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处男的我转生到异界淫遍皇宫的香艳故事】3-4(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冬天的剑

          字数:15529

          20210913

          第三章

          来到异界转眼已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日子我开始习武,毕竟在异世界总得有实力傍身,何况还有之后的储君之争……,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的武功修练的速度远超常人,简直能以妖孽来形容。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神祇给隐藏的奖励,习武之后我的身体素质极速的提升,就连持久力也是大大的延长……,可惜的是一直无法找到好的修练心法,关于此事我也发动了我的势力与人脉去寻找。

          当然闲暇之余不忘找我的美人侍女艳姨亲热一番,也借着入宫给父皇、母妃请安的名义白天去找宓妃私会,偶尔也会晚上偷偷过去,总之一切彷佛都进入了正轨,我已逐渐的适应这个世界与自己的身分。

          深夜,我如往常一般偷偷潜去宓妃的倾宁宫,平日只要是我们相约的日子,宓妃必会提前支开侍女,但今日我到倾宁宫附近却发现与往常不同,只见一位妖艳的宫装美妇走出殿外,看穿着与气质估计也是某位后宫的娘娘,而宓妃紧随其后将宫装美妇相送出殿。

          妹妹,就送到这吧,改日姐姐再来看妳,原先怕妳孤单便想来与妳聊天,但见到妳气色不错,看起来皮肤还比以往更水嫩了,姐姐就放心了,只是妳究竟是如何保养的呢?

          宫装美妇的声音酥软勾人,令人听了便感觉心里发痒,再见那妖艳娇俏的面容与如成熟蜜桃般的娇躯,实属绝世尤物!

          但宓妃听见宫装美妇这么问,却是面颊羞红,神色也不自然了起来,有些尴尬的开口:这……

          怎么?不能告诉姐姐吗?宫装美妇那清冷又勾人的嗓音反问。

          姐姐您别误会,妹妹只是……

          罢了,妳不愿说本宫也不强求,本宫先回了,妹妹保重

          说着宫装美妇便领着一众侍女离去,宓妃见状不禁轻叹一口气,心想

          唉……秦姐姐一定误会本宫了……可是……这能说吗……本宫皮肤变好的秘诀是男人的滋润……又不是命不要了。

          唉……,妳等退下吧,本宫乏了要歇息算算时辰估计自己的爱郎也快到了,宓妃便赶紧遣散身旁的侍女,然后转身朝殿内走去。

          嗯……刚才这女人可真诱人,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滋味?我看着宫装美妇离去的方向,心里不禁浮现这个想法,接着便起身走向宓妃的寝宫。

          我走近窗户望向宓妃的寝室内,只见微弱的烛火照耀着宓妃,她正坐在梳妆台,对着铜镜调脂弄粉,本就极美的红唇抹上了胭脂之后显得更加水润动人,接着便换上了一件薄薄的黑色薄纱,平时美艳的宓妃自然是不可能穿着如此羞人的衣裳,当然是我要求的了,想到这里我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有些变态的想法,嘴角也浮出邪恶的坏笑。

          我拿出了一条黑色的绸缎,便借着轻功从窗户往里头的房梁飞去,紧接着我用内力灭掉了所有的烛火,然后往美艳宓妃的方向落去。

          咦?殿下,……是你吗?瞬间熄灭的烛火让室内陷入一片黑暗,只有微弱的月光让宓妃勉强能视物,但毕竟是一位弱女子,突如其来的状况还是让她有些害怕。

          哼哼……好美的女人,今日就让爷好好的品尝品尝我压低嗓音用轻浮的语气说着,接着便用手里的黑布自宓妃后方蒙住她的美眸,接着伸手一把捞起美艳宓妃的娇躯扔到她的香榻上,如今身怀武功的我,身手自是飞快,令宓妃被我扔到了床上才反应过来。

          呀!大胆你是何人!来人呀美艳宓妃娇喝著作势起身,并要将眼睛上的绸缎拿开,但我又岂会让她得逞呢。

          我迅速的按住美艳宓妃的一双玉手,并骑上她的娇躯压制住了她,接着俯身在她娇艳的小脸蛋上舔了一口,依附在她的耳朵旁开口:

          娘娘呀,方才我可是亲眼见妳将侍女们都支退的呀,那附近又有谁能来救妳呢?

