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他说,偶尔来个车、震也不错【一万五千字】(2/2)

加入书签

,没出声,则视为拒绝。

  小鱼不甚在意,依旧甜甜地笑着,没什么小姐脾气。

  她没有方向感的伸出一手,问楚乔:“你可以带我去见爷爷吗?”

  “可以。”楚乔淡淡应了声,然后,走过去,没牵小鱼的手,而是直接将她抱起来,带她上楼,见她爷爷。

  以前,所有带过小鱼的人,都是牵她的手,给她引着路,让她慢慢走。通常,短短几分钟的路,她要走上很久。

  只有刚来不久的楚乔,是例外。

  所以,小鱼还不习惯这样,在被楚乔抱起的一瞬,不由轻呼一声,两条玉臂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

  不过,被他抱着走,她可以感受到他走路的速度,这种事情,是她做不到的。所以,她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楚乔哥哥,我可以问你个事情吗?”

  “可以。”

  小鱼偏着小脑袋,一派天真无邪地问:“你是自愿来这里,还是被我爷爷要挟过来的?”

  “我是自愿来的。”楚乔有问必答,但清清冷冷,隔着疏离。

  不过,小鱼似是听不懂这种疏离,脆生生地“哦”了一声,笑容弯弯道:“你是自愿的就好。因为,以前,我爷爷也看中了一个大哥哥,不过,他不是自愿的,是被我爷爷动了手段捉回来的。不过,他很傲,我爷爷也驯服不了他,后来,我偷偷帮了他一下,他逃走了。”

  “是吗。”楚乔声音无起无伏,并无太大兴趣。

  “嗯?他叫名字来着,我好像有点忘记了……”小鱼冥思苦想了一下,才记起好多年前的事儿:“哦是了,他叫白笑凡。”

  那时候,她好像才十一、二岁,爷爷急着帮她找能撑起家族又能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所以,直接就把人给绑回来了。

  楚乔眸光一闪,身体稍微出现了一瞬的不协调。

  小鱼仰头问他:“你认识他吗?”

  楚乔答:“不认识。”

  “你说谎,刚才你听到他名字的时候,肢体停顿了一下。”小鱼纯真的笑着说,和一般少女无两样。

  可她的洞察力却很让人意外。

  楚乔从容地自圆其说:“以前只见过两三面,所以,不算是认识。”

  小鱼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好似就信了楚乔的话。

  到了三楼书房,一推门进去,小鱼还没来得及从楚乔身上下来,一把老人家的声音就传来了,然后,扶着她,慈爱道:“慢点下慢点下,别摔着了。”

  “爷爷,我没事。”小鱼左右被楚乔和老人搀扶着,安好得很。

  “小鱼,你最近是不是又挑嘴了?我才一段时间没过来看你,怎么又瘦了的感觉?”

  小鱼被老人家严厉又疼爱的语气,逗得呵呵直笑:“我天天都有按时吃饭,我以前的是婴儿肥,现在,长大了,自然就没了。”

  老人家可不受这一套,对自家孙女唠叨了许久,又给她定下规矩,最后,拍拍她头又做了一番感叹,她是他唯一亲人,得要好好的。

  这位疼爱孙女如命的老人家,是行氏集团唯一的董事长,你对外报出行氏集团的名号,知道的人,也许不多,因为,行氏

  只算是个花架子的公司。

  但,你若报出“行云海”三个字,黑白两道都得尊敬的叫他一声老爷子。

  行云海的背景颜色十分浓重,占尽黑白两路,红色也占。据说,以前是在香港走私起家的,但后来,嫌地盘求。就将重心移到了内地,和国外。

  现在,表面上是经营正规的小资企业生意,但暗地里,哪些勾当赚钱,就干哪些。贩毒,走私军火、石油,地下黑市这些,全沾了。

  基本就是一个黑帮家族。

  所以,小鱼之所以只叫小鱼,没有冠上行字的姓氏,也是这个原因。

  生意做得大,手段就越脏,黑帮背景也就越深,仇家自然也多。

  基本,除了贴身的几个亲信,没人知道行云海还有个宝贝孙女,都以为,他子孙死绝了。

  事实上,坏事干得多,行云海的子孙也差不多死绝了,就只剩下小鱼一个孙女,而且,她的眼睛,也算是行云海当年一手酿造出来的错误……

  行云海每次看到小鱼浑浊的眼睛,都自责不已:“眼睛痛不痛,私人医生有没有准时过来给你敷药。”

