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错位时空】02(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纯爱戰神

          字数:2858

          20210814

          第二章

          一觉醒来,齐皓只觉得浑身酸痛,喉咙里也像着火一般干燥的发痛,脑袋也

          有些昏昏沉沉。

          他从地板上爬起来,窗外的天空已是漆黑一片,若隐若现的群星洒下微弱的

          光亮。客厅里,空调扇叶运作的察察声断断续续着响起齐皓搓了搓胳膊,用遥控

          器将空调关闭。

          打开灯,拉开冰箱柜门,齐皓失望的摇摇头,冰箱里果然是空无一物。当时

          安排人来整理房间忘了让他们买一些食物和水储备起来。也不知道这个时间,外

          面还有没有卖吃的。

          齐皓看了眼手机,已经夜里九点多了。他披上件单薄的运动外套,带上钱包

          推开了房门。

          这大半夜也不开路灯?

          齐皓看着漆黑一片的小镇,无语的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他走了没几步,

          便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脚下的路也变成了有些松软的土路。

          感情这地方水泥路还没普及呢,真是让人无语。

          齐皓沿着土路边走边看,四周的房屋都息着灯,他的耳边除了风拂过草木的

          莎莎响动外,便是此起彼伏的蝉蛙名叫。

          别说,看惯了钢铁丛林里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这僻静的乡下,也有属于

          它的独特魅力。

          走了好远,齐皓才看到远处有道亮光,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个不大不小的小

          酒馆。

          一个人的性格和爱好,往往是在家庭和社会的共同影响下塑造而成的。如果,

          这个环境里有一位你非常厌恶的人或事情,那么你就会成长成和这东西相反的模

          样。

          齐皓从不喝酒,哪怕是成年后逐渐接手家里的事业,出入某些需要应酬的场

          合,他也没有破戒。

          推开酒馆的大门,风铃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这酒馆并不大,也就几十平米。

          零零碎碎的摆放着几张桌椅。收银台后面,站这个挺着大肚腩的中年男人。这男

          人听到门口传来的响动,眼皮也没抬一下。

          墙上有菜单,冰柜里有冻好的啤酒。

          齐皓抬头看着墙上极为有限的几行字,也没思索多久便开口道那就……来

          份炒饭,再来个烤鱼,对了,有纯净水吗?来两瓶。

          好的,客人你先坐,很快就好。冰柜里有水,麻烦你自己拿一下。

          中年男人撩起帘子进了后厨,齐皓打开冰柜,扫了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地方还真就是乡下,早就停止生产的啤酒还在售卖,饮料的种类也寥寥无几,

          还尽是些没什么市场份额的小牌子。

          齐皓坐在桌子旁,打开瓶盖吨吨吨大口牛饮,浸人心脾的凉爽让他睡久了有

          些胀痛的脑袋也清醒了许多。

          小酒馆里连个电视机都没有,齐皓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想要上会儿网,然

          而手机右上方的信号栏却空空如也。

          不是吧不是吧,什么年代了,这鬼地方连信号都没有吗?

          齐皓百思不得其解,又是打开飞行模式,又是不断重启手机。见鬼的是,无

          论他怎么折腾,这款价值不菲的手机就是变不出哪怕一格信号。

          客人,您的菜。

          一只纤细白嫩的手伸到齐皓眼前,她放下餐盘,混合着海鲜的炒饭颗粒饱满,

          烤的焦黄的深海鱼令人垂涎欲滴。

          您的菜已经上齐了,请慢用。

          齐皓没有抬头,他一手摆弄手机,一边从筷子笼里拿出双一次性筷子。

          谢谢。

          时间过得飞快,齐皓将餐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连碗底的碎米粒都扒拉干净。

          他也放弃了摆弄手机,从钱包里摸出两张钞票压在了筷子下面。

          刚才,那个大肚腩中年男人已经离开了小酒馆。后厨里忙碌的,似乎只有刚

          才上菜的那个女人。

          钱放在桌子上了,零钱就不用找了。

          齐皓对着后厨喊了一嗓子,又从冰柜里拿了一瓶纯净水。

          好的,客人您慢走。

          隔着窗帘,女人应了声。后厨又响起了洗刷餐盘的叮咚咣啷声。

          齐皓伸了个懒腰,推开酒馆们,在风铃清脆悦耳的响动里,一头闯进了夜幕。

          他没有回家,反而是去了一个和家相反的方向。那是一条波光粼粼的河,这

          河不大,河道也有些浅。在冬天的时候,甚至会露出干涸的河床。

          可也就是这么条远远称不上清澈的小河,倒映着月辉,波光粼粼的水面却承

          载着齐皓许多美好的回忆。

          黑暗的环境里,河道里似乎是有小鱼小虾在游荡,齐皓童心大起,他挽起裤

          腿扑通一声就跳进了小河里。

          入夜的河水有些凉,堪堪浸没过小腿的水线让他差点忍不住要打个哆嗦。

          那个时候,他和母亲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既没有朋友,家里也没有电视。

          母亲每天都很忙碌,她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那个男人也很少给她钱花。一个全

          职主妇,到处抠抠攒攒也没能存下多少钱。母子二人逃离时,身上根本也没带着

          多少钱。

          在租下房子,交付完押金后,母亲便在小镇里找了两份工作。白天的时候,

          她在镇里的小超市做收银员。晚上给齐皓做完饭后,还要到汽车站旁的小酒馆做

          服务员。

          母亲昼出夜归,六七点出门上早班,晚上回到家里,差不多也有一两点。齐

          皓每次做完作业,便一个人跑到这里的小河里玩水。

          那时,河水都快到他大腿处,一个站不稳就有呛水的可能性。可现在,哪怕

          是他坐在水里,也不会浸湿他的大腿了。

          回想起往昔,那些日子真是朴素到有些艰苦。大夏天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

          热的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的男孩儿会和母亲一起在客厅打地铺,她们开着窗户,

          点着蚊香。母亲轻摇着蒲扇,为她的孩子在炎热的夏夜里带来些许清凉。

          不知道是时光为过去加了一层滤镜,还是苦中作乐本身就让人感动。齐皓每

          每陷入回忆,都觉得那一年的时光如同蜜饯般甘甜。

          过了好久,齐皓才踩着水爬上岸,他的鞋袜都已经湿透,踩在地上会发出响

          亮的声音。

          借着星光,齐皓走在回家的路上。等会回到家里,打开空调,再洗上个热水

          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明天一定要记得安排人送过来些食物和水。

          僻静的道路上,齐皓忽然看到一个身影。那是个女人,她走在离齐皓十来米

          远的前方。月色朦胧,他只能看到女人大致的轮廓。她身材高挑丰腴,穿着一袭

          ↑返回顶部↑

          目录