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2)

加入书签

  "可事实上,你却分去了他们对我的爱。"这是朵猫猫始终无法释怀的。

  该如何才能让猫猫明白,她的出现并没有降低众人对猫猫的爱;该如何才能让猫猫明白,她所拥有的一切本来就属于她自己的。

  也许沉默的等待是幸之雾惟一能用的手段。

  坐在床上,幸之雾想,整个卓冠堂,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地方,可以安静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什么都不用想。

  "又跟猫猫干上了?"

  卓远之的突然出现,让幸之雾从床上跳了起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从你偷跑出去的下一刻。"卓远之沉黑的双眸中闪着忽隐忽现的怒气,敢从他眼皮子底下溜掉,阿土那帮保镖要加强训练了。

  从卓远之阴沉的目光中幸之雾感觉到了危机,迅速窜到门边,她先占据好逃跑的有利地势。  "我去看看亦悠和优优,照顾他们是我的工作嘛!"

  长臂横在她的身前,人高体积也大,他用身体围成坚固的城堡,困住她想要逃走的脚步。  "你回来得太迟了,我已经哄他们俩睡觉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待在我的眼前就行了,这算是我代替你做保姆的报酬。或者,你还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去?"

  "我,我哪敢?"聪明的女生都知道"能屈能伸"这四个字绝对不是仅针对大丈夫而言的,  "我怎么会逃跑呢?绝对不会!我逃跑的概率就像你揍我的概率一样,对吧?"

  不愧是做律师的料,年纪轻轻就考入法学院预科班,跟她斗嘴是件极不明智的事。卓远之开始可怜朵猫猫,这么多年吵下来从没胜过,换作是他,也想将幸之雾揍得跟注了水的猪头一样。

  闲话少说,她带着伤偷跑出去已经够让人气愤的了。  "你去见了度天涯和战野。"

  "还有公主。"他对她的罪行了解得不够全面,她不介意帮忙作解。  "跟他们聊了一会儿,约他们无论如何这周末也要参加你在家里举办的宴会,这才不枉你积极训练卓冠堂的兄弟,将他们一个个训练得跟白痴似的。"

  "幸之雾!"他怒吼一声,  "你再胡说下去,我不保证不对你动手。"不对女人动手可不是他的做人原则,尤其是她的屁股非常吸引他的巴掌。

  移动身躯,幸之雾尽可能跟他保持距离,可惜被他困在胸前,想离得更远一些也不太实际。  "你别生气嘛!我年幼无知,说了一些实话而己。"

  "实话就是你要公主别再爱天涯?"

  "你跟踪我,还偷听我说话?"幸之雾火冒三丈,她巨不喜欢这种感觉————被监视的感觉!他们彼此之间该有足够的空间,即使他是她的……

  "别把我想得那么恶劣,即使我担心你,也不会全面控制弥————这是你去英国以后我学到的教训。"

  曾经,他的霸占逼着她远走他乡。她不在身边的那些日子,他告诉自己:再见到她,他不会再用任何理由拴住她。他真的做到了。

  "我没有跟踪你,是公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