  小鱼揉揉自己的眼,说:“不痛的,我每周都有敷药,现在都不会痛了。”

  行云海点头,一边带小鱼去沙发上坐着,一边对楚乔说:“阿楚,你先出去吧。还有,前几天的事儿,你处理得很好。以后,再多加学习一下,这样,我才放心将小鱼交给你。”

  小鱼登时蹙眉,叫了一声:“爷爷!”

  但,行云海并不理会,只是,拍拍小鱼的肩膀,以作安抚。

  楚乔依旧冷静着俊秀的脸,眉不挑,眼也不眨,一丝不苟地说:“那我先出去了。”

  关上书房的门,爷孙俩的对话,完全被隔音起来,听不见。

  “爷爷,非要这么做吗

  ”小鱼声音淡淡的问,明明还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却偏偏有种无形的张力。

  让人不得不对她慎重以待。

  “不然,你觉得怎样做才好?小鱼,你以前的话,爷爷都听你的。你说你要匿名起来,爷爷听你了,不对外说我有个孙女,都以为你小时候那回儿就死了。你说你不要冠上姓氏,爷爷也听你,让你改了个普通的名字。你说你不相信我身边的所有人,你只相信背景空白的人,所以,爷爷就收了楚乔,他的背景是完全空白的。”

  “小鱼,爷爷知道你从小就很聪明,你想什么都比爷爷精细。你如果是个男的,甚至,退一万步讲,你要是眼睛能看到东西。爷爷也不用为你的将来担忧,但……爷爷老了,保护不了你多久。我得要趁我还有力气的时候,帮你挑好人选,训练好他,这样以后,你的人生也就有个担待,不怕有危险。”

  行云海语重心长的一番话,小鱼都懂,甚至,在更早的时候,她就参透这些道理。

  她的人生永远在履行一个字:赌!

  小时候被仇家绑架撕票,她赌自己能活着逃出来。结果,她赌赢了,只是赔上一双眼。

  父母开车离开的时候,她就听到那车的声音不对劲,可是,她还是反应慢了,所以,她输了,父母双双死于车祸。

  当初放走白笑凡的时候,她也在赌,但不知道,这回是输还是赢。

  “爷爷,楚乔认识白笑凡。”小鱼提醒了一句。

  “这事我知道,不过,他现在已经和以前的身份,完全断开了。他现在一无所有,我信得过他。至于那个白小子,你知不知道他就是白老头的私生子,你当初就不该偷偷背着我,放他走!”

  一说起白笑凡的事儿,行云海就气得不轻。

  他当初之所以看上白笑凡,一是皮囊好,二是能力好,三是身手好,而且,没什么背景,培养一下就是个人才。

  结果,谁知道他不领情,花了那么多心思,教了他那么多东西。最后,才知道他原来是仇家的私生子。

  行云海有打算过,杀人灭口来消气的。可是,他的宝贝孙女,连夜就放走了白笑凡。

  简直……

  “爷爷,

  我不想逼一个不愿意的人和我在一起。何况,我当时就知道他是白家的私生子,但他和白家的关系不深,所以,我才更要放他走。我不想看到,又一个无辜的人,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小鱼摸着自己瞎掉的眼睛,笑着说。

  轻松的语调,背后究竟藏着多少心酸,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当了那么多年瞎子,还是不得不羡慕能看得见阳光的人,你看她,连自己将来的人生也决定不了,只能依附别人而活。

  “一派胡言!”行云海重重拍向桌面,茶杯都震了一震:“白家的人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那些人个个都该死!怪我当初看走眼,我要早点发现白笑凡的身份,我早就弄死他了!”

