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荒苋猛12摺u馊炖铮12惶嗪脱哟ィ级下ズ退牧奶欤共恢涝趺凑展搜k淙灰苍诶吹氖焙虼油喜榱讼掠泄亟靥辈u嘶だ矸椒ǎ砺酆褪导故怯泻芏嗖灰谎牡胤健u獠唬雍湍钋绶挚税布炀妥纯霭俪觥br >

  他推着瑶瑶过了安检,登机的时候,只能使用机场安排的轮椅,瑶瑶的轮椅只能托运。但瑶瑶是腰部以上截瘫,根本坐不了机场的轮椅。几经周折,才说服机场人员,可以使用自带轮椅。为了方便,机场人员还为她换了vip的座位,空间会大些,更加舒适。廷轩把瑶瑶抱到座位上,瑶瑶的腿自然的因为痉挛抬起,他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办。瑶瑶很尴尬。

  “可不可以帮我。。。帮我按摩下”

  他这才想到网上写的按摩方法,于是赶忙帮她按摩,中国飞美国大概要11个小时左右,这对于截瘫病人来说相当困难。她要在飞机上大小便,还要控制好因为长时间坐着引起的痉挛。甚至因为高空起飞和降落引起的头晕,再严重还有可能昏厥,这些都可能发生。乘务员送来了饭,廷轩自己快要吃完了,发现瑶瑶还没有打开,他才想起瑶瑶的右手不听使唤,于是他帮她打开饭盒,然后喂她吃。廷轩是个急脾气,他喂瑶瑶有些快,瑶瑶差点呛到。吃完饭,他帮瑶瑶把椅子降低,让她躺下。瑶瑶已经有五个小时没有翻身,没有换纸尿裤,但她又不好和他说。

  “疼,可不可以帮我按摩下”瑶瑶胆怯的说。

  廷轩笑了笑,觉得有些尴尬,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她。他给她按摩了下,旁边有其他的乘客,他觉得有些尴尬。按摩到腿的时候,他感觉有股热乎乎的热气,才知道瑶瑶可能是失禁了。他赶忙抱起瑶瑶,拿了尿不湿,想卫生间走去。飞机上的卫生间很小,他几乎是站立着帮她换的尿不湿,因为没弄好,尿液还从瑶瑶腿上流了下来,黄色的尿液让廷轩忽然觉得有些恶心。随便穿了穿,他又把瑶瑶抱回了座位上。瑶瑶虽然身体没有感觉,但也可以感觉出他没有方中信那么细心。她有点想念他,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有没有想自己。。。

  经过11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来到了美国。到处都是陌生的白色皮肤黄色头发的人种,瑶瑶忽然有种想家的感觉。很快,他们的车在一处近郊的二层小楼停下。打开大门是个很大的院子,廷轩推着瑶瑶进了屋里,屋子里是一间宽敞的客厅,左边是厨房和饭厅,右边有电视和沙发。楼上是卧室,虽没有自己家那么大,倒也显得别致。

  “我们到卧室看看好吗我为你新换了床单。”

  廷轩把瑶瑶抱到楼上,卧室里是一张很大的床,足够他们俩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右边是窗户,落地式的窗户映衬的卧室很宽敞。左边是衣柜和床头柜。另外一间是廷轩的工作室,那里面有电脑和他研究课题的一些仪器。他把她放到床上,为她脱下了外套。中国的初秋是美国的初春,外面还有些冬天的寒冷。瑶瑶的体质最怕冷,冬天的时候,她要盖厚厚的被子,身上也要穿很厚很厚的棉袄才可以过冬。他为她盖了鸭绒被子,然后走出了房间。他并不知道她需要枕头或者其他一些东西垫着腿,防止变形。他也不知道要把她放靠中间一些,防止她痉挛或者失控掉到地上摔骨折。她累了,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很快进入了梦乡,梦里有阿信张开臂膀等待着她,但,这仅仅是梦。

  作者有话要说:

  原形毕露

  瑶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屋子的窗户挂着一层厚厚的窗帘,整个屋子黑黑的,她有些害怕。

  “阿信。”她刚小声开口叫“信”的名字,一想自己是在廷轩的家,赶快改口喊廷轩。廷轩在另外一间屋子看电脑,听见有人叫他,他还有些奇怪,可能是一个人习惯了,很少有人在屋里听见声音。这时他才想起瑶瑶还在另外房间里睡觉,估计是她醒了,在喊自己,他赶忙跑过去看她。

