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1/2)

加入书签

  公主也知道是烦乱的心事困扰着她,让她一直睡不着,不解开那些心结,她会一直失眠下去。可那些心结怎么可能解得开呢?  "你还是杀了我吧!"

  倒了杯牛奶给地,度一舟希望这对她有帮助。

  "愿意跟我说说吗?"她这么大的女生会失眠无外乎家庭出现突然变故,课业太过紧张和感情问题。前两者以公主的个性会找人倾吐,失眠的可能性不大,惟有最后一种情况比较可能,在众多可能的情况中,他的外甥————度天涯又是最大的可能。

  不用说了,失眠的症结就是度天涯那个绝美的王储殿下。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魅力?简直是害人不浅!

  "跟天涯吵架了?"

  "没有!我怎么会跟他吵架呢?我们俩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才不会为了他而失眠呢!"

  公主急急的辩解变相地交代了一切,度一舟心中了然。他开始庆幸自己学的是临床,连心理医生的功课也一起攻克了,学得多果然还是有用处的,这不就派上用场了嘛!

  "公主,"他坐下来,不是为了体现亲切感,而是失眠的后遗症让他也有点儿飘。"有些男人不会把他的在意、他的真心放在脸上,那些东西得你自己一点儿一点儿去体味。"

  "你就是这样的男人?"

  ……

  不光是度一舟,连公主都倒抽一口凉气。两个人以坐着的高度直视过去,首先目睹的是火曦修长的腿,再向上攀升,宽大的衬衫遮住了极限诱惑————地根本什么也没穿,套了件衬衫,还是度一舟的衬衫就跑了下来。

  大清早的,这叫什么事?

  度一舟扶扶眼镜,他要求自己保持平静!  "你换好衣服再下来,可以吗?"最后三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火曦抬起袖子看看自己,那动作又让她的大腿多暴露一寸,急得度一舟想伸出手帮她拉下摆,却又害怕碰到她粉嫩的大腿————天要亡他!她还一副无辜的表情,  "而且我没带换洗衣服来,原来的衣服被你弄得脏脏的,我不想穿了。"

  他什么时候弄脏了她的衣服?对了,想起来了,她昨天要用他的浴室,他坚持要她回家沐浴,两人僵持不下,结果花洒喷了她一身的水————这也叫"他"弄脏的吗?

  想到旁边还坐着公主,度一舟连忙解释起来:"我跟火曦小姐之间没……没什么的。"

  公主看看度医生,再瞧瞧火曦小姐,她的脑海中很难不想到有色彩的镜头。

  不能让学生误会,这有损教师形象。虽然度一舟不是教师,但他的脸皮绝对比身为老师的火曦要薄。拉住公主的手,他试图解释清楚: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实际上我……"

  谁在窃笑?他听到有人在窃笑,笑什么笑?谁允许你笑了?度一舟一双横眉冷对火曦,还真有点儿犀利。

  将心一横,既然人家小姐都无所谓了,他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