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1/2)

加入书签

  "带她去邀海轩,我在远之的书房见她。"

  他整理身上黑色的休闲西装。卓英冠隆重的态度让津庭起疑,  "你认识她?她是远之的什么亲戚吗?"

  "不是!"多少年了,他们终于又要见面了。

  英冠的眼神透看几许沧桑,津庭再度猜测,  "你们认识很多年了?"

  "嗯。"扣上扣子,卓英冠再拉拉衣领,他依然记得她喜欢看他穿黑色西装的样子。多少年了,他以为自己会忘,可他从来没忘。

  他专注的样子让津庭看着有些发呆,卓英冠是何等嚣张的家伙,什么样的客人能让他如此认真对待,这太奇怪了。津庭渐渐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仿徨的感觉因何而来。  "要我陪你去见她吗?"他想见见那个叫"杜蘅"的女人有何其大的魅力,却又不好开口,只能试探性地问道。

  "不用。"卓英冠毫不犹豫地断绝了他的念头,他不要津庭见到杜蘅,他不要。

  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他走到门口,大步向邀海轩走去。那里有人在等待他,为了这次的见面,他们都已经等待了太久。

  目送他的背影,津庭的心中游荡着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杜蘅?谁是杜蘅?她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她有何魅力让卓英冠如此认真对待?

  拉拉立于一旁的弟兄,津庭的脸上依旧挂着习惯的温和笑容。  "那位杜女士凭什么要求见堂主?"

  "她握有卓门令。"

  这就不奇怪了,百年来,凡是握有卓门令的人都跟卓堂有莫大的渊源,他们可以要求见堂主,更可以凭借卓门令要求卓堂给予一定的帮助,帮助的范囤由堂主视情况而定。

  原来是这样!津庭舒了一口气,下面那口气还没接上来。只听那人接下去说道:

  "她握的是堇色卓门令。"

  这就更不奇怪了,卓门令分为好几种颜色,堇色卓门令是最高的门令,持令人甚至可以凭借这块门令调动各地的卓冠堂分堂势力,威力非同一般。据津庭所知,百年来拥有堇色卓门令的人不超过个位。

  看来此人与卓冠堂有生死之交,难怪英冠会这么在意她的出现。那口底气喘到半道,再听那人又接下去说道:

  "她握的堇色卓门令刻有黑龙图案。"

  这就太不奇……

  津庭无言地从腰间抽出一块卓门令,堇色为底,黑龙在飞————那是卓英冠给他的卓门令,卓堂百年只此一块,原来世间还有一块。

  说不奇怪,那是自欺欺人。

  多少年了?他们多少年没见了?

  杜蘅站在书房的中央不时地来回走动,烦乱的步子突显她此时的心情,想到将要再见到他,叫她如何不激动?

  杜蘅啊杜蘅,好不容易再见一面,你要拿出最好的一面,不能显得这么窝囊。当年的冲动劲如今都到哪去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磨练,你该比当年更有勇气才对啊!

  回想当年,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吧!她……

  正想着当初,杜蘅无意中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