          呀……你下流!快放开本宫,否则本宫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脸上被舔了一口的美艳宓妃不禁升起一阵恶寒,疯狂的挣扎道。

          呵呵,娘娘可真浪呀,穿着这身淫秽的薄纱不就是诱惑男人来上妳的吗?还是……身为皇妃的妳,在等着私会情郎?嗯?失宠的宓妃娘娘?我舔舐着美艳宓妃如玉珠般洁白的耳珠,将舌头伸进去一阵舔拭,接着压低嗓音沉沉的道,看来宓妃是真信了,不知道我是哪里来的淫贼。

          只见美艳的宓妃娇躯一僵,俏脸煞白,但随后彷佛又想起了什么,强装镇定的轻启红唇:待会确实有人会来,你最好赶快离开,否则他会用武功打死你的!

          呵呵……本座走闯江湖数年,一身武功早已臻至化境,否则如何瞒过皇城众多高手,闯进后宫之中呢?这当然是我在满口跑火车了,只不过美艳的宓妃听后更加的害怕了。

          你……求你不要伤害他,你要钱财我可以给你,你要女人我也可以给你找,求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美艳宓妃娇躯轻颤,俏脸煞白的楚楚可怜模样,还有请求武功高强的淫贼不要伤害我,我不禁心理一暖,爱怜的伸手抚着她的俏颜。

          但毕竟这种玩法也只能玩一次,我可不想放弃大好的机会,我一只手固定住美艳宓妃的玉手,另一只手越过薄纱抓上了美艳宓妃高耸挺拔的雪白玉乳,指头挑逗着逐渐充血挺立的淡粉色樱桃。

          啊……不要碰本宫……啊……住手啊……呜………看着身下的美艳尤物花枝乱颤、媚香四溢,香艳饱满的樱唇不断张合娇呼,我将嘴吻上美艳宓妃香艳的胭脂红唇,但美艳宓妃紧闭贝齿,抵死挣扎,我用力的捏着她粉嫩挺拔的樱桃,美艳宓妃不禁吃痛的张口娇呼。

          啊……

          趁此机会我将舌头迅速探入美艳宓妃呵气如兰的香嘴中,勾着香艳的小舌肆意缠绵,美艳宓妃的挣扎随着我的情欲能力渐渐的变弱,逐渐被欲火吞噬着理智,张开了香艳的红唇任我索取香津玉液,吃着香甜又带点脂粉味道的仙琼玉露令我更加的性奋了起来。

          被蒙住眼睛的美艳宓妃,被我如此的轻薄挑弄,娇躯酥软、搔痒难耐,身下的桃源也逐渐的渗出香艳的淫汁,雪白的肌肤泛起一片性奋的潮红。

          怎么可能,本宫怎会被一陌生的淫贼弄到动情了,难不成本宫是如此淫荡、随意的女子?殿下,妾身对不起你美艳宓妃被欲火弄得浑身酥软,心里不禁产生出这样的想法,内心羞怒交加,竟流出两行晶莹的泪水。

          轰见到身下的香艳美妇被我淫辱至哭了出来,我的内心一惊,闪过一丝心疼,但随即被点燃一股强烈的暴虐感,变本加厉的吻住美艳宓妃香艳的红唇,疯狂舔拭索取着香艳的小舌。

          我愈加贪婪的吸吮着美艳宓妃湿滑散发着淫香的香艳美舌,吞食着香艳美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美艳宓妃的香艳小舌吞入腹中,脂粉的气息也逐渐顺着香液玉津流进我的嘴中。