  “爷爷,你就看着我吧。看我种下了什么因,又能结出什么果。是好的,是坏的,都是我自己选的,后果,我自然也会承担。”小鱼超乎年龄的聪慧,倒是挺看得开。

  “小鱼,不准再胡说八道了!爷爷什么都能依你,但,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就剩下她这么一个血脉,怎能容她出差错?

  “我没有开玩笑,我一向很惜命,怎么可能开玩笑?只是,我不赌一下的话,我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的。”

  “你这丫头,我看你是聪明到糊涂了,你的日子怎么可能会难过,谁敢为难你?”

  小鱼伸长了手,她虽然看不到阳光,但阳光却眷恋着她的指尖:“牵着我的手,带我走向的光明的人,自然也能带我走向死亡。”

  这话,让行云海立即怔了怔,皱眉道:“小鱼,你是说……”

  “爷爷,我先走了。”小鱼抢先了一下,没让行云海把话说完。

  她脸上甜美的笑容,和外面的同龄少女一样,天真、开朗、乐观。

  她摸索的站起身,摸索的摸上、门口,摸索的打开门,指尖渐渐摸索上男人的躯体,温润的气息,但,有些偏冷。

  她顿时笑逐颜开:“楚乔哥哥,可以牵着我下去吗?”

  “可以。”

  注意到小鱼的要求,楚乔依然是无条件的服从。他这次没再抱她,而是牵着她下楼。

  路走的很慢,小鱼一路上也没碰到任何障碍物。楚乔一向是个温柔且心细的男人,哪怕,他也变了许多。

  路上,小鱼漫不经心问道:“爷爷想让你娶我,这事你知道吗?”

  楚乔也漫不经心地答:“知道。”

  “那你愿意吗?”小鱼好奇问他。

  但,结果,楚乔没有回答,沉默了,似乎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愿不愿意。

  “其实,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你的,也不会让爷爷强迫你。但——”小鱼动了动,与楚乔牵着的手:“我这只手就交给你,不管你出于什么责任,也

  请你一路带我好好走下去。”

  “你认为我会害你?”楚乔也不转弯抹角,直接挑明,问出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看得出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她一直在为自己铺路。

  小鱼一脸真挚道:“不,楚乔哥哥是个好人。”

  从刚开始接触他,她就这么认为了,但,好人变成坏人太容易。

  她总该未雨绸缪一下,是吧?

  ***

  一连五天,乔汐都在冷落白笑凡,基本少有与他亲昵,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想着希望他能尽快结束这个并不愉快的度蜜月,结果,第五天晚上,她就被白笑凡拖了出去。

  说什么带她去看西雅图的夜景和日出。

  但,乔汐越来越了解白笑凡了,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肯定有目的。

  这次,也不例外,他肯定是不安好心的!

  所以,乔汐坚决不去!

  ……可还是被他连人带被打包出去。

  深夜,高处的半山腰上,没有别的车辆,只单单停着一辆宽敞的豪华轿车,车内只有白笑凡和乔汐。

  说真,西雅图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这里的夜景自然是京城比不上的。

  乔汐是喜欢的,但,有白笑凡在,她就有点怄气了,学着他之前对她那样,处处挑剔着:“你不觉得晚上蚊子很多吗?”

  “这样的天气,哪里有蚊子。”

  “你脸上就有一只。”说着,乔汐把手一扬,“啪”一声,给了白笑凡一个响亮的巴掌。

  这巴掌,她那天就想打他了,只不过,太害怕,没敢而已。

  现在,她当然要讨回来!

  “没打到。”乔汐靠近白笑凡,头倚在他怀里,把自己光溜溜的手掌扬起,睁眼说瞎话。

  白笑凡重重哼了哼,竟然没有生气,相反,还伸出手楼主乔汐,将她紧紧压在他胸膛上,使劲磨蹭。

  被冷落了五天的男人,媳妇儿终于肯主动靠近他一下,这下,还不得受宠若惊,紧紧抱住不放!

