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捡来的女人】第一章 捡来的女人(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公子铭

          字数:4596

          20210829

          第一章捡来的女人

          浴缸里的女人半边脸都是肿的,我大概可以脑补她被扇了多少耳光,显然她

          经历了一些黑暗的事情。我试着用日语、英语和普通话和她交流,询问她的情况,

          她只在最初看了我一眼,不带任何感情,然后继续沉默。这种无声的回应,更让

          我内心那好奇的小怪兽着了魔,想撬开她的嘴,问出个剧情。毕竟腹黑的我光是

          联想就有些小兴奋。

          不过,她的样子糟透了,满身的污渍,有的来自雨天的泥水,更多的是作恶

          者留在她身上的恶心的痕迹。经过第一次的清洗,浴缸里的水已经完全黑掉了,

          我估计着,再洗上几次才能干净。而且询问她的意见她也该不会理我的,所以直

          接按下了放水阀,将黑漆漆、油乎乎的脏水放掉,然后拿起喷头,调好水温,冲

          洗她那似乎永远洗不干净的身体。

          我承认,我现在做的事情并不出于什么高尚的情操,我心里有着淫亵的念头,

          我想把他洗干净然后插她的烂屄。但她发臭粘连的头发还是让我糟心的不行,那

          里面不知藏了多少秘密。在这次清洗之前已经用了一瓶洗发水,再冲水的时候还

          是浑浊的。这让我不止一次看向洗手池边的剃须刀。因为把她的头发剃光,应该

          会省事儿好多。

          记得以前有个广告叫油腻的师姐在哪里,目前,有个油腻的臭乎乎的师

          姐泡在我的浴缸里一言不发,任我摆布,丝毫不在意我触碰她的身子。我好几次

          冲动的想,我是不是也可以放弃对她的清洁,放肆的将我胀痛的肉棒捅进她肮脏

          的某个洞里,因为这样要简单得多。我没这么做。随着清洗,她身上的污秽逐渐

          变少,可以看到她本来的肤质很细腻,但周身有不少的擦皮伤痕迹,有好些位置

          还有片状的淤斑。看来,那些侵犯她的人不止打了她的脸。

          洗澡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不过好在酒店的热水仍够用,而且在我所有的洗涤

          用品用光之前,这个女人算是干净了……吧……

          说实话,我给自己的女儿洗澡都没这么费神。为了不让自己觉得太亏,我反

          复打量这个女人全裸的身子,虽然伤痕累累,却是很标致的,如果脸庞也能顺利

          的消肿,也会是个漂亮的美妇人。我示意她洗好了,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然后

          一言不发,没有突然跑掉,也没有自己从浴缸中出来的意思。我只好找了一条大

          大的浴巾包好了她,然后将她抱出浴室。

          本想绅士的把她抱到床上,可一想到还萦绕在浴室里的馊臭味,我的好人牌

          立刻扣上了,我可不想大半夜的再换一套床单。所以我把她放在了沙发床上。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白仲夏,一名中国二线城市的外科大夫,目前