  “怎么了瑶瑶你醒了,我扶你起来,我们吃饭去好不好”

  瑶瑶点了点头,廷轩扶着瑶瑶的胳膊以为这样瑶瑶就可以坐起来。瑶瑶看到他扶着自己的胳膊,觉得有点惊讶,但也不好说什么,她努力让自己借助他手臂的力量起来,可是身子倒向了外面。廷轩这时才意识到她自己根本起不来,便赶忙一手扶着她的胳膊,一手托着她的腰,给她扶了起来。瑶瑶因为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翻身,腿和腰不自觉的开始痉挛,坐起来的时候,右腿缩成了一团,身体倒了下去,右手也蜷缩起来。廷轩没见过她这样,吓坏了,不知所措。就站在旁边看着瑶瑶。

  “帮我按摩下,快,快”瑶瑶疼的浑身发抖。

  廷轩开始手忙脚乱的给她按摩起来,他也不知道先按哪里,就使劲掰她蜷缩的身体,想让她直起来,他越这样,瑶瑶越疼,直叫。他觉得瑶瑶太娇气,公主脾气。又给她换腿来按摩,他摸她的腿的时候,发现没有一点肌肉,都是骨头,吓的要命。与其说是他给瑶瑶按摩好的,不如说是瑶瑶身体自己慢慢恢复了平静。

  廷轩没想到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瑶瑶变成这样,那个健康,阳光的女孩,现在成了病秧子,甚至有些畸形。他在想,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了,不应该那么鲁莽的就答应瑶瑶的爸爸。但一想到他们家的公司,即将毕业的他如果直接接受那家公司,直接坐上副总裁的位置,至少少奋斗五到十年,想想金钱和权利的诱惑,他索性也就接受了。

  他把瑶瑶抱到轮椅上,给她系了安全带,瑶瑶的一只脚耷拉在踏板的外面,他也没有发现,就这样推着瑶瑶出去了。他推着瑶瑶来到了附近一家餐厅,餐厅类似于乡村酒吧的感觉,前面是吧台,后面是吃饭的地方。他推瑶瑶进来的时候,四周的人都在看他们。廷轩有些尴尬,他是个很要面子的男人,觉得推着这样一个女人,有失体面。服务员看到瑶瑶的脚耷拉在踏板外面,赶忙过来帮她摆正,防止车轮撵到脚受伤。廷轩更觉得没有面子,脸红红的。他赶快推瑶瑶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边上是沙发,他觉得麻烦,也没有把瑶瑶抱到上面,而是让她坐在轮椅上。他也没有问瑶瑶,直接帮她点了牛排。服务员把牛排端上来,廷轩只顾自己吃。瑶瑶在那边用左手尝试着拿叉子叉牛肉吃,但失败了。只能吃旁边的蔬菜和面包。廷轩吃完饭,才发现她右手使不上劲,帮她切了很大的块,喂给她,他边喂边看旁边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恨不得一口气把牛排都放到瑶瑶嘴里。瑶瑶吃的呛到了,他连口水也没喂,继续喂她。瑶瑶觉得有些委屈,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可能他还不太习惯照顾人而已。

  草草吃过饭,他就推着瑶瑶赶快回到了家里。他把瑶瑶放到床上,让瑶瑶休息,自己去另外一个房间看书做实验。

  瑶瑶望着床边的窗户,天上的星星比中国的要亮,可能是环保比较好。她很想信,不知道此时的他,在做什么。如果是他,一定不会把自己扔在床上,让自己冷冷清清地呆着。她伤心的哭起来。一个人默默的流泪。

  待到廷轩做完了实验,已经很晚了。瑶瑶在床上发呆,他走过去,准备给瑶瑶脱衣服。因为不是信,瑶瑶有些不习惯,把头扭了过去。

  “你身体不好,我只能帮你脱了,你别介意啊。”

  瑶瑶没有说话,她能怎么办呢如果不是身体残疾,她也不会落得这个结果。

  廷轩喜欢瑶瑶多年,一直渴望看到她的身体,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免有些失望。他为她脱下了衣服,露出白嫩嫩的肌肤。尽管瘫痪,这对于他来说,还是有吸引力的。他凑过去,亲吻她。她害羞,不敢看他,却又没有办法抗拒,毕竟,他们迟早是要完婚的。当他亲吻到她底下的时候,看到了纸尿裤,这个该死的东西,完全影响了他的心情。他赶忙给她脱了下来,粉嫩嫩地吸引着他。他脱下自己的衣服,扑在了她的身上。如饥似渴的吞噬着她,也不管她残躯的身体能否接受这样的冲动。不一会,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种热热的感觉,一看原来是瑶瑶失禁了,因为太用力,连大便也一起流了出来。他觉得很恶心,站起来,擦了擦自己的身上。他没有给瑶瑶铺塑料防水布,尿参杂着大便弄到了床单上。

