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算遇到生死危机也要赶着脱处!】 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diosama

          字数:9345

          20210901

          阳岗镇,一处偏僻的院落中。

          高耸的翠绿大树遮住了大半的阳光,只有少许的光线透过枝叶间洒下斑驳地落在院子内,给这里平添几分凉意。

          微风吹过,几片泛黄的树叶飘然落至一旁静静伫立的少年头顶。

          骤然睁开锋芒毕露的锐利双目,那少年脚下发力,一下跃至半空,卷起的劲风将地上的树叶尽数带起,顺着气流环绕在他四周盘旋。

          "啸风拳!"

          只见他在半空中左臂猛地一甩,身影随之旋转,右拳有如凶虎下山,飞舞在周身的树叶像被赋予了生命那样化作一道巨大龙卷,随着拳上的那股劲气奋力朝前冲去。

          "砰!"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沉闷的响声,十几米外的青石地砖被那树叶龙卷砸出了一个数米宽的深坑,碎裂的石子四处飞溅。

          "呼!啸风拳第四层,终于修成了!"

          收回拳头,站稳身形的少年长舒了口浊气,白净的脸庞上浮现一抹红润,双眼闪烁着精光。

          刚才的一拳虽然并没有用尽全力,但是能把那远处的青石地砖变成这副模样,威力也算得上是非同凡响了。

          蓝奥,大晟朝南陵府阳岗镇人士,乃是镇中豪族蓝家的族人,数月前在睡梦中离奇死去,幸得现代灵魂狄傲夺舍方才重活。

          狄傲见自己与这具身体在名字上如此有缘,而且还需要利用家族慢慢成长,干脆就直接改名叫蓝奥,时至今日,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待了近5个多月。

          这方世界不同前世,虽说语言文字基本一致,但却拥有着神奇的武功和真气,作为阳岗镇豪族之一的蓝家自然也有着家传的武功,正是他方才使出的《啸风拳》。

          蓝奥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般,原身母亲死于疾病,父亲是家族中族老蓝用的二儿子,每日只顾寻花问柳已经让爷爷蓝用厌恶,再加上大伯一家刻薄,所以有关联的亲人都对他不闻不问。

          靠自己拼死拼活,才有了今日实力的蓝奥对所谓的家人和家族早就心生不满,穿越而来的狄傲全盘接受了原身的一切,对于他的亲人则更加冷漠,即便当面经过也不会主动问候。

          "改进之后的啸风拳练到第四层,算是踏足武道,再加上这个我已经拥有了自保的能力,是时候找机会离开南陵府了。"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左耳垂的银色耳坠,蓝奥的神色略显凝重。

          这耳坠本是原身的东西,他从小就带着这东西,单纯认为只是一个装饰,可蓝奥穿越到他身上之后,神秘耳坠居然起了反应,竟主动在识海联系蓝奥帮助改进拳法,而且还展示了未来的一副画面,让蓝奥看的震惊万分。

          画面之中,南陵府上魔气弥漫,一群黑衣人在南陵城的街道上肆虐杀戮,所谓的正道侠士不堪一击,一路败退到阳岗镇,黑衣人无法无天,顺势把阳岗镇也屠了,蓝奥仔细一看,还能看见在画面中家中族人皆被开膛破肚,头颅悬挂墙边,几个还算有些姿色的女子则是被一个看不清样子的大魔狂笑着掳走奸淫,场景惨烈血腥,让蓝奥呕吐了好几回。

          神秘耳坠除了储物空间,预知会让宿主陷入危机的未来,以及改进功法之外,还有着加速修炼速度的功效,这也是蓝奥能够这么快从第三层突破到第四层的根源。

          收拾了细软,蓝奥背着包,刚打开门准备离开蓝家,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只见一名身材瘦弱的男孩跑到蓝奥面前,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快速说道:"蓝奥哥,家族紧急召集,族老们要我通知你过去一趟。"

          蓝奥皱了皱眉头,根据耳坠的提示,黑衣人的袭击就在这几天,族里这时叫自己过去,多半是知道了什么风声,打算让族中的高手们联合抵抗一番,以求自保。

          "蓝易呢?他在家吗?"

