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中三年,我让陪读母亲陪我上床】 第二章母子纯爱,肉文,足控,电话(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两面三刀

          字数:12121

          20210907

          清晨,略微刺目的光芒洒落在我的脸上,怀中的异动让我惊醒过来。我脑袋

          发蒙,仔细回忆后,才想起昨天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强奸了自己的母亲,与她在

          床上共度了春宵。我拥抱着妈妈赤裸丰满的肉体,触感冰凉细腻,妈妈被我压在

          角落里,白皙如雪的四肢得不到伸展,只能牢牢攀附在我的身上,腿心处的花瓣

          紧紧贴着我的大腿,甚至能够感受到花瓣分离开来后,花穴软肉的挤压。

          妈妈轻微但不均匀的呼吸声贴近我的脸颊,气流冲刷着我的耳朵,我低头看

          去,发现她早已苏醒,白里透红的清丽面容上还挂着泪水与唾液划过的痕迹,楚

          楚可怜,她明媚的眼眸睁大着,眼神复杂地打量着我,见我望去,原本懵然的表

          情变得清冷严肃,冷冷地说:王明明,还不放开我?语气已恢复平常,不复

          昨晚的柔情与娇媚,说完,她柔软的身子挣扎着,想要从我怀中挣脱,硕大的乳

          房在我胸膛处挤压,小脚也蹬在我小腿上。

          我知道这是最为重要的一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我必须让母亲在清醒的

          状态下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最起码帮忙隐瞒,才能收获好的结果,否则后果不

          堪设想。如果是平时,被妈妈这样瞪着,用命令式的语气叫着我的全名,我可能

          心里发慌了。但是现在,妈妈性感的娇躯还在我的掌控之中,娇嫩的阴户触手可

          及,我只需向前逼近,就能将肉棒插进她窄紧的肉壶中,因而当然多了一分底气

          了。

          于是,我不仅不退,反而向前蠕动了一点,嘴巴轻触妈妈的秀发,早上自然

          勃起的肉棒顶在妈妈的肚子上。见我这样,妈妈反而更加慌乱,她用细嫩的小手

          抵住我的胸膛,不想让我继续靠近,试图用言语压迫说服我:畜生!你昨晚对

          我做了什么事情?还不放开我!她已是端起了教师的架子,一派当然,仿佛手

          里拿了教鞭,高高在上。

          想来,妈妈一定是认为,我不会再有胆量进一步侵犯她了,毕竟她现在意识

          清醒,不含情欲。可是,现在是我的鞭子直指妈妈,随时都可以鞭挞她呢。因而

          我不以为然,反而刻意问着:我昨晚做了什么,妈妈?我的回应淡然,不慌

          不忙。

          你……妈妈急得俏脸通红,红唇颤抖,小脚在我腿上轻轻摩擦,毫无办

          法,她现在也是脑袋发蒙,不敢面对和思考昨天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这般从容,

          原本是想要先把我吓退,在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见我一副滚刀肉模样,特别是感

          受到肚子上坚挺的肉棒,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也只得祭出杀招,你再不放

          开我,我就告诉你爸了!

          这是很有力的威胁,尽管早有准备,我还是心头一跳,不过面上并没有表露

          出恐惧,反而调整了一下位置,把妈妈的修长大腿往我的腰上放,鸡巴悄悄落在

          妈妈的肉蚌处,龟头上分泌着粘稠的液体,跃跃欲试,似乎下一刻就要插进去。

          而后不管不顾地说道:既然你都要告诉爸爸了,那我就好好过过瘾。妈妈将

          最有杀伤力的底牌亮了出来,说明她已经无计可施了,只要在此时攻破她的心理

          防线,我便能掌握绝对的主动权。而且,比起再次被儿子肏,还要把自己被儿子

          强奸的事情告诉丈夫,冒着家庭分裂的风险去彻底撕破脸皮,相信妈妈更愿意的

          是搁置与拖延,直到想出办法。

          嗯……妈妈轻哼一声,美目大睁,急忙伸出手臂,想要遮住自己的小穴,

          或是将肉棒拨开。但是我们挨得实在太近了,没有给她留住空间,以至于她青葱

          般的手掌仅仅到了我的肚子处,便难以往下了。她眼眸湿润,焦急地说:明明,

          快放开妈妈,离妈妈远点,我们是母子啊,不能再犯错了!此时的妈妈矜持的

          很,昨晚的淫浪消失无踪,一个粗俗的词语都没有吐露出来,展示出了教师的良

          好修养。

          我没有理会,反而控制着腰部,粗壮的凶器已然微微挤开妈妈的肉缝,挤到

          了狭窄的入口处,一手环住妈妈曲线分明的腰部,缓缓摩拭,另一只手在妈妈的

          丰乳上揉动,揉圆捏扁,肆意感受,摆出了全面进攻的姿态。

          啊……不要……见状,妈妈娇颜发白,琼鼻喘气,她最害怕我这样不沟

          通,不妥协,一股子倔驴的劲,这是我从小到大以来都有的习惯,在某些事情上

          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后,就会闷声坚持,不顾后果。她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答案,

