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露从今夜白】第四章都市母子纯爱(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989796

          字数:7028

          20210905

          方白回去的火车票买了是下午的,老苏和志刚下午还有最后一场告别赛来不

          了,方白看天气很热,陈倩还要请假,他心疼女友也就干脆没让陈倩来送自己,

          反正过几天还得回来,方白这趟打算把大件儿行李都带回去,全收拾好后东西东

          西也挺多的,林学就帮着拿行李送他到车站。

          俩人起来的迟都没吃早饭,中午就在车站附近吃了顿盖浇饭,饭后看时间还

          没到,方白和林学边守着大包小包坐在车站广场等着进站时间,方白抽着烟,林

          学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

          我说林学,你考研的事情怎么说了?

          顾老师说我以我的成绩过线把握很大,但是不一定能考到非常好的学校。

          在本校也不错呀,咱们宿舍就你有出息,是块学习的料儿。

          老大你就别夸我了,要不是你干了学生会主席和班长,让那些太多杂七杂

          八的事情把你学习给耽误了,不然你说不定能保研。

          其实我根本也没有读研的心思,再说我这情况你还不知道,哥哥我只是想

          要早点走向社会找工作养家糊口。

          其实方白心里知道自己家庭条件在那里,不可能再让母亲吃辛苦继续供自己

          再读个几年书,而且方白倒也不觉得自己可惜,一个一本文凭够找工作的了,只

          要以后好好干,该有的总会有。

          对了,你知道前天晚上老苏和志刚去哪儿了吗?

          方白其实就是随口一问,谁知道这一问把林学弄得脸红心虚了,方白一看就

          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鬼。再想想老苏他们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立刻把眉头一皱。

          你们是不是去嫖娼了?

          林学立刻一身冷汗就下来了,这老大太神了吧,还是那两个喝多了说漏嘴了?

          老……老大,你知道的都是那俩的主意,我是本地人他们非要我带着去,

          我不肯去,可他们说什么不能大学毕业了还是个雏儿,我也没办法就只好带着去

          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那他俩做什么了?

          我们洗过澡后,在大厅等着,就来了三个技师,他们让我把价格谈好,就

          进去了,后来过了多长时间我也不记得了,反正这两个出来的时候,走路有点晃

          但是脸上兴奋的不得了。

          我说哪,他们怎么回来那么晚。

          老大,说实话后来回来晚是因为他们俩歇了一会儿抽了两支烟又进去了

          ……

          啊!这……咦?不对你小子怎么对地方那么熟悉,而且来了三个,你还会

          谈价格?

          老大……我……

          方白心里一边骂着这三个室友,一边回头再看看火车站的大钟,也快到进站

          时间了,起来和林学就拿着行李向候车厅走去。

          老大,你这一走,我有点担心了。

          你怎么会担心起来?