  但,其实,乔汐没想那么多,她只是生物钟到点数,想要睡觉了。所以,才挨近白笑凡一下,倚着他,暖和,比较好睡。

  反正,夜景看了,睡一觉,醒来看明天的日出,那么,是不是就可以结束这个磨人的度蜜月?

  “现在,离早上还有段时间,我们找点事儿做吧。”白笑凡低缓如大提琴的声音,在夜里,很具有诱惑力。

  乔汐打了个呵欠,困了,脑子有点不灵光:“什么事儿?”

  结果,乔汐等了等,白笑凡没说话,只是把她抱得越发地紧,她抬眸看他,却被他幽深不见底的眼神,吓得心悸狂跳!

  他俯下头,脸颊摩擦着她的脸颊,炽热的薄唇几乎要含住她的耳垂,哑着声音说:“已经第五天了。”

  乔汐小脸骤然一红,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你还有脸提这话?”

  白笑凡眉毛一举,振振有词道:“当然,说好三天的!”

  乔汐被白笑凡的不要脸,气得浑身发抖,简直都说不出个话来了!

  他竟然还有脸惦记着这个?

  她才不要跟他做!

  但,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车上,乔汐都不是白笑凡的对手。裹在她身上的毛毯,被他扯下,人也被他紧抱住,他炙热的手,钻进她衣服里,肆意爱抚着背上一片细致肌肤。

  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

  乔汐按住他在她胸部上“作乱”的大手,羞愤不已:“白笑凡……这是在车上!”

  “嗯,偶尔来个车震也不错。”白笑凡呼吸沉重而灼热,暧昧又性感地拂过乔汐的脸颊上。

  这般荒唐的话,差点让乔汐咬到自己的舌头:“你无耻!”

  白笑凡不费力气就攥住乔汐的两只小手,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难耐地啃了几口,再搂住她的小腰,将俊脸埋进她的肩窝磨蹭,像在撒娇的小兽:“五天了,你五天都没让我碰你一下,我忍不住了。那天的事,原本就是你做错了,我是气疯了才会对你这样。不过,你也该消气了。”

  乔汐眨了眨眼,抓住白笑凡的手,渐渐失了力气,他一动,她便松开了,也忘了阻拦他色胚的行为。

  他这是在向她道歉吗?

  他不是说过他不道歉的吗?

  在乔汐想的出神之际,白笑凡抬起窝在她怀里的头,冲她一笑,头发被蹭得凌乱竖立,露出了她从未见过的稚气一面。

  但,仍旧帅得一塌糊涂!

  乔汐一时没忍住,“扑哧”笑了一声,不要脸的男人,立刻就像牛皮糖一样,贴上来,嘴吻上她的嘴,不敢太放肆,慢慢索着吻。

  轻轻钻进她的唇瓣,撬开洁白如编的贝齿,舌喂入她的口中。慢慢、温柔地纠缠着她舌,加深这个吻……

  白笑凡一手向下滑,箍在乔汐的腰上,另一手难耐地撩高她的裙摆。

  混乱的呼吸,暧昧的低哼,都在宽敞的车厢上

  上演着——

  甚至连衣服都没脱,他就抬起她纤细白嫩的腿,在她还

  没明白过来,亢奋坚硬的男性就以他们一直的姿势就进入了!

  “唔……”

  刚进入的不适感让乔汐小小地挣扎一下,从白笑凡吮着不放的唇瓣里传出来的呻吟声细细碎碎。

  她在这方面,一向娇贵得很,他不能太放肆,只能慢慢的来。

  白笑凡隐忍着汹涌的欲火,浑身肌肉都紧绷着,却没有激进,而是与乔汐温柔地温存。

  他炙热的手掌,扫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让乔汐越发战栗不已,似乎有电流从他手下流出,过电般地传到她的四肢百骸,额上都沁着细汗,玲珑柔软的身子越发绞紧。

