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谈到自己设计时的专业和自信,都是他过去从未见过的,或者是见到了却未曾注意。

  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多面,而每面都令他怦然心动,不逊于当初在校园里的初见。

  只是

  那样美好的过去,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众人嬉笑,他却红了眼眶。

  “十点多了,去吃宵夜吧,就当给晓谷接风。”有人提议,这是他们的保留节目。城的大特色就是美食多,吃喝玩乐条龙,甚至在全省都是有名的。

  “好啊好啊,大家等我会儿,我去卸个妆换个衣服,马上就下来,十分钟啊!”婚纱虽美,也不能阻止陈瑶瑶的吃货之心啊。

  等陈瑶瑶收拾好,大伙儿前前后后出了门。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妙。季晓谷之前虽然也跟大家认识了很多年,但在这个圈子里的存在感直不高,大家给她定位的标签直也是“跟陈瑶瑶关系不错的女生”,“学校里的冰山美人”,后来就是“林成淮的女朋友老婆”,从来都不是因为她自己。

  而这晚上短短几个小时,她却迅速地融入大伙儿,在这个小团体里有了自己的位置,大家跟她说笑,跟她勾肩搭背,也不再因为别人,只是因为她自己。

  这就是苏洛洛性格的讨喜之处,让人容易亲近,觉得跟她在起舒服。当然也不妨因为她的职业和刚刚露的手,让大家觉得有这么个在国外当设计师的朋友很新奇,很拉轰,也很有面子。

  这也是人之常情,你有价值,别人才认可你,和你做朋友。苏洛洛并不会因此就否认这样的友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付出和得到从来都是相对的。而且也能看出来,他们是真的拿她当朋友,为她感到骄傲。因为没经历过生活的压力,这群人都比较简单,爱玩爱闹,苏洛洛跟他们起也挺开心的。

  “晓谷,你想吃什么,城可没什么正宗的法式大餐。”大家边走边商量去哪儿。

  “晓谷吃素的。要不就去粤菜馆吧,喝粥点心什么都不错,你比较爱吃。”林成淮终于刷了回存在感,语气那个温柔啊。

  看,我没有忘记你的生活习惯,我们曾经是关系最密切的人!企图勾起对方对往昔的怀念。

  “医生说我营养不良,不能再吃素了,现在我是肉食动物。”又盆冷水浇到林成淮头上,冻的他颗心哇凉哇凉的。

  其他人都有眼力劲儿,整晚都很默契的不提两人的关系,但谁都有八卦之心,何况是这么带劲的狗血剧,糟糠妻下堂远走国外,多年后华丽归来,八点档啊!都默默地关注两人的互动,生怕错过丝风吹草动。

  之前林成淮几次的示好献殷勤,季晓谷视而不见他们都看在眼里,暗暗好笑,骂句活该!虽然之前跟晓谷的关系般,但大家都不讨厌她,只是不亲近,而他现在的女朋友杨宁宁他们是真的看不上,成天副谁欠了她的样子,仇富的要命,还当着他们的面骂过他们是社会的蛀虫,纨绔子弟,也是好笑,那情商真的要让人给跪了,也是看在跟成淮的交情份上才不跟她计较,真不知道她傲的资本在哪里。再看看晓谷,不管是学历,相貌,还是才华,性格,为人处世,都是个天上,个地下,也不知道成淮什么眼神,口味也是够重的。

  几个人不怀好意地你看我眼,我撇你下,各种“你懂得”的眼神,表情都是在说:“有好戏看了!”

  “在外面这几年好惨,你们不知道我都不敢看国内的美食节目,看得到吃不到啊。我现在就想吃小龙虾,非常想,特别想,想的不得了,能满足下我不?”苏洛洛假装没看到大伙的眼神交流,跟挽着她的陈瑶瑶和另个女生说。确实是想啊,前两天奶奶和伯母光给她做各种营养大餐了,这种“垃圾食品”不让吃啊。

  “那还不容易,我们去美食街吧,保证你吃到爽。”

  “好啊,好啊,我还想吃酸菜鱼水煮肉片,把这几年没吃的通通都补上。”

  大家到了车库,各自取上自己的车,会儿吃完就各回各家。除了林成淮是四轮的,其他人都是骑电驴或者摩托出来,更方便,车子也就下雨天或者去远点的地方的时候开开,这就是城的生活模式,苏洛洛很喜欢。