          即使再不情愿,为了守住自己贞洁的花穴,只得用哄人的语气道:好儿子,妈

          妈不告诉爸爸了,你快停下,有事跟妈妈好好商量,不要这样。她强作淡定,

          让出了第一步,这也是她层层溃败的开始。

          我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不能把妈妈逼急了,她也是个急性子,脾气上来了什

          么事情都能做出来。不过往往面对我这个喜欢细水长流,慢工出细活的儿子,很

          多时候都讨不到好。我打出第二张牌,转移起了妈妈的注意力:妈妈,可是我

          下面好硬,好想要,怎么办啊?说话间,我呼吸灼热,喷在妈妈玉石般洁白光

          滑的脸蛋上。

          妈妈的思路被我带着走,竟然真的在思考如何解决我的性欲问题,下意识便

          想到了昨天晚上母子交合的场景,只是才浮上脑海,便马上否决了,暗骂自己。

          而后黛眉微蹙,细细思考。

          我搂着正在考虑如何帮儿子发泄性欲的妈妈,欲火渐起,双手在妈妈的雪臀

          和娇乳上游走,不住地占着亲生妈妈的便宜。妈妈也不反抗,脑子转动着,觉得

          只要不让我插入,就万事大吉。

          许久过后,她才试探性地抬起小脸,美目中闪动着祈求似的光彩,征询着我

          的意见:儿子,你自己用手解决,好不好?她的声音发虚,显然是觉得我不

          会答应这么一个建议,又觉得这样至少自己能够接受。

          我听着妈妈含蓄的说法,也不正面回答,只是问道:怎么用手解决啊?我

          不会,妈妈。妈妈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平常,不是吃了催情药物之后的春意满满,

          反而是一种极为包容、和善的神态,标准的慈母模样,是我熟悉的、较真的妈妈,

          如果能够将这样的妈妈征服,对我来说,才是真正具有成就感的事情。

          诶呀,就是……妈妈小脸通红,声音娇嫩含羞,既觉得我可能是在逗她,

          又不得不认真解释,就是……用手上下……撸你的鸡巴。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渐渐微不可闻,原本粗口都很少说的妈妈,居然在这儿教自己的儿子如何撸管,

          自然是羞耻无比。

          我想了想,决定以退为进,答应道:好,我自己解决,但是我要看着妈妈,

          妈妈也要看着我,要不然我撸不出来。我射了就放妈妈走。我平时有做相关的

          锻炼,能够坚持许久才射精,所以后续还有手段等着妈妈,但是这给了妈妈一个

          希望,能让她一再让步,守不住底线。

          妈妈听了我谈条件的话语,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果我干脆利落地答应了,她

          会怀疑我是不是在说假话。她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下来:好,妈妈看着你~说

          道最后,嘴角带着一丝浅笑,语调也拔高了些,显得欢快。在她想来,只要儿子

          能够放过他,她就能想出办法来处理昨天的事情。不说让儿子得到教训,最起码

          也要让这段关系不再延续下去,不会错上加错。

          我也心中暗笑,退开一点距离,离妈妈也不过几十公分,一手按着妈妈脑袋,

          手指陷入妈妈顺滑的黑发中,强迫她看着我的动作,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我粗长

          的鸡巴,上下撸动着。一面动作,一面眼神邪恶,上下扫视妈妈裸露的美妙肉身。

          妈妈被我按着头,感觉奇怪,也不好出声反驳,生怕我变了卦,只得美目轻

          颤,小鹿般受惊地看着我的鸡巴,好像看见了大老虎,又不敢乱跑。她无处安放

          的小手下意识放到了我的腰间,另一只则捂住自己的嫩唇,面前儿子打飞机的场

          景对她冲击力十足。

          我就这么忍耐着射精的冲动,干巴巴地撸了几分钟,期间伴着妈妈稍显急促

          的呼吸声。这段时间于妈妈来说是度秒如年,见我迟迟不出货,急性子的她不禁

          出了声:怎么还不射啊?她的脑袋微微歪着,面色疑惑,甚是不解,爸爸总

          是几分钟就缴械投降,对于我的坚持不懈,不能够理解,小手都离开唇边,挠了

          挠头,娇憨可爱。

          我正等着这一句话呢,顺势说道:妈妈,太干了,我撸不出来,要不…

          …算了吧。说完,我的眼睛便往妈妈芳草萋萋、诱惑力十足的花穴瞄去。妈妈

          提高声音:不行……

          没等她说完,我的手指便往妈妈的小穴探去,食指飞快挤进妈妈窄窄的花穴

          里,为肉壁包围。啊……妈妈娇吟一声,想要拿开我的手指,又不太敢,生

          怕我换更长更粗的武器进入,只能眯着眼睛,想着办法。还别说,妈妈教学了这

          么多学生的知识水平和思想高度还真是有用的,她急中生智,道:我用我的口

          水帮你润滑,别,别插了……

          她面色红红的,三十来岁的年纪,性欲本来就足,爸爸也不能填满她,在我

          手指短时间插入后,花穴渐湿,这无疑让我对于征服她的计划信心满满。听了妈

          妈这样说,我也抽出了手指,现在还没到违反规则的时候,我需要通过刚刚的约

          定卸下妈妈的防御与清高。挺失望的,妈妈只肯用口水,而不是用小嘴。

          也好,毕竟也没有几个人,能用妈妈的口水,在全裸的妈妈面前手淫吧,我

          知足地想着。妈妈见我停下了动作,知道我是同意了她的建议。我饶有兴趣地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