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到了食堂,很快就有拍马屁的员工为瑶瑶打了饭,她自己一个人在那边吃。右手虽然比之前好很多,但用筷子还是不方便,她依旧用勺子吃饭。念晴因为昨天休了一天,有很多工作没有忙完,还在办公室办公,只有瑶瑶一个人吃饭。别的同事知道瑶瑶是总裁的女儿,都不敢接近她。

  吃过饭,瑶瑶把盘子放回原处,按着轮椅正要推门走出餐厅。方中信愣头愣脑的走了进来,刚好撞上瑶瑶,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久。方中信差点没有认出瑶瑶,以为单位又招个残疾人,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瑶瑶。他愣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瑶瑶没想到是在这样的场合下碰到方中信,也愣住了,她看着这个曾经阳光的大男孩,似乎这几年苍老了很多。

  “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瑶瑶。”为了避免尴尬,瑶瑶先打破了僵局。

  “哦,你,你好。”方中信没想到瑶瑶会这样说,几年的时光让他们陌生了好多,他有点伤心。

  “还没有吃饭呢吧我吃过了,要走了,你自己慢慢用。”瑶瑶说完,按着电动轮椅往电梯那边走去。她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她思念他,又不敢面对他。

  “瑶。。。瑶瑶。”还没等方中信回过神,瑶瑶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

  方中信哪还有心思再吃饭,他回到办公室,找到了念晴。

  “瑶瑶回来了,你知道吗”

  “对不起,我知道。”

  “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想让瑶瑶再难过,你是不是看到她了”

  “是。”

  “你也看到瑶瑶现在的样子了吧,那么阳光,就像没生病时候一样,我又怎么能忍心再告诉你,让她再受伤一次。”

  “再受伤一次什么意思她不是在美国结婚了吗”

  “这个。。。”念晴有些吞吞吐吐。

  “告诉我,念晴,瑶瑶是不是结婚了”

  “我不能说,也不想说,你还是有机会自己问吧。毕竟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好多说什么。”

  方中信一个人冲出了公司,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吸了口烟。他之前从来都不会吸烟,但自从和瑶瑶分开后,他学会了抽烟。他想用烟来麻痹自己。那么多年,他一直爱着瑶瑶,看到瑶瑶像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他觉得害怕,觉得心酸。他看到瑶瑶现在恢复成这样,又觉得很欣慰,不管她有没有结婚,她过的很好不是吗至于爱,他又有什么好奢求的呢看着自己爱的人能够幸福,不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吗想到这里,他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这边,瑶瑶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她想到刚才的场景,觉得难过起来。信变得那么苍老,他是不是过的不好,他和老婆感情不好吗为什么是那个样子。刚才自己那样对他说话,是不是让他伤心了。她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忽然心疼起那个男人。这么多年,她还爱着他,是的,她看见他的时候,依然有感觉。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即使他没结婚,他的父母也不会让他们结婚的。更何况,他又怎么可能不结婚呢有哪个傻瓜会守护自己的爱情,守护一个瘫子的爱情,守护那么多年呢为了避免伤心,她拿了桌边的资料,重新投入到工作中,让自己暂时忘记感情的事,因为爱,不是生命的唯一。。。

  作者有话要说:

  这只是插曲

  上了一天班,瑶瑶回到家里有些疲惫。阿姨为她做了按摩,她躺在床上看电脑,和默默他们聊天。爸爸从公司刚刚回来,上楼来看瑶瑶。

  “爸爸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是什么礼物啊爸爸。”

  “我带你下楼去看。”说完,爸爸抱着瑶瑶下了楼。

  爸爸把瑶瑶放到轮椅上,推瑶瑶到了外面,瑶瑶远远看到停在外面一辆车。瑶瑶自己过去看了看,车是电瓶的,从美国进口的,是爸爸花了好大力气才运过来的。

  “爸爸,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以为,这种车只有国外才有了。”

  “哈哈,前几天知道你回国,我特意让秘书帮我定的,可是花了很大力气哦。”