  林成淮很想叫晓谷坐他车上,但也知道她应该不会同意的,估计是想跟自己彻底撇清关系吧。也是他咎由自取,当初把事情做绝了,怪不得人晓谷,她这样已经算是很有风度了,是自己对不起她,怎么还能奢求她原谅。但只要想到这辈子跟她就形同陌路了,心里还是不甘,忍不住会痛,但也只能走步看步了,何况他现在还是有女朋友的人。

  想到杨宁宁,他又不断给自己暗示,对晓谷只是愧疚,只是愧疚,爱的还是宁宁,是宁宁。他不想承认自己是个摇摆不定花心善变的人,也不想让当初轰轰烈烈为追寻真爱所做的切彻底变成个笑话。

  不过,这都由不得他。苏洛洛不会让他们好过的,之前的起没那么轻易就算了。

  默默地看着晓谷上了个女生的后座,林成淮开车跟在她们后面,想着会儿吃完了是不是可以送她回去。

  理智告诉他应该离她远些,看着她幸福就好。但他的心和手脚都不听从指挥。

  想靠近她。

  再靠近点。

  再点。

  第87章灰姑娘与渣王子篇【8】

  别看都十点了,美食街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正是天生意最好的时候。

  苏洛洛说的可怜,大伙儿恨不得把整条街的好东西都扫荡了让她吃个够,不过也知道大晚上的吃不了多少,最后找了家环境好的大排档,要了个包厢坐下。除了苏洛洛点名要的那几个菜,又七七八八要了些招牌菜,也尽够了。

  菜上的很快,不会儿就齐了,大伙儿拿起筷子,倒上啤酒饮料开动。

  苏洛洛也带上次性手套,专心对付小龙虾。平时她还是比较注重养生的,不过偶尔放肆次也没关系。

  林成淮就坐在她斜对面,根本无心桌上的食物,就这么看着她。见她吃的满足,会儿像只小猫样,眯弯了眼睛脸陶醉,会儿像个孩子隔着手套去舔手指,忍不住会心笑,觉得她又娇又俏又可爱。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比方,这么多形容词,但就是高兴这么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好像人生除此之外都别无所求了。

  吃了几只解了馋,苏洛洛脱下了手套,带着怪难受的。太麻太辣了,又忍不住微张着嘴巴吸气,给舌头降降温。

  无心之举,看在林成淮眼里却成了无比香艳的画面,险些化身为狼,对着那红唇粉舌扑过去,恨不得将她都吞进肚里。

  明明过去抱过亲过的,为什么想不起来什么感觉?林成淮很忧伤。

  不过,眼下也只能想想而已,人已经不是他的了。

  苏洛洛还不知道某渣男已经化身流氓在歪歪她,不然估计得气的够呛。

  “瑶瑶,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反正我现在闲人个,需要壮丁的话尽管说啊。”

  “就你那小胳膊小腿儿还壮丁呢!不过真有件事要你帮忙。”陈瑶瑶就坐她边上,作势掐了她把。

  “什么事,你说。”这姑娘太爱动手动脚了。

  “给我当伴娘吧,我还缺个伴娘!”这是陈瑶瑶密谋很久的,这么晚说就是怕她拒绝。

  “这不好吧。”要别的事苏洛洛肯定口答应,但这件事真让她为难了。瑶瑶的好意她知道,也很感动,但怎么说“自己”也是离过婚的,给人当伴娘真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定啦。除了你还有薇薇,小佳,颖颖,都在这儿了,还有我个大学同学,不过要1号才来。伴娘服我都订好了,已经送去干洗了,明天你们都来试试,不合适正好你还可以帮大家改改。”

  “是啊,晓谷你就不要推辞了,没当过伴娘吧,很好玩儿的,到时候我们起堵门抢红包,回头大家平分!”

  “要不是我已经是已婚妇女了我也想参加,晓谷你就别客气了,据说伴郎有高富帅哦,段轩的大学同学。”

  大家也纷纷劝说。

  林成淮听瞬间警觉起来,什么高富帅,有情况!婚礼上最爱撮合伴郎伴娘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多少伴郎伴娘最后成了新郎新娘,不行!不能让晓谷去,她太老实了,被人忽悠了都不知道!而且那些游戏她都没经验,弄不好会被人占便宜!不行!绝对不行!