  “我新换的床单,该死的”他再也忍不住了。

  瑶瑶没想到自己把她给了他,他居然这样嫌弃她。大哭起来。

  他想哄她,但臭味弥漫了整个屋子,他也失去了兴趣。他留意了一下床单,发现没有红色的血,觉得更加失望。他不知道她和信的事情,也就没有乱想,这样一个人,有谁会要她呢也只有自己傻罢了。

  瑶瑶继续大哭,她很伤心,她没想到来到美国是噩梦的开始。曾经这么爱自己的表哥,竟然会如此对待自己。她难过极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跟着就痉挛了起来。廷轩正在给她清理大便,她突然痉挛,腿抽动让大便差点弄到他的脸上。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有完没完,你这样的瘫子,我要你就不错了,还他妈哭。”

  瑶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更加伤心起来。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要拿桌上的手机,廷轩一把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想回家,没门,等你爸爸把公司给我再说”

  “你娶我就是为了要我家的公司”

  “像你这样的废人,不是有别的原因,谁会娶你,难道脑残吗”

  瑶瑶听到这里,犹如晴天霹雳,她想起信的妈妈之前说的话,是啊,这个世界上又怎么可能有人真心爱自己呢可能信也是看上爸爸的公司才这样的吧。瑶瑶开始怀疑起信对自己的爱。她不再相信男人的爱情,觉得都是骗人的,现实的。她不再哭泣,廷轩现在变相的将自己软禁,她不能再懦弱,她要想办法回家。她必须要恢复才行,来美国不就是为了康复吗一切的苦痛都可以忍耐,现在身体的不健全,心灵已经尊严的践踏,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忍受的呢她要活着,要努力的复健,照顾好自己,她要回家,要告诉爸爸,这个男的不爱她,不要把公司交给任何人。这样的信念让瑶瑶变得坚强,她冷静了许久,用漠然地看神看着廷轩。

  廷轩感到她像是变了一个人,觉得有些可怕,草率地为她收拾了一下,连澡都没有洗,床单也没有换,就出去了,扔下了瑶瑶一个人。这就是他们的初夜,一个永生难忘的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

  绝处逢生

  第二天,廷轩为瑶瑶联系了美国的医生,把她送到了复健中心,自己一个人上课去了。瑶瑶的英语不是很好,和他们沟通有困难,复健师也很少和她说话,只是帮她做复健。这让廷轩感到放心,避免私下瑶瑶和中国那边亲人联系。

  医生看了看瑶瑶的身体,因为之前住院没有进行康复训练,加上来美国奔波,瑶瑶的感知能力上升了许多,她的肩部以下都没有感觉,痉挛次数频繁,大小便失禁次数增多。再这样下去,她连生命都有危险。但瑶瑶不知道这些,依旧充满希望配合着医生。

  护士把她推到复健室,屋里有很多正在复健的人,但他们都比自己好,有的已经可以扶着助行器站立。护士把她抱到穿上,为她脱了鞋子。一位男的复健师过来帮她复健。他为他按摩腿部,然后全身。又被动为她做运动。中间有几次他尝试和她交谈,但她也听不太懂,索性就放弃了,只是偶尔微笑避免尴尬。瑶瑶做的汗流浃背,做好后一个人在休息室等廷轩下课。廷轩很晚才过来接她,她整整在这边呆了一天。

  晚上回到家里,他照常把她抱到床上。瑶瑶已经两天没有洗澡,她不想让自己浑身臭臭地去复健。

  “能帮我洗澡吗廷。。。廷轩。”好久,她才喊出他的名字,她怕他,从心里由衷的怕。

  “呵呵,你这样的还爱美啊,随你”