          娘娘的小嘴可真甜呀,就是不知道下面的小嘴怎么样,摁?下流的言词羞辱着美艳宓妃高贵的自尊。

          被我疯狂挑弄至欲火焚身的美艳宓妃浑身瘫软,连原先的挣扎都停止了,娇躯酥麻提不上一点力气,下身的淫艳美穴搔痒难耐,香艳淫汁源源不绝的流淌而出。

          我看着在微弱月光照耀下,香艳欲滴的玉体,娇躯香汗淋漓,在雪白的肌肤上折射出淫艳的色泽,感觉时候到了,我放开了美艳宓妃被按住的玉手,果不其然美艳的宓妃不再反抗,接着将指头伸进早已泛滥成灾的香艳淫穴,美穴的肉壁紧紧夹着侵入的指头,彷佛要阻止其深入一般的紧缩着。

          我将嘴巴自美艳宓妃香艳的小嘴移开,被吻到有些缺氧的她气喘吁吁的呼吸着空气,但随即被侵入美穴之中的指头逗弄得贝齿轻咬下唇,我一面用指头侵犯着高贵端庄的宓妃,一面在美艳宓妃的耳朵旁低语:娘娘,妳的淫汁可真多呀,让在下整只手都湿了

          美艳宓妃貌似要开口反驳我,但我迅速的低头将嘴印上了那香艳的淫穴,舌头舔舐着粉嫩的花瓣,时不时的伸进其中舔弄她敏感的弱点,受不了如此刺激的美艳宓妃也只能啊……啊……的娇呼

          怎么可能,淫贼怎会知道本宫的弱点所在?美艳宓妃无法置信,承受着如此针对性的刺激,整个人感觉都要疯了,美艳宓妃忽然下身轻颤、娇驱扭动,两条雪白丰满的玉腿试图挣扎着离开我的唇舌,但我立刻伸出手死死的按住,舌头也加快速度狠狠的舔弄。

          啊……啊……要去了……怎么……可能……啊……被淫贼……舔到……去了……啊……

          美艳宓妃大声的娇呼着,紧接着我感受到一股大量暖热的香艳淫汁扑面而来,我张大了嘴尽力的吞吃着,说来这美艳宓妃的淫汁不仅没有腥味,甚至带着点香艳的淫香,嗅着这股淫香之后下身的庞然大物又硬了几分。

          此次高潮持续了三十余秒,我维持着将嘴堵住美艳宓妃的香艳淫穴的姿势,看着美艳宓妃高潮过后娇躯轻微的抽搐,貌似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

          接着我嘴里含着美艳宓妃香艳的淫汁,吻上了她还在轻声娇喘的红唇,美艳宓妃被突如起来的吻吓了一跳,接着便感受到对方嘴里有一股液体往自己嘴里吐,接着便明白了那些液体是什么。

          只见美艳宓妃榛首摆动,试图摆脱我的长吻和她自己的香艳淫液,但我伸出双手固定住了她的榛首,且捏住了她小巧精致的瑶鼻,美艳宓妃渐渐的吸不到氧气,但又不愿让我得逞,俏脸逐渐涨红,就这么与我耗上了。

          我看着是又气又无奈,随着时间的推移,美艳宓妃娇躯乱颤的挣扎,但我依然死死捏住她的瑶鼻,且嘴巴依然堵住她呵气如兰的香唇,终于,美艳宓妃再也忍不住张开了香艳的红唇,我借机将嘴里香艳的淫汁混着我的津液渡到美艳宓妃的香嘴里。

          而憋气许久的美艳宓妃,为了吸到新鲜的空气,只好照单全收,羞怒的将自己的淫液通通吞入腹中。

          我看见美艳高贵的宓妃如此淫艳的模样,粗大的巨龙胀痛难耐,一手扶住对着才刚高潮还不断收缩着的香艳淫穴滋的一声,尽根没入。

          淫艳的美穴刚经高潮本就是敏感无比,又被我如此粗大的庞然大物一插到底,美艳宓妃再次疼到泣泪成珠,但因红唇还被我堵着而无法痛呼出声,只能发出唔、唔含糊不清的娇哼,而且她心里也想不明白怎么身上这个淫贼的阳物也与殿下一样的那般粗大。