  瑶瑶边说,边打开了车门,妈妈拿来了她常用的一个木板,那个是她在美国用来上下车用的。她把木板放在轮椅上,另一边放在车座椅上,她一手扶着轮椅,另外的手扶着车上面的扶手,借助腰的力气往车里移,慢慢地屁股坐在了车里,然后她又将两条腿放好。座椅可以调的很低,这样她可以把椅子放低,将轮椅从身上经过,放到后面的位置。

  “感觉很棒,爸爸,明天我可以开着车去公司吗”

  “当然,买的车就是为了方便你开的。”

  瑶瑶高兴极了,晚上兴奋的睡不着,想着明天自己可以开车去上班,就觉得很开心。

  转天,瑶瑶就开着那辆红色小轿车去了公司,这又成了新的话题。

  “唉,你们看了吗今天主管开着车来了。”

  “是吗她不是瘫了吗怎么还能开车”

  “谁知道呢,也许有知觉也说不定。”

  “开玩笑吧,有知觉还坐轮椅系安全带啊,她是高位好吗”

  “唉,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连瘫痪都和别人不一样。呵呵。。。”

  自从昨天碰到了瑶瑶,方中信再也不像之前一样半死不活,他开始留意同事们的议论,知道大家在议论瑶瑶,听到同事们这么说,他忽然觉得,自己越来越配不上瑶瑶。和他直接越来越远,瑶瑶再也不是那个像公主一样,病怏怏的,需要他照顾和疼惜的女孩了。

  瑶瑶很快投入到了工作中,刚进办公室就接到很多业务上的电话。她一直在忙碌着,下午她还一个人开着车去拜访客户。她和人约在了咖啡厅,当她进来的时候,客户吓了一跳,没想到电话那头干练有冲劲的年轻女人竟然是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不得不让人佩服。瑶瑶很自然地从轮椅移到了椅子上,和客户谈起了业务。出于对她的敬佩,没费多大功夫,他们就签了合同。瑶瑶刚来公司第二天,就谈成了一笔生意,让同事们刮目相看。他们慢慢认同了瑶瑶的能力,而不单单是总裁女儿的身份。这让瑶瑶更加充满信心的去工作。

  正当瑶瑶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点小状况。这天瑶瑶快下班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去卫生间换尿不湿,忽然发现办公室的卫生间马桶坏了,一直往外流水。她给维修部打了电话,几个师傅过来维修,需要等一段时间。瑶瑶偷着摸了摸尿不湿,里面已经有了分量,以她的经验来判断,尿不湿再不换,尿液就要溢出来了。并且她正在月经期,很容易感染。念晴刚好外出不在。于是,她决定自己去公用卫生间。员工用的卫生间每层都有,她去了自己那个楼层的。到了卫生间 ,她推开门,因为快下班的原因,里面没有人。她推开残疾人专用座便的门,小心地把轮椅移过去。她按好手刹,扶着扶手坐在马桶上,然后她把自己两条腿放到轮椅上,一个手扶着扶手,一个手解开尿不湿的扣子,使劲把尿不湿拉了下来。脱还好脱,但是穿上就麻烦了,她只能用一只手穿。她试着用腰带动身体让自己身子侧了过来,先穿了一半,然后又准备摆动腰,将尿不湿从底下穿过来,她想换只手去拉那半边的尿不湿,于是右手扶着扶手,左手开始给自己穿,这时,她的腿因为长时间在轮椅横放,正常人会感到腿麻,而她的腿感觉不都麻,开始痉挛起来。她的右脚趾开始动了一下,右脚轻轻抬起,瑶瑶看到事情不好,想在痉挛之前赶快穿上,她越着急就越穿不好。这时,她的左腿也开始痉挛,她很快就要失重。怎么办怎么办她的手机也没有带出来。腿开始不停抽搐,把轮椅踹的倾斜在一边,一条腿掉了下来,瑶瑶的屁股只坐了半边,她用腰的力量使劲撑着,可实在坚持不住,整个人摔在了地上,还有没穿好的尿不湿。她的一条腿别在另外一条腿的下面,鞋也掉了下来。瑶瑶害怕了,大声喊救命。

  说来也恰巧,方中信正在男厕所方便,听到喊声,像瑶瑶的声音,是从女厕所发出来的。他心想,不对呀,瑶瑶不是自己办公室有厕所吗他不太敢相信。往女厕所门口看了看,果真是里面有求救的声音。