  他去浴室帮她放水,浴缸里的水还没有热,他就把她放了进去。瑶瑶虽然身上没有知觉,但是手臂还是有感觉的,她知道水的凉的,但她只能忍。她怕他不管她,剩下她自己。他把她放下,就出去了。他以为她自己可以洗。瑶瑶自己根本洗不了,但又不敢喊他,只能自己在里面泡着。水的凉的,瑶瑶很快就因为冷而痉挛。她害怕起来,怕自己沉下去。她拼命地喊他,房间关着门,他根本听不见或者根本不愿意理她。她的左手紧紧扣住浴盆外面的沿,怕滑下去。右手使不上力只能这样托着。痉挛越发的严重,瑶瑶坚持不住,沉在了水里,气泡吐了出来,瑶瑶挣扎着,挣扎着。。。

  廷轩过了一会,想她差不多也快洗完了,就进来要抱她。没想到她在水里已经昏过去了,他担心出事,没法像她父母交代,赶快过去把她抱出来。抱着她暖了暖,为她按着胸,让水吐出来。好半天,瑶瑶才醒过来,她出现了幻觉,叫起信的名字。廷轩听到她喊别人的名字,更加生气,本想怜悯她,结果却喊别人的名字。

  “你这个瘫子,废物,都这样了,心里还有别人,真他妈的贱货”说完,把瑶瑶扔床上出去了。瑶瑶依旧半昏迷的状态,身上烫的不行。他连被子也没有给她盖,她就裸凉在了那里。半死半活的,没有意识。等廷轩气消了,走进去,看到她已经昏迷,她怕他出事,给她盖了被子,拿来的冰块为她进行冷敷。他打了私人医生的电话过来为瑶瑶输液,照顾她。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瑶瑶烧才渐渐退了。私人医生叮嘱廷轩要小心看护她,他微笑礼貌的点头,还假惺惺摸了摸瑶瑶的头发。瑶瑶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觉得这个举动另她很恶心。一定是他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她这样想。事实也是这样。

  医生走后,他见瑶瑶有些好转,越想昨天她喊别人的名字越生气,但也懒得问。他才不管她爱谁呢,都和自己没有关系,这样的瘫子爱上谁都是负担。他拿来一碗外卖送来的粥,房子床头柜上。

  “这是早餐,你饿了就自己吃吧粥你自己总该能喝吧呵呵。。。”他用嘲笑的口吻说。

  瑶瑶的表哥之前不是这样的人,他的家境不是特别富裕,来了美国受到了当地人的歧视,吃了很多苦。美国的竞争很激烈,他为了生存,给别人刷过盘子,通过下水道,还曾经因为打工,被人怀疑自己是小偷。种种的不幸,让他的心也变冷了,他觉得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钱最重要。

  瑶瑶看他走了,伸手去拿碗,可是拿不到。她努力地爬过去,因为实在没有力气,结果摔到了地上。把粥也弄撒了,弄了整个床单。廷轩因为有医生来,特意新换的床单又弄脏了,他听见摔碗的声音,走了进来,看到床单又脏了。他想起她喊那个男的名字的模样,更加生气。他向拎死狗一样的拎起她,把她扔在了轮椅上。她的一条腿耷拉在地上,另外一条腿在踏板上,身子是斜侧的倚在椅子上。她因为害怕再次失禁,浑身不停的抖,小便流了下来,她从轮椅上摔下来,缩成一团。她的身体,躺在地上。他看着她,看着她的尿液一点一点流下来。她的嘴唇发紫,她的一条腿可以看到严重变形,她的胳膊也很不对称的摆在地上。“不好,她骨折了”。廷轩发现情况不秒,赶快打了急救电话。

  医院里,手术室医生在为瑶瑶做手术。廷轩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瑶瑶的爸爸。

  “爸,你好。”

  “瑶瑶的手机打不通,她过的还好吗还适应那里吗”

  “她挺好的,可能是做复健时候把手机弄丢了,现在正在医院复健了。回头不忙的时候我让她给您打过去。”

  “哈哈,我看你们小两口现在幸福的早把我们给忘了吧。你们俩没事我就放心了。好好照顾瑶瑶,那里就麻烦你了。”

  “您放心吧,爸,照顾她是我应该做的。”

  挂了电话,瑶瑶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她的左胳膊和右腿都打着石膏,廷轩没有任何怜悯,他觉得更加麻烦,瘫痪还不算,又骨折了,真麻烦。想到自己的学业因为她,今天都没有去上课,更加生气,但在外人面前,他又得忍着,装着很心疼的样子。

