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1/2)

加入书签

  已经九天没见到公主了,除了放寒假那一次,他们从没有分开过那么久。击剑房是他们俩最常待的地方,可自从那天晚宴上,公主说出"不再爱"之后,她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像是故意躲着他,他去了所有她常去的地方,可都没看到她的身影。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们连朋友都做不起了吗?

  推开沉重的击剑房大门,光影稀疏间,他看到了那个牵挂许久的身影————她挥汗如雨的身体摆出女剑手的标准姿势,手巾的花剑不断挥舞着,刺出再刺出,她练得极认真。

  刹那间,度天涯呼吸变得平顺,不再爱他,至少她还没有放弃击剑。这是他们之间最初的牵绊,也是最紧的联系。

  站在原地,他不敢打搅她,贪婪地看着她的每个动作。他们从相识到熟悉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滑过,他惊讶地发现他竟记得这么清楚,清楚到她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没逃过他记忆的划痕。

  说度天涯不在乎公主,说王储殿下失去小矮魔女毫不在乎,说他和她之间可以像陌生人一样相处,谁信啊?

  任凭他屏住呼吸,公主还是察觉了熟悉的气息在此时出现。收起手中的花剑,她简单地点了个头,就像是见到一个认识却不熟悉的人一般。

  她客套的表情让度天涯很不习惯,  "小矮魔女,我们之间非得这样不可吗?"

  "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啊!"耍了个花式,公主手中的花剑再度出击,她已可以击出很漂亮的招势,跟初见他时完全不同。

  只是她的改变他从来都看不到,直到量变转变成了质变,他才惊觉自己无法忍受这样的变化。  "你究竟想怎样?你倒是说啊!"

  冲着他微微一笑,那笑容中搀杂着的冷漠不是公主习惯的表情。  "到了这时候,你还问我想怎样?"公主有些怀疑,当初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他这样的男生。  "我不想怎样,从我决定不再爱你的那一刻起,我对你就没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望了啊。"

  "可你现在这样,你想要我、我怎么……"他在说些什么啊?度天涯压根不知道自己想怎样,他只是一味地排斥现在这种相处方式,他自私地想回到从前被地爱的模式里,却又不懂得付出与获得需要持衡。

  "我不希望我们俩连朋友都做不成,只要你开口,能办到的我一定会努力去做。"难道这样都不行吗?他自认已经放下了王子的自尊,她怎么就不能体谅他呢?

  "我要你爱我!我早就说过了,我要你像平常男生一样爱着我,别说这是奢望。你对我也有感觉,我知道。"只是他的身份,他们彼此间的差距让他不愿意靠近地,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她尝够了,不想再沦陷其中。

  要怎样他才能明白,她爱的是度天涯这个人,而不是他王子的身份。

  要怎样她才能明白,王子的身份早已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度天涯无法改变。

  从那双海蓝色的眼眸中,公主已明白她的要求他办不到。无所谓,她不会再如从前一般充满希望,所以不存在所谓的失望。甩起手中的花剑,她挥舞得淋漓尽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