  “晓谷不想参加就算了吧,瑶瑶你那么多朋友再找个不就行了。”

  苏洛洛倒没想到林成淮会出来帮她搭腔,再想,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晚他给她的关注太多了,眼睛就直没离开她身上。什么痴情,也不过如此。

  要是他能对杨宁宁始终如,不管她变成什么样也不动心,倒是能让她佩服几分。现在这样,吃着碗里又看着锅里,更让她看不起了。

  其他人也猜到了怎么回事,不免也抱着看好戏的姿态,不过顾着林成淮的面子也没捅破。

  “不行,我就要晓谷,她不当伴娘我就不当新娘了,你们看着办吧!”陈瑶瑶放狠话了,边又挑衅地看眼林成淮,对苏洛洛说:“段轩他个室友之前也在欧洲留学刚回来,你们定有共同话题,回头介绍你们认识。

  能给渣男添堵她乐此不疲啊啦啦啦啦啦。

  苏洛洛无语,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好吧,别的我不会,到时候你的化妆造型就交给我吧,保证你美美的。”

  “晓谷你太好了!来,啵儿个!”

  “晓谷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们传授点时尚美容经,我可以暖床!”

  “我可以给你生猴子!”

  姑娘们都疯了,把苏洛洛逗得乐不可支,个正眼也没给某人。

  林成淮简直感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不都是发小吗,怎么个个都这么对他!但又偏偏无能为力,就算晓谷去相亲,去结婚,他又能说什么?有什么立场说?

  想到这,嘴里也发苦,心里更是苦,比桌上的那盘苦瓜还苦。

  众人欢喜人愁,这顿宵夜终于吃完了,段轩买了单,大伙儿结伴离开。

  这是条步行街,不是很长,大家的车进来的时候都停在了外头的停车场,就起走着过去。

  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围着群人,把路都堵住了,还有男人的咒骂声,女人的哭喊声,小孩子的哭声,夹着着围观路人的指指点点品头论足,好不热闹。

  “怎么回事啊?”有人问。

  “抓啊!”旁边个摆小摊的大妈神神秘秘又兴致勃勃地告诉大家。

  “不至于吧,这里又不是酒店,吃饭的地方,人来人往的。”大伙儿不信。

  “还能骗你们不成!”大妈不高兴了,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质疑。“我可是从头看到尾,看的明明白白!那男的是外地人,到城出差,老婆怀疑他有外遇,就带着娃儿偷偷跟了来。结果那男的确实不正派,个人吃饭还要了个包厢,这没什么,关键是个穿的不三不四的卖酒的姑娘也进去了半天没出来,这老婆在外头当然等急了,二话不说就带着娃冲了进去,结果真看到两人在那纠缠,据说衣衫都不整了!那还得了!这种事情哪个女人忍的了,当然先打了再说,那小娘皮也是厉害,非说自己是正当工作,是那男的马蚤扰她,要再纠缠就去告他们夫妻俩,店老板嫌他们影响了生意,就把人给哄了出来,小娘皮要走,那女的不让,就在这撕扯了起来,又是抓头发啊,又是扯衣服,可带劲了!好不容易被劝住了,那女的也不怕丢人就把什么都喊了出来,让大伙儿给评理,这不,都十几分钟了,还没个结果,看热闹的换了拨儿又拨儿。那店老板也有问题,不正经做生意,非雇些姑娘来穿着那种衣服卖酒,不然也出不了这事。”

  大妈叙述的有条有理,评理面面俱到,让大伙儿下就明白了。

  苏洛洛乐了。

  什么叫猪对手?

  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什么叫无心插柳柳成荫?

  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就是啊!

  那个大妈口中的小娘皮绝b是杨宁宁无疑,书里就有这么段,她跟林成淮吵架后去投奔闺蜜,结果闺蜜也是个不靠谱的,两人找工作就被人给骗了,说是礼仪,其实就是穿着女仆装去推销酒的啤酒妹,又因为交了中介费不干就啥也没了,她妈又因为她的关系不在林家做了,再没有收入家里就揭不开锅了连房租也付不出,只好硬着头皮上。结果碰上了客人耍无赖非要她陪着喝杯,她不干,两人就拉扯起来,还没闹明白,那客人的老婆又冲了进来,不分青红皂白把她给打了,还好后来被林成淮撞见了,又次英雄救美,两人也重归于好。林成淮还被她的女仆造型给萌到,非吵着要玩次羞羞。

  真不愧是女主啊!闯祸惹麻烦的水平和遇男主男配搭救的体质都是神般!苏洛洛感叹。原本还想着等先歇两天,等瑶瑶的婚礼结束了再去会会她,没想到这就送上门了。

  “咱们就干等着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要不就挤挤挤过去吧。”苏洛洛提议。虽然在这等着早晚也看的到,但她想速战速决,还得回去睡美容觉呢。

  “困了吗,那我们穿过去,你小心点跟着我。”林成淮继续卖好。

  “瑶瑶,你们怎么样?”