          "易公子在家,不过他现在已经闭关了,说是要冲击后天境界。"

          蓝易,这是蓝家家主的嫡子,《啸风拳》练得比自己还高一层,在家族之中地位超然,被族里当做继承人培养,听说被南陵上元宗一个女长老看中,不日就会进入门下修习高深武艺。

          "难道黑衣人来袭与此有关?"

          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蓝奥的心中不禁有些心悸,想要离开的念头也愈来愈强烈。

          "我知道了,你跟族老说一下,就说我等会就到。"

          蓝奥的神色一副风轻云淡,但内心已经是波涛汹涌,一股无法遏制的恐惧感迅速蔓延,因为耳坠上传来了新的消息,黑衣人已至南陵,正与上元宗领头的一众正道高手激战!

          根据耳坠的说法,最多四个时辰,黑衣人就会跟着上元宗的余孽一同抵达阳岗,然后在这里大开杀戒!

          整个蓝家,也只有家主跟寥寥几个族老有着武道后天的境界,其他人都是不入流的武者,蓝奥虽然修行的是改进版啸风

          拳不,应该说是神风拳,但是也只是后天,要比族中最强的年轻一代蓝易强些,这种实力遭遇先天之上的显相魔道大能就是一帮子蝼蚁,完全是送死。

          打发了那个男孩之后,蓝奥见四下无人,戴上斗笠便匆匆离开。

          蓝家死活,与我何干?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不提蓝家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魔道大能,蓝奥走出蓝家族地之后,心里头算计了一阵,带上面罩蒙住脸庞便寻了间钱庄,直接将看门的几个不入流护卫击晕,光天化日下强闯进店铺里头将银两搜刮一空,然后在庄主惊愕愤怒的目光中,收入耳坠中傲然离去。

          "反正你们很快就要被魔道大擎弄成死人,不如把钱给我这个活人用用。"

          蓝奥心中暗暗讽刺,又做了几次案,加起来收了有数万两银子,再顺了一匹好马、几瓶神仙醉和一些水壶干粮便在路人的惊恐中朝着镇子外一骑绝尘而去。

          一个多时辰后。

          "吁吁吁!"

          蓝奥勒停马匹,在一处山丘望向背后的阳岗镇,远远可见那边的天空之上乌云盖顶,黑压压一片,似乎要塌陷下来一般,让人看的胆寒。

          "果然来了,还好我走得快!"

          看着远处天际翻滚的乌云,蓝奥叹了一口气,收敛神思,策马朝前奔驰而去。

          南陵府的生灵遭此大劫,朝廷必定震怒,上元宗在大晟算不得大派,但好歹也是正道宗门之一,届时正道八脉多半会联合朝廷调查此事,魔道各派敢做下大案,绝对有所依仗,就看看到底鹿死谁手了。

          距离南陵巨变已经过去了五天,蓝奥一路疾行,马都换了两匹,终于跑到了南方大城长沙,在城中找了间客栈落脚几日之后,蓝奥才有心思打探消息。

          很明显,这一段时间,南陵府被魔道大能屠戮一空,尸横遍野的事情已经在城中发酵,引得众人哗然,一些武林好手纷纷赶往南陵府查看情况,想要探明其中究竟。

          正道八脉之一衡山派更是大怒,他们一向视荆楚之地为自己的后花园,没料到竟然被黑衣人杀入,知道南陵被魔道进攻之后,他们便紧急派出门中大能与那不知名的魔道巨擎做过一场,但没能站到什么便宜,反倒是过程中损失了几位精锐弟子,让衡山派心痛不已。

