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2)

加入书签

  她满面干劲让战野看得目光呆滞,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一个女生抱着完全不存在的希望喊出这样的口号?

  捣捣他的胳膊,度天涯只想知道,  "她是不是有点儿傻?"

  "早日见到少堂主,我就能早点儿为黑道事业作贡献。所以……所以我们现在就去参加卓远之的晚宴吧!  "

  "等……等一会儿!"战野又为自己找到了"必须"要做的活儿。

  他这样拖拖拉拉,车神不依不侥起来。  "你从正午忙到傍晚,从傍晚忙到月亮上山,你到底还要忙多

  久?"更恼人的是,他忙了半天,根本看不出来他究竟在忙些什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忙的可是非常重要的事。"他手指阿狗,倒霉的雪狼被椎入了替死鬼的行列中。

  "我得替阿狗数毛啊!我要数一数它有多少根毛,其中长毛多少根,短毛多少根,不长不短的毛又有多少根。在数毛的过程中,我又要数它掉了多少根,掉下来的毛中长毛多少根,短毛多少根,不长不短的毛又有多少根……"

  这是一道无限循环题,他不停地数毛,顺便拔毛,阿狗身上的毛长个不停,掉个不停,于是这项工作永远没完没了,战野也就成功地拖延了时间,掩饰了卓远之的真实身份。

  他承认自己很卑鄙,但在爱的面前,谁能不卑鄙?

  "你成心不想去参加卓远之举办的宴会,成心不想打电话给他是吧?"

  是————这句回答战野没胆说出口,除非他不在乎她。

  眼见着车神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拖动这两个大男生,恰在此时有人来帮忙了。

  即使隔着门,阿狗也能嗅到那浓郁的香水味。回想起在王宫的时候被王后————也就是天涯的魔女妈妈坑害的那段日子,阿狗简直是不寒而栗。来不及发抖了,那香水气息越来越浓,完了,它又要开始掉毛了。

  "啊嚏!"

  阿狗的一个喷嚏换来满屋子狗毛飞舞,公主推开门,迎接她的就是一片白毛乱飞的空间。  "又能见到阿猫了,阿狗这么兴奋?"

  兴奋你个头啊兴奋?听到,"阿猫"这两个字,阿狗的眼前闪现的是黑糊糊的一片。本以为阿猫走了,它可以独霸小姐,谁知小姐竟然萌生出一种名为"思念"的东西,王储殿下说"距离产生美",阿猫这一走不要紧,它跟小姐之间的美顿时产生,但它狼王子将被置于何地?

  不能想了,一旦想起,阿狗就恨得牙痒痒,狼嗜血的本性顿时又强烈地涌动起来。

  公主才不管这只全身雪白,名为"阿狗",实为雪狼的动物会想些什么呢!她只关心王储殿下是否注意到她今晚的装扮。

  露背晚礼服显现出她性感的一面,公主不再是平日里握着花剑,浸泡在汗水中的脏丫头,她变得一点儿也不像她,倒是很像度天涯接触的社交名流。

  度天涯挑起眉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