          在日本进修学习。住的公寓酒店是季爽我的一名女伴,详见《投怀送抱》系列

          中的另一部,《援交》为我租下的,在我刚来日本的时候她跑来看我,见我的

          居住环境太差,离进修的医院又远,就直接在医院附近酒店租了半年房间。

          安排好一切,季爽又和我厮混了几天就回国了,毕竟她现在也管着婆婆家的

          几家公司,没有多少时间在外面玩。

          将我怀里软绵绵的女人放在了沙发上后,我又叫前台给我送来了冰块,做好

          冰袋敷在她的侧脸。然后又用急救包里的碘伏给她周身的破口消好毒,浅浅的擦

          皮伤就晾着,深些的小口子就用纱布包好。当然,消毒的过程中我又把她身上的

          浴巾拿掉了,让她光溜溜的躺在那,整个过程中她都用淡漠的眼神看着天花板,

          如果不是她还会在长时间睁眼的疲劳下眨眨眼睛,我都怀疑我在对一个硅胶娃娃

          动心思。

          毕竟咱们是专业的,处理这些小伤口不在话下。都处理完后,我又仔细的查

          看了她的全身,包括分开她的双腿,查看双腿间的阴部和后庭。实在没有什么遗

          漏,只好悻悻的取来一套我的黑色体恤套在她身上。

          呃,你有点高啊!随着年纪增长,我胖了些,我的家居体恤套在她身上,

          虽然肥大有余,可是却把她的一双大腿全露在外面,阴部的毛发也是想想办法找

          个角度就可看见。这女人身高该在一七零以上,这不像日本女性的身高。我又找

          出自己旅行箱里的一次性内裤给她穿上,然后对她说到,今天太晚了,我明天

          再搞一支破伤风给你……我本是随口用普通话一说,自言自语的成分居多,可

          这次女人却微微点了一下头回应。再看她时,她又恢复到淡漠的样子了。这让我

          有些怀疑,又觉得仅仅是错觉。

          余夜无话,我回味着女人带伤痕的的身体,糊里糊涂的睡着了。第二天早上

          我起床看她,她还在沉沉的睡着。其实昨夜我有做梦,梦里她爬上了我的床,言

          说着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然后和我疯狂的做爱,可惜梦还是

          梦,她仍保持着昨晚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发出好听的轻鼾。一条大腿却不老实的

          从盖着的毛毯里探了出来。她的大腿结实修长,脚掌也是和身高相称的天足,如

          果不是膝盖上包着纱布,还是很有美感的。所以我掏出手机,偷拍了几张照片。

          今天是周日,我休息,出门前我调高了中央空调的温度,怕她着凉,因为我

          没帮她盖毛毯,就故意着让她的大腿露在外面。又看了她一眼,她的脸颊几乎消

          肿了。我是要去医院给她搞支破伤风免疫球蛋白,再买些抗生素。我走在阳光下,

          有些惆怅,这个女人来路不明,也许等我回来了,她已经走掉了也说不定。我是

          个感情丰富、内心敏感的人,特别喜欢有人陪着,来日本已经快两个月了,虽然

          半英语、半日语的不影响日间交流,可也没什么朋友,更缺少社交。况且在国内

          我习惯了美人相伴的日子,这一个多月的禁欲生活我是很不适应的。

          我之所以在昨晚冒着大雨将她捡回来,真实想法是很龌龊的,我想女人

          了。其实这么做有多危险我都无法猜测和预估,好在到目前为止我没卷入任何麻

          烦。至于为什么她会被衣不蔽体的丢在酒店附近那台坏掉的贩卖机旁边,我就不

          清楚了。她显然被人侵犯了,而且多次侵犯,我清洁她的时候,她的阴道里、肛

          门里都有残留的精液,头发上、口腔里也都是。这让我联想到日剧里的露出

          痴女。我也想上她,侵犯她,却不敢。

          我很庆幸的是昨晚做完手术是穿一次性雨衣回来的,更庆幸的是为了抄近路

          走了医院和酒店后面的小路,不然我捡不到她,也无法把她带回房间。当时

          我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雨衣套在她身上,然后挺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将她扶进酒店,

          我都想好了,如果被人拦下,我就马上让人报警,说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拔刀相

          助好色狼。可是酒店没人管我,我紧张的将她搀扶过大堂,走进电梯,回头看到

          大堂里留下两行脏兮兮的痕迹,其中一条还是光着脚的脚印。

          回想着昨天的不谨慎和刺激,我的下体有些躁动,将裤子顶了起来。给我拿

          药的小美女瞟见了,是君岛小姐,她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进修医生。君岛小姐本

          来白皙的皮肤一直红到脖颈。她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递过来的药盒中间夹了

          一张小纸条,上面是一串数字,呃,应该是她的电话号码。我尴尬的向她笑了笑,

          然后离开。

          呼,艳福说来就来了,这之前,我一度觉得来到日本之后,我的能力不

          起作用了,因为并没有哪个大和抚子投怀送抱。不过随着这些年祖国的强盛,

          日本民间对中国人的态度也越来越亲和。想不到日本的小姐姐这么会玩,看似文

          文静静的君岛小姐竟然主动给我电话。呃,希望是她本人的号码,可别是什么风

          俗店的电话。嗯,应该不会,日本的风俗店一般是不向外国人开放的。

          春风得意马蹄急,我这就回家去看花。回酒店的路似乎近了好多,而且我也

          不太担心一场空的结局了,即使那个油腻师姐跑掉了,我还有可爱的君岛小

          姐,呃,或许吧……

          进家门的时候有一个全裸的女人跪在门口迎接主人……这是我最喜欢看

          的Av桥段。我开公寓门的时候意淫着那个女人会不会给我惊喜,当然,更大的可

          能是她已经走掉了。可都没发生,她还在沙发上,只是没有躺着,眼神呆呆的坐

          在那,见我进来也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发呆。我不禁心生怜悯,也感到汗

          颜,她是个刚经历过强暴的女人,很大可能是轮奸,我不但没帮人家报警,这边

          还惦记人家身子。她估计也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因为昨天我替她洗澡的时候一

          点也不君子,她软腻的乳房还有红肿的下体我都有好好的抚摸……还有屁股……

          还有大腿……还有脚丫……

          我尴尬的咳了一声:咳……你醒了?感觉好些没?

          她没看我,正当我以为她还是不会搭理我时,她虽然仍旧没看向我,却轻轻

          摇了摇头。呃,好好像有哪里不对,额,她能听懂我说的普通话!

          你、你、你……是中国人?我吓到有些口吃。

          ……先是长时间的沉默,她突然用哑掉的嗓子说,台湾……说完之

          后她罕见的活动了身子,她用手指了指咽喉位置,哑掉……不想讲……

          我立刻想到她嗓子哑掉的原因,侵犯她的人显然不会怜香惜玉,她的咽喉一

          定被捅伤了。我连忙表示理解,好的、好的,你不用讲话,我给你倒杯水喝吧?

          她终于转过脸来看着我,然后淡然的点了点头。我倒了杯温水给她,她用双

          手接过温水后有些意外,她应该是在日本生活很久了,没有喝热水的习惯。她也

          没有放下杯子,而是捧起来用干裂的嘴唇抿了一小口,然后小口、小口的喝光了

          杯里的热水。

          她抬眼看着我,对我点了一下头,嘴唇翕合,是谢谢的唇形,却没发出

          声音。

          我忙摆手让她不用说话,她却坚持用力挤出声音说:谢谢…你……救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