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1/2)

加入书签

  "用不着你教训我!"不!她不想这样跟他说话,但听到他那些话,她的背脊就涌上一股恶寒,然后在她自己还没明白的时候,反击的话语就喷了出来,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教训我?凭什么说我?什么律师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你帮那些上流社会的渣子洗脱罪名,从中收取高额报酬,那也叫"公正"?你也配说"公正"?"

  她犀利的语言让幸德书气得脸色由黑转白,很难想象,坐在对面这个让他气得快发疯的人竟然曾是他的女儿。  "你……你越来越不像话了!"

  "在你眼中,我早就不像话了。要不然,你也不会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断都断了,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为什么会觉得口中有点儿苦?苦得她想哭?

  被说到痛处的岂止她一个人?

  望着面前这个做了他十六年女儿,之后虽然仍姓"幸"却不再是他女儿的女生,幸德书的伤感不是一点点。  "你就是这样!你还是这么不听话!什么事都按照自己的脾气来,也不管对错。我的话你从来不听,现在后悔了吧?当初要你去英国读预科班,你非不去。现在好了,在这个地方读法律,能读出什么成就来?"

  在他的眼中,她永远只能靠着他这个国际知名大律师生存吗?之雾就是要他刮目相看,  "我去了英国,没有靠任何人,我考上了那边的法律系,而且我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之所以会来罗兰德继续下面的学业是因为我想回来,这里有我牵挂的人,而英国没有。"

  幸德书一直生活在英国,听她说出这些,他怎能不气。  "你牵挂的人还有谁?不就是那小子嘛!"

  "我牵挂的人多了,除了卓远之,我还牵挂津庭叔、卓爸……"

  "卓英冠?"她竟然管卓英冠叫"卓爸"?幸德书眉头紧锁,脾气在瞬间即将迸发。  "你跟他很熟吗?"

  "他一直照顾我,"幸之雾的手指在杯口划着圆圈,  "从你跟我断绝父女关系的那天起,不!更早……应该说从很早以前他就在我的生命里扮演了父亲的角色。"

  幸德书的十指互相纠缠着,扭在一处根本分不清哪根是中指,哪根是食指。他不说话,就让她来说。

  "卓爸对我很好,就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

  "你是我女儿!"

  话从幸德书的口中冲了出来,等他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之雾怔怔地望着他,半晌没反应过来。

  "离开那里,跟我回英国。"他可不是求她跟他走,为了显示尊严,幸德书特意补充了一句,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现在跟我回英国,你的律师之路可以顺顺当当地走下去。如果你继续这样一意孤行,非跟黑道搅和在一起,你是没办法成为律师的————我说到做到。"他话中的威胁成分连他自己都没听出来。

  可之雾却被那些威胁的阴云笼罩起来,这就是父亲对女儿说出的话吗?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