  “是你吗瑶瑶。”

  “是我,救救我,疼”

  方中信一听果真是瑶瑶,什么都顾不上了,赶忙冲进了厕所。他看到瑶瑶躺在了地上,裙子湿了,他轻轻把瑶瑶别着的腿拉出来,抱着她坐上轮椅,然后又很熟练地给她按摩。这一幕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瑶瑶不知道是因为摔着了哭了,还是因为难过而哭了,方中信看到她这样,又想起曾经那个让人心疼的瑶瑶。他帮她穿好尿不湿,给她擦了擦腿上失禁的尿液。用毛毯把她湿了的裙子裹上,盖在身上。又给她穿了鞋子。他托起她的脚,轻轻地给她穿着鞋子。脚很轻,像泥一样没有骨骼。他小心地给她穿着,生怕弄伤了她。穿好后,他把她的腿放到踏板上,看稳定住了才放手。她的右腿擦破了点皮,他给她用水擦了擦,还吹了吹。她的腿比以前有了些肌肉,但还是很细。他扶着她做好,给她擦了擦头上的汗。

  “疼吗”他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她。

  “我没有感觉的,你不知道吗又怎么会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送我出去好吗我想回家。”

  “我可以送你回家吗我怕你出事。”

  瑶瑶没有说话,信推着她出了卫生间,他帮她去办公室拿了车钥匙和书包,推着她下了电梯。已经下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公司没有同事看到他们。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到自己的车里,为她系了安全带,帮她把腿摆正。瑶瑶看着他车里的装饰,一切都没有变,就好像曾经他们一起坐在车里,仰望夜空。曾经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瑶瑶控制住泪水,表情冷淡。车上,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开车。到了家门口,信把瑶瑶抱下轮椅。

  “自己一个人可以吗我不太方便去你家。”

  “我可以,谢谢你今天送我。”

  “没事,我。。。对了,你腿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是也要小心处理,毕竟你的腿。。。我的意思是不容易好,要多注意。”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是个瘫子,没感觉,所以恢复的慢,别人两天就好了的伤,我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我明白是什么意思,谢谢你好心地提醒”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关心你。”

  “不必了谢谢你。再见”瑶瑶不想让信看见自己的泪水,按着轮椅回到了家里。

  妈妈看到瑶瑶回来的神情不对劲,赶快过来问瑶瑶是不是出事了。瑶瑶只说自己摔了下,妈妈看她身上没有什么大的伤口,就让阿姨抱她上楼休息去了。瑶瑶心里难过,晚上饭也没有吃,只喝了碗稀饭。

  嘉依和瑶瑶聊着天,表哥正在给她做早餐美国的那边,刚好和中国时间相反。这边是晚上,那边正好是早起。看得出他们很甜蜜,虽然还没结婚,但他们已经在一起同居。

  “我今天遇到他,单独的,心里有些难过,该怎么办呢”

  “要不要再试着重新交往”

  “不可能的,我不想拖累他。”

  “我搞不懂了,瑶瑶,你怎么会拖累他呢你一直很好的,在这边我也没怎么照顾你,又怎么会拖累他呢”

  “我不能给他生孩子,高位生孩子有危险,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生育能力。”

  “这个重要吗”

  “在中国是重要的,并且他的父母很想要孙子。”

  “他结婚了吗”

  “我不知道,没有问。感觉不像结婚吧,不然他不会还这么关心我,或许可能是错觉。也许都有孩子了。”

  “可以问下念晴,她应该知道。”

  “不知道怎么和她开口,怕她担心。算了,只是个插曲,毕竟没办法在一起的,我调整下就好了。”

  “唉,我的小可怜。”表哥做好了早餐凑了过来,她们便结束了俩天。

  瑶瑶有些困意,不想再想今天的事情,不开心的就留给明天吧,今天要想今天的事情,很快瑶瑶便进入了梦乡,梦里,是他的影子。。。

  作者有话要说:

  可爱的陌生人

  早上,瑶瑶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把昨天的事情当作一场梦,重新缓过神,让自己以新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她告诉自己:没事的,瑶瑶,自己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不会再发生昨天的事情,以后在公司会让自己更加小心。

