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欺负(1/2)

加入书签

  大门开着,已经有人吃饱饭回来了。

  王晓华-梅不敢贸然进院,倚在大门洞里向里观望。

  还是印象中的小四合院,正房三间土坯房挎着两个耳屋,有东、西厢房,南棚子东边一棵脆枣树,前世里没少吃树上的枣。

  爷爷王廷烁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凭着前世的记忆与今天的观察,大儿子王长凯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搬出另过了;二儿子就是父亲王长锁,现在应该一家就住在这里的东厢房里;三儿子王长柱还没结婚,住在西厢房;大女儿王翠淼已经出嫁,小女儿王翠霞还待字闺中,应该住在北屋西里间屋里。

  父亲这边五个孩子,两间东厢房住不开。前世这个时候,应该是哥哥跟着小叔在西厢房里睡,姐姐和她跟着小姑在北屋西里间屋里睡,一条炕上睡三个人已经很挤了,重生过来的她再没有相认之前,无论如何不能去添乱。

  一大晌午的,去哪里休息呢?

  “娘,你是不是喜欢她?”

  身后忽然传来说话声。王晓华-梅跑到大门口一看,是母亲、奶奶和王晓华他们。

  原来是王晓华带着弟弟妹妹,等着母亲刷完锅碗一块儿回来的。奶奶则是给别人说话落在了后面。

  “她跟了我一上午,觉得怪可怜的。”母亲马惠恩的声音:“更奇怪的是她光喊我娘。起先我认为她只是不会喊别的。试了试她,结果婶儿婶儿伯母都会喊,唯独管我一个人叫娘。喊的我心里热乎乎的。”

  “热乎的也不能要她。”奶奶王张氏恶狠狠的声音:“一个傻子不说,还命硬,把爹娘早早地克死了。你们要是要她,就给我搬出去住,我家里不招丧门星!”

  见奶奶把话说死了,王晓华-梅决定先不与奶奶照面。又没处里躲,便将小身子藏到门后,想等他们过去了再离开。

  一行五人表情各异地走过去了,王晓华-梅正要出来,只听王张氏喊道:“二华,把大门闩上去!”

  王晓华转回身,正好看到门后面的王晓华-梅,吃惊地小声说:“你怎么在这里?快走吧,让我奶奶知道了,又要骂我娘了。往后你也不要再来啦!”

  王晓华-梅低着头子走出来,眼里浸满了泪花儿:被别人撵被别人拒绝,她觉得很正常,也容易接受。

  眼下却是被前世的自己撵了出来,并声明以后不允许再来!这可是自己的家呀,我就是前世的你,如此对待,也忒绝情了吧!

  王晓华-梅一口气跑到南坑沿儿上,抱着大柳树默默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觉得心里好受些了。抬泪眼望了望昨天重生的地方,那里的杂草都被踩倒了,想必是因为打捞这具小身体的结果。

  回想起昨天的情景,忽然又觉得自己很是可笑:怪谁呢,现在自己顶的是傻梅的身体,又没对人说过,前世的自己又怎能知道?

  王晓华-梅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自己一番。

  “傻梅看我们洗澡哩!”

  坑塘里传来一声喊叫,王晓华-梅向另一侧望去,原来有一伙儿小孩子在那里洗澡,打打闹闹的声音并不小。是自己刚才太专注了,所以没有发觉。

  王晓华-梅赶紧转身往回走。

  然而还是晚了,小孩子们爬上坑沿儿,飞跑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都是八、九岁十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