  瑶瑶躺在了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廷轩和医生交代了几句,就去学校了,留下她一个人。旁边有个男的一直在看着她,这是一个20刚出头的大学生,中国人,来这边留学。个子不是很高,但很阳光。他因为踢球把脚筋歪了,在这边住院观察几天。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看到瑶瑶这样,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情况,又瘫痪又骨折的。他走了过去。

  “hi,你好,我是中国人,请问,你也是中国人吗”

  瑶瑶听到有人在和自己说话,以为是错觉,这不是在美国吗怎么会有中国人的声音。她定睛看看了前面这个男的,看到个亚洲人,又说中国话,那他一定也是中国人了。瑶瑶高兴坏了,在这里这几天,她一直没办法和人沟通,都成了哑巴,现在终于看见自己的同胞。

  “是,是,我是中国人,你也是吗”

  “对啊,没想到在这里看到自己人了,太高兴了。你怎么伤成这样”

  听到人家这么问,瑶瑶才意识到自己两处骨折,伤心起来,又不好和人家说。

  “不小心摔的。”

  “哦,也太不小心了。你家人没照顾好你啊。就刚刚那位。”

  “他是我表哥,他很忙,没时间照顾我。是我自己笨。我的身体状况偶尔会摔倒,不怪他。”

  “那也是他的问题,我就不会这样。”

  “他可能是看书太忙了吧,毕竟要考试。”

  “以后他不在,我可以帮忙照顾你,反正我大一,也没那么多事。”

  说完,他帮瑶瑶盖了盖被子。瑶瑶没有拒绝,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就这样,瑶瑶又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在她绝望的时候,上帝又给了她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

  新朋友

  几天的时间,瑶瑶已经和这位病友成了好朋友。廷轩很少来看他,一直忙自己的学业,都是他在照顾她。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张默,你就叫我默默好啦。”

  他一边给瑶瑶按摩右手,一边和她聊天。

  “我在这边为了打工学过护理,怎么样,我还可以吧这边的护理特别赚钱,因为本地人都不愿意做。只请非洲或者亚洲人,便宜也听话。”

  “力道确实不错。哈哈。。。”

  看得出,瑶瑶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吧,医生说这样对骨骼有好处。”

  “可是,你行吗”

  “怎么不行,看我的吧”

  他把瑶瑶的腿从吊环上放下来,拿来了轮椅,放到床边。他抱着瑶瑶右边的身体,怕碰到她骨折的左手臂。然后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托着她骨折的右腿,往轮椅上挪。她的左腿很自然的耷拉下来,无力的晃动着。费了很大力气他才把她放到轮椅上,他托着她的右腿,把踏板抬上来,将她的腿180度放到上面。又把她的左腿放在踏板上放好。给她系了安全带,又给她盖了条毛毯,背着个双肩包带着瑶瑶去外面的草坪晒太阳。

  外面阳光灿烂,瑶瑶似乎忘记曾经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善良的性格并不怨恨自己的表哥,她觉得表哥一定是吃了很多苦才这样,所以她不怪他,如果没有表哥,她可能不会遇到默默,让她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过往。

  默默推瑶瑶到草坪上,拿出个椅子,椅子没有腿,只有个坐垫后面是靠背,正适合瑶瑶这样瘫痪的病人依靠在上面,既舒适又安全。他把瑶瑶抱到椅子上,小心的把她的腿放到草坪上,为她受伤的那只腿底下垫了个垫子。虽然打着厚厚的石膏,但她的脚露在外面,无力的被石膏支撑着,看着这个遍体鳞伤的女孩,他有点心疼。

  “你的表哥好像很忙,不怎么常来看你。”

  “他来这边上学,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所以比较忙吧。我行动不便,他照顾我也很累,有医生照顾我也很好,可以让他不那么累。现在还有你,不是吗”说这话的时候,瑶瑶有些忧郁。

  “你父母呢”

  “我父母没有来,他们很忙,我来这边是为了治疗的。”

  “那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哦,是我不小心摔的。”

  “你这样的情况,应该时刻有人在你身边,你表哥怎么会这么大意。”

  “不怪他,是我没照顾好自己。”

  默默看瑶瑶脸上露出些许难过的神情,不好再说。他知道,瑶瑶一定有不开心的事情。

  “你看那边,有朵黄色的小花,我把摘下来,给你戴,好不好”

  “好。”

  默默跑过去,摘了那朵黄色的花,帮她别在发卡上。阳光下,瑶瑶披着长发,发丝随着风轻轻地舞动,烂漫又动人。默默看的有些心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跑过来俩个女生,是默默的同学。

