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一:擦身瞬间,心如刀割。【五千字】(1/2)

加入书签

  总裁骗妻枕上宠,完结篇一:擦身瞬间,心如刀割。【五千字】

  乔汐没有邀请函,迎宾没有为难她。ai悫鹉琻只是请来了言楚的父母,询问他们是否认识她。

  “哎呀。乔汐,你怎么来了?”言楚妈妈喜出望外,连忙拉着乔汐的手,让她进去宴厅。

  “伯母,这花送你的,祝你生日快乐。”乔汐把言楚的花,送出去。

  言楚妈妈一愣,面前是一束很鲜艳的海棠花,很漂亮。

  她收下了,笑得很开心。“谢谢,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不愿意来的,所以,就没给你发邀请函。瞑”

  乔汐倒不介意这个,微笑问道:“这花,你喜欢吗?”

  “喜欢,这叫解语花是吧。”言楚妈妈还记得——白笑凡生日那一晚,一个叫席寒的小青年,就是送这个花给乔汐的。

  “也叫海棠花。”乔汐讲着,忍不住伸手,指尖触到花瓣,心情复杂。“你喜欢的话,就好好养着吧。这个……是我的一番心意。琚”

  “好,好。”言楚妈妈笑得合不拢嘴,拉着乔汐,让她去吃蛋糕,别饿着肚子。

  一旁的言楚爸爸看见,张着嘴,欲言又止。

  自从言楚没了以后,一年当中,言楚妈妈就数这一天最高兴了。

  乔汐不好扫兴,虽然,想着送完花就走的了。但是,言楚妈妈这么热情款待,她也不好意思提出,盛着一块水果蛋糕,坐椅子上,安静吃着。

  “乔汐。”言楚爸爸走过来,给乔汐递上一杯热牛奶。

  显然,是专门让酒店厨师为她准备的。

  “谢谢,伯父。”乔汐接过道谢,呼呼吹了几下,往嘴里送。

  “乔汐,我问你个事。”言楚爸爸坐在乔汐,身旁的位置上。显得有些拘谨,好一会儿,才开腔问:“那束花,和楚儿……有关系吗?”

  乔汐险些噎住一口牛奶,轻咳道:“伯父,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以前楚儿,也喜欢这花。”言楚爸爸目光遥遥望着那束解语花,仿佛,沉淀于过去的回忆。“他要是人还在,肯定也会送这花给他妈妈。”

  可惜,以前,他只顾着生意,赚钱。反而忽略自己的儿子。

  直到,后来,楚儿死后的某一天,他在他的墓地上,看到摆着的两束解语花。才记起,他的楚儿,曾经最喜欢的,是这花。

  就像乔汐,曾经楚儿最爱的女人,是她。

  他却忽略了这一点,硬逼着两人分手。

  乔汐放下牛奶,带着暖意的小手,一下一下抚着圆滚滚的肚子。轻声道:“喜欢这花的人,多得去了。伯父,你别想那么多,这花,和言楚无关。是我自己,突然的临时起意而已。”

  “也对,楚儿都死了这么久了。这个世界与他再无关系了?是我想多了……妄想过头了……”言楚爸爸用力抹了一把脸,苦嘲着。

  乔汐的手,停顿住了,眼帘缓缓垂下,无话。

  离开的时候,言楚妈妈千般不舍,言楚爸爸几番相送。他们很好,真的变了很多。乔汐觉得,很有内疚感——她明知道言楚还活着。她明知道他们有多想念言楚。

  可是,她什么都说不了,只能藏着,掖着。看他们思子成疾。

  无法说啊,叫她如何去说?她甚至连言楚在哪,都不知道……

  ***

  走出东东方鼎言,正是阳光充沛的中午。

  乔汐高高仰起头,静静晒了一会太阳,浑身都暖和了起来,很舒服。让她暂时放下,一些惆怅。

  几分钟后,乔汐拿出手机,拨打了乔然的号码,让她过来接自己。

  等待接通的几秒,乔汐举着手机,目光,四处随意飘着——

  只见,前方一个男人,朝她迎面走来。男人身穿一袭没有一丝皱痕的黑西装,高高的,瘦瘦的。唇,若有似无的扬起,好像,在对她笑的感觉?

  乔汐没看清楚,就匆匆瞥了一眼。因为,乔然的电、话通了。

  “喂

  然然,我这边好了,你可以……”

  蓦地,乔汐声音一止,痴傻看着就近在她咫尺的男人。嘴巴张着,却像卡着鸡骨头一般,发不出一个字音。

  男人有着一张贵俊好看的脸,与言楚仅仅只有几分相像。但——越是相近,乔汐就越是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熟悉的感觉。

  她看到,他笑了,眼底一片缱绻的温和。

  如沐春风般,与过去的他,一模一样。

  “谢谢你,小汐。”

  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男人微微低头,清润的声音,道出这么一句话。

  刹那间,乔汐眼眶一热,心如刀割,手机从她手里,滑落,摔地上。

  那边,乔然在心急如焚叫着——“喂,乔汐,乔汐你怎么了?说话啊!”

  乔汐下意识伸手,想要捉住男人。可惜,还是晚了,手指擦过他的西装袖子,没捉紧。

  他走了。只给她留下一个笑容,

  一句谢谢,一个擦身,就这样走了。

  多熟悉的声音,多熟悉的感觉,是言楚,是言楚没错!

  哪怕容貌变了,但,她知道,他就是言楚,他就在这里!

  可是,她捉不住他,就像他们的过去一样,她挽留不住他。

  乔汐,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没敢转身。她怕只要自己一转身,就要崩溃,就要控制不住大喊言楚的名字。

  她不能,不能叫他的名字!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或长,或短。

  乔汐浑浑噩噩的转过身去,望着来来往往的路人。他们就像在她面前晃着一样,却不是他,不是言楚!

  没有言楚的存在,他不见了,消失了。

  刚才的一幕,就像梦境一般,不真实。

  眼泪一滴滴夺出眼眶,断了线似的。乔汐哭了,咬着唇哭了,心痛的不能自己。

  言楚,言楚……言楚——心里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却唤不回他的人。

  如果,刚才,她伸手紧紧去捉住他。是否,就能任性的将他留住下来?

  答案。

  谁也不知道。

  乔汐唯一知道的是,言楚,再也不是言楚了。

  他的容貌,变了,他的身份,也变了。

  她用什么去留住他?

  “乔汐——乔汐——”

  乔然叫喊的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乔汐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听不到,没反应。

  不一会,乔然就提着包包,气吁吁的出现在乔汐面前。拉着她,怒斥道:“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接个电、话,说一半,不说一半,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把我给急的,差点没结账就跑了出来!”

  “然然……”乔汐缓缓抬起了头,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