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麦穗的故事(1/2)

加入书签

  没想到姊妹俩见面这样清冷:这里满腔热火,那里却伸贼一样问三问四。难道非得把重生说出来,才能链接上姊妹情谊?

  天空已经出现了一抹晚霞,太阳眼看就要落山了。王晓华-梅赶紧闪进空间,在空间的笼罩下往回赶。

  前世里自行车是王晓华的唯一交通工具,虽然重生多次,坐过宫廷的轿子,开过宝马,由于是第一世打下的基础,现在骑起来一点儿也不陌生。

  王晓华-梅在空间里一路猛蹬。无论是行人还是车辆,都不躲避,直接穿过去。如果有摄像头拍摄下她的行程,一定会把心脏病患者吓几个死儿!

  亏着有自行车,当王晓华-梅回到王店十一生产队队部时,社员已下工,开晚饭的钟声已经响过,人们陆陆续续地来了。

  王晓华-梅刚从外面回到耳屋里,门口就钻进一个小脑袋来。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就像做什么偷偷事似的。

  “王贵勇,进来。”王晓华-梅首先给他打了招呼。

  王贵勇又看了看身后,确定没人跟踪了,才坏笑着走进屋里。

  “人们都排队领饭哩,你上这里干什么。”

  在小孩子面前,尤其面对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王晓华-梅不打算再装傻。一本正经地对王贵勇说。

  王贵勇“嘿嘿”一笑,弯弯着眉毛望着王晓华-梅:“傻梅,你还有糖果吗?”

  “你来给我要糖果,还喊我傻梅!”王晓华-梅故意嘴一撅,不高兴地说。

  王贵勇一脸的疑惑:“你就叫傻梅,不喊你傻梅喊什么呀?”

  让他喊什么呢?

  早晨吃饭的时候,王晓华和王秀春倒给她起了一个名字:王小梅,但她不喜欢。“小梅”“小梅”的,她的实际年龄可是三十多岁了,她更喜欢“王晓华-梅”这个名字。但她不能说出来。

  想想自己重生到这里,有亲人却不能相认,到处都是冰冷的面孔、冰冷的语言,还危机四伏。自己就仿佛置身在寒冬腊月里,像风雪中的腊梅一样,体会不到一点儿世间的温暖。

  腊梅!对,何不让人们喊这具小身体腊梅呢,几分不出年龄,还有象征意义!

  “腊梅,往后你就喊我腊梅。”

  王贵勇眨巴眨巴眼睛:“行,傻……腊梅,你还有糖果吗?”

  王晓华-梅笑笑:看来还是离不开一个“傻”字。

  “有,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不许告诉任何人。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就不给你了。”

  王贵勇点点头。

  王晓华-梅从衣兜里掏出三块糖果——这是王晓叶给的,换衣服时她特意放到了这世的衣兜里,为了给弟弟妹妹还有自己联络感情,她计划衣兜里再不断糖果。

  “给你一颗。这一颗给你小妹妹,这一颗给你姐姐,你藏好喽,别让别人看到。”

  “给大姐姐还是二姐姐?”

  “二姐姐。”

  “大姐姐和哥哥呢?”

  “他们都大了,不给他们了。”

  “给二姐姐和小妹妹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