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2)

加入书签

  没有人逼他,他自己选择沉醉在黑暗的世界里,做一个梅菲斯特。

  从相识的那天起,幸之雾不停地敲,不停地撞,就想着要捅破他那层黑暗的守护,将他抱到阳光里。到最后,她没能将他拉出来,自己却逃去了英国。

  听他说着在303寝室的种种,她开始反思自己的逃避究竟是多么的不负责任,她回来了,她想重新开始努力,是不是太迟了?

  有种微妙的感觉,如果卓远之失去战野和天涯,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再有朋友。不管了,幸之雾狠下心来,私自决定将他拖到八月天里晒太阳。  "我不管你到底有多害怕,总之,这个周末天涯、战野、公主和车神是来定了————你接受命运的安排吧!"

  凭什么要他接受命运的安排?他卓远之从来不接受命运的安排,  "我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少自作主张。"

  她自作主张?她做了这么多全都是徒劳?  "卓远之,你就不能试着接受别人吗?"

  ""别人"也包括你?"

  卓远之猛地抬起头,迎上她的目光冷得有些骇人,自认没心没肺的幸之雾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不能怕,她说过这辈子都不会怕他,否则她没有办法站在他的身旁。

  坚定信念,她坦然地昂起头迎着他。"害怕失去阳光,所以永远不走出黑暗,这样的选择你甘心吗?"

  深吸气,明知道吓不倒她,他到底在干什么啊?  抹了把脸,卓远之看上去有些疲惫,他并非战无不胜的圣人,身为人,他的脆弱也有无法掩饰的时候。

  他试了,试着走出黑暗,走到她的身边。可当他费尽千辛万苦地走进阳光时才发现————他的影子依旧是孤独的。

  "你走了,你去了英国,丢下我走了。"

  那种重回孤独的滋昧,他毕生难忘。他怅然若失的背影,她也铭记于心。

  不论人的心境如何变化,时间从来不会爽约。周末如期而来,每个人的心情却各有不同。

  "你们怎么还不去?我都等不及了。"车神一身动感装扮,就像十五六岁的男生,不失俏皮,又不减风情。她围着战野转来转去,催促着众人快点儿动身。

  相比她的焦急,战野像是被催眠了一般。一会儿替小姐检查身体,一会儿修整滑板。他甚至在这个时候擦起了地板,完全无视车神的焦急。

  无法从战野身上获得想要的成果,车神只好努力催促起度天涯来,那么优雅的男生一定很遵守时间————这是她自个儿幻想出来的。

  "让主人等多不好,度天涯我们赶紧去吧!"

  被央求的那个人比战野还绝,一杯香浓的咖啡,一本原文书,度天涯很符合王储殿下该有的悠闲形象。

  大口呼吸,车神需要平息体内的烦躁。她是很想抛下他们单独前往,问题是她不知道卓冠堂总堂到底在什么地方,也只有战野和度天涯能联系到卓远之,让他派车啊!

  等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