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2)

加入书签

  那么大声的表白让周遭耳力甚好的卓冠堂的杀手们听得一清二楚,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像在求证,又像是置疑,朵猫猫恨不得立刻消失。比消失更重要的是,她得先弄清楚宇文浪的脑子是不是被她打坏了,说什么疯话呢?

  她本可以便出绝顶好功夫将他丢出那扇玻璃门,可瞥见他深情款款的眼眸,再瞧周围兄弟暧昧的目光,她周身无力,只能窝在他怀中发出无声的呐喊————过年的的候,我到底忘了拜会哪路神仙?让你这样折腾我?

  宇文浪无厘头的行径为宇文寺人争取了最后的时间,他试图将卓远之按倒在地,偏偏卓远之的力道不弱,折腾了半天,宇文寺人已是气喘吁吁,卓远之依旧巍然不动。

  "反击啊!不承认失败就回到罗兰德学院,遇到一点点事就选择休学,你是男人吗?"

  "我是男人,所以知道怎样用最好的方式解决问题。"这句话不是对宇文寺人说的,是对303寝室剩下的两位骑士表明心迹。

  不想再给朋友带来麻烦,不想从他们的眼中看到鄙夷,于是卓远之先一步抛弃了所有人————他的心思没有人比幸之雾更了解,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无能为力的感觉叫她害怕。

  轻易松开宇文寺人的手,卓远之重新恢复自由。旁人很难想象,那个被宇文寺人掐住脖子来回摇晃的卓远之是不是现在这个人。

  或者,之前他根本不是输给清道夫,而是输给犹豫的心,他也不想离开罗兰德学院,离开303寝室?

  "随便你!"

  宇文寺人作出最后的决定,  "明天一早我会向教务处申请开除你的学籍,如果那时你还没回到罗兰德学院,你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黑色势力被彻底清除是宇文寺人身为清道夫一直以来的心愿,只是当黑色全部消失,这世上的白也就不那么白了————没有对比无以出真知。

  示意手下将宇文寺人送回罗兰德学院,卓远之依旧镇定如常,他端起酒,举杯向众人。  "欢迎你们来此参加晚宴!祝大家今晚愉快!"

  音乐响起,车神忙不迭地向卓远之冲去。  "嗨!帅哥,我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拒绝一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她彻底地绝望,卓远之走向幸之雾,如刀刻的俊美脸庞上微笑款款。

  "美丽的小姐,可以邀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亮晶晶的眼睛望向他,幸之雾像是第一次见他————那时候她想从他那里得到小费,后来,她想从他那里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已不只是小费而己。

  与他共舞一曲吧!今夜的月光为他们而歌。

  随着节奏,卓远之带着幸之雾飞舞在大厅晕黄的灯光下,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起舞,彼此间的熟悉已不需眼神。

  "不生我的气了?"之雾问得小心翼翼,再怎么伪装,她终究还是在意他的。

  节奏变快,舞步调动的过程中,他的头轻轻抵着她的肩窝。不是故意,只是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