四个人,一只宠物和一个智能机器人全不见动静,朵猫猫顿时不耐烦起来。  "你们到底走不走?"不去拉倒,在卓冠堂举办晚宴本来就是错误,真不知道堂主和津庭叔为什么会同意。

  面对她的邀请,公主只是瑟缩在沙发里。原本很积极的车神面对这突加其来的变化有些慌张,她望望战野,战野又瞧瞧度天涯,天涯阴冷的目光停顿在阿狗的白毛上,在主人的注视下阿狗微微发抖,为数不多的毛在寒光中摇曳,让人想到"残花败柳"这四个字。

  静等了三秒,朵猫猫耗尽了自己最后的耐心。不去就不去,她这就回去复命,又不是她不接客人,而是客人不肯赏光。

  拉着脸,她猛地拉开303寝室的大门,迎头撞上硬硬的东西————

  "哇!好……好柔软!"

  什么东西好柔软?她的胸部明明被撞得生疼,低头望去,有颗硕大的头颅靠着她的胸,正贴着她的胸部喃喃低语:  "真的好软……好软……"

  天杀的色狼!

  手起手落,宇文浪那张陶醉的面容直接亲吻地板。用膝盖压着他的背部,朵猫猫说话的口气里夹杂着咬牙切齿的痛恨。  "你竟敢非礼我?"

  "真的好柔软!"宇文浪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而且你的胸部真的好柔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

  还敢胡说?朵猫猫膝盖使力,色狼立即发出猪嚎:

  "噢————啊————痛————"

  看你还敢再胡说!

  "牡丹花下死,做……做鬼……也……风……流!"

  宇文浪发出最后的人生感言,随即倒在地板上,呼吸全无————装得跟真的似的。朵猫猫坐在他的背上,忽然想起一种花。  "宇文浪,你知道吗?你真的很像一种花。"

  常听人用花来比喻美女,莫非帅哥也适合这种比喻?  "你是不是觉得我像娇艳的玫瑰,热情似火?要不就是百合,纯洁大方?哦!我知道了,你觉得我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呕!

  这一次,战野和车神非常默契地做出完全相同的动作。

  朵猫猫站起身,还他自由。  "剑兰!你像剑兰!"

  "剑兰好啊!"宇文浪喜滋滋地欣赏着自己的尊容,  "剑兰多好,我就做剑兰了,以后你们就叫我"剑兰"算了。"

  "你真的要我们这么叫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