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雪】1(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加冰薄荷

          字数:3057

          20210901

          第一章:下雪了

          大雪纷飞,天地白茫茫一片。

          远山已经与积雪混作一色,唯有近处的一条大道,在蔓延出去的马蹄印里,

          露出雪下泥土的黑。

          在风雪深处,黑色的马蹄脚印尽头,道旁马歇摇首顿蹄,一只纤手摊开,接

          住了旋转着落下的一片飞雪,有清冷女声在天地间响起:师傅,玄州的雪要比

          薄州大好多呀……

          呢喃声转瞬就被簌簌飞雪掩去。

          望雪陷入回忆的女子,一袭素色衣裙,头戴黑色幂篱,肩上围着一条毛色斑

          驳的狐狸毛皮。

          她执剑立于马旁,面纱下半遮半掩地露出白皙下巴,不过几个呼吸,肩上的

          狐毛便积了一层浅浅的雪。远远望去,女子身姿在狐毛的围裹下依旧显得纤细高

          挑,即使是飞雪也难掩她这一身神秘清幽的气质。

          客栈门口,积雪浅了许多,女子牵马驻足,呆呆地望着随意立在门边的一块

          木板:雪国客栈。

          这间客栈不过二层小楼的规模,隐有火光从缝隙里透出的两扇大门都已经发

          黄泛黑,却实实在在取了一个有些大气的名字。

          女子刚把肩头的积雪震落,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打开的门缝后面露出了

          一张麻木冷漠的脸:住店?

          女子握剑虎口微紧,轻轻嗯了一声。

          那看穿着像是店小二的男子,视线轻轻扫过女子的肩头,看都没有她手中的

          武器,扬起下巴沉声道:没有上房,住店通通十两银子一晚,酒菜另外算价钱。

          这么贵?女子微微一怔,提了提手中缰绳,小声说道:我这匹马也才

          八两银子。

          女子势弱,店小二的声音却越发堂皇正大,他斜眼轻呵一声,冷笑道:这

          种劣质老马,到了我们这里,连吃肉客人都觉得味道太膻太冲,如果你这匹马不

          卖的话,草料钱一天三两银子。

          太黑了,太黑了……女子心里气得不行,她虽然不过十九岁,也是第一

          次离开师傅身边,却也聪慧,知道这一次是真真遇到了师傅口中的见人下菜。

          她偏头沉吟片刻,抬起头说道:我就只住一晚,其它的东西都不要,热水

          总该是免费的吧?

          嗯?久久没听到回应,女子蹙眉看向店小二。

          哦?哦!店小二回过神来,连忙打开客栈大门,声音里多了几分笑意道:

          热水自然免费,仙…侠女请进。

          他打开门时,动作大了一些,客栈内的热气与外面天地间的冷风在门口交织,

          转瞬就产生了一股向上的气流,而他也连忙用余光去打量那面纱飘飞之后的容颜。

          清水出芙蓉,绝色自天成。

          女子的容颜好似天山上的雪莲,纯净美丽。

          即使是她刚才仰头时,匆匆瞥见的店小二已经有了几分预料,却依旧呆在了

          门口。

          最让店小二一眼难忘,甚至胸口平添一股涩意的,当属她那一双清丽的眉。

          当她好奇打量客栈之时,那一双弯弯纤眉,清幽之外还带着丝丝脱离世俗的稚气,

          只让人突然忘言。

          可惜了呀……可惜了呀。

          店小二等她走进客栈后,一边关着门,一边在心里感叹。

          二楼最里间的客房。

          女子一进房间,就走到了窗口,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隙,稍稍满意地点了点

          头,店小二倚在房门口,视线直直地打量着她高挑的背影,说道:这间房是我

          们客栈最好的两间之一,你的马我也会牵去马厩,不多收钱。

          店小二说完就要离去,女子却转身叫住了他:等等。

          她这个时候已经解开了肩上的狐裘,立在窗边神色期待地问道:小二哥,

          你听说过留风谷吗?

          店小二脸上一副冷漠表情,蹙眉沉吟后摇头道:这是玄州边境,再北去就

          是大雪原,我这家客栈是那些猎人北上的最后一个地,从没有听他们说起过有这

          么一个地方。

          女子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心里微涩,她都在玄州边境转了大半个月了,盘缠

          花光倒也算了,如果还找不到留风谷,那她这一次远行,岂不是在浪费时间?

          还不如一直待在星落森林,等师傅破关……等女子发泄掉连日来找不到

          目的地的苦楚,抬头想要再问之时,门口已经没有了店小二的身影。

          是夜,风雪皆停。

          窗外天地俱静,青冥夜色下,地上的皑皑白雪透着一股噬人的冷意,女子坐

          在窗边小桌前,只一袭素色衣裙在身,视线都落到了桌上。

          腾腾热气扑鼻,泛着油光的鸡汤上,榛蘑的香气已经散发了出来,女子咽了

          咽口水,艰难地移开视线,哀叹一声,安静地拿出自带的干粮,银牙交错恶狠狠

          地吃了起来。

          虽然店小二都说了是猎人分享的食物,但她又不傻……这种黑店,肯定得小

          心些才是。

          只是……怎么能这么香呢?好想吃啊……

          女子时而小小得意,却又时而莫名气馁,如果还找不到留风谷,拿不回师傅

          的赏金该怎么办?师傅闭关的这一年里,她可是都已经想好了啊,要拿回师傅的

          赏金,在旁边盖一栋小楼……

          她想事情的时候,习惯虚眯起眼,虽然一身清冷气质依旧,纯净美丽的绝色

          容颜只会让见者立刻生出自惭形秽之心,难有亵渎之意,但也只有那一双时而蹙

          起时而弯弯的纤眉,才真正地代表了她——她其实不过一个纯净的、没有经历过

          世事残酷的美丽女孩儿。

          客栈二楼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可以从这端一眼望到那一头。

          和女子这间客房大小一致的客房里,陈设却有天差地别之分。地板上,白色

          皮毛地毯光洁没有一丝污物,床榻边围着白色的轻纱帷幔,帷幔前一只半人高的

          兽首铜炉正蒸腾出汨汨白色轻烟。

          屋内犹如江南暖春,却又因为安静得过分,像是那未解冻的幽静河谷。

          你过来。妩媚女声突然响起。

          一只白皙纤手分开榻前纱幕,轻纱飘摇间隐隐露出了帷幔后春色,两具肉体

          靠在一起,一微黑一洁白。

          店小二想看又实在不敢看,干咽着口水,去掉鞋袜后,膝行到床前,正巧床

          上女子娇喘着叫出了声:唔~

          他心火占据理智后,匆匆抬头一撇,视线透过尚未合拢的帷幔,看到了女子

          斜倚在精壮男子胸口,男子的粗糙大手正肆无忌惮地揉搓着女子的胸前雪团。

          仅仅是透过层层纱幕,也能看到榻上这女子的身段是有多么美妙,减一分则

          瘦,增一分则肥,店小二喉咙发烧,视线从女人那染着豆蔻红的脚趾一点点往上,

          小腿曲线光洁优美,大腿修长结实,丰腴臀部正落在男子的另外一只手中,凝脂

          四溢间,隔着帷幔,都好像闻到了那股肉体的香气。

          哦,还有那一只手掌终究难掩的两抹晃动雪团,店小二脖子僵硬,瞪大眼睛,

          努力地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却又总是在那泄露出来的摇晃春光里,欣赏不到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