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唐皇帝】第24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太平志略

          字数:4722

          20210829

          第24章

          熊峰从潇湘书苑出来后并没有回宫,而是找了间客栈住下了。他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钦天监的张天官。此时张天官已经出现在熊峰的面前。

          贫道见过皇上张天官并没有下跪而是对熊峰深深的作揖,拜谢皇上大

          恩大德

          熊峰并没有觉得他无礼,反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牛鼻子老道什

          么时候说话这么客气了。

          他一番解释熊峰才明白,原来自己所做全在这神棍预谋之中。皇帝去调戏慕

          昭雪,那么京城的二世祖们谁还敢打慕昭雪的主意?

          毕竟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熊峰更是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的,一举一动都无

          处遁形。

          熊峰用力拍了一下张天官的脑袋:好你个神棍,连朕也敢算计,怎么,用

          我这个最强二世祖对付那些小二世祖?

          张天官尬笑了一声说道:可这京城还是有些人不开眼,还敢打慕昭雪的主

          意。

          熊峰眉头一皱追问张天官是谁,张天官犹犹豫豫的没有说,只是让熊峰跟他

          走。

          熊峰一脸不爽的跟在这老道后面,娘的,朕给你当跟班是吧,哼,等朕回宫

          定要好好整治你。

          ……

          潇湘书苑内有一处僻静之所,这里并没有外界的轻歌曼舞,薄薄的屏风把外

          界饮酒作赋畅谈风月的旖旎凤光完全隔绝了。

          她,一人,静静地在香案上作画,香炉内的龙涎香袅袅的飘着,寥寥数笔便

          勾勒出一张邪肆风流的面庞。素面朝天的美人,如同云雾的龙涎香,白衣飘飘好

          似人间仙境。

          君本倜傥才子,偏做浅薄登徒,未谋君面慕高才,对坐却又生厌。附庸风

          雅者多,故作庸俗难掩风流本色。几行蝇头小楷被写在了画旁边。

          突然,一声粗鄙之语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他妈的,慕昭雪,还不出来接客有人脚把门踹开,带着一众拥趸闯了进

          来。这让本就不大空间显得更加拥挤不堪了。

          慕昭雪眉头皱了一下,并没有回头,放下毛笔淡淡道:上官鸿,哦不现在

          应该叫刘大少了,您来寒舍有何贵干呢。

          只见上官鸿越发的气急败坏大喝道:他奶奶的,要不是你老子能成现在这

          副样子?告诉你,老子早晚还是姓上官的。老子上什么样的女人没骑过,倒是你

          不识抬举。来人啊,把她给老子剥光了,架过来。

          慕昭雪面色一沉,鼻翼动了动,又叹了口气:上官少爷何必苦苦相逼呢。

          你可知道贞洁丹这种东西?