  瑶瑶来到了公司,方中信在门外等着她。

  瑶瑶把车停到停车场,远远就望见方中信在那边。她假装没看见他,她有些害羞,却又假装自然地把椅子摇低,然后从后面拿出轮椅,打开放到地上。又从车里拿出木板,搭在车座和轮椅之间,小心翼翼地用手抬起一条腿放到地上,借助腰的力气带动屁股往轮椅座位上移动,慢慢地屁股放到了轮椅的座椅上,她又用手把另外一条腿放到踏板上,再把刚才那条右腿也放到踏板上摆好。再撤下木板放回车里,给自己系了安全带,拿了书包,锁上车,朝公司这边走来。

  方中信看到这些,很简单的从车里下来的动作,瑶瑶用了一刻钟,他觉得很心疼,看着她摇摇晃晃地腿在椅子边摆动时,他多么想抱瑶瑶下来。但,以瑶瑶现在的态度,她一定会拒绝自己的。

  “瑶瑶,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谢谢你的关心,我很好。”

  “伤口严重吗有没有上药”

  “我说过,我很好,请不要再跟过来好吗我不希望同事们看到咱们在一起,引起不必要的话题。”

  “哦,我没有想到这点,我只是很关心你。”

  “呵呵,那很感谢你了。我不需要这样的关心。”

  “可是。。。”

  “别再说了,方中信,我说过了,我不需要这样的关心,我先上楼去了,请不要跟来。”

  方中信听到瑶瑶叫自己名字,他觉得她突然变得如此陌生,自己都已经认不出那个曾经温顺的瑶瑶,他觉得有些失望和伤心。默默地看着瑶瑶的背影远去。。。

  瑶瑶上了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想起刚才看到方中信的眼神,眼神里透露着哀伤,她有些心疼,但为了他好,她只能这样。瑶瑶不想再想,她的心很痛。她按住手刹,将自己转移到另外一把普通的轮椅上,电动轮椅的座椅比普通的要高些,瑶瑶的办公桌相对要矮些,不方便办公,恰巧普通的轮椅正好适合办公桌的高度。

  “咚咚咚。。。”门响了,是瑶瑶的助理。

  “今天下午您有个约会,是和香港的一个客户,之前董事长说要见面,但是今天可能有事情去不了,要您自己代他去下。”

  “好的,我知道了,一会我会问一下详细情况。”

  瑶瑶给爸爸打了电话。

  “今天下午的约会您让我去是吗”

  “对,那个合同很重要,别人去我不放心,之前谈的差不多了,现在那边负责人已经过来专门负责这个事情,你帮我去看一下,没有问题就和他们签约。我下午要和政府部门的人商量土地并购的事情,走不开,那边就麻烦你了。要是不方便,可以让助理跟你一起过去。”

  “没事,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一会我先看下资料,有问题再和您联系。”

  “好的,路上自己小心。再联系吧。”

  瑶瑶让助理拿来了资料,认真研究起来,中午草草吃了口饭,收拾好一切,便开车去了约定的地方。

  他们约的是一家很安静的咖啡厅,瑶瑶提前在这边等他们。她自己移到靠近窗户的椅子上,服务员先把轮椅拿到前台,防止影响其他客人经过。服务员拿轮椅的时候,瑶瑶才注意到自己坐的是普通的轮椅,自己光想着签约的事情,竟然忘记了坐电动轮椅出来,难免有些不方便。

  瑶瑶在这边看着杂志,等着签约的香港客户。不一会,一个帅气的男人坐在了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

  “您应该就是瑶瑶吧”

  “是的,您是”

  “我是香港过来的。。。”

  刚一说到这,瑶瑶就已经知道了是签约的客户,她以为是几个人,没想到就来了一位。眼前这个男人,白净的脸庞,眼睛不大却很有神,的鼻梁,利落的短发,个子在178左右,年龄看上去像是30岁左右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干练实力派,不免让瑶瑶有些生畏。

  “不过,您怎么知道我是瑶瑶的,这里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只我一个。”