  “你在这里呀,我们还找你呢。”一个女生先跑过来说着,另外一个也跟了过来。

  “哦,给你们介绍下,她们是我的同学,也是中国人。这个是我的病友,自己一个人在这边,有个很忙的表哥,没时间照顾她,我们现在也是好朋友啦。”默默有些不好意思。

  “hi,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俩个女孩和瑶瑶握了握手。

  她们看到瑶瑶伤成这样也觉得她很可怜,她们一个叫张敏,一个叫赵嘉依。都是很开朗的女生,在美国留学。

  “以后,我们也可以常来看你,陪你聊天。”

  “是吗那太好了。”

  瑶瑶很开心,她没想到自己这样也可以交到新朋友。她觉得天空很蓝。三个人一个拿东西,一个推轮椅,一个陪瑶瑶说话,回到了病房。他们四个人在病房聊天,说笑,打趣,就像认识很久的样子。瑶瑶忘记了身体和心灵的伤痛,像受伤之前一样的开朗,她觉得很幸运,自己可以认识这样的朋友们。

  这俩个女孩经常来找瑶瑶,刚开始是觉得她可怜,后来见瑶瑶开朗又热情,心眼也好,慢慢就成为了朋友。她们一个喂她水果,一个为她按摩,她们还学会了为她翻身和换尿不湿。这天张敏和默默都没在,嘉依正在给瑶瑶换尿不湿,廷轩正好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口,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在给瑶瑶换尿不湿,她是这样的细心,瑶瑶左胳膊挎着她的脖子,她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小心的为她换着,她那么美丽却照顾这样一个病人,不嫌弃她。他的心抽搐了一下,有种莫名的感动。他微笑着走了进去,手里还拿了束花。

  “瑶瑶,病好些了吗”他假装关切地问。

  瑶瑶看到表哥来了,一下子就不笑了,显得有些紧张和害怕。

  “好。。。好多了。”

  “这位是。。。”

  “你好,我叫赵嘉依,是瑶瑶新认识的朋友。”说完,伸过手,礼貌的和他握了握。

  廷轩被女孩这样直率的性格所吸引,愣在了那里。

  “哦,你好。”他赶忙说。

  嘉依看他这个样子,觉得好笑,笑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这更让廷轩心动。嘉依和瑶瑶完全的俩个不一样的女孩。嘉依黝黑的皮肤,丰满的身材,长长的被染过的黄色的头发,还有透露着成熟的波浪的发丝。大大的眼睛,睫毛长长的,嘴很大,是她的特点。穿着一身运动装,阳光又健康,这是廷轩曾经爱过的瑶瑶的样子,后来瑶瑶病了,成了病公主,而遇到这样的女生,让他又看到瑶瑶曾经的样子。

  “听瑶瑶说她有个表哥,今天终于见到了。”嘉依略带讽刺地说。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比较忙。所以。。。麻烦你了。”

  “不会,瑶瑶是我的好朋友,我很愿意照顾她,和她在一起,我很开心。”

  瑶瑶看到表哥改了模样,不觉地放下了紧张的情绪。

  那天之后,廷轩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嘉依的样子,他喜欢这个女孩。在他因为受尽世间百态折磨后,她的微笑和善良感动了他,他觉得之前不应该那样对瑶瑶,心里感到些许的惭愧。为了见嘉依,他往医院去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瑶瑶因为瘫痪的原因,伤口恢复很慢,她的肌肉基本没有,自愈能力很差。所以住院的时间要比别人长很多。默默已经出院了,开始恢复课程。但她放心不下瑶瑶,下学就到医院来看她,照顾她。

  “瑶瑶,你有没有想过,在这边上学呢”

  “上学”瑶瑶生病后,从没想过自己还可以上学或者是去工作。她觉得自己剩下的人生,除了轮椅就剩下床和医院,怎么可能还会上学。

  “你可以的,这边有很多身体有缺陷的人或者行动不便的人,依然可以上学,这里和中国不一样。那些人都很坚强和独立,学校设施也很好。我也可以帮助你。”

  “真的可以吗”瑶瑶似乎看到了希望。

  “真的可以。你就在我们这个学校上学,我帮你申请。这样你就可以做我的学妹,我和敏敏,嘉依可以照顾你。我们可以给你复习。”

  “要真是可以,那我太高兴了。不过,我要和表哥商量下,他同意才行。毕竟,他在这边是我的监护人。”

  “那好,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