          贞洁丹,其实就是一种毒药,平时含在口中遇到紧急情况咬破,毒汁迸发出

          来便可瞬间毒发致死。它和刺客亦或是间谍常用的忠心丹本是一种东西。上官鸿

          是大户人家出身见识广博当然是知道的。

          嘿嘿,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对付上官鸿狞笑一声扭头道:上官婉君呢

          给老子出来。

          只见人群中让出一位女子,居然和当今皇后上官婉言有七分相似。一身华丽

          的长袍拖在身后,由两个婢女掂着裙摆。

          她素手一挥,随行的婢女便低头退去了。

          她对慕昭雪惨笑了一下,道了声,见过姐姐。

          慕昭雪眉头动了一下,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只是略有疑惑的看

          着她。

          姣好的面容配上水灵灵的眼睛显得越发楚楚惹人怜爱。她微微欠身轻启檀口

          说:哥哥,看在我们兄妹一场,求哥哥放过昭雪姐姐这一遭吧。

          她的声音如同百灵鸟一般灵巧圆润,再带着些许乞求之意,很难让人拒绝。

          好啊,你既然替他求情就替他挨肏吧上官鸿冷笑一声一个巴掌呼到她脸

          上,在白玉般的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他妈的,没看出老子又想干你的嘴

          了吗,给老子跪下。

          上官婉君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上官鸿,眼眸里充满了震惊。

          但更令慕昭雪震惊的是她居然轻叹了一口气真的撂裙下跪。

          慕昭雪转过身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婉君缓缓跪在了他面前,张开了粉红

          的小口。

          哥哥轻一点,婉君的喉咙还有点痛呢上官婉君小声提醒道。

          上官鸿丝毫不理她的话,自顾自的掏出了他那丑陋的阳具,一下就捅入了她

          的薄唇。

          不……呜呜……不……不要这么用力。上官婉君拍打着上官鸿的大腿,

          吐出上官鸿的阳具说了含糊不清的几个字,又被他的大手按住狠狠地吞入硕大之

          物。

          只见上官鸿一边前后挺动腰身,一边用手探下去蹂躏上官婉君的两对鸽乳。

          虽然隔了几层绸缎但她那胸前的软肉也夸张的被挤压出各种形状。

          他一边抽插着上官婉君的口穴一边嚣张的说道:怎么样,慕昭雪你以为我

          对付不了你?上官婉君不是你最好的小姐妹吗,看着她被老子插到流眼泪你是什

          么感受。实话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从了我,老子就折磨死她。说完又是一次

          全根没入,并发出张狂快意的笑。

          他丝毫不在乎胯前认命似闭上眼睛的上官婉君,只顾得狠命的抽插并发出惬

          意的哼哼。

          慕昭雪一脸震惊的看着上官婉君在他胯下仰脖承欢,即使被插到喉咙深处干

          咳流泪,也要用干咳时收缩的喉咙取悦这个恶心的男人。

          上官婉君可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啊,这个禽兽。真不知他用了什么妖法把曾

          经的天之骄女,上官家仅次于上官婉言的明珠娇花降伏。

          看着昔日的姐妹被这样一个令人作呕的男人摧残蹂躏,她的内心也开始动摇

          了。平日里连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都要难过些许日子的她面对如此情行内心充满

          了负罪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上官婉君也不会受到如此摧残。

          上官婉君被摁着臻首起起伏伏,吞吐着秽根。慕昭雪心如刀绞,刚想开口服

          软,话一出口却变成了:你,你无耻,简直禽兽不如,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呀!。

          她本是贞烈女子,向上官鸿这种人低头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只能怒不可遏

          又羞又急地用颤抖的手指着上官鸿,说些在她眼里是已是粗鄙之语但对上官鸿没

          有任何伤害的话。

          上官鸿毫不在意,改用双手抱着上官婉君的臻首快速的捣弄。上官婉君的眼

          泪立刻从眼角飙飞出来,口中呜咽声不绝于耳。而上官婉君却用双手却扶住了他

          的大腿,尽力迎合着。她跪在地上肩膀轻轻耸动,清泪从原来眼角流淌变成如断

          线的珠子般漱漱而下,越发令人心疼。

          粗壮丑陋的肉棒在花瓣般娇弱的檀口中进进出出,小小的红唇被肉棒撑的越

          发艳红,水渍从她嘴角溢出。

          到了最激烈之时,上官婉君忽然用充满爱慕和娇媚地目光看着上官鸿,直惹

          得上官鸿一股热流从尾椎骨升起,直冲阳具龙首。

          啊啊啊!上官鸿发出一连串怒吼,双手抱着上官婉君的臻首,用力往里

          揽,腰下挺动的更激烈,你这骚货,贱人,老子忍不住了!

          上官鸿只觉得她的口穴有着无穷的吸力,尤其是喉咙处好似有另一张小口轻

          轻的吸吮着他的龙首,越是捣弄越想插得更深。而每次抽出之时又犹如把灵魂都

          要吮走一般,想更猛烈的插回去,

          上官婉君被捣弄的喘不过气来,只能用力拍打上官鸿的大腿,左右摇晃着脑

          袋,口中发出发出呜咽无力的抗议。

          就在最后一刻,上官鸿抱着上官婉君的头,重重向外一抛,深深地吸了一口

          气:差点着了你这小娘皮的道,想快点结束?哪有这么容易。

          说完他,又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目光再次看向上官婉君。

          只见上官婉君趴在地上喘着气,红肿的嘴唇贪婪地喘气,嘴角尽是红痕,头

          上的鎏金冠饰在一旁歪着,青丝多处散落,狼狈之极。

          若不是身上华丽的长袍和头上金玉的冠饰,说是被玩烂了的野鸡,也有人相

          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