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乜寡妇家里的哭声(2/2)

加入书签

才做出用鬼惊吓她的举动。第二天两个人的激an情又被曝光,腊梅就开始后悔起来了。

  自从那晚以后,乜寡妇再没在伙房待过。就是去吃饭,也是吃饱了推碗就走,从来不在队部多待一分钟。

  不知是心虚,还是听了别人的说道,乜寡妇从来不正面接触腊梅。有时赶在路上绕不过去了,也是扭头就走。

  腊梅认为她这是瞧不起自己,也就把那一份后悔扔到一旁,对她不闻不问。

  去年在前世见她生活的幸福美满,八十多岁了还很健康,腊梅彻底改变了对她的看法。

  想她这一辈子真不容易,愣咬牙坚持了过来。要不是她的坚持,王长西后继无人。

  今晚的铁锅必须分给她。世道艰难,孤儿寡母的更不容易。既然自己知道了前因后果,那就让她少受一些艰难!

  没承想却看见了如此一幕。听了乜寡妇说明早要馒头干儿,腊梅才想起来,她还真没给自己要过一回。也是十一队上唯一的一户,自己怎么就把这茬儿给忘了呢!

  原来,乜寡妇做贼心虚,那晚她是真心想让陈锡林把傻梅扔到坑塘里去。一直以来,队部里只有陈锡林一个人住,她来去都很自由。

  腊梅住进来,虽然是个小傻妮儿,她也觉得碍事,从心里别扭。便产生了除掉她的想法。

  后来看见了大脸吊死鬼,把她吓得够呛。而奇怪的是,陈锡林却看不见。后来又传出白头发老奶奶罩着傻梅,她就更觉得这事蹊跷:

  一个院儿里,她看见了儿他看不见,说明这个大脸鬼就是出来吓唬她自己的。而起因,一准是自己说了把傻梅扔到坑塘里那句话,激怒了白头发老奶奶,才做出如此动作。

  陈锡林不同意,就不惊吓他,让他看不见。她越想这事越是这么回事,再见了腊梅,就有些抹丢丢的,能以躲开尽量躲开。不与腊梅碰面。

  腊梅给社员们分馒头干儿,她也不好意思过去要。但粥又太稀,吃了不顶时候,饿的孩子们半夜啼哭,她才狠下心,对孩子说了明天去要的话。

  至于明天抹开抹不开情面,她心里还没有底儿。所说的话完全是为了哄孩子。

  屋里还有“嘤嘤”的哭声,腊梅再也耽搁不下去了。

  她家人少,本打算给她一个小铁锅。见此情景,又改了主意,给她换了一个中溜的,盛了满满一锅玉米穗儿,另外还在外面多放了几穗。

  玉米是生的,暂时不能吃,孩子们又正饿着肚子,腊梅又拿出一袋动物饼干。

  饼干是塑料袋包装,上面印着制造厂家和出厂日期,这时也没有塑料包装这一说。腊梅又把饼干倒在黑纸里,包了个方方正正的点心包,并用线捆牢,放在了玉米穗儿的上面。

  怕出意外,她像在各家一样,也敲了敲门,给他们送个信儿。

  “谁呀?”乜寡妇厉声喝道。

  腊梅哪敢出声,屏声静气地待在门口。

  “你娘了个*,活到头了没有!”乜寡妇破口大骂起来:“挖绝户坟,踹寡妇门,你她娘的不得好死!早晚让大脸鬼把你狗艹的吃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