  乔汐下意识,轻咬着自己的唇瓣,没忘记他们还是在车上,她不敢嘤咛出声。

  “叫出来,不怕,除了我,没人能听见。”白笑凡低声诱哄着,开始缓缓占有着身下的小女人,爱不释手地亲吻着她精致的锁骨、柔软的浑圆。

  最后,又回到她的唇上,挑开她的唇瓣,吻得她意乱情迷,不让她再咬着唇,忍着声音。

  乔汐轻轻逸出低吟,吐气如兰,身体很快有了最直接的回应,越来越湿润,柔软而紧窒,无限温柔地包容着白笑凡,让他只觉得好舒服。

  呼吸变得粗重,动作渐渐迅猛起来,整整忍了五天的念想,全聚集到彼此结合的一处。

  被白笑凡侵占到极致时,乔汐哽哽咽咽地,发出犹如小动物一样的鸣泣,急促而微弱,浑身酥软无力。

  车内的灯,不算太明亮,暖色系的光线,但,依然不碍白笑凡看清乔汐睫毛尖端如蝶翼般抖颤扑动,粉扑扑的脸蛋上,每一个表情,。

  他炽热的唇先吻上她紧闭的双眼,然后沿着细白的小脸吻下来,再滑到泛红的右耳垂,含住轻吮一下,她全身一颤,他立刻覆住她细细喘气的软唇。

  “睁开眼看我。”白笑凡邪魅地在她耳旁,哑声道。

  乔汐不知听没听见,只是用力摇头,眼睛闭得越紧,脸颊越红了。

  白笑凡吃吃低笑一声,大手轻轻揉弄着她软绵弹性的娇嫩丰软。坚硬的身躯触上莹白的女体时,那种亲昵又滑腻的感觉,让他满足地叹了口气。

  他低下头,让唇取代手刚刚覆住的位置。她在真皮沙发上辗转轻喘,娇弱无力。

  她娇喘吁吁,呻吟转为呜咽般的低吟,因极度的快惑,泪水不受控制的沿着眼角滑落,她回应不了任何话,紧闭着眸不敢看他,放任他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恣意弛骋。

  柔顺的模样简直引人犯罪,白笑凡喑哑地闷哼!

  到最后,结束的时候,乔汐全身已经累得虚软无力,汗湿着脸颊,靠在白笑凡怀里,腰肢又酸又软,一动都不想动。

  几乎下一秒就能熟睡过去了。

  白笑凡看着她慵懒的小样儿,餍足般,低笑出声。

  ***

  一夜荒唐的车震,虽然,白笑凡要的很温柔,但还是把乔汐累坏了。

  整整五天没喂过的色胚,一下子将五天的量都做了,不要脸不要皮地缠了她一宿。

  直到早上,日出的时候,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乔汐裹着厚厚的毛毯,里面光溜溜,什么都没穿。幽怨看着一旁已经穿戴整齐的男人,真想将他那张得意的嘴脸,撕下来!

  她就想不通了,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又给白笑凡得逞的呢?

  他不就对她道了个歉,不就对她撒了个娇,不就对她笑了一下,不就对她露出另外一面,她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坚守不住阵线呢?

  明明决定要讨厌他到底的!

  “漂亮吗?”白笑凡伸手,梳了梳乔汐长长的头发,问的是日出。

  “不漂亮。”乔汐转头向车窗外,看了一眼,挺漂亮的,但,她现在没心情欣赏!

  “我觉得挺漂亮的。”白笑凡一语双关,倾下头,飞快在乔汐嘟着的小嘴上,啄了一口。

  乔汐怒瞪了他一眼,已经不指望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能要点嘴脸了。

  反正,他说的话信不过,特别是在他发情关头说的话,肯定都是为了哄她,骗她上床!

  ***

  白笑凡和乔汐这场争吵就此打下了落幕,虽然,落幕的很荒唐。

  乔汐也一度愤怒得并不想原谅白笑凡,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要冷落他到底。

  但偏偏,白笑凡软硬兼施,又任劳任怨,驯服得很,让乔汐不得不心软,又再次理睬回他。

  归根到底,都是这个男人太无耻了,不要脸不要皮,但她还要脸的,所以,她只能原谅他!

  ***一万五千字更新完毕,求月票,红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