          这个时候的长沙城也是风云云集,各路正道高手和朝廷六扇门捕头齐聚一堂,商讨着如何铲除魔道势力,以免魔头猖獗,祸害百姓。

          当然,这些事跟蓝奥一点关系都没有,精神紧绷数月,逃跑的路上还遭到山匪挡路,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放松放松,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自己都还没有摆脱处男之身,要是莫名其妙就死了,那自己也太冤枉了。

          走下楼梯来到客栈的一楼,不少武林人士围成几桌,在议论着魔道大能杀光南陵府的事情,蓝奥扫了一眼,没兴趣参与,跟客栈老板说了一下要继续居住一段时日,给了些银子就走出客栈。

          "得找个地方好好享受一番,如果每天都紧绷着神经,怕是要疯。"

          蓝奥心中暗忖,随即便找了几个商铺询问了一阵,得知红玉阁乃是这长沙城中的大型青楼之一,装潢金碧辉煌,楼宇建筑气派非凡,环境极佳,而且里头的姑娘姿色都非常的不错,不乏绝色,蓝奥稍微犹豫了一下便决定到里头去开开眼界。

          毕竟现在也算是腰缠万贯,放纵放纵倒也无妨。

          打定主意,蓝奥便朝着另一边走去。

          一路走到来到红玉阁外,街上来往人流众多,门庭若市,里头莺莺燕燕歌舞升平,热闹非凡,蓝奥一进门便见一个浓妆艳抹的美貌女子迎了上来,一双媚眼直直朝着蓝奥电去:"哎哟,好一个俊秀郎君!客官是头一次来我们红玉阁吗?不知客观高姓大名?"

          "在下姓狄。"蓝奥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姓氏,出门在外,留个心眼不会有坏事。

          "原来是狄公子,请跟我来!"

          "嗯。"

          跟着那老鸨走入红玉阁中,蓝奥左右张望,只见内部装饰豪华,奢侈至极,一群莺莺燕燕衣衫不整,露出雪白的肌肤,与客人嬉戏打骂,一旁还摆满了酒水和糕点,不少衣着清凉的女子正在台上卖弄身体,妖娆妩媚的姿态让人看得血脉喷张。

          蓝奥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心道:如此奢靡糜烂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红玉阁,倒是一处销魂之地。

          "如何,这些姑娘,狄公子可看得上?"

          那老鸨见蓝奥目光在那些女子身上游走,眼中闪烁着淫邪的光芒,顿时咯咯笑了起来。

          "还行,这些姑娘都不错,只是,她们梳髻,都不是处子吧?"

          摇了摇头,蓝奥不想沾上什么风流病,这些女子也不知道被恩客玩弄过多少回,有哪一个是纯洁之人?蓝奥可没有兴趣。

          "哦!原来如此,既然狄公子喜欢冰清玉洁的处子,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位姿色不俗,姿容过人的姑娘来陪狄公子如何?"

          老鸨媚笑着说道。

          "最极品的花费如何?"没有拒绝的理由,蓝奥顺着那老鸨的话问道。

          "若是未出阁的顶尖姑娘,百两一位,不知道狄公子要几位?"觉得生意可成,老鸨脸上的笑容又加了几分。

          "一位,若是聊什么琴棋书画就免了,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寻开心,还有,事后我发觉不是处子,休怪我不留情面。"蓝奥又强调了一遍,心道自己可是黄花闺男,要是童男之身被什么破鞋给吃了,那真的是亏大发了。

          "哎哟!狄公子尽可安心,做我们这行的,信誉是要紧的,公子在这歇息一阵,我这就安排符合要求的姑娘们来让你挑选!"

          "嗯!"蓝奥从宽袖中拿出一张一百两银票交到小厮手里,坐在一旁享受着几个衣着暴露女子的按摩。

          不多时,一队穿着各色薄纱的美貌女子从楼上鱼贯而下,每一位都是娇艳欲滴,婀娜多姿,身材窈窕,面带媚惑之意。

          "狄公子,您看?"

