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见到了前世的妹妹(1/2)

加入书签

  往肥皂货架上看了看,忽然眼睛一亮:上海硫磺香皂,标签:二元。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最需要的原来在这里!

  硫磺香皂是一种硫磺类药皂。具有杀菌灭虫的效果,治头虱最有效了,而且还便宜。

  要一块!

  想起上午几个孩子看见糖果发绿光的眼睛,应该买些回去打发他们。

  到糖果区一看,最便宜的杂拌糖都八元钱一斤。已经拿了一块硫磺香皂了,只好秤了两块钱的。

  出了超市,又找到一个小副食百货。

  “有轴线和缝衣针没有?”王晓华-梅问一边守门市一边给一件小衣服钉纽扣的女店主。

  有的小衣裳不合适,需要改动;现实中的衣服破了,需要缝补,她必须预备下针和线,留下一元钱就是想买这个用的。

  “有。”女店主回道。

  王晓华-梅:“怎么卖?”

  女店主:“轴线一块钱四轴,针一块钱一盒。”

  “针怎么论盒卖?”王晓华-梅疑惑地想。

  王晓华-梅感到奇怪。前世的针都是论包卖,一毛一包。富二代时期没买过,到了这时怎么论起盒来了?而且还这么贵!

  “一盒多少枚?”见店主没有言语,王晓华-梅又问。

  “十枚,从绣花针到纳底子的大针,都有。”

  “零卖不?”

  女店主白了她一眼:“一块钱你还零买?”

  “阿姨,我带的钱不多,就一块,”王晓华-梅态度和软下来:“但我想买针和线,能不能都卖我一点儿。针我不多要,”说着一指柜台上插在半轴红线上的一枚半大缝衣针:“有这样的一枚就行。”

  “不行?”女店主冰冷地说:“一块钱还来买东西!”

  王晓华-梅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

  针线超市里没有,这样的小副食百货部又不多,下一个还不知去哪里找。

  “那,我买三轴线给你七毛五,总行了吧?”

  王晓华-梅执意要买,把钱放到了女店主面前。

  女店主把线轴盒放在柜台上,让王晓华-梅自己挑。

  王晓华-梅挑了黑、白、绿三轴,又拿起柜台上插着针的半轴红线,笑着对女店主说:“甭找钱了,这个顶一轴线,你不吃亏。”

  女店主愕然,继而笑道:“年龄不大,心眼儿倒不少,你是谁家的孩子?”

  “谢谢阿姨!”王晓华-梅摆摆手,笑着离开了副食百货部。

  经过打听,又来到富强南路国税局家属院。

  国税局家属院又称福苑小区。大门朝南,大门内是一条直通正北的通道。

  通道的东面有三栋五层高楼,西面是五排二层小别墅,整个家属院住着三百多户人家,大多是国税局里的职工、干部。

  不知门牌号,不知王晓叶的丈夫姓甚名谁,怎样打听王晓叶的住处呢?

  姊妹俩已经是两个时代的人了,自己又是另一个小孩子的身体,见了面又说些什么呢?

  王晓华-梅兴冲冲而来,站在家属院门外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