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2)

加入书签

  阿猫做出猛虎下山的架势,眼见就要扑上去,忽然却冲着之雾喵呜了起来,倒把等着看好戏的卓远之弄呆了一下下。

  抬眼望去,之雾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刚才还兴高采烈地策划着如何蹂躏他,怎么这会儿的工夫就睡得跟死猪似的,不会是装模作样吧?

  "之雾!之雾————"他拍拍她的脸颊,  "别装了,你以为你装睡我就不让阿猫吻你了?"有胆惹他,怎么没胆承担后果?  "快醒醒,你还没吃药,现在不是睡觉的时间。"去外面疯了一天,还有精力想着如何折腾他,现在装出虚弱的模样,实在缺乏可信度。

  等了又等,仍不见她醒来,卓远之心下有些焦急,手也探上了她的脑门,那上面的高热叫他失去了理智。她的伤势根本就未痊愈,她的确在伪装,不是装睡,而是装作不要紧,她是不希望他担心啊!

  "之雾!之雾!津庭叔————"

  "我再说一遍,到了那天的宴会,你们的身份是卓家的下属,是帮佣。卓家是正经生意人家,你们跟黑道毫无关系。"

  卓远之第一百零八次提醒着那群脸上戴着墨镜,身着黑西装,皮带上揣着枪的小子,生怕他们在那天的宴会上曝露出真实身份。即使如此,他依然有些提心吊胆,这一切的麻烦全都来源于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坏丫头。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没做错什么,只是请你的朋友赏个脸,来家里吃个饭而己。卓爸都不介意破费这餐饭,你干嘛瞪我?"屹立在他冰冷的目光下,幸之雾依旧能保持极度干静的神色,不愧为真英雄。

  她那英雄气概气得卓远之想呼唤阿猫上前吻她————算了,看在她重伤未愈的情况下,就放她一马吧!她现在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还能装出一副淡笑风生的模样,也不简单了。

  这家伙怎么总是这么古怪?你以为她病得严重,为她担惊受怕,殊不知她的病有一大半都是装出来的。

  她到底还要他为她担心多久?从十四岁至今,都整整五年了,她还要他牵挂多久?

  瞧着她的眼神变得幽深,幸之雾忍不住伸出手,像个色狼一般轻拍他优美到举世无双、尊贵到无与伦比的……屁股。

  "你……"卓远之正要发作,再瞧瞧身后那些高大威猛的下属,再多的怒气也被尊严压了下去————梅菲斯特遭遇恶魔大概就是现在这副憋屈的模样吧!

  其实,这些年来,跟在卓远之身旁的这些卓冠堂兄弟早已习惯了之雾小姐和少堂主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举动,非常自觉地将目光压在墨镜下,心中告诉自己: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没看见之雾小姐正在拍……少堂主的屁股。

  这世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欺负一个总是喜欢欺负别人的人,而那个人却又对你的举动感到无能为力、手足无措。

  幸之雾偷偷地笑着,那得意的模样让卓远之近乎抓狂。  "我们待会儿回房里好好谈谈。"他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可惜作用不大。阴狠的话语在她的耳边荡过一圈,随即烟消云散。幸之雾太了解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