          反正就是一种预感吧,昨天晚上老苏和志刚都给我说了不少最近发生的事

          情,你其实主要的牵绊就是嫂子,不然绝对不会留在这里。我都想出去看看大城

          市,就别说这种你从大城市来的人,硬是留在这里肯定不甘心。

          方白看时间还有点,就停下来再抽一支烟,抽了几口说:小林,我大概知

          道你的想法,估计这几次也让你看出来了点什么,别人快毕业的时候都是和女友

          天天在一起哪怕最终结果是分手,而……而陈倩是和我见面少了很多,我也不知

          道是不是她有什么原因,反正我能争取的就一定会争取……

          老大……

          林学也不再说什么了,昨天晚上老苏和志刚给他说完这些后他也思考了很久,

          才有了今天这一番肺腑之言给方白出来。他知道老大是个好样的男子汉,有担当,

          有能力,用不着自己多说什么。车站广播已经通知方白的车次开始检票了,林学

          又送了几步,到了检票口才停下看着老大自己过了检票口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

          之中。

          挤上了火车的方白安顿好行李,拿出喝水杯子和一盒饼干,再掏出一份儿报

          纸和一本书,后面要靠这些熬过接近八个小时的火车旅行,学生票自然只能是硬

          座,方白旁边一个看上去像出差的中年人在很安静的看着一本书,对面是一对热

          恋中的青年情侣俩人窃窃私语的一直小声地说个不停。

          火车开动后,方白一直自顾自的看着书,中午林学请他吃了盖浇饭,这会儿

          肚子还很实在水和饼干一点都没动。想到晚上就能见到母亲了,方白心情好了不

          少,随着火车向前行驶和家的距离就越来越近,越近就越想念母亲和那个一室一

          厅的小家,自己在那里渡过了整个少年时代,母亲是个天生很爱干净的人,家里

          虽然小但是一直收拾的整洁素雅,之前母亲一直念叨着要把房子装修一下,那时

          候方白就开始想要等自己工作了以后就存钱把家里装修的漂漂亮亮的,以后和母

          亲能住的舒心。

          美丽的长江畔,是可爱的古城,我的家乡,啊……

          长虹般的大桥,直耸云霄,横跨长江威武的虎踞在我可爱的家乡,告别了妈

          妈,再见了家乡金色的少年时代,已伴入了青春史册,一去不复返……

          方白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开家乡去上大学的时候,在火车上面看着窗外陌生的

          景色口中默默唱的那首歌,如今一晃几年过去了,自己这趟火车来回坐了很多次,

          早就没有了最初的心境。今天母亲一定做好了晚饭,自己再晚到家也一定有热饭

          吃,然后洗过澡后吹吹电扇,母子二人会坐在一起说个不停,自己一直都爱和母

          亲分享自己在学校的事情,当了班长和学生会主席平时都干什么,母亲往往听得

          津津有味,然后母亲会感叹她那个年代没上成上大学是件多么的遗憾的事情,聊

          得性起母子还会一直哼几首歌,方白的唱歌基因就是来自母亲的遗传,母亲当年

          在歌舞团还发生过歌唱和舞蹈两边争夺人才的事情,最终母亲选择了跳舞,不过

          还是当了唱歌那边的主唱替补。

          对面的小情侣早已偎依在一起睡的昏昏沉沉,旁边的中年人正拿着方白的报

          纸看着,两人闲聊了几句后,方白就去了走道抽烟,此刻窗外的夜色已浓,火车

          两边的不断后退的农田村舍现在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楚了,只听见火车发出一阵长

          鸣,方白看看时间,火车马上进汊河站了,过了这站就快到家了……

          今天火车是准点到站,带着沉重行李的方白坐了公交车回去,路上又是摇晃

          了四十分钟,站在站台的方白经过长时间的旅行也有点疲惫了,回家还得穿过两

          条巷子,走上快十分钟的路。一大箱子书,一大箱子衣服杂物和一个鼓鼓囊囊的

          背包,这沉重的负担让晚上只吃了一包饼干的方白有点吃力,不过仗着年轻力壮,

          他准备硬撑着把这些扛回去,正咬牙要把装书的箱子给上肩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

          亲切的声音让他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小白!儿子!

          妈!

          方白头都没有回就知道是妈妈来了,这么热的晚上,母亲居然跑到车站,在

          这里等自己回来,方白心里一阵子开心。

          你电话怎么打不通?我等的有些热就跑去去那边风口吹了会儿,看到来了

          个车,估计就是你到了,快!东西都给我吧。

          白霜雁今天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长发随意的扎了个辫子,显得非常年轻,五

          官俏丽不施粉黛的脸上有点汗津津的,雪白细长的天鹅颈上还是那条戴了好多年

          的细细铂金项链,雪白的美脚光脚套着一双绣着花纹的布鞋。她扶稳了自行车,

          方白把两个箱子一起抬在后面货架上面,让方白在后面扶稳箱子,自己推着车走,

          母子二人合力用自行车栽着行李走在夜色中的小巷子里面,这条路两人都熟悉的

          了如指掌,有了自行车的助力脚步轻快无比。

          妈!你烧什么好吃的给我吃呀?

          我做了狮子头,回去拿狮子头下面给你吃,你是不是饿坏了,一大早就把

          狮子头烧好了,今天有正好晚上加班盘点,我看回来迟了干脆来车站接你一起回

          去。

          那你还没吃饭哪。

          儿子还没吃饭,我哪里能吃得下去。我就知道你在火车上面没怎么舍得花

          钱买东西吃,怎么都要等你回来一起吃,咱们娘俩好久没一个桌子吃饭了。

          母亲的话像一股暖流流淌进了方白的心里,虽然天很热,方白依然被这暖洋

          洋的母爱弄得很舒服,方白没再说话默然的扶稳了两个沉重的箱子,低着头跟在

          后面,母亲每走一步雪白的脚后跟就会从鞋子里面露出来,甚至能看见有点红润

          的白嫩脚底。看得方白眼睛有点离不开了,陈倩的脚有点瘦削,颜色也有点黯淡,

          加之喜欢穿高跟鞋脚型没有那么漂亮,母亲这双脚……

          方白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自己居然在用男人的眼光看母亲,还拿母亲

          和女友做着对比,就连忙收了眼,收拾好心神后这才发现自己的已经是满头大汗

          了,再抬头看看前面自己家的那栋六层高的居民楼已经就在眼前了。母亲先拿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