          我见美艳宓妃再次疼的轻流泪珠,心里不禁有些心疼,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改以轻柔缓慢的轻抽慢插,手也不停的轻抚雪白双峰上的粉嫩樱桃。

          接着我放开了美艳宓妃已经被我吻到有些红肿的红唇,维持着缓慢抽插香艳的淫穴,伸出手举起了她的一双修长、滑嫩的雪白玉腿,伸出舌头舔着如同玉珠般精致小巧的玉足,不仅没有一丝异味,甚至有一种淫香的味道,让我不禁更加疯狂的舔舐着。

          啊……好大……啊……好胀啊……呀……别舔本宫……的脚啊……你个禽兽……啊……

          听着已经彻底陷入欲望,轻声娇喘的美艳宓妃,我内心的淫欲得到极大的满足,我逐渐加快庞然大物的抽插速度,且深至花心,退至洞口的大动作抽插。

          啪……啪……啪……啪……

          我就这么抱着美艳宓妃娇嫩滑腻的玉足舔舐着,腰部快速的耸动,对付这等如狼似虎年纪的美妇,就该用这种强而有力的抽插,才能让她们芳心沦陷,浑身酥软。

          娘娘,妳的淫穴可真是又滑又紧,一双玉足好香呀,娘娘舒服吗?看我怎么操死妳我用低沉的嗓音说着,接着便如打桩机一般急速的抽插了数百下,只见美艳宓妃媚眼如丝、花枝乱颤,被粗大的肉棒操的魂飞天外、美目迷离,呵气如兰的香嘴轻启,香甜的香津玉液不由自主的滑落唇角。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要被操死了……不要……轻点……啊……来人……救救本宫……啊……去了……要去了……

          香艳的淫穴收紧,淫汁大量的浇灌在我粗大的肉棒上,但是狂乱的抽插还在继续,美艳宓妃高潮的同时还在被操着香艳的淫穴,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操着她的男人又是谁了。

          舒服吗?娘娘?在下的巨龙可还满意吗?

          啊……舒服……好大……啊……

          哦?这么舒服呀,那娘娘你说我们在干嘛呀?

          我们……啊……我们在……太羞人了……本宫……啊……说不出口呀……

          不说吗?那我不动了说着我便停止了抽插,且作势要将胯下的巨龙拔出。

          已被欲火吞噬,失去理智的美艳宓妃马上急了,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轻扭,喘息连连的香艳小嘴轻启说道:别停……求你了……接着插……

          哦?那娘娘倒是说我正在干嘛呀?说着我将粗大的肉棒直插到底,猛烈的撞上了美艳宓妃柔嫩的花心,只感觉到花心好似迫不及待一般,竟张开软肉包覆住我的龙头。

          啊……插到底了……你……你在操本宫……行了吧……你快动啊……你在操我……快点……啊……

          见到美艳宓妃彻底被欲火焚烧的失去理智,彷佛失去了所有的矜持一般,竟然开口求一个淫贼与她交媾,我深吸了一口气,将美艳宓妃自床上抱起,双手托住香臀,令她像是小孩子被提着尿尿的姿势,然后从后方狠狠的插入。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淫贼……快活死了……啊……这样操……又更深了……啊……殿下……妾身对不起你……啊……

          随着粗大的肉棒不断的进出美艳宓妃的淫穴,我抱着她一边抽插一边在寝宫走了起来,随着步伐的迈动,肉棒与花心的接触更加的深入,是极度考验男人体力的姿势,但效果也是非常的显著,美艳的宓妃已被操的神魂颠倒,魂飞天外。

