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被怀疑(二)(2/2)

加入书签

们卖不了扔掉的剩菜,比如打了蔫儿的韭菜、茴香、菠菜什么的。

  “有时还花一、两块或几块钱,包圆儿商贩们处理的青菜,也是拉到家里就没了踪影。在她门前,连个烂菜叶也找不到。

  “我这样说并不是说腊梅怎么怎么样,你怀疑哩,人们又有说道,我合盘端给你,供你参考也就是了。

  “其实腊梅是个好孩子,又是小童星,我觉得人们也是捕风捉影地瞎猜疑,兴许是人家腊梅趁着夜晚送到别处里去了。人们不知道,就一点儿添上两点儿地传开了。

  “贵勇,其实这三个孩子的事也很好办,你再见了他们,可以问问他们的名字,哪村的,问实着了你心里不就不怀疑了。”

  王贵勇听薛红莲这样一说,很是震惊:原来人们都已看出这个小女孩儿的不寻常,在议论纷纷。只因她是自己的住房儿(租赁户),没对自己说罢了。

  其实薛红莲说的这些,他也曾经见过,也有过怀疑。只因小姑娘态度和善,为人正直,对他王贵勇尊重有加,也就没有往深里想,过后也就淡忘了。

  现在又有了新的疑点,经薛红莲这一提起,王贵勇心里可就着受不住了。过去针尖儿似的猜疑,猛然间膨胀成小山般大小,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想起了自己给她经营的粮店,收了十几万斤玉米,一次也没见她往外卖过。时不时地雇人装袋子,运到她的西里间屋里。她的西里间屋就像一个无底洞,光往里存放,不见运出就没了。

  还有她的旧纸币,她一个小姑娘,又是个孤儿,亲戚也都是穷亲戚,在哪里弄来的这么多旧纸币?

  一个孤儿,平时也没见有什么爱好,毫无征兆地成了全国瞩目的小童星,这也太悬了吧?

  有钱了,建了粮店、馒头房、蔬菜门市部、农场,用的全是王店村的人。尤其是自己一家,全担任了主要角色,安排在了重要的岗位上。

  对自己一家,包括卖旧纸币的小妹,都表现得绝对信任,就仿佛对她自己的亲人一样,没有丝毫的戒备心理儿。

  她为什么这样相信和依靠这个家里的人?是因为住房儿?还是有别的原因?

  王贵勇越想疑团越重,越想越觉得应该把这一切弄明白,因为一家人、包括出嫁的小妹,都被小姑娘利用起来了。虽然报酬丰厚,羡慕的别人眼蓝,真要对方是个鬼魂的话,一家人岂不被鬼利用了!

  王贵勇想的心惊肉跳,决心抓住拔草这一事件,探个虚实,把小姑娘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王贵勇骑着自行车,在村南村北到处转,哪里有草往哪里去。还用保温瓶装了几颗奶油雪糕,用来给孩子们套近乎。想趁他们吃雪糕的时候,问出他们的名字。

  可就是不见拔草小孩儿们的身影。

  难道她知道我怀疑了,躲起我来了?王贵勇心中暗道。

  越是这样,王贵勇疑心越重。不但白天找,晚上也注视起腊梅的住处来。因为腊梅大多数都是晚上过来住(其实是来取粮食),王贵勇不想错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