  “啊,这个就要靠分析喽。你看,这里面一共有五组客人。前面一个是男的,之前我已经问过是个女的和我谈合同,所以,他就被我否定掉了。那么,另外一组是俩个女生,年纪不是很大,一看就是高中生,自然也被否决了。剩下还有对年轻人,一男一女,还是面对面坐的,一看就知道是情侣或者在相亲,也被否决了。那只有你,和另外一桌那个女的。但凭多年工作的知觉,我觉得你应该是瑶瑶。因为你穿着职业装,身旁还有文件和资料。而那个女的,花枝招展,在那边肆意翻着杂志,一看就是在等着和男友约会。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没想到真猜对了。”

  好理性的男人。瑶瑶佩服他的推理,想着一会谈合同如果他也这样,是不是会有些难度。

  “听说你们这边有个小吃很有名,有时间可不可以带我去尝试一下。”对面的男人打破了瑶瑶的沉思。

  “可以,当然没问题。听说您在这边负责这个项目,是不是要呆一段时间。”

  “呵呵,消息很灵通嘛。当然喽,看项目前期我是要跟的,所以要住段时间,不过贵公司为我安排了住宿,就在你们公司后面的大厦里,这点还是很感谢的。”

  “不会,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我们先看下合同吧。”

  “之前合同我们和贵公司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今天我们只要签约就可以了。或者还有其他需要修改的吗”

  “我们这边已经没有可以要改的了。”

  “那好,那我们就签合同吧。”

  瑶瑶没想到签约如此顺利,她以为对方还会再为难她一番。

  “这里还蛮有情调的嘛,看来大陆这几年发展的也很不错。”

  “那是当然,我们也在进步,很多设施不比香港差哦。”

  “呵呵,那是自然。”他看了眼瑶瑶,看得出,他很喜欢瑶瑶。也对,瑶瑶外表本身就很吸引人,如果不是她有残疾的话,会有很多人追。

  “我们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为了庆祝签约成功”

  这个。。。瑶瑶正在犹豫。她想起自己的电动轮椅,对方好像还不知道她有残疾。

  “对了,我忘记介绍自己的名字了,很抱歉。我叫张志远,很高兴认识你。”

  “哦,我也是。”瑶瑶吓了一跳。

  “那么,咱们现在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志远一边说,一边拿出钱包叫服务员买单。服务员顺便推来了轮椅。志远正纳闷的时候,轮椅已经放到了瑶瑶面前。

  瑶瑶慢慢从椅子上挪到轮椅上,然后系好安全带。志远正吃惊地看着她。

  “呵呵,吓到了吧。我是个残疾人。”

  志远缓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可能失礼了,有些不好意思。

  “没,怎么会呢。”

  “我们还要一起吃饭吗”瑶瑶问。

  “如果你方便的话。”

  “我当然没问题。”

  “那么好,我们就出发了。”

  瑶瑶自己推着轮椅,她后悔忘记了换电动轮椅出来。轮椅到大门的时候,有个台阶,志远和服务员帮着把她抬了下来。让瑶瑶觉得有些尴尬。

  “谢谢”

  “不客气。”看着这个有些倔强的女人,志远笑了。

  瑶瑶坐上了自己的汽车,载着志远去了一家有特色的餐馆。饭桌上,俩个人边吃边聊。

  “像我们那边,其实你这样的情况很多的,也会去工作。我觉得没有必要在意别人怎么看。”

  “哦,你还能看出别人的心思啊。”

  “刚才看到你有些尴尬,其实我是被吓了一跳,只是惊讶,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我了解,谢谢你这么说。”

  “哪里,我说的是实话啦。”

  “我知道,之前在国外,也见过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都过的很好,并不在意。但是中国好像还是有些,所以在这里会比较尴尬,因为你走在路上或者去其他地方,总是有人看你。我不喜欢他们的眼神,同情,疑问,好奇,统统都不喜欢。”

  “其实,有时候可能是你想的太多,不要管别人的眼神,走自己的路就可以了。哦,不对,是用轮椅走路就可以了。”