          啪……啪……啪……啪……

          啊……好舒服……要……去了……啊……会……本宫……会被……啊……啊……操……死的……啊……

          如果有人看到寝宫内的情况绝对无法相信,一国皇妃被人以如此淫秽下流的姿势从后方抱着,身后的男人一面抽插还一面行走,啪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时不时伴随着女人淫穴里肉棒与淫汁碰撞的噗滋、噗滋声。

          美艳宓妃被粗大的肉棒操的已经不知去了几次,雪白丰满的玉峰因为撞击而乱颤巍巍,香艳的小舌吐出红唇轻晃着,因为极度且多次的高潮连嘴里都喊不出完整的娇喘,只剩下噫、啊、咿等等的声响。

          啪……啪……啪……啪……

          随着在寝宫兜转抽插了三圈,美艳宓妃寝宫内的地板,早已遍布了我们交媾流下的香艳淫汁,一股香艳、淫糜的气味也充斥着整个寝宫内,而我们也回到了床边的梳妆台。

          啊……啊……啊……啊……

          我抱着已经被插的疲惫不堪的美艳宓妃,走到了铜镜前,看着镜子里我们的淫乱模样,我不禁坏笑一声,随着将美艳宓妃美眸上的黑布解开。

          娘娘,您睁眼看看我们淫乱的样子,哈哈哈哈我一边抽插一边对着怀里的丽人说道。

          早已疲惫不堪的美艳宓妃并没有睁开美眸,她一面承受着粗大肉棒对她的挞伐,一面希望着噩梦赶快结束,强忍着快感轻启红唇:

          本宫早已对不起陛下……啊……现在又……对不起……殿下……啊……我是个淫贱的女人……不管是哪个男人……啊……我都能发浪……任人淫辱……呜……呜……呜……

          看着被肉棒抽插淫辱至崩溃的美艳宓妃,玉容挂泪的忏悔,我心里升起了巨大的愧疚,不是宓妃淫乱,只是我让女人动情的能力太可怕了,她明明这么的爱我……,想到此处,我用原本的清朗声音对着她开口:

          你没有对不起我,妳真好,我爱妳

          听到日思夜想的声音,美艳宓妃不可置信的睁开美目,只见铜镜内的一对男女维持的交媾的姿势,女的美艳绝伦,艳丽无双,男的丰神俊朗、气宇轩昂,不是自己的爱郎又是何人?

          你……你骗我……你害的我真以为……对不起你了……呜……呜呜……

          看着泣不成声、哭成泪人的美妇,我将她轻轻的抱回床上,眼睛无比真诚的看着她:

          对不起,谢谢妳这么爱我,我也向妳保证,我会永远爱妳,"我的"宓妃说罢,我俯身吻住美艳宓妃香艳的红唇,美艳宓妃也彷佛感受到我的爱意,主动的伸出香舌响应。

          两人的唇舌交缠,相互拥抱,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体内般的热吻,香津玉液翻涌,移开,再吻上,如此缠绵无数次,终于在两人热吻的快喘不过气时,我将嘴巴离开了令人不舍的香艳红唇,一条晶莹的银丝挂在我们的唇间,象征着方才长吻的浓情蜜意。

          爱郎,疼惜妾身吧

          媚眼如丝,媚香四溢的美艳宓妃对我说道,岂有拒绝的道理,我再次压上雪白柔软的玉体,将粗大、雄壮的肉棒,缓缓的插入那淫汁不断的香艳淫穴。

          嗯……啊……

          与一开始的娇喘不同,这次是被爱郎填满,充实且幸福的呻吟,是自己的爱郎、殿下、夫君,美艳宓妃如此想着,美眸饱含爱意的注视着我,微张红唇,香艳的小舌伸向了我。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我立马做出了回应,将美艳宓妃香艳的小舌吸进嘴里吸吮,舔着洁白如玉的贝齿,下身也不断的耸动,将粗大的巨龙快速的抽插,满足身下的美妇。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