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2)

加入书签

  "别问我,我不是恋爱专家。"

  直觉告诉他:这招不灵。说出来战野也不会接受,很多事除非亲身经历,否则即使知道过程是错误,也会等待那个并不被看好的结局,然后学着站起来————这大概就是成长吧!

  只是,有些成长的代价是付不起的……

  "你根本不爱车神,你对她完全不负责任。"

  面对幸之雾的吼叫,战野只有发呆的份,他不记得自己对车神做了什么需要负责的事,干嘛被骂?可是没等到度天涯认同的他,刚转过身就听到她在咆哮。这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高尔基的《海燕》,大海咆哮也就这个音量了吧!

  "你如果真心爱她,怎么舍得看她对一个幻想中的人物步步沦陷?"幸之雾叫得很大声,在气势上先压倒跟电线杆似的战野。

  "你明知道她爱的卓冠堂少堂主就是卓远之,你不告诉她;你明知道真实生活里的卓冠堂少堂主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模样,你不告诉她;你明知道卓远之对车神根本没有意思,你不告诉她;你明知道这份感情对她来说是彻头彻尾的虚幻,是永远到得不到的幸福,你还不告诉她!"

  她一句排比句压到战野的心上,压得他头也大,心也肿了。抹了一把脸,他满脸沉痛地瞅着她。

  "知道自己错了吧?感到后悔了吧?自责到想自杀了吧?"

  "不是!"战野憋足了劲,痛苦万分地嚷了起来,  "你说话就说话,别把口水喷得我满脸都是。"

  度天涯的手滑了一下,幸灾乐祸的笑容让他手中的红酒溢到了地毯上,染红了阿狗多灾多难的毛。

  是可忍,孰不可忍。幸之雾非常确定即使车神不再迷恋卓远之,也不会爱上战野这个楞头青。  "我不管你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不过你记清楚了,这场晚宴绝对不会取消,以车神的脾气也不会取消赴约,你就看着办吧!"她懒得再跟这种人浪费时间,活该一辈子单恋人家得不到回应,没人爱的命。

  掉门,她这就要走,跟这种人再待下去,会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这不仅仅是幸之雾的离去啊!看在战野眼中,仿如车神离他而去,永不回头。他人高手长,伸出胳膊拉住幸之雾,像拽住财神爷似的,  "别这样,咱们好好谈谈,只要你不让车神知道卓远之是卓远之……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反正只要你不让车神知道她的梦中情人是梅菲斯特,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幸之雾冷跟望着他,冥思苦想了一阵,地很认真地向他伸出手,  "把你这个月打工挣来的钱全都给我,可以吗?"

  如果说卓远之是梅菲斯特,她绝对是美女蛇。咬咬牙,战野决定打落牙齿和血吞,  "只要车神不知道卓远之就是她的梦中情人,我这个月的血汗钱就交给你了。"

  乖乖!他这么爱车神,爱到连血汗钱都愿意交给她?幸之雾不得不拱手说佩服,若换作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拿血汗钱换爱情的,更何况是那么悲惨的单恋。

  无奈地摇摇头,幸之雾照样往门外走,战野惨兮兮地望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