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遭遇寻木队(1/2)

加入书签

  虽然下雨,人们仍然披着雨布或者打着雨伞到食堂来吃饭。除非是走不了路的小脚老太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才由家人给端回一碗稀饭、一个馒头和一勺菜。

  由于不是在食堂里吃,怕你浪费,就给你定量。所以,只要雨不是很紧,老年人也都赶到食堂里来吃。

  秋傻子雨没日没夜地下着,社员们的情绪倒不是很低落。

  干活没有报酬,干与不干一个样,只要有饭吃就行。国家的事,不是一个社员能操心得了的。

  一场秋雨一场寒,趁着下雨天,把冬天的棉衣做出来,免得大人孩子挨冻!

  整个雨天里,忙的只有腊梅一个人。

  腊梅依然是一天三顿饭按时回来吃。至于下雨她去了哪里,就没人知道了。有人问,她就“嘿嘿”一笑,搪塞过去。

  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怀疑,她也尽量多在队部里待着。如手疼的实在太厉害了,不能去地里了,就白天在队部休息,歇足了,晚上人们都睡了以后,她再到前世的庭院里剥玉米穗儿,困了就在那里休息。

  前世的房子白天永远锁着大门。晚上则开着庭院里的电灯,给人一个有人在家的印象。里面放的东西不少,别再让小偷惦记上。

  周围邻居谁也不知道租赁人是谁,每晚都有动静,只知道租赁的人是做买卖的,早出晚归。

  在前世里存的玉米穗越来越多,为了防贼,腊梅买了一条小狼狗,放养在庭院里。

  小狼狗通体黄色,腊梅给它起名叫大黄,虽然还凶不起来,有动静也知道叫了。

  只要有个动静,加之人们不知道住的是什么人,有贼心的人们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样一来,晚上她在前世的房子里剥玉米、看着家,白天只要休息,就在现实中,或在队部里,或者到郑家去玩儿玩儿,到家里看看王晓叶,或者到处逛逛,让人们知道她的存在。

  这天,秋雨纷纷地下,腊梅的手又实在太疼,便不想去掰玉米。

  去谁家玩儿呢?

  看了看手上的血泡和剌破的口子,打消了去找郑存梁的想法。

  有一次去郑家玩儿,手上的血泡被郑存梁发现了,非问她是怎么搞的。

  她谎称是洗衣服磨的。郑存梁将信将疑,下令说:“以后你的衣服我给你洗,你人太小,没力气,再也不要自己洗衣服了。”

  腊梅暗笑:你才多打点儿!你自己的衣服都要母亲来洗,说大话也不怕风刮了舌头!

  然而,一根筋的郑存梁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自那以后,每天都要来腊梅处,问有没有衣服洗。

  腊梅哭笑不得,骗他说:“我的衣服已经被王干娘包洗了,以后你就不要为这事来回跑了。”

  王干娘就是母亲马惠恩,因为郑存梁的母亲也是干娘,为了区别,守着郑家的人,她就称呼母亲马惠恩“王干娘”;守着家里人,就称呼郑母“郑干娘”。

  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疲劳的时候有人说句关怀的话,比三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