          那老鸨一脸谄媚的问道。

          "不错!"蓝奥两眼放光,从中挑选了一个身材最为丰腴的美人,此女面容姣好精致,五官如画,玉肤红润,穿着一袭粉色纱衣,身躯凹凸有致,胸脯鼓胀饱满,腰肢纤细柔软,臀部浑圆挺翘,一颦一笑之间,都透露出一股诱人的风采。

          "就要她了。"蓝奥朝着那美人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那美人见状,顿时媚眼含春,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朝着蓝奥款款走来,身体在他的身上轻轻蹭过,媚意横生的看着蓝奥。

          "狄公子,奴家叫做苧莺,公子可否赏脸到楼上共度今夜良宵?"

          那苧莺娇滴滴的声音酥麻入骨,听的蓝奥心中一荡,暗暗咽了一下口水,点了点头,伸手环过她的柳腰,一下把她拉入怀中,朝着楼上走去,老鸨则是连忙在前赔笑引路。

          蓝奥感受这女子身上传递来的胭脂水粉混杂着淡雅体香的好闻味儿,再加上近距离的肉体接触,使得他的身下起了变化,内心逐渐开始兴奋起来。

          两人一路上卿卿我我,相互搂抱着走到三楼的一间雅室前,蓝奥推开房门,只见房中布置豪华奢侈,雕花檀木制成的家具,一套紫砂茶具,桌上摆放着香炉香薰,屋内熏香袅袅。

          老鸨见二人很快要成就好事,便识趣退了出去,将房门关好。

          "狄公子可是头一回来红玉阁?"

          将蓝奥拉进屋中,苧莺倒好美酒送至他面前,一双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媚态尽显。

          "嗯,是啊,来青楼还是头一回。"

          坐到椅上,蓝奥摸了摸耳坠,见它并没有提示危险的未来,便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只觉得这酒唇齿留香,不禁大赞一声。

          "好酒,这酒入腹中,仿佛有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暖洋洋的。"

          苧莺扭动腰枝,笑嘻嘻的坐到他的腿上,纤细玉臂揽着蓝奥肩膀,朱唇轻启,娇声道:"公子有所不知,这酒乃是红玉阁的特产,名曰琴瑟和鸣酒,专是为男女欢爱之用的,男儿服下,金枪不倒,女儿服下嘛…"

          说到这,苧莺满饮一杯,紧接着火辣的娇躯贴了上来,红唇凑上蓝奥的耳畔,一边吹着香风道:"自然是让奴家欲火焚身,销魂蚀骨…公子,可否与奴家一解这相思之苦?"

          "当然!"闻言,蓝奥喘着粗气,伸手抚摸了一下她那滑嫩如羊脂玉般的俏脸,随后俯下脑袋吻住了那娇艳欲滴的嘴唇。

          "嗯"

          苧莺不愧是高级青楼调教好的娼妓,即便尚未破身,也早已对男女之事十分熟练,媚意绵绵地伸出一双藕臂缠住蓝奥脖颈,香舌灵巧的舔舐着他的嘴唇和舌头,热情满满地与蓝奥纠缠在一块。

          房中催情香气缭绕,旖旎一片,两人唇舌纠缠,互相汲取着对方的芳泽,彼此交换津液,口中不断发出呻吟和粗重的喘息之声。

          一番亲吻,两人皆感觉浑身燥热难耐,不由的一同脱掉衣袍,倒在床榻上,蓝奥虽然猴急,但也暂且抑住冲动,双目审视着眼前的尤物。

          苧莺此女肤质细腻如玉,吹弹可破,美乳峰峦挺拔,腰臀浑圆饱满,曲线曼妙玲珑,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圆润笔直,撩人至极。

          看着眼前欲迎还拒的美女,蓝奥只觉得口干舌燥,一股火焰在体内燃烧起来,下身本就昂首挺立的宝贝更是壮大了几分。

          "公子,你那宝贝好生厉害,奴家还没有伺候过别的男子呢今天能够有幸得以伺候公子,真是奴家莫大的荣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