  “我们也不等了,挤吧,大家都小心点。”

  群人相继混入人群。

  看热闹的人都是往中间凑,苏洛洛身手又利落,顺着人流的方向,没费多大力很快就甩掉了林成淮,挤到了看热闹人群的最里圈。

  “完了,晓谷被挤进去了,我看不到她了,你们谁有看到她?晓谷?晓谷你在哪里应声?”林成淮发现人丢了,赶紧大声喊。

  “你怎么看人的?大家赶紧找找,晓谷被挤散了,法国肯定没有这么多人,也没有春运,她不适应!”

  “先别贫了,找人吧!要不先把你们几个女的送出去我们再回来找,妈呀!谁踩我脚?”个个扯着脖子喊,场面片混乱。

  “我在这!我出不去!要不你们先走吧!在外面等我!”苏洛洛怕大家担心也扯着嗓门回应,边挥手示意,顺便把大家引过来,她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人群中央狼狈却依然“倔强”的杨宁宁。

  “我看到晓谷了,她在那边,我过去把人带出来!”

  “我跟你起去,,城的人是不是都挤这来了,动都动不了!晓谷你别动,就在那呆着,我们马上过来!”林成淮和另个男的朝她那边过去。

  挪啊挪,两人好不容易挪到了苏洛洛跟前。

  “晓谷你没事吧。”林成淮紧张地要命,上下检查确认她是否受伤。

  苏洛洛在心里翻个白眼,这哥们太琼瑶了,这么挤挤能有什么事,搞的像什么大难不死别后重逢样,r。

  “我没事,就是被踩了几脚。到是那女生,有点面熟,是不是你们家杨宁宁?”

  第88章灰姑娘与渣王子篇【9】

  “我没事,就是被踩了几脚。到是那女生,有点面熟,是不是你们家杨宁宁?”

  你们家。。。杨宁宁?

  你们家?

  她怎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这么淡然地提起宁宁,还说是我家的,难道点也不介意,点也不伤心,就没有点点吃醋吗?

  这是林成淮的第反应。第二反应,才是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人群中心。

  杨宁宁真的觉得自己倒了大霉,找工作直不顺心,好不容易闺蜜说有个当礼仪的机会,又是要交服装押金的,金额还不低。不去吧,又觉得可惜,这工作工资可是日结的,每天两百,家里正急着用钱,般工作可没这个待遇,中介也说做得好可以多做几天,促销活动天天有,咬咬牙,就把之前攒的最后千块钱给交了。谁料到,所谓的礼仪并不像她在大学里做过的那样,穿着旗袍做做引导,或者站在门口充当门面,而是要拿着酒个个包厢的推销,所谓的服装也是奇奇怪怪的女仆装。当下两人就决定不干了,找中介要退回押金,可中介说不干的话押金就不给退回,两人气不过威胁说要报警,中介那人气势也是嚣张,说报啊,去报,告到法院去都没用,你们有收条吗,有证据吗,凭什么说我们收了你千元,我还说你们讹诈呢!这下两人也没了办法,又实在心疼那交出去的两千元,只好咬着牙上了,只想着做完这天把押金要回来就不干了。

  没想到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头。前几个包厢被刚进去就被人给轰出来,这也没啥,大不了不拿提成还有基本工资,好不容易碰上个不赶她的吧,还是个臭流氓,非拉着她要喝杯,她当然不肯喝,两人就拉扯了起来。突然,又冲进来个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了她耳光,还嘴里不干不净骂她狐狸精,卖肉的,当下就懵了,回过劲来也是满肚子火,这是招谁惹谁了,赚个两百块钱还要碰上两神经病!当然不可能白白挨打,那女人再动手也毫不客气反击回去,顺便把攒了肚子的怨气也给发泄出去!

  动静太大,把无耻的老板也招来了,这商居然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还把他们轰了出去。那女人也是不依不饶,撒泼打滚叫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