  虽然提到了轮椅,但瑶瑶并没有介意,反倒觉得很轻松。她觉得他并没有把自己当病人,不刻意去掩饰的半开玩笑地聊天让她觉得很轻松。

  和陌生人吃的这顿饭,让瑶瑶觉得很开心,也并不是因为那个男人,而是瑶瑶觉得自己又可以正常的参加社交活动,让她觉得自己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与青春,就像志远说的那样,她和其他的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只是有一些不方便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失望

  瑶瑶这两天都是神采奕奕地,因为她认识了新的朋友。这个朋友有着与生俱来的香港人的风趣,逗的瑶瑶很开心。他们一起去看新合作的项目,一起讨论工作,偶尔瑶瑶带着他去吃美食。

  这天,瑶瑶正常去医院复健,自从瑶瑶的感知从腰上转移到腰下后,就再没有任何进步。瑶瑶也为此苦恼,她以为自己会慢慢康复。医生用手按瑶瑶肚脐部位的时候,她还是没有感觉。

  “最近没有太多进步,可能这是最好的情况了。现在能做的就是维持腿部肌肉,期待奇迹的出现。”医生遗憾地说。

  “真的不行了吗,医生,我真的想可以站起来。”瑶瑶有些激动。

  “暂时我想不到任何的解决办法,我建议你去做一下针灸或者是干细胞移植手术,或许还有希望。”

  “针灸也可以吗我暂时还不想手术。”瑶瑶因为车祸,已经做过六次手术才保住了性命,她再也不想去闻医院苏打水的味道了,她怕极了手术室的寒冷。

  “之前有过因为做针灸而治疗康复的案例,但不代表对你就会起作用,只能是去试一试。”

  “只要有希望就好,我想去尝试一下。”

  “那好,你先做常规训练,我为你推荐个医师,你可以去找他。”

  瑶瑶做了常规训练,开车去了医生推荐的那家针灸诊所。医师是个男的,他看了看瑶瑶的病例,让瑶瑶躺在床上,帮她检查了身体。

  “医生,我还有康复的希望吗”

  “这个不好说,我只能说帮你试一试。毕竟,神经性的问题在医学上有很多深层性的疑难病症还解释不了。能不能恢复,那就要看奇迹了。”

  “好,那我愿意碰碰运气。”

  “那好,我先帮你针灸。”

  医师拿出了很长的针,开始在瑶瑶的背部一根一根地扎进去。扎上面的时候,瑶瑶还可以感觉到一丝疼痛,肚脐以下,完全就没有了知觉。

  “我现在帮你疏通下经络,以后的疗程力度会越来越大,回去了如果身体有变化,要及时和我沟通,一会我给你张名片。”

  “好的,谢谢您。”

  瑶瑶做完了理疗,一个人摇着轮椅走在大街上,她想起医生和她说的话,心里有些感伤。她是多么盼望自己好起来,她是那么的坚强,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路上行人几乎都会看她,她是多么讨厌这样的眼神,即使是出于关切,对于她来说也是伤害。

  瑶瑶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公司,方中信正在停车场等她。

  “我说了多少次了,不需要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好,你又何必呢”

  “我是想和你说个事情。今天晚上我们部门和你们部门有联谊,大家说一起去吃饭,我是怕你觉得尴尬,所以想问问你,要是你不喜欢,我就不去了,毕竟你是领导,这种事情你应该会参加,我怕。。。”

  还没等方中信说完,瑶瑶就抢着回答。“去,我为什么不去,我为什么要觉得尴尬”

  “瑶瑶,你今天怎么了,自从你回国之后,一切都变了。之前是我妈妈不同意我们,可,我的心你是知道的。”

  “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们根本不可能。当初我太小,考虑不清楚,现在大了,我觉得你妈妈说的很对,我们根本不适合。”

  “不,我觉得我们很适合。那个时候,我们很快乐,不是吗”

  “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快乐,那个时候,我只是累赘而已。是你的依附体,我并不快乐。”瑶瑶强忍住泪水。

  “不,你是骗我的,我能感受到你的快乐。”

  “我觉得你一直有误解,我不快乐。还有,以后别再说以前的事情了,我们都应该有自己新的生活了,难道你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

  “哦,是吗可是,我早就忘记了之前的感情。你还是忘了我吧。别再彼此折磨了。”

  瑶瑶一个人回到了办公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